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昨夜网监查岗了,将鱼儿某些章节名都给删了,幸亏鱼儿没有写h啊,要不就被和谐了,哦哈哈!

现在精彩来了,大家支持一下,最近的全是好看的!

有钱能使鬼推磨。

有钱就好办事,这是真理。

所谓真理,就是不管应用在什么地方,几乎都可以通用的。

天龙会现在就很有钱,而且也相当有势力了,这要归功于钱,钱从哪里来?当然是杜峰这个东家身上来,不过随着天龙会的展和扩张,自己本身的收入也不容小视,因为随着地盘的增加,保护费以及天龙会自己每天一处所开设的娱乐场所和赌场都也很是赚钱的,而这种收入又是以滚雪球的方式在增加,所以天龙会的展有内在和外在两种原因在促成。

随着大半年的展,天龙会现在已经在全国大多数城市有了自己的势力,这里所说的城市可不是每一个市都有,而是有选择性的在一些经济相当达的城市才会有,比如巴中这中小山城,天龙会肯定是不会伸手去的,因为没有油水可捞,投入了成本,收入太低,得不偿失,还不如将兵力集中使用,找一些如杭州、苏州、无锡、北京、上海、天津、成都这些比较富裕一点的城市,这是黑道争霸的原则。

天龙会突然在这些大中城市一下子打出了自己的旗号,也就意味着天龙会终于要与黑盟进行正面的对抗了,好在这个时候的天龙会已经暗中在这些城市收服了部分的帮会,就算公开活动,黑盟一时也拿天龙会没有办法。

要说青帮和黑盟以前一点也没有察觉到天龙会的动静那也肯定不对,只不过他们丫根儿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天龙会居然会展得如此之快,才仅仅用了大半年时间,就从最开初的几十人,展到现在的帮众近8万,仅龙堂的兄弟就近6万,另外1万多是李铁军谍堂的成员。

可别看到龙会现在只有8万人,可青帮一共的二十万帮众因为兵力分散在全国各地,而两个帮派真的大战时,根本不可能调集上万人一起对砍,那简直是找死,别以为政府高层对天龙会和青帮都是持谨慎的考虑态度,可真要双方生了太大的争斗,或是某一方的势力达到了一个国家无法容忍的程度,可能那一方的死期也就快到了,跟国家作对,不管你有多牛逼,那也是死路一条。

正因为杜峰深知这一条,所以才敢现在公开打出自己的旗号,因为就算青帮想要对天龙会不利,可双方如果真要大战,肯定也是以某一个城市为战场,以数千人的部队互相战斗,只是几千人的争斗,杜峰并不怕青帮,而且天龙会的龙堂实力可是很强大的,半年多以来从血雨腥风中被挑出来的6万兄弟,估计真要是了威,足足可以抵下青帮12万的帮众。

龙堂自吕良往下,像是军队一样,分别给了编制,也就是说,天龙会的龙头是杜峰,下面是吕良,再下面是各个城市的大哥,下面还有每个城市地区的大哥,一直往下可能还有队长之类的职务,一级一级对下面负责操练和培养。

而每到一个城市,天龙会总是先在当地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再请到一些特种部队的教官来教授这些兄弟们练武。说起来,武警或特警的教官跑来教一群黑道份子格斗,这还真像是笑话,可你还真别不信,只要有了钱,这样的事实真的很简单,教官怎么了?教官也是人,也怕死,也需要钱来养家,遇到天龙会这一群亡命之徒,他们能不乖乖的过来?

南京。

历史上有南京保卫战,而现在杜峰却要带领天龙会在这个地方与青帮一争长短。本来杜峰是不准备来南京的,因为他觉得上次已经给军区的谢德军打过招呼,后者也是答应过他会助天龙会一臂之力的,可事实上,南京市政府的人却是中央另外一个派系的人,所以谢德军的话他们表面上答应下来,实际上却并不买帐,谢德军后来知道这个情况,可自己作为一个军区的司令,总不太方便为了这个事情与市委的人闹翻,那要说传出去了对他可是影响极坏,想想,一个军区司令员让政府的人来支持黑社会,确实有些好笑。

谢德军当然还是站在天龙会这一面,不过因为军区与政府的关系本来就很微妙,谁也不想与对方生太大的冲突,所以谢德军就只能在一边静观其变了,他并不是担心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而是觉得如果在即将退下来的时候,给自己脸上抹黑,那他这一生也就算白白奋斗了,而且如果因为他的一番动作,让政府和军区生了激烈的冲突,那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光这一个原因,杜峰也不会亲自去南京,他去南京最大的原因还是青帮的高层有请,几个月前将总部已经从sh迁到北京的青帮居然知道天龙会的幕后之人是杜峰,这实在让杜峰有一点意外,可后来他想想对方堂堂Z国第一大帮能查到自己,也算正常,也就释然了。

可杜峰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对方查出来的,据谍堂李铁军的消息,杜峰是被人出卖了的,而且出卖他的人还是一个相当有地位的大哥级人物,所以杜峰就准备亲自去南京了,一方面是应邀去与青帮的张青见上一面,另外一方面也是想见见那个敢背叛自己的大哥是谁。

如果真要加上英国青龙会的势力,天龙会现在的实力确实已经可以跟青帮一决高下了,而且从经济这一方面来讲,天龙会背后有盛华集团和英国的奥斯丁家族两大财团支持,肯定是比青帮厉害的,可青帮也是上百年的大帮派,根深蒂固不说,连中央也有人暗中支持,杜峰并不知道青帮背后还有什么势力在支持,所以杜峰决定以南京之战为试探对方深浅的机会。

跟杜峰的想法差不多,张青一样想要以南京之战来试探一下杜峰的实力,所以南京这个本来并不一定要守住或是夺得的城市如今开始成为黑道和中央目光注视的地方。军区、政府、青帮、天龙会四股势力就将在这里生碰撞,而碰撞的结果谁也料不到。

一时,大量的外来人员都涌向南京市,从sh和江苏、浙江等地调集了五千龙堂的兄弟往南京,此一战天龙会可谓是相当重视了,而青帮一样往南京市调来大量的帮众,足有八千余人,从人数上来说,青帮占了些优势,可龙堂的实力可不是一般的青帮实力能比拟的,所以胜负实在难料。

双方都是各自严令自己的手下不能在南京市内乱来,谁都明白,现在南京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中央的眼睛就死死盯着自己,稍有不慎,可能事情就会变得很糟,所以大家都很谨慎。

这下可是让南京市那些并不知情的市民和老板们高兴坏了,酒店和旅馆住得满满的不说,就算附近卖快餐的饭店都狠狠的赚了一笔,自从两批人66续续进入南京市,当地的治安马上变得好得不得了,平时的小偷小摸或是抢劫的人都乖乖的缩在家里不敢出来,他们的耳朵可是比谁都灵的,南京即将生的事情他们哪能不清楚。

此次杜峰南京之行只带了龙一与龙月,其余的人包括几个个特别行动队的人都全部留在了家里保护众女的安全。自从杜峰从山洞中回来以后,龙十三就归了天龙会,杜峰闭关那段时间他一直在保护众女。

现在的刑堂的人员已经生了变化,原先的特别行动队的人员全被杜峰撒出来保护自己家人的安全,而新的一批成员则全部是龙十三亲自从几万帮众中选出来的天才青年组成的,一共两百名不到,不过每一个人在经过龙十三残酷训练了几个月之后,个个都身手不凡,虽然还远远不及以前的特别行动队,不过对付一般的战龙堂的精英已经绰绰有余了。

想当初与战龙堂那些特种兵对战的时候,真是让这些特种部队的精英们大开了眼界,这些刑堂的人个个武功虽然不是很高,不过都已经初具了内功的基础,最关键的是这些人似乎都成了杀手,而与他们对战的最大的感觉就是恐惧,无穷无尽的恐惧。

因为他们完全是以杀死对方为目的,而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完全没有什么章法,什么毒辣的、卑鄙的手法他们都用得得心应手,而且脸都不会红一下,这也多亏了龙二等人轮番的指点,否则以龙十三那种人的性格绝对教不出这么一队魔鬼出来。

南京市区有一家腾龙酒吧,刚刚开业没几个月,而这个酒吧则是天龙会的产业,也是天龙会在当地的据点,是几个大哥聚会议事的地方。

白天,腾龙酒吧根本就不营业,虽然不营业,但一楼的座位上不是坐满了人,大家大口的喝酒,大声的划拳,谈论的也无非是一些风花雪月的事,虽然看起来这些人显得有些粗陋,不过杜峰却觉得他们个个都很有血性,有一股子豪迈的气概,其实杜峰不知道,进了天龙会的人,就算原来是个胆小如鼠的人,也会变和勇猛而胆大,这就是环境的影响作用。

二楼的大厅里三三五五的坐了不少人,只见以前杨天威、李铁军、吕良、魏兵、金凤这五虎上将比原来似乎更加彪悍了,不准确,这金凤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一点。旁边是阿乐、陈乐、铁头、疯子、野狼、耳环王、刀疤,这些人每个人身后也都站着两个小弟,看得出来,这些人现在都混得很好,从一个小混混成为一方的大哥,他们其实真的有些感激杜峰,并且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他们一直感觉很庆幸。

补充一句,与这些人一起的本来还有个康健,可惜在几个月前的一场大战中,被人给剁了,脑袋都给人割了下来,真可谓是身异处。不过他的仇已经被他的铁哥们儿刀疤给报了,不但将杀他的对手给剁得很惨,全身基本是没一处好的地方,最后还活活一把火给烧死,连带着一家老小也全部被刀疤给杀了,为了这事儿,他还差点被刑堂的龙十三给斩了,要不是杨天威求情,可能现在刀疤就没有现在这么神气了。

见杜峰终于来了,还带着两个冷冰冰的美女,众人纷纷跟杜峰打招呼,却绝没有人敢与龙一和龙月说话,太冷了,冷得他们不自禁的从后背冒出冷汗来。

杜峰先是笑呵呵的跟大家分别打完招呼,又叫来几箱酒与大家干了两瓶,这才脸色突变,阴阴的道:“众位兄弟,你们可算是咱们天龙会的顶梁柱了,想来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难和逼迫,也断然不会出卖咱们天龙会的,是吧?”

“峰哥,咱野狼以前只是小混混,现在怎么说也算是一方的大哥了,这可全是峰哥你跟威哥们给的,就算是死,我也绝不会出卖天龙会的,不要说我了,只要我现有人当叛徒,我一定第一个不会放过他,咱们道上混的人,这条命有什么要紧的,可义气不能丢,义气都没有了,那活得就不像个人样了!”野狼粗旷的声音第一个响了起来。

“就是,野狼说得对,只要有人敢背叛咱们天龙会,我刀疤也不会放过他,惹毛了,老子屠他满门!哦,不不不,我剁了他!”说了一半才记起自己刚刚才好了伤疤就有些忘了痛了,所以刀疤的脸涨得有些红。

铁头也道:“反正我是个孤儿,要不是天龙会,咱现在要么还在街上当小混混流浪,要么就是被人砍死了,能活到现在我已经很满足了,天龙会就是我的家,我不会背叛咱自己的家!”

见大家还要再分别表态,杨天威等人面无表情,杜峰倒是笑了起来,手压了压,让大家安静下来,这才道:“大家这么说我很高兴,在来之前,我也一直在想,咱们天龙会的人个个都是好样的,怎么可能有人背叛呢,可事实上,还真就有人背叛了,不只是把我的身份向青帮的人泄密,而且还做为别人的内应至今还在咱们天龙会里面呆着,你们说,这样的人该怎么处置?”

杜峰一边说话眼睛可一直在注视着对面的几个兄弟,见陈乐的脸色稍稍一变又恢复正常,杜峰的心里有些难过,很显然,陈乐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问题,现在看来李铁军说的话都是真的。

“峰哥,你说,倒底是谁的兄弟,现在在哪里?如果是我手下的弟兄,我一定把他千刀万剐,这不是让咱丢脸吗?”刚才疯子没来得及说话,现在终于抢先站了起来,其它几个兄弟也一起站起来,他们没有想到杜峰说的居然是真的。

大家纷纷互相猜测起来,更是让杜峰快点将这个叛徒指出来,杜峰见杨天威等人都很沉得住气,双手一压,道:“你看看你们,现在都是老大了,别一说什么话就这么激动,你们看看阿威他们,怎么不像你们这以激动?以后都给老子做事稳重一点,你们现在可是一方大哥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带着兄弟们一起就知道砍人的普通帮众了,要当打手,我下面的人多的是,你们明白了吗?”

众人都有些脸红的坐下来,不过杜峰一直不说出谁是叛徒他们也不安心,脸上都有些激动的盯着杜峰。

“阿东,你是叛徒吗?”杜峰突然指着陈东道。

“我?我不是!”阿东倒是很正常的道,似乎一点也不为杜峰所动,脸上平静得如一波春水,刚才大家吵的时候他就一直没吭声,杜峰暗暗点头,这么一刺激他,依然如此镇定,杜峰心里已经把陈东当成下一个培养的对象了。

“峰哥,不是阿东,绝对不是他,我了解他的!我以我的人格作保证!”阿乐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他跟阿东是最好的兄弟,现在见陈东受了冤枉,本能的站起来替阿东辩论。

“你说绝对不是他?那你说说是谁呢?这个叛徒会是谁呢?”杜峰冷冷的盯着阿乐的眼睛,后者的额头冒出汗水,身子颤抖了一下,这才弱弱的道:“我不知道。”

“你撒谎,真正的叛徒就是你!”杜峰突然指着阿乐道。

“峰哥,不会搞错吧?”陈东脸色终于变了,他还真没想到阿乐会是杜峰口的叛徒,他了解陈乐,知道这个兄弟从来都是视金钱如粪土的,又不喜欢女人,可谓财色不沾,要说他是叛徒,他还真不相信。

杜峰对阿东道:“你先坐下吧!”见阿东坐下,杜峰接着对阿乐道:“告诉我,为什么要背叛?难道咱们天龙会对不起你?还是我杜峰对不起你了?”。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