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如今正是这本书的**部分,很多精彩章节都在最近出来,以前的一些伏笔也会在最近一一解开,希望大家一直支持鱼儿,每天多来点几次,送点花,送点贵宾,谢谢!新书正在码,收录了不少读者的建议,新书的故事更加精彩!

青帮毕竟是霸占黑道数十年的大帮派,所以架子摆得还是有些大的,杜峰虽然到了南京,但张青却是迟迟未到。

杜峰也不急,带着龙一和龙月在杨天威给安排的五星级宾馆住下来,白天带着两女一起逛街玩玩,到了下午却让两女回宾馆休息,自己则开着车先到附近的商场买了几样礼品塞到后背箱,这才到刑警大队接冷如冰,杜峰晚上真的要去冷如冰家做客,他想见见冷如平,更想看看冷如冰是不是真的会做一手好菜,不过对于冷如冰的厨艺杜峰并不报太大的希望,他甚至已经做好准备到时候给两兄妹露一手。

两人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找了个菜市场,将车子停在外面,与冷如冰一起走进菜市场,你还别说,以前都在市买菜,今天突然来了这菜市场,杜峰觉得可亲切多了,这跟老家的菜市场差不多嘛,而且看着那些菜农,杜峰就难免生出一种亲切感来。

要是两人要是手拉着手,那可真就有新婚夫妇的感觉了,不过就算一前一后,两人现在也难免会想入非非,特别是冷如冰,她可真觉得今天这感觉太让她高兴了,太也太享受这种感觉了。

来到南京军区大院的时候,冷如平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杜峰从后备箱里搬了几箱啤酒和白酒出来,与冷如平一起搬进屋里,而冷如冰则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跟在后面。

看到自己那个原本有些不正常的妹妹现在居然与杜峰这个老冤家关系这么亲密,冷如平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而且频频给杜峰挤眉弄眼,杜峰则有些尴尬的笑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还好,冷如冰在后面看不见两人的动作。

系上围裙的冷如冰还真有做厨的感觉,不过杜峰现在可没有心思在这里看她表演,对冷如平道:“冷大哥,你先准备一下,我出去办点事情马上就回来。”

冷如平一愣,还没说话,已经兴致勃勃准备给杜峰露一手的冷如冰已经从厨房露出个头,有些失落的道:“你到哪去啊?”

“你看,我都来了这里,要是不去看一下谢伯父,我回去怎么好给雨婷交待啊,这不,刚才我已经在市买了点东西,就送过去,说几句话马上就回来,你还是快点给我做几样你拿手的好菜吧,我今天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现哦!”杜峰笑道。

“那你快去快回,听雨婷说你炒菜很厉害,我还想跟你讨教一番呢。”既然杜峰要去拜访谢德军,这似乎无可厚非,所以冷如冰也就释然了。

冷如平也笑道:“兄弟,那你可得快去快回啊,千万别在那边吃饭,去了东西一放下,立马回来,咱们兄弟可是好久没在一起聚聚了,得好好喝几杯不是。”

杜峰笑着答应,提着礼品到了谢德军家,李玉洁正跟丈夫聊天,看到杜峰提着几包礼品被警卫员带进来,谢德军的脸色有一些不太自然,而李玉洁则热情的迎了上来。

看到谢德军的脸色,杜峰知道谢德军是为没有帮到天龙会的事情而感到不好意思,也不说破,先是热情的上前跟两老问好,这才坐到谢德军旁边。

“小峰啊,你怎么没跟雨婷一起回来啊?要说起来,好像雨婷也好久没回来过了。”李玉洁为杜峰泡来一杯茶,见爱女没有随杜峰一起回来,心里有些挂念。

杜峰笑道:“她最近忙着公司的事情,等她空闲一点了,我再陪她一起回来看您们。”

“今天就在这里吃晚饭了,我现在就去烧饭,呵呵,等一会儿让我给你烧几个你爱吃的菜,你也好跟老头子好好喝几杯,你别看他现在不说话,其实啊,你没来的时候,他倒是天天提起你的。”李玉洁瞧了谢德军一眼,替老伴说好听的。

“嘿嘿。”谢德军干笑几声。

杜峰赶紧站起来,笑道:“不了,伯母,我还要去冷大哥家吃饭呢,来的时候,如冰已经在家烧饭了,我要是一会儿再不去啊,估计他们都要找过来了,呵呵。”

“什么?如冰这丫头亲自烧饭?看来你倒是有口福了,不过这丫头能烧一手好菜我是知道的,可那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这些年我却再没见她下过厨,难得她还亲自下厨,看来你们关系还不错嘛。”

李玉洁盯着杜峰的眼睛,神情有些复杂,看到自己的女婿与别的女孩子走得这么近,她的心里难免会生出一丝担忧,可她也知道杜峰的情况,更是早就知道杜峰的多情,但真正现在听到了,一方面为冷如冰的改变而暗暗欣慰,另一方面却又难免为女儿担忧。

杜峰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了,脸色微微一红,赶紧告辞道:“哦,伯母,伯父,您们先聊,我就先过去了,我这几天都在南京办点事情,有空的时候我会来看望您们二老的。”

“,这几天你可得抽时间过来啊,明天我到市去买些菜回来,你要过来的时候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我好给你准备好吃的。”李玉洁毕竟对杜峰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所以也知道杜峰现在的尴尬,索性放他离开。

可杜峰才刚刚站起来,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谢德军却说话了。

“小峰啊,你先别走,跟我到书房,我有话要给你说说。”谢德军说着就站了起来,一边往书房走去,杜峰自然不能强行离开,虽然猜到谢德军要说什么话,但他还是笑着跟了上去。

分宾坐下,李玉洁替两人端上茶水,又拿来一些点心摆上,这才下去,见李玉洁下楼而去,谢德军先喝了一口茶,这才叹了一口气道:“小峰啊,这次我这老脸可是有些不好意思见你啊。”

杜峰一愣,道:“伯父这是什么话,我倒有些不明白了。”

谢德军老脸还真有些红,叹道:“小峰啊,咱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了,就不要绕弯了,这话如果真要绕来绕去的,也就没多少意思了,你也知道我这个老头子说话一向比较直爽,最不喜欢绕来绕去的,你看上次我还答应过你,可如今这局面,哎。”

杜峰笑道:“伯父你太客气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事啊,也不怪你,再说,上面对于天龙会和青帮的对立一直没有作出选择,我知道您的难处,咱们国家的政策我还是明白的。”

“是啊,不管如何,党指挥枪这个是我们国家的基本政策,这个是不会改变也不能改变的,所以我们军区和政府的关系也很微妙,这也是你们和青帮虽然斗得这么厉害,却一直没有人出面来说话的原因,因为大家虽然各帮一方,却也必须要保持这种平衡的关系,谁要是太明显的干涉到你们帮派的事情,那可就是触犯了上面人的底线,那谁也就成了民族的罪人,我老头子这辈子也不容易,眼看着就快要退下来了,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我实在不方便出面。”谢德军站起来,走到窗前,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杜峰。

明白谢德军的难处,杜峰笑道:“伯父说得极是,现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你确实不好出面,不过你放心吧,青帮虽然上面有人支持,可咱们天龙会也不会怕了他的,我相信这场战斗到了最后,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

“这就是,小峰啊,虽然我明面上不好插手,可我会牵制住市政府那边的,这个事情我已经跟如平说过,到时候真到了关键的时候,我们军区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不过事后如平这小子可就要受点委屈了,好在他也有这种思想准备,我想一会儿你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他会和你谈起这些事情的。”谢德军的意思很清楚,关键的时候让冷如平代表军区出面帮助杜峰,当然事后追纠起来,冷如平是要帮军区被这个黑锅的,好在冷如平反正以前已经犯过一次错误,这辈子想要在军队再平步青云也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到时候如果真要他背黑锅,军区也会力保的,而且军区也会给他安排好以后的出路,以整个南京军区来为冷如平以后的生活作安排,相信也不会亏了冷如平的。

“伯父你放心吧,我相信我们跟青帮之间的局面不会像你想象中那样不可收拾,而且南京这趟浑水,那张青也必定会以惨败收场,我估计这一点他也能够想象得到,所以才会将总部牵往北京城,天子脚下虽然不能让他们有大的作为,也让他们不会像以前那么张扬,可也安全了许多。”杜峰沉声道。

“嗯,我相信你!”谢德军话刚说完,杜峰的电话铃声就响起来,一看,真是冷如冰打来的,挂了电话,杜峰有些歉意的道:“伯父,那我先过去了,你不必介怀,这件事情本就与你无关,我看你最好还是不要牵涉进来了,你就站在旁边为小峰掠阵就可以了,收拾青帮这些家伙,哪用得着你出手啊,呵呵。”

谢德军望着杜峰的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嗯,不错,很有豪气,像老子当年。”

杜峰来到冷如平那小屋里,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个菜了,冷如冰还在厨房忙活,看起来这冷如冰真是很久没有下厨,所以手生了一些,这菜做得并不是她说得那么好的,虽然味道还不错,可颜色就差了一些。

与冷如平喝了一杯酒,冷如冰又端来两个菜,这才解下围裙,坐在一边,为两人斟满一杯酒,自己却并不碰酒杯。

“如冰,以前在家你不是老爱跟我争酒喝吗?今天这是怎么了?你什么时候戒酒了?”冷如平对自己这个妹妹可是很了解的,从小就像是从酒缸里面泡出来的一般,简直比很多自以为很是海量的男人还能喝,而且喝起酒来相当的猛,别看她在外面很少喝酒,可回了家可是最喜欢和冷如平一起争酒喝。

“我什么时候和你争酒喝了,你喝你的酒吧!”冷如冰现在哪像是以前那副样子,居然还脸色微微有些泛红,用余光瞟了一眼杜峰,见杜峰居然还满脸微笑,似乎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冷如冰瞪了冷如平一眼,有些责怪哥哥将自己这些陈年往事搬出来说。

在面前两人脸上来回的看了两眼,冷如平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一方面对杜峰泡女人的本事佩服不己,一面也有些庆幸,虽然知道杜峰跟谢雨婷好着,可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变成了真正的女孩子性格,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心里多年来的包袱今天总算放了一些下来。

“哦,明白了,明白了,哈哈,我说小峰啊,我刚才可是乱说的,咱们家如冰啊,可是从来滴酒不沾的,很淑女喃。”冷如平开玩笑道。

用淑女这种词语来形容冷如冰,不只是杜峰觉得浑身有些恶寒的感觉,连冷如冰都感觉到很不自然,见杜峰的脸色有些变化,知道杜峰又想起自己以前的性格了,索性不再装,嗔道:“谁说我是淑女了?我还真就不做淑女了,来,我也要喝!”

说着,冷如冰真的给自己斟了一杯白酒,咕嘟咕嘟的就喝了下去,完了脸都没红一下,杜峰生吞了吞口水,虽然觉得冷如冰这样子是有些彪悍,可他倒觉得如今更加真实的冷如冰可爱了许多,这又让他想起宁馨来。

杜峰笑道:“好酒量,来来来,再喝一杯!”

见杜峰不但没因为自己喝酒而皱眉,反而是笑着给自己斟酒,冷如冰倒是有些奇怪了,盯着杜峰的眼睛,眼神有些玩味的道:“你没被我吓倒?”

“我为什么要被你吓倒?是酒量还是因为你一个女孩子能喝?”杜峰笑道。

“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淑女的吗?我一个女孩子这么能喝,你不奇怪?”冷如冰对杜峰的想法其实还是很看重的。

杜峰笑道:“不错,男人是喜欢淑女,可也讨厌虚伪啊,如果是装出来的淑女,那还不如真实野一点的好!”

杜峰其实说的是实话,可冷如冰听在耳朵里却有些不舒服,脸色有些难看的道:“你的意思是我很野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啊,如果谁要敢说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野,那简直是瞎了眼了!”杜峰赶紧自己打自己嘴巴,然后接着道:“我自罚三杯。”

自己给自己倒了三杯白酒,杜峰皱着眉头喝了下去,其实他这样皱着眉头只是做给冷如冰看的,他的酒量现在大得很,练了神龙决以后,想醉也醉不了。

冷如冰其实想拦住杜峰的,可手伸了伸终于没有出声,见杜峰喝了脸色也不变一下,也不再生气,笑着给杜峰和冷如平续好酒,这才道:“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干一杯!”

夹了一口菜在嘴里,杜峰笑道:“看不出来,你还真能做出一手好菜啊,不错不错,以后可有口福了。”

杜峰这句话有些暖昧,冷如冰听出来了,脸色一红,却没有纠正,反而是心里暗暗欢喜,不可嘴上却还不得不客气:“你就别糗我了,多年没下过厨,手艺大不如前了,要是十年前你能吃到我做的菜,那你才算有口福。”

冷如平在一边笑道:“那是那是,可惜你就算想要十年前与到小锋那也是没办法,那个时候估计小峰还在四川老家呢,对吧?”

杜峰笑着点了点头。

酒过三旬,冷如平这才道:“小峰啊,今天让你来喝酒一是确实想你了,二就是为你们天龙会的事找你,谢伯伯已经给我说过了,反正以后你要是有事,就给我打个电话,多的人我调不动,不过五千人还是没问题的,反正事情过后也不会要了我的命,大不了以后不在这部队呆下去了,反正这辈子也不会有多大出息的。”

话虽这么说,可冷如平还是有些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味道,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他可以说从小就已经溶入了军队,就算以前为了冷如冰的事情杀了人挨了处分,从而也断了他再上升的路,可他依然愿意在部队呆一辈子,不过既然如今杜峰有需要他的时候,他还是愿意脱去这身军装的,只不过留恋也是必然的。

冷如冰在一边心里也有些不是滚味,凝声道:“哥,对不起。”

冷如平笑道:“你这丫头,说什么话呢,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算了,我想可能不会用到你的,你就放心吧,哈哈”杜峰见冷如平的脸色一变,又接着道:“你先别生气,万一有用到的时候,我会叫你的!”

正在这个时候,杜峰的电话又响了,接过来一听,杜峰急了:“不好意思,我有急事先走一步!”

杨天威出了事情,杜峰可真坐不住了……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