第【434】章:救兵赶到(今日第2更)

无线网络已经开通,以后更新应该没有问题了,每日一万字度,希望大家一直支持鱼儿,让鱼儿的成绩能一直红下去,奇迹等着大家和我一起创造!

“骂你?像你这种人,我都懒得骂!”用鄙视的眼光盯了陈局长一眼,杜峰这才回过头对一边的秦少道:“我说秦家少爷,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甭咳嗽了,你人都叫来了,你还装什么啊?哈哈!”

秦少站了起来,走到杜峰面前,并不理会杜峰,反而对6光军笑着点了点头,后者极不情愿的回头笑着点了点头,这无疑都承认了彼此之间那不明不白的关系,其实秦少也想开了,在杜峰面前,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来那么多虚的,再说自己可是北京城的太子,想要收拾个人,也用不着藏头遮尾的。

“我说过,我不会让你轻松的走出长安俱乐部的!”秦少对杜峰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狠色:“而且我可以保证,就算你在上海可以一手遮天,但在北京城,你什么也不是!”

“是吗?我倒是很期待你所说的结果,不过你不要忘了,到现在为止,我依然一点事情都没有,不是吗?”杜峰嘿嘿笑了起来,对围住自己的一群中央九局的高手简直是视若无睹,不但无视了大家的存在,甚至还故意将嘴里的烟吐向站在身前不远处的秦少。

“带走!”6光军这次没待秦少吩咐就给手下出指令,众人开始逼了上来,同时抽出怀里的手枪,几十根枪管黑幽幽的直指着杜峰。

6光军不笨,就算他不出指令,秦少也会催促他,如果真要秦少来催他,不但得罪了秦少,想来回去也没法跟上面那人交待,就算他本来是一位极其正直的军官,可如果没有那个人的帮忙和赏识,年仅三十岁的他不会肩扛将星,因为他的性格本就不喜攀结,所以要想凭自己的本事走到今天这样的位置,不是不可能,只是时间至少要多费十年以上。

不管是商场还是政界又或者是生活,有时候恩情总是驾凌于法律和政策之上,6光军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不情愿并不代表他不这样做。

“住手!”杜峰还没说话,胡佳终于说话了。

“小佳,这是我和他的事情,我看你最好不要插手吧,我想要是胡爷爷在这里,他也不会愿意你插手这件事情,你说是吧?”看到胡佳居然插手进来,秦少的眉头皱了起来,他说得不错,胡总理并不想和秦家有什么矛盾,当然秦老爷子一样也不愿意与胡总理把关系搞僵,不管他在政界有如何大的影响,总理永远是总理,而且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和谐也自然成了政府高层彼此之间的默契,不需要说出口,大家自然互相遵从这个原则。

估计胡佳也受到过爷爷的嘱咐,所以听到秦少这么一说,眉头也皱了起来,一时脸上神色有些异样,欲言又止,不过就算她不说话,只听秦少这说话的语气,6光军以及手下的高手也明白胡佳的身份定是不一般,自然也就停了下来。

“不错,秦少总算说了一句人话,哈哈,小佳,我看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情,你就乖乖的当你的观众吧!”杜峰也在一边笑道。

“可是——”胡佳还想说话,杜峰已经手一挥:“别说了,听话,乖!”

胡佳的脸色一红,乖乖的坐了下来,而对面的秦少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杜峰如此亲昵的称呼自然是犯了他的大忌,他虽然没有明确追求胡佳,那只不过是胡佳的性格刚强,他一时没有办法,可杜峰没有出现以前,秦胡两家的老一辈却是一门心思要让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所以长期以来,胡佳才刚在秦少的面前无所顾忌,因为她知道秦少再怎么霸道,也断然不敢,也不会对她使上什么手段,而秦少则在心里一直把胡佳当成了自己的未婚妻,哪里又容得下其它男人对她好,刚才杜峰跟胡佳一起的时候,秦少心里就难过得很,只是照顾胡佳的面子才没有作,如今再也忍不住,盯着杜峰,狠声道:“杜峰,我们之间就算没有太子党和天龙会的事情,也没有商量的余地,更不可能有合作的可能,为了小佳,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来北京,真是你这一生做出的最大的错误的选择!”

“你,你敢!你要是敢对付杜峰,我也不会放过你的!”胡佳了解秦少,更从秦少的眼中看到了熊熊的妒火,脸上一烧,偷偷盯了杜峰一眼,立即出声反击。

“小佳,你了解我,为了你,我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任何人只要触犯了我的底线,那都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不过,如果你答应我那个要求,也许我会破例一次!”死字被秦少重重的吐了出来,胡佳的脸色真的有些变了。

“哼,你就别指望了,八年前我是什么答复,八年后的今天我依然是那个答复,估计八年后,甚至八十年后,我的答复也不会有一点变化,你就死了那条心吧!”胡佳的脸色涨得通红,她万万没有想到秦少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档子事,其实从秦少八年前正式向她表白开始,她就从来没有一点妥协的打算,不过在杜峰的面前,她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杜峰不是傻子,自然从两人的对话中明白了事情的缘由,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他还真没料到秦少居然还是胡佳的忠诚拥护士,从秦少的眼中,杜峰能看得出来,他对胡佳的感情是真实的,没有一点欺骗的可能。

“哈哈,笑话,难道我杜峰的安全还要一个女人来保护和考虑?!姓秦的,你有什么招就尽管划下来吧,虽然你今天晚上想要拿下我那几乎是痴人说梦,可我依然要告诉你,过了今天晚上,你的麻烦就会来了,直到你不会对我造成威胁,在我看来,只有一种人才不会成为我的威胁,你知道这种人是哪一种吗?哈哈!”杜峰也是相当的狂妄。

陈局长刚刚还有些庆幸自己赶上了这档子事,不过能当上副局长的他察颜观色的本领还是有的,从几人的谈话中,他开始明白一些事情,看来今天这任务似乎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样轻松,偷偷的摸了摸额头,有两滴汗水流下来。

杜峰的话有些不太客气,而且有些气愤在内,胡佳也是听得出来的,所以她现在噤声不再说话,她现在开始想着事后如何向杜峰解释一些事情,她可不想杜峰误会她和秦少之间有些故事,那她可就冤枉死了。

“好,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秦少的脸上的笑容有些阴险,适时向6光军点了点头,后者也向自己的部下点了点头,从腰间拿出一套手拷,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拿来的,这手拷又与身后陈局长等人**上掉的手拷不太一样,具体什么地方不一样,杜峰说不上来,不过他能感觉出来。

“等等!”杜峰突然出声笑道。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6光军皱起眉头,他也想快点把这件事情办好就回去交差,他一点也不愿意做这件事情,棘手是一回事,关键问题是他不喜欢替个人卖命,为国家他愿意奉献一切,可为了个人,他觉得真有些不值。

“你是少将对吧?少将有什么了不起,也不能无故抓人吧,你看,我还是少将呢!”杜峰一边笑一边将自己那张很久没使用过的证件拿出来扔在桌子上。

看到证件上面那个代表着国安局的标志,6光军的眼色一紧,手举了起来,让手下的人一起站住脚,自己才疑惑的拿起桌上的证件,里面翻了翻,他一眼就能看出这证件绝对是真实的,而且看了看照片上的人与杜峰确实是一个人,顿时心里明白了。

杜峰可是国安局的总顾问,军街也是少将,要说起来,职权似乎比6光军还大了一些,国安局和中央保卫局虽然同属“禁军”,可两个部门却不属同一系统管束,所以这6光军是不能乱抓人的,不过6光军也不是笨蛋,要是真不抓杜峰,自己是铁定要得罪这位秦大太子爷的,所以他将证件交到一边的秦少手中。

秦少对此并不熟悉,粗略的翻了翻,向6光军问道:“6处长,你觉得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秦少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可惜这6光军也机灵,疑惑的将皮球踢了回来,茫然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暗暗在心里将6光军骂了一声,秦少只得自己道:“我看这证件不太像是真的,哼!”

“不是真的?那简单,你可以找国安局的人来鉴定一下嘛,哈哈!”杜峰笑道。

“我看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将你抓回去,再去求证一下你的身份就可以了,而且就算你的身份属实,你将我秦家的人手骨折断,这总是事实吧,我想这长安俱乐部的摄像头早就将这一切记录在案了,你想要否认也是没用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休想逃脱法律的治裁!”秦少一本正经的道。

“哈哈,姓秦的,你就别开玩笑了,你是想笑死我对不对?”杜峰觉得这话从秦少的口中说出来真像是笑话一般,哈哈一阵狂笑过后,这才忍住笑,严肃的对6光军道:“我还是好心的劝你们一句,不要再为别人当狗了,要知道,这事情的起因本就是因他而起,如果你们硬要强行为难我,我想,你们会因此丢掉性命,而且依我的身份,取了你们的性格,并不会有太多麻烦,是吧?”

6光军刚才听秦少讲杜峰将秦少的保镖都手骨打折了心里就有些心惊,他正好知道秦少这保镖的厉害,所以能将这老头打得手骨折掉,那杜峰的身手自然不低,至少自己这些手下可能是不能力敌的,再说了,自己虽然有枪,但杜峰都亮出身份了,就算杜峰是撒谎,那也不能开枪的,否则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再说杜峰那证件他是亲自看过的,绝对的真实有效,所以6光军现在的脸色有些变了,回过头望了一眼旁边的秦少,不知道现在该如何是好。

秦少的眉头再一次皱起:“哈哈,姓杜的,你不是自称是国安局的吗?那你现在叫国安局的人来证明给我们看看,而且一般的人我们可不相信,也不认识的,你得叫上个说得上话的才行!”

杜峰笑道:“哈哈,本来我是不用证明给你们看的,不过既然你们如此想证明,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试试。”

杜峰的电话才刚刚挂掉,不到三分钟,叶笑天就来了,他没有带多少人,只有十个,不过这些都是国安局的高手,自然又比中央九局的人厉害得多,而且其中的两人装束都异常的奇怪,一看就是有着怪异能力的高人。

“怎么一回事?”叶笑天皱起眉头,将杜峰身边的两个6光军带来的人拔开,走到杜峰旁边坐下。

杜峰笑道:“这不,遇到太子爷了,结果他的人将我兄弟打成重伤,我就去捏了他一把,哪知道他上了年纪,骨头太松,一捏给捏坏了,于是太子爷就召来了他的狐朋狗友,一起想抓我呢!我摆出证件都不管用!”

叶笑天的出现让众人的心里头一惊,并不是说这就证明了杜峰的身份确实是国安局的顾问,而是叶笑天能来解围,说明杜峰与叶笑天的关系非同一般,也说明杜峰在国安局的位置极其重要,否则这么晚了,叶笑天断然不会如此匆忙的赶过来。

被杜峰骂了一通的6光军和陈局长等人的脸上有些难看,6光军更是恨不得地上有条缝子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他是正规的军人出身,哪里如此窝囊过?

“秦少爷?”叶笑天似乎现在才看到秦少,做出一副有些吃惊,又有些为难的样子,他现在的确感觉有些难办了,虽然他是胡总理这一派系的,可秦老爷子在中央的声望也是极高的,他叶笑天虽然位居安全局长的高位,可与秦老爷子或是胡总理比,自然又差得太远,所以他并不想得罪其中哪一位。

可现在问题是杜峰与秦少生了矛盾,叶笑天必须要选择一方,而他唯一可以选择的也只能是杜峰,杜峰是谁?现在国家的国宝级人物啊,更是他叶笑天一直以来的骄傲,他没有别的选择,维护好杜峰,这是大事。

“叶局长,原来杜峰还真是你的下属,不过你可没管好他啊,看吧现在他将我周叔叔的手给废了,周叔叔可是我爷爷最为尊敬的人物,我回家何交待?”秦少得理不饶人,还真不卖叶笑天的帐。

叶笑天也是个倔脾气,刚才还在为难如何跟秦少拉下面子,如今秦少居然主动责难于他,这正合了叶笑天的意,皱头松开,又紧紧皱上,脸色有些难看,盯着秦少,道:“秦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有错了?哼!”

“难道你没有责任?没有管理好自己的下属,就有责任!”秦少越说越有些离谱了。

“这些话,好像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吧?”叶笑天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又接着道:“我不跟你一个小辈一般见识,今天谁要是想带走咱们国安局的人,哼,别怪我不给面子!”叶笑天被气得差点吐血,被秦少如此一番责问,他觉悟得太没面子了,估计以后都会被杜峰笑话很久了,索性不再考虑秦老爷子的关系,直言将自己的底细全盘说出。

“如果我一定要带他走呢?”秦少咬牙道。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本事!不过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估计你们要是想要硬来,今天会有不少人掉丢性命,而且丢掉性命人的档案明天就会从世界上消失,也等于是白来了世上一回!”叶笑天这可不是吹牛,这事情要是真闹大了,死了人,是不可能让外界知道的。

秦少冷笑道:“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叶笑天也冷笑道:“我只是实话实说,随便你怎么想吧,不过我这话可不是对你说,你好像现在还是无业游民吧,不要说你了,我看这位公安局的同志都没有权利抓捕我们国安局的人,至于你们中央九局,我们不属于一个系统,自然也轮不到你们出手抓人,再说了,你们的职责似乎是保护国安领导人的安什么时候还兼职帮别人抓人了?”

“叶局长,我是一名军人,我的职责就是执行命令!”6光军的话语有些简洁,却也说出了自己的无奈和坚决的态度。

“好吧,我理解你!大家听着,谁要是敢动一下,按危及国家安全罪论处,格杀勿论!”叶笑天对手下的人下了命令,八根冲锋机的黑漆的枪管从四周对准了几十名6光军的手下,而两名打扮特殊的男人有些笑意的摆了个奇怪的姿势,虽然没有带枪,可他们两人所站的姿势却对这几十名中央九局的高手产生了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比另外八支冲锋枪更让他们感觉到害怕。

向秦少望了一眼,后者咬牙点了点头,6光军对手下的人也下了命令:“大家准备抓人,如遇拒捕,可格杀当场!”。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