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刚才更错了内容,重复了,现在好了,不会多花钱的!

对于段喜凤母女来说,杜峰真可算是她们一家的福星,如果不是杜峰,可能现在段海媚要么就是随大流被别人包养,要么就是依然是失业,这还算是好的,段喜凤那是绝对早就不在人世了。

所以段喜凤才会一再的劝导女儿做杜峰的女人算了。其实,这倒不是说段喜凤的人品有问题,她不愿意欠杜峰的人情是真的,不过就算是想还这份情,她也不会拿自己的女儿做人情送给杜峰,而她真正下定决心要女儿跟杜峰好,还是因为段海媚本身也是极喜欢杜峰的。

另外杜峰帮了她们一家的忙,反而一开初并不接受段海媚以身相许的报答,所以就凭这一点,她就完全相信杜峰的人品绝对是没有问题的,就算她知道杜峰现在的女人已经很多,但她还是认为杜峰绝对不是一个滥情的人。

在杜峰的帮助下,段海媚一家的生活真算是越过越滋润了,因为自己厨艺还过得去,所以段喜凤开了一家小饭店,请了个厨师自己跑跑堂帮帮忙,一个月收也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所以现在虽然她们还住在以前的二室一厅的老房子里,但家里倒是找人粉刷了一遍,而且添置了一些家具和家电,收拾得整整齐齐,而且墙上还特意挂了几副字画,让人一进屋就感觉到主人的良好教养。

听到杜峰不但接受了段海媚,更是给段海媚保证要一辈子对她好,段喜凤的心情是异常的高兴。生了个如花似玉的女儿,确实是段喜凤的骄傲,可这也成了她唯一的牵挂,如今的社会是如此的混乱,漂亮的女人往往不一定有好的归属,所以段喜凤的担心不无道理。如今女人终于下半生有了依靠,段喜凤感觉心上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虽然谁也看不到明天,但至少今天的段海媚肯定是幸福的,杜峰能真正对她好,那就足够了。

为了杜峰的到来,段喜凤可真算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早早的关了饭馆,然后到街上买了好多菜回家,还特意买了只老母鸡,另外还买了狗肉回来煮汤。整整一个下午,段喜凤都在家忙着准备晚饭,杜峰第一次正式上门,对段喜凤来说,这可是很重要的,怎么说现在杜峰也算是她的女婿了吧,她以前在农村做过的,她知道农村有个习俗,女婿上门,那一定要好生侍候着,因为你一旦侍候不好女婿,那女婿在以后的生活中也就难免侍候不好自己的女儿,当然这是闲扯淡的。

打了好几次电话,杜峰和段海媚才到家,其实本来应该早就到家的,结果两人下了出租车担误了一点时间,到了楼道里面,两人似乎都有些不好意思,所以又在门外犹豫了一会儿。

打开房门,见到杜峰跟在段海媚的后面,脸色有些不自然,段喜凤先笑呵呵的将两人让到屋里,关上房门请杜峰在一边坐下,又忙着给杜峰倒茶。

“杜总,听海媚说你喜欢喝茶,所以咱家现在都快成了茶庄了,她为了学泡茶啊,连茶具都买了好几套,还有那些专门讲泡茶的书籍更是买了十几本,这不,听到你要来,我也给你泡了一壶茶,不过味道可就不及海媚泡得好了,你就将就一点,呵呵。”段喜凤一点也不放过为女儿长脸的机会,搞得旁边的段海媚有些面红耳赤的娇声笑道:“我到厨房饭烧好了没有!”

见女儿一溜烟的逃了,段喜凤又不禁笑了起来,可这却让杜峰相当难受,为什么呢?因为段喜凤太客气了。到现在还称呼杜峰为杜总,这让他本来还有些恋爱中女婿上丈母娘家的感觉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刚酝酿的气氛也一下子没了,于是皱着眉头道:“阿姨,我看你还是别叫我杜总了,我感觉特别不习惯,我看你还是叫我小杜或是小峰吧,否则我可真有些放不开喃。”

段海媚正好出来了,也在一边帮腔道:“是啊,妈,你现在还叫他杜总干嘛!?”

见段海媚和杜峰左右看了几眼,段喜凤突然醒悟过来,不禁哈哈笑了起来,一边道:“对对对,是我老糊涂了,你看一高兴就忘了,好好好,以后啊我就叫你小峰吧,不过小峰,我都把称呼改了,你是不是也要改一下啊,呵呵。”

杜峰见段海媚脸上有些笑意的低下头,知道她也想看看自己如何称呼,只得硬着头皮道:“妈!”

“噢!”段喜凤高兴的答应下来,却将杜峰搞得脸色有些红了起来,一边的段海媚的脸上闪过一丝娇羞,眼中全是幸福和惊喜,她本来以为杜峰最多也就称呼段喜凤为伯母,没想到杜峰直接升级叫上妈了,虽然现在似乎还早了一点,不过早一点,对于她来说,倒真是好事,她也是求之不得。

这一声妈叫出来,杜峰突然觉得段喜凤似乎与自己的母亲肖明秀一样的慈详的善良,也许这只是一种错觉,可能天下的母亲都是这样,但杜峰却在这一刻突然有一种感动。

“好咧,你们两个好好在这里坐着聊聊,我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谈情说爱了,我去厨房给你们准备吃的,小峰啊,我今天可专门为你炖了好吃的,呵呵,一会儿吃饭你就知道了。”段喜凤从没像今天这么开心过,高高兴兴的回厨房给大家准备晚饭了,其实晚饭早就准备好了,她只是不想现在在这里当电灯泡,谁说老人就不懂年轻人的心思的?这段喜凤就很懂。

段喜凤走了,留下两个年轻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大眼瞪小眼却无话可说。段海媚将茶给杜峰送到手上道:“你喝茶吧!”

“哈哈,怎么,我到你家来,我还没害怕,怎么我感觉你却这么紧张?你这是怎么了?”杜峰笑呵呵的将段海媚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后者虽然乖巧的坐了下来,却还不时的望向厨房,似乎生怕段喜凤突然出现了似的。

“我,我什么时候紧张了?”段海媚嘴上否认,却不敢与杜峰的目光对视。

杜峰也不再继续调戏她了,站起来,望着这客厅的布局和装饰来,不时的点点头,对于这几副山水画,杜峰虽然一眼就看出是赝品,不过早就知道真品绝不是段海媚这种家庭所能买得起的,但杜峰还是觉得这母女俩的眼光还是不错的,这几副山水画倒的确将这客厅的布局和风格提升了一个档次,当然也许这只是杜峰对这几副山水画也正好特别喜欢的原因。

“怎么样?”段海媚跟在杜峰身边,看他不断的点头,难免有些得意。

“什么怎么样?”虽然猜出这些山水画可能就是段海媚选的,杜峰却装糊涂。

“我问你这客厅的布局怎么样?”段海媚笑道。

杜峰似乎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却故意不夸奖对方,反而是若无其事的道:“一般般吧!”

“哦!”段海媚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心里也有些黯然,自己自以为办得很好的事情,在心上人的眼中却是平平不奇,也许这也是杜峰看待自己的眼光吧,想想杜峰的那些女人个个都不输于自己的美貌,似乎自己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比不上她们,段海媚的心头突然有些担心,害怕自己将来会成为众女中最没有竞争力,最不出彩的那一个。

见段海媚的脸色已经变了好几次,杜峰不忍心再逗弄她,扶住段海媚的肩膀,笑道:“哈哈,我跟你开玩笑呢,这一定是你布置的吧,嗯,不错,很好,特别是这几副山水画,我非常喜欢,在这整个客厅来说,也成了画龙点晴之笔,哈哈!”

“真的吗?”段海媚的眼睛一亮。

“你看像是说假话的样子吗?”杜峰反问道。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晚餐果然丰盛,而且光炖的汤就炖了两种,一锅是老母鸡炖汤,一种是狗肉炖汤,杜峰一看就明白了,敢情刚才丈母娘说的给他炖的好东西就是这狗肉啊,这东西倒是壮阳,原来是怕自己女人太多而没精力战斗喃。

“小峰啊,这狗肉可是专为你炖的,你可得多吃点啊,以后有空的时候,我就炖了让海媚给你带到公司去,你啊,真得多补补!”这段喜凤可一点也不给杜峰的面子,解释得可真够详细,只差没直说这狗肉可以壮阳补肾了。

杜峰虽然脸皮够厚,可现在也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低着头唔唔的答应,可真没敢动筷。结果一边的段海媚倒有些糊涂了,奇怪的问段喜凤道:“妈,你好偏心啊,平时你怎么就没给我炖过这狗肉啊?”

这丫头撒娇,可现在这个时机可不适合撒这个娇啊,搞得杜峰将喝进嘴里的一口鸡汤差点给喷了出来,虽然临时捂住了嘴,却还是赶紧用餐巾纸擦嘴也来不及,一边忍着笑,他现在憋得可真难过。

“这个不是给你补的,哦,我忘了关煤气灶了,你们先吃,我去去厨房就出来。”段喜凤虽然是过来人,但看到杜峰被自己这个女儿逗得差点喷饭,也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又不好解释给段海媚听,只好撒了个谎钻进厨房。

见杜峰和段喜凤这副表情,段海媚有些奇怪的向杜峰问道:“你们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这丫头还真是小白啊,不过女人小白一点好,小白一点就显得天真可爱了,偶尔还可以调戏逗弄一下,哈哈!杜峰在心里这样想到,嘴上却一本正经的道:“你知道这狗肉是补什么的吗?”

“补什么的?”别看段海媚都大学毕业了,居然还真不知道如此简单的常识,看来以前在学校也属于死读书的一种,否则不可能连这个都不知道。

杜峰招招手:“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段海媚望了一眼厨房门口,见段喜凤不见踪迹,于是飞快的将耳朵竖在杜峰的嘴边,道:“说快点,要不妈妈就出来了。”

杜峰说得真够快,段海媚的动作也很快,一边迅的将脑袋收了回去,一边将头低了下去,一脸的羞红,再也不好意思吭声了,心道:这下完了,今天这人可真是丢大了。

不得不说这段喜凤的厨艺还是不错的,至少在杜峰这个级大厨的眼中可以打上七十分了,做出的饭菜也还算可口,特别是那鸡汤,还真叫一个鲜美!不过再是美味的食物,吃过了量,那就成了受罪,杜峰以前已经不止一次的受过这种罪,所以他最清楚这个道理,所以他在很久以前就誓,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硬撑,但吃饭,绝对不硬撑了。

可事情也有例外,像今天这种情况就是个例外。段喜凤对杜峰可真好,不断的给他盛汤,两碗鸡汤,三碗狗肉汤,再将那狗肉直接给杜峰盛了一大碗,鸡肉就没再给杜峰盛了,看来他也很体谅杜峰,怕真的将杜峰撑坏了。

不过,就是这几大碗,杜峰也是万万吃不下的,人这个肚子可不是闹着玩的,吃少了要叫,吃多了更要叫,所以杜峰是真吃不下。但吃不下也没有办法啊,心里就算郁闷得要死,但段喜凤给她盛一碗,他除了尽量的客气不要,最后也不得不乖乖的喝下去,不但得喝,还得给段喜凤说感谢的话,后者是他妈喃,丈母娘的饭不吃,丈母娘的好意你不领情,那可真说不过去。

杜峰本来还指望段海媚能在关键时候帮帮自己,可最终他绝望了,段海媚见到杜峰幽怨的眼神眼巴巴的盯向自己,虽然她很想帮帮杜峰,可她的食量也小,再说这可是段喜凤给杜峰炖的,这份好意她这个做女儿的怎么可以去破坏了呢?再怎么说,这段喜凤之所以对杜峰这么好,还不是为了她?!而且她现在还正想看看杜峰的笑话呢,谁叫杜峰刚才故意调戏她来着。

于是杜峰这一顿饭就吃得相当郁闷了,可惜就算他准备拼着一死将这些食物全部解决,可身体也吃不消,主动抵抗起来,东西放在嘴里可就是吞不下去。

段喜凤又不是魔鬼,看到杜峰是真吃不下了,也不好再勉强了,放过杜峰,自己去厨房收拾碗筷,却将杜峰扔在客厅与段海媚聊天,拿她的话说,是给杜峰创造机会,让他好好跟段海媚谈情说爱。

本来谈情说爱是杜峰的强项,不过因为吃得太撑,杜峰却不得不站起来活动活动,又跑了几趟厕所,终于才好了一点,这么一折腾,也就晚上九点多了。看看时间不早,杜峰要告辞,段喜凤眼珠子一转,死死的护住大门就是不让杜峰离开,她这么一堵,杜峰还真不好意思再走了,好吧,那就住下吧。

听到杜峰答应住下,段喜凤笑得眼睛都快眯上了,与女儿打了个对眼才现,此时的段海媚整张脸都羞红了,幸好杜峰现在刚刚从吃撑的状态轻松下来,也没注意到母女俩的眼神。

轮到晚上安排住房的时候杜峰才觉得有些不妙,为什么不妙?那段喜凤居然就安排杜峰住在段海媚的闺房了,而且还要与段海媚一起睡,段喜凤可能也觉得这种安排似乎有些过份了,所以这安排一说出口,就立即关上自己的房门,从里面锁上。

其实他不锁杜峰也拿她没有办法,他总不能破门而入吧,那可是丈母娘的卧室啊,要是进去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杜峰可就丢脸丢大了,而且看段海媚虽然满脸通红,眼中却有喜色流露,杜峰也知道现在不可能将段海媚使到她段喜凤的房间去。

“咱们怎么办?”杜峰心里巴不得跟段海媚同房,不过第一次上丈母娘家,就在段喜凤的隔壁跟她女儿同床共枕,而且两人的关系是今天上午才确定,这样的进度似乎真的是快了一点。

而且杜峰自己可是个大男人,而且是**极度旺盛的大男人,所以只要是两人真睡在一起,杜峰知道自己大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万一两人的声音太大吵到隔壁的段喜凤,那可就太尴尬了,并且,八成段喜凤如今就在隔壁偷听呢。

“我听你的!”段海媚有些害羞的捏住自己的衣袖,头也低到胸前,这可跟农村未出嫁的女孩儿一样的羞涩了,杜峰看得一愣一愣的,他没想到城市中出生长大的段海媚居然会有如此朴实的动作。

各位读者大大,欲知两人倒底会做何打算,请听下回分解……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