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主要是我哥想找你喝酒!”可能冷如冰自己也觉得对杜峰的态度可能太好了一点,这与之前对他的态度简直是两个极端,一下子生如此大的转变,她也觉得似乎不太正常,于是改口道。

“哦,我也是刚到南京,正准备回头就去找你哥呢,要不一起吃个晚饭吧?”鬼使神差般的,杜峰居然张口就邀请起来,话一说出口杜峰就有些后悔了,这不是自讨没趣吗?想想以前冷如冰对他可是凶巴巴的,还想请她吃饭,八成是要被拒绝了。

结果,事实却再一次出乎了杜峰的意料,冷如冰居然就这么答应了,当然答应的时候她又加了一个条件:“好吧,那等我下午下了班,你打电话给我,不过——”冷如冰看了龙一与龙月两眼,欲言又止。

杜峰正为冷如冰如此顺利的答应下来而感到不可思异,却见冷如冰又提出条件来,于是慨然道:“不过什么?”

“我想单独跟你吃饭,行吗?”冷如冰终于开口道。

杜峰一愣,单独吃饭?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征服冷如冰可是征服谢雨婷的一个必要条件,所以如今有机会和冷如冰化解掉因为上次事情彼此产生的尴尬,又能近一步让两人的关系变好一些,杜峰当然不会不答应。

“好吧,没问题!”杜峰笑道。

冷如冰离开,杜峰继续陪兄弟们一起喝酒,很长时间没见面,杜峰跟大家都喝得很尽兴。酒是个好东西,不但可以壮胆,并且可以压惊。比如现在,刚刚被陈队长带人来吓了这么一回,搞得大家心里多少有些惊吓,如今这酒喝起来也格外的有劲。

sh到南京的路程不远,杜峰自然是开车过来的,不过这次可没开自己那专用宝马了,那车太好,有防弹功能,让家里众女用起来也算是多了一道保护伞,至于杜峰,凭他现在的武功,完全就用不到那车了,自己开了珍姐的宝马过来。

下午五点,杜峰准时出现在南京市刑警大队的办公楼下面,而且今天他可是特意打扮了一番,显得特别的精神,还专诚去花店买了一束鲜花。

粉色的郁金香夹杂着康乃馨表达出杜峰此时那种很淡很矇眬的爱意,他可不敢太明目张胆,因为他到现在还只是隐隐约约猜到了冷如冰如今的心理,可那毕竟是猜测,两人现在的关系还没到那种明目视爱的程度,再说现在杜峰对于冷如冰的感情还没有完完全全达到爱,可以说喜欢,但还不是爱,而他之所以来打冷如冰的主意,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实现自己答应谢雨婷的承诺。

冷如冰正个下午上班都有些无精打采,老是走神,心里想着晚上与杜峰的约会,老指望着杜峰打来电话,可一直等到下班,杜峰也没有打电话过来。

这让冷如冰的心情变得有些糟糕起来,训斥了几个手下,然后将本来已经化好的淡妆全部洗去,她觉得自己似乎被杜峰戏弄了。可刚刚走出办公大楼,冷如冰的心情就一下子变好了,杜峰正在不远处向她招手,手上捧着一束鲜花,而此时杜峰倚靠在宝马车旁边,有些帅气,有些酷。

这让冷如冰绝少展现笑容的脸一下子就绽放出一丝笑意来,可看到旁边进进出出的手下,冷如冰的脸也不由自主的红了。不过冷如冰的胆子一向很大,就算是杜峰如此大胆的送花来接她,她也完全不怕别人的眼光,直接就走到杜峰的身边,笑道:“我还以为你要放我鸽子呢。”

杜峰将花送到冷如冰手上,看到对方眼中的一抹惊喜,杜峰紧张的心终于松驰下来,一边打开车门让冷如冰上车,自己一边笑道:“怎么敢呢,呵呵,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罢了。”

冷如冰坐在杜峰的旁边,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手中的这一束鲜花有些出神,偶尔将鼻子放在花上面闻一闻,她这个时候特别像个女人,错了,这个时候的她特别有女人味。

看着旁边的冷如冰,杜峰并没有启动车子,而是想是欣赏一件艺术品一般仔细的将冷如冰从头看到脚,如此三次,杜峰不得不感慨,这冷如冰还真是个尤物。

“你盯着我看什么?”杜峰火辣辣的目光终于引来冷如冰的注意了,此时的她有些像是陷入恋爱中的小女孩。

“看你漂亮,就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两眼,你要原谅我,你知道的,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看美女,而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说我说得对不对?”杜峰这人是个典型的油头,现在见冷如冰给了他三分颜色,这不?就开始打算开染房了,居然公然调戏起冷如冰来了。

“贫嘴,快开车吧!”冷如冰并没有因为杜峰的调戏而生气,这简直又是一大奇迹,从来就是以火爆冷情的冷如冰现在居然像个柔弱的小姑娘,这让杜峰几乎会忘了冷如冰以前的种种,感觉这前后根本就是两个人,也许自己早就该听了谢雨婷的话,早些将这冷如冰硬行上了,说不定现在早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杜峰开始认真考虑起谢雨婷的建议了。

杜峰笑道:“我对南京不太熟悉,你说说,咱们到哪吃饭去?”

“青红酒楼吧!”冷如冰脱口而出。

“好咧,你说去哪就去哪,不过你得给我当一回地图,我对南京的路线不太熟悉!”杜峰动车子。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调戏人,想想以前两人势如水火,冷如冰甚至想要刺杀掉杜峰,可现在两人却像是情侣一般的坐在车子里,虽然不是有说有笑,但彼此的沉默不语,又或是偶尔的几句闲话,也让这车子里面的气氛相当温馨,温馨得让冷如冰和杜峰都不想马上下车。

可从上车的地方到那青红酒楼,前后也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所以车子到了酒楼外面,冷如冰只得乖乖下车,杜峰则在门童的带领下将车停好,再回头时冷如冰面前居然站了一男人。

杜峰有些奇怪,这人难道还是冷如冰的朋友?可走进一看,杜峰马上就断了自己这种猜想,因为他一看这男人的长相就很主观的认为这人跟冷如冰一定不会是朋友,而且八成是这男人见美起义了。

事实上也确这实是这样,这个男人别看长得有些抽象,可偏偏对自己还信心满满,似乎大有这天下帅哥,舍我其谁的资态。

见了杜峰,这男人调笑道:“美女,这是你男朋友?也不怎么样嘛,有没有兴趣跳槽跟我啊,如果有兴趣我现在就带你走,咱们一起好好玩玩去,过几天我带你到杭州,到了杭州啊,那可就是哥哥的根据地了,想做啥那全是咱一句话!”

“你是杭州调过来的青帮弟子?”冷如冰破天荒没有马上揍人,不过杜峰看得出来她忍得很辛苦。

“你怎么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这男人有些奇怪,自己才刚刚从杭州过来的,难道这两人也是咱们青帮的人?可不像啊,咱青帮又不是开廊的,哪来这么漂亮的妞啊?

冷如冰沉声道:“这青红酒楼就是你们青帮的根据地之一,听说银狼就在这里,对吧?不过我可不是你们青帮的人,我们就普通的老百姓,不说这些废话,你想要带我走,那就问问这位先生,你看看他会不会同意?”

这男人脸色连续几变,可最后一想,杜峰和冷如冰只有两个人,既然知道这是青帮的根据地,大半不敢对自己怎么样,说不定还是天龙会的人过来摸场子的,于是胆色一壮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不过既然知道这是青帮的地盘,还是不要太嚣张了!”

杜峰笑道:“好像嚣张的是你吧,你平白没事来调戏我女朋友,你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来这里吃个饭还有问题了?神经病!”

这男人一听杜峰居然敢骂他是神经病,气得眼睛一瞪,道:“小子,你找死?”

“叭”的就是一耳光,将这男人的话打断,杜峰可不客气,过来就是几个耳光,将这男人打得扑倒在地,这男人还想站起来,结果杜峰学着冷如冰收拾陈队长的招式,一脚踩在这男人的脸上,狠狠的蹂躏了几下,直到这男人的脸都被踩得几乎变形,杜峰这才笑道:“不要以为在你的地盘上,老子就不敢收拾你了,我这是替张青教训你,哼,我们现在就进去吃饭,有种的,你就将那银狼叫来我瞧瞧有多厉害!”

杜峰这是故意的,刚才一听冷如冰说这是青帮的根据地,也就明白了,敢情这冷如冰是想叫杜峰来踩踩对方的场子啊,杜峰也正有此意,谈判之前,先将这八大金钢之一的银狼好好收拾一番,免得张青以为自己有八大金钢就了不起,他就是想告诉张青知道,八大金钢再厉害,在杜峰的眼里,那也是一砣屎,踩都懒得踩。

跟冷如冰打了个眼神,杜峰笑道:“还别说,我这招可是跟你学的,感觉不错,以后多用几次,哈哈,走吧,咱们进去吃饭,一会儿说不准还真能见到传说中的八大金钢呢!”

见杜峰和冷如冰笑着一起走进酒楼,这男人这才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吐出一口鲜血,几颗牙齿一起被喷出老远,再揉了揉自己的脸,这男人马上痛得皱起眉头,更是哼叫出声。

直到杜峰和冷如冰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这男人这才慢慢往酒楼走去,刚才他是准备出去玩玩的,现在好了,不用玩了,干脆回去找银狼,他现在在想该编一套什么样的话来让银狼替自己报仇呢。

他也算是青帮下面的头目级人物,虽然没有见识过银狼出手,可银狼的厉害他还是听说过的,据他的大哥说,当年银狼可是秒杀过不少黑道上所谓的金牌打手,这家伙的一双手,不但狠,更是快,否则就不叫银狼了。

酒楼的大厅虽然坐了不少用餐的人,但杜峰眼睛一刮就知道这中间有许多可能还是青帮的成员,他们的身份仅仅从他们的吃相就能看得出来,混黑道的人吃东西跟平常人还真就不一样,多了一股子豪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才是他们的本性。

一名小姐走过来要引杜峰往墙角那张空着的位着走,结果杜峰却笑着拒绝道:“对不起,我想订一间最好的包间。”

小姐笑道:“实在对不起,最好的包间都在三层,而三层现在都不对外开放的,要不您订二层的包间吧,虽然比不上三层上面的好,可我们这是四星级酒店,相信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看这小姐眉清目秀,也特别有礼貌,杜峰没有为难她,跟她一边往二楼走,一边在后面问道:“这位小姐,能不能问你一下,为什么三楼就不对外开放呢?是在装修,还是有特别的人包下了?”

可能是看杜峰和冷如冰两人长得实在不错,这小姐考虑了一下也没有隐瞒,道:“先生你猜对了,咱们三楼今天是被人包下了,而且还是咱们经理亲自在上面招待的,好多人一起在吃饭喝酒,刚才我上去了一次,吓了一跳——”这女孩子适可而止,可能现自己好像说得太多了,一下子不再说下去。

杜峰笑道:“你怎么不说下去啊?”

“没什么,呵呵,来,这间包房您们还满意吗?”小姑娘将杜峰带到208号包房,指着屋子里面对杜峰介绍。

“不错不错,呵呵!”杜峰没有再问了,他不用问也知道,三楼准是银狼一行人在吃喝,可能刚刚从杭州调过来,大家在一起吃喝庆祝一下也是正常,而且他刚才已经凝耳听到了上面隐隐约约传来划拳的声音,自然也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杜峰将菜单交给冷如冰,后者也不客气,点了几个菜,杜峰补了一瓶红酒,小姑娘自己出去,杜峰和冷如冰则面对面的坐着。这包间的确还不错,墙上的字画杜峰很喜欢,而靠窗的位置,能够很清楚的看到下面墙街的那墙上的爬山虎。

菜传得不慢,杜峰与冷如冰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偶尔喝一杯,两人现在的状况似乎比之前又好了不少,至少没有那么客气和拘束了,甚至有时候杜峰都可以跟冷如冰开开玩笑。

不过这顿饭注定吃不安稳的,才仅仅过了十多分钟,敲门声就传了进来,刚才杜峰已经吩咐了那上菜的服务员,要外面的人不要轻意来打扰,可现在才过了这么一会儿就有人来打扰,杜峰闭着眼睛也知道,该来的人终于要来了。

杜峰打开房门,外面黑压压来的人还真是不少,估计有七八十个,将二楼的走阆都堵得严严实实,为的是一名长男子,三十多岁,最大的特点就是这人的脖子上挂了一块狼头挂件,配上他额头上那道刀枪疤,一看就给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当然,杜峰是不会有这种感觉,在杜峰看来,这人大半就是银狼了,虽然比一般人厉害一些,但看情况也就跟特别行动队的人不相上下而己,杜峰完全可以秒杀他一千次。

杜峰猜得不错,这个人就是银狼。

“你们找谁?”杜峰故意装糊涂。

“就是他!”银狼还没说话,倒是他身后的一个男人说话了,杜峰一看乐了,这人不正是刚才在门口揍过的男人吗,此时这男人嘴角还挂着血丝,脸上依然是青一块的紫一块,一说话可能是因为门牙掉了管不住风,有些不清楚。

“听说你是来找麻烦的?”银狼恶狠狠的盯着杜峰,他完全看不出杜峰有手下说的那么厉害,倒是一边的冷如冰,银狼倒是能够感觉她可能还很能打。

杜峰的功力之高,哪是银狼能看出深浅的,说句不好听的话,杜峰可能完全用气势和杀机就可以将银狼挫得一屁投跌在地上,此时杜峰故意将气机什么的完全隐藏了起来,就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这银狼自然就看不出深浅。

“你是谁啊?”杜峰依然笑道。

“你不认识我?哦,对了,你肯定是不认识我的。”这银狼嘿嘿冷笑了起来:“我是银狼,就是你口中所辱骂的银狼。”

杜峰一听就明白了,敢情刚才那家伙怕自己跟银狼打不起来,所以故意回家去煽风点火,不过杜峰反正也是想先收拾一下银狼,所以并不拆穿这话,也冷冷笑道:“原来你就是银狼,很好,很好,哈哈,你进来吧,其余的人全部都呆在外面!”。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