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相当高级的酒店包间,这当然是青帮的地盘,因为房间里面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张青。

房间外面站着这次来南京的四大天王,分别是金龙、银狼、铜豹、铁虎。在远一点站着张监以及几个长老级人物,看来青帮在南京的几个脑人物都来齐了。

青帮确实还有些能量,短短一个星期的时间,金龙的一只断手已经装上了一只金灿灿的爪子,当然,这不是金的,而是一种合成材料,一般的钢铁都休想损坏得了这只爪子。而金龙确实不负张青的厚望,只用这爪子,在前几天与天龙会的争斗中,可能就有上百的天龙会兄弟或重伤或直接挂在他手上,所以金龙就是金龙,八大金钢之,确实非同小可。

银狼看来上次伤得太重,所以虽然现在已经能够站在这个地方,却满脸的病态,看得出来,这家伙身体还没有康复。铜豹和铁虎虽然还是满脸凶相,不过已经没有前几天的彪悍之气了,在这几天的争斗中,虽然他们也的确帮青帮杀了不少天龙会的兄弟,可他们兄弟自己也是全身挂彩,要不是抢救及时,可能早就挂了,特别是原来最嚣张的铁虎,在特别行动队某位队员的手上,他险些丧命,被刺中的伤口,至今还隐隐作痛,使不上力。

前几天星队的空降确实让天龙会吃了不少的亏,可仅仅过了一天,天龙会就马上奇兵突现,一男一女两大高手的凭空出现,让十二名星队队员命归黄泉,这还不说,第三天,天龙会的这两大高手倒是没再出现,可天龙会的攻击部队中又突然出现几十名高手,这些高手虽然比这一男一女略为差了一些,可修为比星队的队员依然高出不少,还好,这些人似乎都只对四大金钢和星队的人下手,而对于青帮的小弟们却似乎不怎么出手,几天下来,三十六名星队队员现在也只余下十五名不到,青帮这次的八千兄弟也只余下三千左右,而天龙会的六千兄弟却还有三千多,如此一比较,青帮与天龙会在人数上已经持平,如果再战下去,青帮无疑会输得很惨。

可青帮并不担心人员的损失,不说黑盟下面的一些地方黑帮势力还能调遣,光是青帮的直系小弟,张青只要愿意,马上就能在一天时间内汇集几万到南京。

但张青敢再叫人来吗?不敢。

南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一下子充斥几万名的青帮小弟,这绝对会引起民众的恐慌的,实际上由于近段时间天龙会和青帮的争斗四起,除了在郊区血战过两次外,其余几次零星的战斗都是在青帮所开的娱乐场所内,这已经引起了许多知情者的不满了,只不过谁也不敢吭声而己,不管是天龙会,还是青帮,都不是普通人敢惹的。

张青没有向以往那样,随时嘴上都叼一根雪茄,更没有用那他那根青龙拐杖,而是有些吃惊的坐在沙上呆,而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这男人大概也就三十多岁,一看就是军人出身,就算是坐在那里,也是挺直着身躯。

这男人有个非常显著的特点,那就是深沉,非常的深沉,虽然坐在那里,却让张青这个老江湖也看不出一点名堂,其实张青对这个被自己叫住刘先生的男人也确实不太了解,不过他却知道眼前这个刘先生却是自己与上面的直接联络人,许多的重大事情,他都会得到刘先生的建议,说建议太好听了,说是指导,其实来得更加恰当一些。

有读者可能要犯迷糊了,心道难道青帮的一把手不是张青,他只是个傀儡?当然不是。

张青确实是青帮的帮主,可别忘了青帮是政府私底下承认的,不管他在黑道有多么霸道,但每一年他一样得向国家交足够的“税金”,而且必须要维持黑道的稳定和统一,说得好听一点,这也就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要利用青帮让社会不会乱套。

这其实跟古代一样,朝庭总会承认一些江湖的大帮大派,比如少林、武当、峨嵋,可关键的时候,江湖生纷乱的时候,这些大帮大派就必须要出来为朝庭出头,打着正义的招牌,其实说白了也是在为朝庭办事,维护江湖的一种平衡和平静。

当然这个比喻可能不太适当,不过大体就是这么一个意思,国家暗中不收拾你青帮,但你青帮也得保证黑道帮会不会造成社会的动荡不安,不能造成民众的怨愤太深,否则惹急了政府,就算你青帮有百万之人人,估计也会给你剿灭,跟政府作对,最终的结果不外乎两种,一种是流落异邦,客死他乡,另一种就是将大牢坐穿,或是干脆自己花钱买粒花生米自己解决了。

“刘先生,上面为什么要我们撤出南京,而不是天龙会?这次的事端本就是天龙会挑起的啊!”

张青有些不能理解,就算自己现在处于劣势,可青帮尚有一战之力,补充了兵援,加上自己那一批火器,消灭掉天龙会虽然不现实,可天龙会要想亲易再讨得了便宜去,那也相当的难。

可现在上面居然让自己将这南京城的地盘让给天龙会,他心里如何愿意,他宁可被打跑,也不想主动的离开,这要是传出江湖,会被许多人耻笑不说,更会让许多现在还在持观望态度的中间势力到时候可能会下定了决心跟了天龙会,那对青帮,对青帮下面的黑盟都是一件影响很大的坏事。

刘先生面无表情的道:“张帮主,这段时间以来,在你的地盘上生了大量的械斗事件,许多人因此而丧命,所以介于下面的市民反响太大,你们青帮也就只能被指令撤出南京城了!”

张青郁闷的道:“那不是天龙会的人主动来我们的场子里闹事的吗?我们只是被动防御啊!”

“不错,这一点,上面也知道,可是,你们为什么不去他们天龙会的场子里去呢?”刘先生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不过这种表情转瞬即逝。

“是啊,我们为什么不去天龙人的场子里呢?”张青也这样在心里问自己,他现在突然明白为什么天龙会每次都那么主动的来进攻了,看来杜峰是早有预谋啊,好了,现在青帮背上这个罪名还没法说出苦来。

哎的叹了一声气,张气欲言又止,他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件事情了,刘先生这一问,确实让他不好回答。

刘先生依然是面无表情的道:“再说,之所以让你们撤出南京城,其实上面也有不得己的苦衷,以前那个人还不怎么表态,不过这次却是表态了,虽然没有明确说支持谁,可却给你们定了一条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叫你们要注意一下!”

“什么?那个人真的这么说?”张青吓出一声冷汗,他当然了解中央那几位在对待青帮和天龙会之间的选择这个问题上一直是平分秋色了,可现在既然那一位都这么说了,天啦,青帮真有些危险了。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刘先生有些不太高兴。

张青一愣,马上回过神来,笑道:“不不不,不好意思,刘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一时吃惊,所以才有这么一问,你别介意,刘先生一直以来对咱们青帮照顾有加,我心里头是有数的,呵呵!”

“张帮主客气了,我只是个传话的人而己,我和上面的意思是一样的,在对待你们青帮和天龙会这件事情上,我们都是不偏向哪一方,就事论事,不管你们两个帮派之间生再大的矛盾,有一条,那就是切不可引起社会的动荡和不安,谁要是触犯了政府的这条底线,老实说,谁也就该完蛋了!”刘先生并不买张青的帐,对于他拍来的马屁,也推辞掉。

“那是那是,咱们青帮建帮一百多年,都是以维护社会安定团结为己任的,一定会辅助上面的人,而不会给政府添加任何的麻烦!”张青连连称是。

刘先生起身道:“好了,话我已经传到了,上面定的期限是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虽然这只是上面给你的建议,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一下张帮主,上面的建议你还是多考虑一下,最后你自己再拿个主意吧!”

见刘先生起身告辞,张青赶紧站了起来,将刘先生拦住笑道:“刘先生,咱们也是老朋友了,很久没见面,来来来,我们坐下再聊聊,有些话我还想问你一下,晚上我为你接风洗尘,然后晚上在咱这酒吧休息放松一下,嘿嘿,不瞒你说,这次啊,我给你准备了两名刚从——”

“打住!”刘先生一改常态,非常严肃和认真的道:“张帮主,我想你不必说出来了,这些话用在我一个公务员的身上,我想不太合适吧,而且你这可是犯罪!”

见张青的脸色有些青,刘先生终于缓和了一下语气,勉强笑道:“张帮主,呵呵,可能我这话严重了一点,这么说吧,能说的我都给你说了,今天我还急着回去复命,所以你的这些邀请我心领了,下次有机会再和你一起吃饭吧!”

刘先生这样也算是给了张青的面子,张青也是知趣的人,知道这刘先生今天是铁了心要跟自己划青界线了,不过他还是忍不住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送到刘先生面前,笑道:“刘先生太忙,专门为我们青帮跑这一趟也不容易,还请笑纳。”

一看支票上那一连串的零,刘先生也是凡人,所以难免心动,不过想想当前的局势,他还是非常果断的把支票再推回到张青的手上,笑道:“谢谢了,心领就好!不再打扰了,告辞!”

刘先生说走就走,一点也不顾张青在后面手拿着支票满脸通红的样子,他想要快点离开这酒吧,然后再回北京,在这家酒店,他感觉有些不太安全,他被派到南京来已经有些日子了,天龙会和青帮之间的争斗,这几天被他看了个够,他当然知道天龙会的厉害,所以他才更不愿意呆在这酒店,说不准晚上来一伙天龙会的小弟,将这店给拆了是小事,不要误将自己伤了,想想自己好呆也是一少将军衔,却有可能被一顿天龙会的小弟给揍死,他自己都感觉有些难为情。

张青想叫住刘先生,可最终手伸出老远,嘴大张着却没有叫出口,他是聪明人,虽然心底骂这刘先生有些太过势利,可他却还不敢公然得罪了这位刘先生,就算这刘先生以前吃过他不少的饭,在他场子中也玩过不少的女人,拿过他不少的钱,可现在刘先生一脚将他踢开,他也一样不敢怒。

“**,什么东西!”

张青怒骂了一声,将手中的支票撕了个粉碎,然后扔得满地都是,又走到一边的景观树上,从树叶众中扯出一个被隐藏得相当隐秘的摄像头,然后摔在地上,双脚在上面反复踩过,又来回走了几个来回,这才对着门口道:“都给我进来!”

“帮主,你这是怎么了?什么怒啊?就算咱们现在落了下风,我们也不一定会输,只要我们马上调来人手,早晚可以将这一股天龙会的流寇消灭干净!”自从手断了以后,金龙的脾气似乎已经没有原来那么好了,所以见了张青,他第一个忍不住道,他觉得自己杜天龙会之间的仇恨那是不共戴天的,因为他的手,他一直觉得比父母的命还重要,可那手却被龙十三切下来了,所以他想要报复,报复天龙会。

“住口!”张青一声怒吼,将手中的茶杯扔到四大金钢的面前砸成粉碎。

金龙的脸色有一丝变化,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张了张嘴,终于没再说话。

“马上吩咐下去,到明天中午十二点以前,青帮所有的人全部撤出南京城,一个都不要留下!”张青走到窗户门口,头也不回的道,语气中透出一种英雄末路般的感觉,他有一种预感,青帮这次真的遇到麻烦了,而这种麻烦,并不是杜峰的天龙会带来的,而是上面,也只有上面的人才能让张青有这么大的心理压力。

“什么?帮主,不会吧?我们为什么要撤啊,这不是咱们青帮的作风啊,我们可以被打败,可这样退出去,你让我们怎么对得起青帮的前几代帮主啊,让我们以后如何在道上见人啊?!”九爷第一个忍不住了,毕竟他的辈份和资格都在那个地方,他来说这个话,倒也合适。

张青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下来,道:“九叔,这其中的原因你就不要问了吧,我不想说,你们只管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好了!”

九爷有些心疼的道:“可是,可是咱们在这边的基业怎么办?”

张青道:“你是说这些夜总会和酒吧是吧?”

“是啊,难道都这样白扔了?”九爷可能人老人,脑子已经不太灵活。

“没事,留几个人处理这些事情,到时候转让给别人就好,我想天龙会绝不会对这些人下手的,你就放心吧!”张青掏出根雪茄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依然没有回头。

“帮主,是不是上面人的意思?我看刘先生好像不太高兴!”刘先生的身份除了张青之外,也只有张监才知道了,所以他能够猜得出来,张青这个看似很突然的撤兵计划倒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监有些沮丧的道:“帮主,如此一来,咱们在南京的地盘丢了事下,可在道上,我们黑盟可能会又脱离出一些中立的帮派,这对天龙会来说是件好事,对我们长远考虑,我们确实损失很大,这样看起来,南京之战,我们是败了,而且这次失败还不仅仅是我们的问题,更有其它方面的原因。”

张青这才转过头来,眉头紧紧锁在一起,看大家都有些没有精神,走过来,拍拍金龙的肩膀,这个简单的动作让金龙刚刚产生出来的一点点不高兴,一下子化成了乌有。

“你们放心吧,你们在这里所受的委屈,我会在北京给你们找回来,这些年来虽然咱们的总部设在sh,但北京及东北地区一直也是我们展的重点,特别是北京,如今更是我们的老巢,我相信天龙会早晚会来北京,到时候,咱们还有的是报仇雪恨的机会,大家振作一点好不好?!”张青开始鼓动起来。

“好!”在场的所有人都齐声大吼,只有张监心里有一丝苦笑,报仇?谈何容易?。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