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京往sh的高路上,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风一般的飚行着,响起一路刺耳的马达轰鸣声,这度就是拿到世界F1赛场上估计也绝对具有夺冠的实力,而且虽然这车开得飞快,开车的人的技术却也很是惊人,简直视来来往往的车流如无物,绝不碰到谁的车辆,直惊得一路惊叫连连,谁都在猜想这开车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舒马赫?可就算是舒马赫也不可能来这高路上来飚车啊,他哪有那个习惯?

很显然,这开车的人是心急如焚的,否则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就算你车技再好,也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将跑车开到这种度,其实也真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

没有几个人能看清楚车中的人影,因为车子几乎是从人们眼前一晃就消失在远方,不过毕竟还是有眼尖的人,而这部分极少数眼尖的人却能够恍惚看到这跑车中坐着两个天仙一般的女人,那则是龙一和龙月,这开车的,不用讲大家也知道,不错,正是杜峰。

杜峰双眼目不斜视,牙关紧紧咬着下唇,脸也是铁青着,盯着前面的双眼中有丝丝血色。杜峰喜欢飚车,但现在他却并不是为了飚车而将车开得这么快,他是为了救人,救谁?当然是救小雪。

刚才接到珍姐哭泣的电话,他立即就扔下杨天威等人,自己先带着龙一跟龙月先行离开,还好,找一辆跑车,天龙会还有这个能力。

一边开车,杜峰一边在心里将龙三骂得狗血淋头,他誓如果小雪真的没救了,他一定不会饶了龙三,哦,还有那两个特别行动队的队员,以及龙二,还有那个敢枪杀小雪的凶徒,杜峰在心里默默的诅咒着。

“小雪,你千万不要有事,如果你有事,我会让很多的人给你陪葬的!”杜峰喃喃道。

小雪没受伤的时候,杜峰天天跟她唱对台戏,有时候他甚至会觉得小雪真是调皮得过份了一点,可现在小雪真的出事了,杜峰所表现出来的在乎和心痛却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吃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小雪在自己的心目中竟然有这样重要的位置。

在盛华医院的手术室外,杜峰的众女人们也都一样是心急如焚,珍姐早就哭晕了好几次,虽然给杜峰打过电话,可小雪现在却还在手术间内,她现在心里充满了愧疚和心疼,她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如果今天不是自己答应小雪的要求一起去街上,可能小雪也就不会中枪了,在内心的深处,她还觉得是自己阻碍了小雪与杜峰之间的感情,作为母亲,她最了解小雪的心思,作为已经年满十八周岁的成年人,小雪本来应该有机会与杜峰在一起的,因为她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可就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的自私,才让小雪与杜峰之间始终难以走到一起。

“珍姐,你先别伤心,也许等一会儿就好了,现在不是正在手术吗?”肖婉婷在一边劝道。

小百合也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虽然小雪常常捉弄她,可两女的年龄相差最小,她又心甘情愿叫小雪姐姐,所以她对小雪的感情可能比众女对小雪的感情更是深厚了几分,所以现在看到小雪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她就伤心成这样了。

白若云来回踱着步子,她的心里也颇不好受,她不知道一会儿怎么向杜峰交待,自己作为家里的一家之主,在杜峰走了以后没有帮杜峰管理好这个家庭,反而让杜峰这么远,这么忙的赶回来,她现在真的有些后悔,也许白天自己再坚持一下,就做个坏人,不让小雪出门就好了,虽然小雪和珍姐可能由此对她有些不满,但至少可以保全小雪,跟小雪的生命相比,自己被当成恶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医生,医生,病人怎么样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过去,这手术室的大门总算开了,所以白若云第一人冲了过去。

居然是个女医生,摘在口罩,看了众女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欣赏,还好,仅仅是欣赏,否则一边的龙二可能就要前去揍人了,这龙二现在正郁闷得很,刚才已经把龙三狠狠的揍了一顿,可他还是觉得没有泄出来,他依然需要泄。

“很抱歉!”医生有些为难的道。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珍姐一句话问完,一下子又要晕过去,被肖婉婷扶住,叶梦在边上帮珍姐掐了掐人中,后者终于醒了过来。

“珍姐,你先别激动,听张医生把话说完啊!”叶梦毕竟是医务工作者,说完又对张医生道:“张医生,小雪怎么样了?还没脱离生命危险吗?”

张医生摇了摇头,叹道:“病人身体内的弹头已经取出来了,按道理是脱离生命危险了,可由于病人失血过多,现在身体非常虚弱,所以现在,现在需要输血!”

“我以为什么事情呢,不就是输血吗?那你们快点给他输啊!”叶梦的心终于落了一半,可刚刚落了一半又被张医生调动起来。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们院里面根本就没有这类血型啊!”张医生摇摇头,叹了声气。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大一个医院怎么不多血点血呢?!简直是太不像话了!”白若云有些生气的道,她出来说这句话其实一点也不过份,因为她是盛华集团的副总裁,而盛华医院不正好是盛华集团旗下的一个产业吗?

“没事,咱们盛华医院没有的,你到其它医院去调,你说,是什么血型吧!”叶梦也道。

看来白若云的气势的确不凡,就算不知道她是盛华集团的副总裁,可她说出这话来,张医生竟然生不出抵触的情绪来,反而心中的确生出一种愧疚来,有些脸红的道:“其实我们医院的血库中存血一向是很充足的,这次之所以为难,并不是没有血可输,而是没有合适这位病人的血可以输,因为她这血型实在是太罕见了!”

大家心里一惊,什么血型居然连盛华医院的血库中居然都没有?

“那你快说说是什么血型?”白若云道。

“Rh阴型血!”张医生慢慢的道。

“你们谁是Rh阴型血的,快点给小雪输点血吧!”珍姐可能也是急得糊涂了,居然开始抓住大家的手焦急的问道。

“我是a型啊。”燕子道。

“我是aB型。”肖婉婷道。

“我是o型血。”谢雨婷道。

……

问了个遍还就是没有Rh阴型血,白若云道:“珍姐,你是小雪的妈妈,你是什么血型?”

珍姐哭道:“我也是a型。”

叶梦也沮丧的道:“你们不必问了,这种血型我估计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会有,因为全世界也仅仅才几十个人有这种血型。”

“什么?那不是小雪没有救了吗?”珍姐一听,又哭了起来,整个人又开始往地上滑了,看来就算是珍姐这种女强人,到了这种关键的时候,也只是脆弱得像一个普通的母亲。

“你先别着急啊,医生不是说小雪现在只是虚弱吗?我们多给她弄点好吃的,调理一段时间,估计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吧!”白若云充满一丝希望。

没想到张医生马上就将白若云的这一丝希望也给扑灭了。

“我不想瞒你们,病人现在如果不及时输血,我估计她很难活过一个星期,哎,真是非常抱歉!”张医生毕竟是女人,眼眶也有些湿润起来。

“你是什么医生,怎么连血也不准备一点,走,用我的血,我身体好!”龙二看来又要犯牛脾气了,居然开始犯起傻来,要是这血也可以乱输,那这世界还真就乱了套了。

“你给我退回去!”白若云狠狠的盯了龙二一眼,后者心里一惊,乖乖的退到一边。

眼看着自己的希望一点点破灭,珍姐已经开始绝望起来,眼睛不再有神采,人也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这让大家看了暗自心疼,白若云想了想又道:“珍姐你要振作起来,你放心吧,阿峰很快就会赶到这里,只要他赶回来,我相信小雪的伤势还拦不倒他!”

“是啊,珍姐你就不要担心了!”肖婉婷扶着珍姐坐到一边,可珍姐刚刚坐下又一下子跳了起来,跑到手术间的门口就要冲进去,却被张医生急时拦了下来。

“对不起,你们现在还不能够进去,因为里面的护士还在对病人进行包扎,好了以后我们会推她出来的,好了,谢谢配合,我先进去工作了!”

张医生砰的一声关上手术室的门,珍姐则背转过身靠在手术室的大门上,身子慢慢的顿了下去,这次肖婉婷没来得及扶她,她已经坐在了地上,双腿伸开,珍姐现在想得最多的就是死,一死解千愁,她现在觉得自己愧对杜峰,愧对小雪,而死了自然就不用再背负着这种罪恶感了。

随着跑车的轰鸣声响起,杜峰身子从车上一溜而下,到了医院走廊,瞧四下无人,而走廊的尽头正好是众女围住的手术室,杜峰一个晃身就到了大家面前,随后到的当然是龙一跟龙月。

“阿峰你终于回来了!”白若云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

珍姐也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的抓住杜峰的胳膊,有些激动的哆嗦道:“阿,阿,阿峰,你救救小雪,一定定要救救她,我求你了,我什么都答应你!”

“放心吧,有我在,小雪就不会死,而且,伤她的人,必须要得到血的报复!”杜峰摆脱开珍姐,又转过头盯着龙二,杜峰的眼神冷得龙二受不了有些颤抖起来,他确信自己从来没看到过杜峰如此激动过,所以他有些愧疚的低下头。

“马上去给我查,就算他现在变成了鬼,我也要追到阎王殿!”杜峰半天才终于让自己的情绪稍稍平息了一点,虽然明知道这种事情怪不得龙二,可他还是有些忍不住想要揍人,还好,他总算是平息下来了。

见龙二离开,杜峰这才急声问道:“小雪还在这手术室?”

“阿峰,小雪是Rh阴性血,现在找不到这种血型,所以她现在还很虚弱,医生说了如果找不到这种合适的血给她输进去,她可能,可能,最多一个星期——”珍姐的话还没有说完,杜峰已经惊呆了。

有些茫然的问道:“你是什么血型?”

珍姐有些无奈的道:“我是a型。”

“她爸爸呢?现在能联系到吗?”杜峰也有些无奈,虽然很不想揭起珍姐的伤疤,可这相当的重要,如果连小雪的父亲都没有这种血型,那要找到这种合适的血型,那基本可能性已经为零了。

珍姐的脸色一变,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原状,悲伤的道:“联,联系不上了,不过我知道,他也不是这种血型,他是aB型。”

杜峰一愣,这两种血型怎么可能生下Rh阴型的小雪?难道奇迹全让小雪一个人遇到了?可这讲不通啊,除非小雪根本就不是珍姐的女儿,可这也不太可能啊。

“我先进!”杜峰推推门,从里面拴住了,他没什么好耐心,微微一使力,门被他从外面打开,走进去,张医生皱眉道:“出去出去,这里是我们工作的地方,好了我会开门的。”

看来这张医生是新来的,所以并不认得杜峰,要是老院长在这里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让开!”杜峰一把将几个护士和这张医生推开,走到小雪面前,手探到小雪的手腕上,闭着眼睛观察小雪的伤势情况。

还好,这张医生的医术还是不错的,手术做得很成功,弹头被取了出来,只是中枪的部位正好在心脏旁边,而且将一根重要血管损坏,这才导致失血过多。

张医生过来想拉开杜峰,结果现自己走到杜峰身后一尺的地方,似乎就再也迈不开脚步,脸色一变,有些不信邪,再试着跨出一步,依然跨不出去,知道杜峰有些门道,索性不再来捣乱。

“手术是你做的?”杜峰转过身盯着张医生,后者点点头。

杜峰点头道:“嗯,做得不错,看来你是新来的,好好干,你可以出去工作了,这里有我在这里就好,我们马上要出院!”

“你疯啦?你出院?你出院她可能活不过三天,在医院至少可以挨一个星期的时间!”张医生真是心直口快,听到杜峰要出院,激动的道。

杜峰的眉头皱了起来:“请你说话注意一点,要不是看你医术还行,我直接将你扔出这医院了,她不会死,有我在,她就不会死!”

“你是谁?”张医生被杜峰一双眼睛盯得浑身有些冒汗,更觉得紧张得自己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连问这一句话她都费了好大的力气。

“我是谁?你去问问你们院长就可以了!”杜峰不再理会张医生,而是将已经穿好衣服的小雪抱了起来,一边用手在背后给她输入内力维持她现在的身体,一边往门外走去,对于一边的张医生,杜峰直接无视掉。

跟着杜峰一起出来,正好看到老院长急忙跑了过来,老院长见了杜峰有点吃惊,赶紧过来道:“杜总,对不起,我已经联系了国内所有的医院,全都没有这种血型的纪录,我正准备继续往国外寻找,所以先过来给你们说一声,我这就去!”

杜峰点点头,并没有说话,将小雪抱着对一边的众女道:“走,咱们出院回家!”

“老院长,你叫他什么?这个人好横蛮的,他是干什么的啊?”张医生悄悄紧赶几步拉住老院长道,女人就是这样,好奇心都重。

老院长将嘴巴凑到张医生的耳根边嘀咕了几句,见张医生脸色大变,老院长又叮嘱道:“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要不是你,我还真不会告诉别人,这是公司最大的秘密,谁要是违背了,那就不是简单的被炒鱿鱼了哦!”

其实老院长之所以把杜峰的身份告诉这个张医生,一方面是想自己悬炫一把,另一方面,也是他对年过半百的张医生有些非份之想,谁说老人家就不能焕第二春的?

“他是老板?”老院长已经急忙走远,而张医生还在原地呆。

“阿峰,小雪她怎么样了?还有没有救啊?要是小雪有个三长两短,那我,那让我怎么活下去啊!”珍姐在一边哭泣道,估计这几个小时,她已经哭掉了好多眼泪,到现在几乎都没有泪水流出来了。

杜峰叹了口气:“办法是有的,只是——哎,回去再说吧!”。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