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所有的书迷圣诞快乐,今天过节,下午四点就再更一章吧,当是礼物了,呵呵,大家有花送花,没花点击送票支持一下啊。

其实天龙会的兄弟虽然只来了三百人,可中间有二十个战龙堂的精英,又加之天龙会最近这大半年几乎天天征战,又时常被吕良严格训练,所以与许多年不曾好好实战过的青帮比起来,那可是强了不止一筹。

不错,青帮的帮众素质确实比一般的帮会高,可在天龙会的一番冲杀下立即败下阵来,天龙会也折损了近一百人,而青帮已经挂了近三百名,这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天龙会的人几乎是以一敌二。

如今见李奇的脑袋都被劈成了两半,眼尖的兄弟一声吼:“大家快逃啊,李爷死啦,李爷死啦!”

青帮的兄弟无力再战,纷纷想要冲出门去,可门口又被天龙会的兄弟堵住了,想从后面的小门出去,可这几百人,要一一通过那小门,谁知道小门外面有没有天龙会的兄弟把守啊,要是有一人把守,那可真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出来一个宰一个,除了两个杀一双,那青帮的人真算是伸出脑袋让人砍了。

就算外面没有人把守,那后面两百名天龙会的精英追上上来,也足以让绝大多数人还没有挤出门去就得横尸大厅,所以,聪明的人举起手投降,笨一点的人则开始往二楼和后门跑去,结果是投降的人可以活命,跑的人一个也没活成,你想想,后门外面,可能没有天龙会的人把守吗?

“饭桶!五百人居然还被别人300人给收拾了!丢脸,你还好意思跑回来,来人啊,给我拉出去剁了喂狗!”张青将手中的酒杯一下子摔在对面的墙壁上,对着站在门口不敢过来的一名小弟怒骂道,很显然这个家伙就是刚才从凤凰夜总会侥幸逃脱回来的。

“帮主,饶命啊!”这小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投降,拼命杀出重围,回来后却要被张青如此的对待,稍稍愣了半响,立即开始求饶,人也一膝盖跪了下去,浑身都有些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气愤而激动,满脸通红。

“帮主,我看这事也怪不得他,你还是息怒吧!”此时在张青的气头上,敢于这么说话的也只有张坚了。

其实张青刚才也是气晕了头,一说出那话他就后悔了,现在可是有不少兄弟在这里,要是将这个小弟真的拉出去剁了,那可真会让兄弟们寒心,可要是说出去的话当是放屁,那他这个帮主的威性又将置之何地?

所以张青有些为难,悄悄给张坚使了个眼色,两人常年配合,张坚自然明白张青的心思,赶紧出来劝道,于是张青顺势下台道:“哦,这事不怪他们怪谁?”

张坚道:“帮主,咱们虽然有五百人,可对方三百人最近半年来长期处于对战状态,与咱们多年未曾参加过大型械斗的兄弟们比起来,自然要强上几分,再说,咱们尽管有飞鹰李奇这样的好手,可对方不是也有野狼和阿东这两个高手吗?所以这要说起来,咱们虽然人数上多了两百人,但整体的实力却是差别人太多,所以落败也在情理之中,也怪不得他,这名兄弟没有投降,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所以,你不但不能责怪他,还应该重奖他才对,临危不降,这才是咱们青帮的好兄弟!”

“哎呀,你看我可真是糊涂,幸亏兄弟提醒啊!”张青一巴掌拍在自己额头,连忙走到那名浑身颤抖的小弟面前,双手将他扶了起来,笑着安慰道:“哎呀,兄弟,刚才是我不对,我一时气愤,就晕头转向了,这里咱给你赔不是了,你先下去,回头我会好好奖励你的,放心吧,我会重用你的!”

那小弟没想到此次是因祸得福,张青亲口告诉他要提拔他,那自然是错不了的,想想以后自己也将有一群小弟了,这家伙刚刚没再颤抖的身体再一次狂抖起来,刚才是害怕,现在却是欢喜得激动,一下子跪了下来,大声道:“帮主,我一定不负你的重望,誓与青帮共进退!”

“好了好了,你快些下去吧,我都知道了!”张青笑着将这名兄弟扶了起来,好言将他劝慰下去,此番作戏,又让旁边好些兄弟感动不己,暗道:要说咱青帮的老大可就是好啊!

这也是张青的高明之处,心计高明的他,其实最擅长的就是作戏了,而这种习惯,他又保持得特别好,就算对待自己的女婿,他都一样是作戏,所以要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那还真是张坚,而他唯一相信的人,可能也只有张坚了。

“来来来,大家继续喝酒,不要为一时的失败就搞得没心情,要知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嘛!哈哈!”张青似乎真的心情好了不少,重新拿来杯子,斟满一杯酒,端起来与一起喝酒的几个老大和心腹笑道,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不开心和担心的感觉。

“帮主,天龙会突然动手,咱们其它的一些场子会不会也同时会受到攻击啊?”一位长老道,这是一位年岁颇长的老者,大概有六十多岁了,一头银,却又精神十足,脸色红润显示出他的身体还不错,这人就是青帮中资历比较老的九爷,真实名字没有几个人知道,大家都这么叫。

“九爷说得不错,估计今天晚上咱们的场子大半都会受到天龙会的偷袭,不过咱们早就吩咐下去了,让大家小心戒备,估计天龙会想捡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张坚道。

张青点点头才叹道:“九叔你老就放心吧,可惜咱们星队的人还没有赶到,否则凤凰夜总会也不会受到如此大的损失,赔些钱是小事,可咱白白损失了飞鹰李奇这个高手,实在有些遗憾。”

旁边一个黑脸矮胖的男人哧道:“帮主,恕我直言,李奇这人平时就眼高过顶,除了咱们十三太保的老大铜筋铁骨和八大金钢,他还看得起谁,他这种自大的性格,有今天这种结果也是必然,帮主不必担心,改天只要帮主一声令下,我短命鬼也让他们天龙会瞧瞧咱们青帮的厉害!”

原来这男人就是十三太保中的老七,“短命鬼李奎”,这个名字与梁山好汉中的黑脸李奎差不多,哈哈,不过你还别说,这个短命鬼一手功夫可还真是不弱,使的武器也是开山斧头,与人争斗之时也颇有几分豪迈的气势,往往吼上几声,也让对方有些心虚,因为杀的人太多,所以遇上他的人往往都要自认命短,而他又五短身材,所以才得来这么一个外号。

“不管如何,他总算是咱们青帮的一员战将,虽然有些缺点,也曾为我们青帮打拼过,只是平时经常劝他要小心谨慎,他又不听,才有今天这结果,这倒也怨不得别人!”张青一口闷酒喝下肚,外面就有人进来报告了。

“帮主,不好了!”一个兄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众人心里一紧,大都可以猜到这是何情况,都一起将目光对准了一边的张青,后者也是强作镇定,冷冷道:“什么事情这么惊慌,慢慢说,天踏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呢你急什么?!”

进来报信的兄弟脸色一红,这才喘了几口气,慢慢道:“帮主,据报,今天晚上咱们的十五家大场子都遭到天龙会的突然袭击,除了前面的凤凰夜总会之外,又有两家酒吧和一家kTV被挑,伤亡达1000余人!”

众人脸色齐变,大家虽然都能预知到这种结果,可多年来青帮还未曾遭受过这样的大惨败,所以众人有些难以接受。

“那其它场子的情况呢?”张坚急声道。

“除了这四家场子败得比较惨,其它场子倒是守住了,已经顺利将天龙会的人打退了。”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情况并不如大家想象中的那么遭,张青这才道:“都有哪些人战死的,统计上来没有?”

张青的意思,那报信的人当然明白,闷声道:“除了一千五百名小弟之外,十三太保中的毒蝎子刘虎和丧门星张威战死!”

“什么?刘虎和张威都死了?”张青一**坐下,一个晚上,死了三名战将,张青不得不心痛。

对面的小弟闷声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张青冷冷道:“那对方都死了多少?都有些什么大人物没有?”

小弟沉声道:“据报,天龙会各位的死亡数字加在一起不足八百人,没有大哥给人物死亡,不过天龙会的铁头重伤,另外战龙堂死了二十人!”

这里补充一句,天龙会能查到青帮的内情,而青帮自然也可以查到天龙会的一些消息,对于作战时喜欢在脖子上打上红丝巾的战龙堂成员,青帮的人多少已经了解到一些情况,知道这是一批天龙会的精英中的精英。

“你下去吧!”张坚见张青现在有些失落的坐在那里,挥挥手让报信的兄弟下去,这一次青帮虽然败了,可并不如天龙会想象中那样不堪一击,要说起来,就算是败也并不算惨败,可这对于一向以黑道老大自居的青帮众人都一时接受不了。

“帮主,我看情况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样糟。”张坚笑道。

大家见张坚还能笑得出来,都有些诧异,张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稍稍振作了一点,这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咱们这次的失败还不值得我们大家担忧吗?我们死一千五,别人才八百,2:1啊,这是什么差距,那按我们如今在南京布置的人马,估计打到最后,全部会被别人吃掉!”

张坚笑道:“帮主这样讲可就不对了,这次咱们虽然失败了,可这是有原因的,再说,不是一共也只有四个场子被挑吗?还有十一个场子虽然死了一些兄弟,但总算还是把天龙会的人给赶了回去嘛。”

张青有些兴趣了,坐直身子道:“哦?什么原因?你给我们大家分析一下!”

点了点头,张坚认真的道:“我觉得这次我们之所以失败有三点原因,第一:咱们青帮平时疏于锻炼,而天龙会的人却是三日一战,五日一役,自然是很快就能进入状态,而我们的兄弟却要很久才能找到拼斗的感觉;第二:天龙会本身帮众的实力确实比咱们高了一点,又是夜间突袭,别人是进攻,而我们是防守,自然是主动权被别人掌握了,他们打不赢可以退走,而我们打不赢却只能死战到底,所以我们的伤亡会比他们高一些;第三:咱们星队这支强大的力量还没赶到,如果有星队的人在这里驻守,只要每个场子放上两人,那情况是绝对不一样的!大家说,我分析得有没有道理?”

众人纷纷点头,顿时一扫了刚才的郁闷表情,似乎真像是打了个大胜仗一般,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这一仗,杜峰也是抱着试探的态度,并没有用龙十三和龙月这两大高手,否则可能结果就不是四个场子被挑了,估计全被挑了也有可能。

“阿坚分析得不错,咱们并没有败,大家说是吧?”张青笑了起来。

短命鬼也哈哈大笑起来:“张长老说得没错,要说起来,张长老可真是咱们青帮的军师啊,哈哈,不像我这种笨头笨脑的人,就懂得杀杀杀,嘿嘿!”

“李奎说得没错,咱青帮啊,阿坚还真是个人才,帮主以后有事,我看还是要多与阿坚商量才是啊!”九爷这才道,他这么说话的口气看起来有些老气横秋,不过就算他真的老气横秋,张青也不能怪他的,效力过前两代帮主的九爷,对青帮那是绝对的忠诚,所以就算很讨厌这个老家伙,张青还不得不封他做长老,还得处处牵就他,给他赔笑,这就是Z国的传统习性,尊老,在社会上很普遍,在黑道更是看重,那黑道排座次都是要看资质的,比政府升官还严格。

“九叔说得是,以后我一定会多与他商议的,哈哈!”张青笑道。

张坚谦虚道:“李兄弟和九爷都谬赞了,特别是李兄弟,你虽然生性憨厚,不过却贵在勇猛啊,我虽然读了一点书,常常可以吹嘘一番,可要论到真干实干,我哪比得上你有用啊,哈哈!”

张青看不过去了,立即笑道:“算了我看你们也不要互相吹捧了,哈哈,我看我们还是听听阿坚当前咱们应该怎么办?”

“对对对,咱们听听张长老的。”短命鬼在一边附合。

张坚道:“帮主,咱们现在该做三件事情,第一:对于在这次拼斗中受到损失的顾客,咱们要马上赔偿他们,并且让他们最近不要来咱们的场子,只有把他们团结好了,咱们青帮以后才能继续在南京城立足;第二:对于今天晚上已经战死或是受伤的兄弟,我们应该尽量的优厚怃恤,一定要让兄弟们没有后顾之忧;第三:明天一早咱们的星队成员也该到了,那时候马上把他们分派到各个场子里面,而且今天晚上这一折腾,估计有些场子的人手已经不足,要重新调整一下力量,不过我猜最近两天天龙会可能也不会再进攻了,我们有人伤亡,他们一样有,所以他们也应该会做一些怃恤的工作。”

“好,就听你的!”张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他得马上再催催星队的人了。

传说中的分割线

腾龙酒吧。

杜峰与龙一、龙月两女在房间正折腾得欢快,这是一间特别包房,整个三层楼上就数这一间包房最大,而且设施也最先进,这床很大,特别适合杜峰,而且这房间一般还真就不对外。

将龙一与龙月抱在怀里,杜峰笑着道:“两位老婆,要不要我们再来几次!”

“夫君,你,你身体受得了吗?”龙月满脸含春的道,看起来是在担心杜峰的身体,可听在杜峰耳朵里面却有些挑衅的意味。

“嗯?敢小看你夫君?该打!”杜峰一巴掌拍在龙月光溜溜的**上。

“夫君,龙月不敢了!”龙月的脸上都红嫩得快要滴出水来,而且眼中的春情一眼就可看清。

“龙儿,你还要吗?”杜峰回过头来,捉住龙一的一只**,微微扣弄起来,立即感觉龙一的身体有些颤抖起来,不愧为九阴绝脉,其敏感程度还真是比其它几女厉害得多。

“龙一一切都听少主的!”此时的龙一早就周身骚痒了,对于她来说,三次与四次并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杜峰能来,就算是五次六次她也无妨……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