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件的兄弟们来点贵宾吧,谢谢了。

“那你进去睡吧,我睡沙就可以了,反正有空调,也不会感冒!”杜峰违心的道。

杜峰没有看到,段海媚的眼神一下子又黯然下去了,也许是她太敏感了,反正杜峰的话很容易让她产生误会,难道是杜峰还不愿意与她同房?这可是要分析一下原因的了,杜峰说出这样的话肯定家两种可能,一是杜峰确实是个君子,不想现在就吃了她;二是杜峰根本就没有看上段海媚。

在段海媚的心里,最担心的就是第二种情况,自然也就非常容易想到这上面来了,刚刚得到杜峰接受的她确实太患得患失了。

“不,那我也睡沙!”虽然声音很低,但段海媚却是很固执的道,而且语气中的坚决让杜峰暗暗心喜,很显然,杜峰现在又是既想当婊子还想立牌坊。

杜峰故意吃惊的道:“那怎么行,你身体可不比我啊,现在天气这么冷,你睡在客厅肯定要感冒的,你还是快点回去睡吧!要不,我现在回去也成啊!”

“不!”坐到杜峰的旁边,段海媚死死的抓住杜峰的胳膊,什么话也不说,不过眼圈已经红红的快要哭出声来。

杜峰终于现段海媚的神色不对了,将她扶坐起来,看段海媚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杜峰一下子就慌了神,紧张的道:“哎呀,老婆,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又要哭上了,你可千万别哭,咱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

杜峰现在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这么为难段海媚了,明明自己想要跟她同房,也知道段海媚母女的心思,可到了关键的时候,她却有些不负责任的将事情推到了段海媚这个女人的身上,所以杜峰现在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耻,太虚伪了。

不吭声,泪水已经落下来,可段海媚就是不吭声。

“老婆乖,来来来,老公抱你回房睡觉,晚上我陪你一块儿睡,这总成了吧,呵呵,都怪我,不该逗你的!”杜峰一边帮段海媚擦干眼泪,一边还皱着眉头将嘴巴伸到段海媚耳朵边,低声调戏道:“呵呵,老婆,其实我早就想吃了你了,你可不知道,你长得也太诱人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是个真理。

杜峰现在这话听在段海媚的耳朵里立即让她止住了哭声,虽然脸上还挂着泪痕,可脸上已经洋溢起幸福的笑容,不过同时也有一些疑惑和娇羞,红着脸低声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

“千真万确啊呀,比真金还真!”杜峰又开始誓了,很久没过誓,这家伙起誓来还是那么顺溜。

段海媚终于笑了,虽然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去,但因为没有化妆的习惯,自然也就没有将脸弄花,反而如今犹如含雨梨花般让杜峰觉得犹增了几分漂亮和动人,杜峰不再客气,直接一把将段海媚抱在怀里,往后者的闺房而去。

虽然杜峰从没进过段海媚的闺房,但这屋里也就两间客房,段喜凤睡了另外一间,那杜峰自然也就不会走错。来到段海媚的房间,将她往床上一放,杜峰坐在床上先欣赏起段海媚这房间来。

要说起来,男人是可以凭女人的房间布局来看出女人的一些情趣爱好的。段海媚的闺房很简单,除了几张墙上贴着几张谢雨婷海报和几张她自己与同学的合影照片外,整个墙壁基本就是干干净净的了,窗帘是粉红色的,由此能看出她也是个喜欢做梦,喜欢将生活理想化的女孩。

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整整齐齐的,床头还放着一只很大的狗熊,不过由薄膜装着,看起来特别的干净。整个房间布置得非常简单,该有的全有,不该有的一样也没。

这里说的该有的当然是生活日用品了,比如衣柜,书柜等,而不该有的当然是指那些出段海媚能承受的奢侈家电之类的家具了,对此杜峰很满意,因为看得出来,段海媚是一个比较简单,却又对感情比较纯粹的人,这一点和杜峰有些相似。

可最让杜峰满意的还是整个房间居然找不到一张男人的照片,更没有一丝男人进来过的痕迹,事实上,杜峰也确实是第一个走进这房间的男人。

只是段海媚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从未有过男人踏足过的闺房,今天第一次进来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一会儿就会要了她的身体,她之前可真从来没有想过。

杜峰连连点头,段海媚本以为杜峰将她抱进来就会急着要了自己,没想到杜峰反而把她一个人扔在床上,倒是自己看起这房间的装饰来,不由得爬了起来,跳到地上跟着杜峰,见杜峰高兴,她自然也就高兴。

“是不是有什么不满意?”虽然心里面已经很高兴了,可段海媚还是想得到心上人的肯定,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心理反应,尤其在恋爱中的女人身上最正常不过。

“非常满意,哈哈,老婆,你看天色不早了,是不是咱们也该睡了?”杜峰转过头来,捧着段海媚的脸,看到对方眼光闪烁,俏脸绯红,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谢雨婷来,好像要说起害羞,众女都会脸红,却尤其以肖婉婷最害羞,可如今看来,这段海媚差肖婉婷也不远了,不过这段海媚害羞起来却与肖婉婷的风情又各不一样。

杜峰吻上段海媚的小嘴时,后者简直幸福得想要晕倒,这绝对是她的初吻啊,就这么被杜峰夺去了,她不但没有一丝遗憾和失落,反而感觉到特别的安心和舒服。

安心是因为她总算是将自己的初吻交给了杜峰,她知道男人都对第一次很看重的,这初吻再怎么说也是第一次啊,而且她本身也是极为传统的人,也是很想将自己的初吻和初夜一起交给自己的丈夫,如今第一个愿望已经实现,第二个愿望也马上要实现了,她当然安心。

而舒服则是因为杜峰的技巧太过高,不高也不可能啊,杜峰可是经过了无数次的实践,经验丰富更不必说了。杜峰那么多的女人,而每一个女人基本上都有自己独特的味道和特点,与十几个女人一起过了这么久,又几乎是天天**,你说杜峰这挑情的技术能不好吗?

段海媚对于这种事情那是真正的小白,又哪里受得了杜峰百般的挑逗,不久,随着杜峰的手穿过毛衣握住她那只异常坚挺却并不显得肥大的**时,她终于呻吟出声。

杜峰不只是***夫一流,帮女人脱衣服这种事情他也绝对拿手,可就在他将两人的衣服全部顺利的解除,正一手捂住段海媚的嘴巴以防止她一会儿受不得刺激大声叫出来,一边准备提枪上马的时候,段海媚却疯狂的挣扎了起来,而且唔唔的似乎有话要说。

“老公,等等!”刚刚才松开她嘴上的手掌,段海媚已经娇羞的急声道,一边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个动作搞得杜峰有些郁闷又有些好奇,不知道段海媚在这关键的时候叫停是什么意思,看样子她并没有不让杜峰碰她的打算,这实在让杜峰有些不明白。

段海媚在一边翻箱倒柜的找东西,倒把杜峰凉在一边,这让杜峰有些郁闷,还以为段海媚在找安全套呢,可这种东西按道理段海媚是不该有的啊,难道在今天之前她就知道杜峰晚上要吃了她,所以故意买好了套子放在家里的?这种推测根本就站不住脚,杜峰皱眉道:“老婆,你找什么呢?”

“等等,马上就好!”段海媚头也没回,关上一边的柜子门,又开始打开另外一边的衣橱,拿起一件黄色的裙子又放了回去。

“你是不是找安全套啊?我觉得那东西没有必要吧!”杜峰终于忍不住道。

这次段海媚回过头来了,红着脸瞪了杜峰一眼,嗔道:“你想什么呢,我才不是找那东西,我家里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

“那你在找什么啊?关键时候你这样,可真要急死我了!”杜峰就真不明白段海媚在找什么东西了。

段海媚没有回答杜峰,终于关上衣橱,手上抓着一条纯白色的裙子,布料的,走到杜峰面前,这让杜峰似乎有些明白了,愣愣的指着段海媚手上的白裙子,神情有些古怪的道:“你,你拿这个东西干嘛?你不用给我证明什么吧?”

白了杜峰一眼,段海媚拿起一边桌上的剪刀,将这裙子剪开,再重叠起来铺在床上,这才有些害羞的道:“你是无所谓,可我得这样做啊,我的初吻都给了你了,这个当然要证明了,而且这个对于我来说,这辈子可就一次,我也要保存起来以后做个纪念啊!”

杜峰心头巨汗,天啦,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喜欢收集这种东西啊,要说起来,不是挺恶心的脏东西么?女孩子不是天生爱干净,爱美的么?

心里有些不明白女人的想法,不过杜峰现在却没有时间想这些东西。段海媚已经平躺下来,紧紧皱着眉头盯着自己,向自己招了招手,那眼光中有激动,有期待,有紧张,更有幸福。杜峰老实不客气的爬上段海媚的身体,先一只手将段海媚的一只**握在手上,坚挺的程度让杜峰简直有些爱不释手。

杜峰现在的女人不少了,而每一个女人不管是在性格上,还是在身体上总是存在差异的,换句话说,每一个女人都是一种类型,都有自己的特点。

简单一点,就从这**来说,珍姐是肥大浑圆,白若云则是白晰挺拔,冬儿的小巧尖挺,可不管是哪白若云,还是冬儿,还是肖婉婷,又或是龙一,都没有谁会像段海媚这胸脯这么挺,海拔真够高的,杜峰自己用手测了一下,回忆了众女胸脯的尺寸,暗暗心惊,天啦,这段海媚的胸脯硬起的时候,绝对比其它众女高了30%左右,这个数据可真够惊人的了。

可能刚才是被杜峰由碰到摸,慢热起来的,段海媚还没有感觉到特别的紧张,可现在真正与杜峰**着抱在一起,感觉到杜峰的龙根在自己的大腿处蠕动,她的身体就没来由的一阵颤抖,有些害怕,可因为杜峰的嘴死死的叼着她的一粒蓓蕾,所以她又没办法阻止身体产生的自然生理反应,虽然没盖被子,可这大冬天的,段海媚却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温度在迅的窜高,她明白这不是空调的原因,因为空调绝对不会让她的身体深处有一股异常强烈的骚痒感觉。

事不宜迟,杜峰的嘴从段海媚的胸脯上松开,转移到对方的小嘴,堵上,一边用舌头与对方的舌头打圈,一边与移正自己的身体,突然下面一挺,却不再动,紧紧的搂着段海媚的身子,不顾对方的强烈反应,死死的堵住对方的小嘴。

段海媚的痛呼声没有传出来,只是片刻,终于恢复过来,眼角流出一滴泪,脸上却是笑容,幸福而满足的与杜峰对吻,而手却环上了杜峰的后背,见杜峰久久不动,知道他是害怕伤了她,段海媚自己**往上面稍稍抬高了一下,立即一个哆嗦,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不敢再动,又过了片刻,再动一动,又停下不动,如此循环下去,次数多了,她终于能够承受那种已经变得有些轻微的疼痛感,却承受不了因此带来的强烈的需求感,不再满足于自己的动作,而是将期待的目光对着了杜峰的眼睛。

杜峰不是傻子,在这一方面他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此时看到段海媚的眼神哪能不清楚她的想法,顾不得再堵住对方的小嘴,低下头来,再次含住段海媚的一粒蓓蕾,不顾段海媚的激动颤抖,身子猛的冲刺起来。

“啊!”段海媚终于叫出了声,可也许她也与杜峰一样,害怕隔壁的段喜凤听到这边的声响,才叫了半声,立即涨红了脸,腾出一只手来使劲的按住自己的小嘴,另外一张手却在杜峰的**上使劲的按了起来。

……

段海媚虽然**高涨,但却似乎难以承受杜峰的恩泽,第二次到达快乐的高峰时,竟然晕了过去。杜峰不敢再使力,虽然感觉自己下身就像要爆炸一般,却不得不停止**,默运神*,虽然刚才已经按双修的*法让对方受损的身体得到修补,但此时他却还不得不用神*来让自己的**平息下来,盘膝坐在床上,杜峰皱着眉头开始打座。

杜峰很快就从打座的状态下清醒过来,看到段海媚一脸关切和紧张的样子盯着自己,杜峰有些奇怪的道:“你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是怎么了呢?”

“我没什么事啊,呵呵。”

段海媚见杜峰好像真是没事,马上凑过来,抓住杜峰的胳膊,另外一只手却在杜峰的身上乱摸,似乎想要看看杜峰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没什么事情。

“对不起!”段海媚突然低下头来,她似乎能够猜想到杜峰为什么打坐了,刚才其实她并没有真的晕迷过去,而是因为兴奋和快乐,一下子让她陷入了半晕迷的状态,其实那种状态的她对身边杜峰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杜峰一个人的喃喃自语她也听得清清楚楚,可身体却并不听她的使唤,似乎因为太爽了,她真的都懒得动一下,连手指头都动不了。

段海媚的反应跟其它众女完全没有两样,杜峰已经习惯了,除了龙一之外,谁能单独承受杜峰的滋润?根本就没有,包括八个丫头都一样,包括最近武*大进,性情最接近龙一的龙月也不行。

“说什么对不起呢,真是的,快点睡了吧!”杜峰看到**下面已经染得血红斑斑的白色裙子,杜峰的心头有些感动,更是有些满足,在如今这个年代,似乎女人的第一次已经变得弥足珍贵了,而像段海媚这种**,能够将贞洁保存到现在,也实属不易。

“要不,你再来一次吧,或者我用嘴帮你!”依然和众女的反应是一样的,自己身体不行,就想用嘴来,不过杜峰觉得今天晚上自己似乎**已经被自己强行灭了下去,再逗出来就没有必要了,而且隔壁就住着段喜凤,说不准现在就在隔壁竖起耳朵在听了,所以这种事情现在做起来就变得特别不合适了。

杜峰既然都拒绝了,为了不让杜峰误会自己是个**的女人,这段海媚自然也不可能真去强求,不过她却没有睡,而是爬起来,一个趔趄终于站稳,却小心冀冀的收起那条带血的白裙,像是捧着一件最珍贵的礼物,放进了一个柜子中,然后又在外面加了一把锁,这才回到床上……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