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在订阅和支持鱼儿的铁杆书迷们跟一下帖,下周的专题我要用的,谢谢了,跟个名字就好

杜峰将火龙果执在手上,似乎感觉这果子一经触手就即将化去,不敢怠慢,立即放入口中。果然,那火龙果一入口就立即化成一缕冰凉至极的果汁顺喉而下,味道有点说不出来的清香,就算是大热天,杜峰也禁不住打了个颤,因为这果汁实在是太冷了。

火龙果顺喉而下,从舌头到喉咙,果汁化成一股寒气分别往杜峰的七经八脉中散去。

杜峰的嘴唇开始麻,脸色苍白的样子让后面赶到的白若云等人心里有些担心,不过因为杜峰刚才已经告诫过不可轻易打扰,所以大家就算再怎么着急也只能在旁边干瞪眼,当然,龙一虽然挡着众女,其实她心里也一样是很着急的,神龙决内力提到极限,顺时准备应付突**件。

感觉到周身上下全都几乎被冻得僵住,杜峰现在的感觉可真是不好受,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判断,都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就算是良药在利病之前都还要苦一点,这人间圣品火龙果如果真像传的那么神奇,那现在让自己难受一点,杜峰倒反而觉得更有信心,更加放心了。

说是坚持,可这坚持的滋味却实在不好受,杜峰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头上居然如现了白蒙蒙的一层冰棱,而整个人却似乎被一种红色的光芒给笼罩起来。

鲜红的果子却是至阴之物,实在是跟杜峰想象的大不一样,一般的红色的果子大多属火,而属火者必定是至阳至烈之物,可这火龙果名字和颜色都像是至阳之物,实则却是至阴,如此看来,天下之大也是无奇不有的,人们的经验有时候也会出错,或许自然界也有着许多的例外吧。

杜峰运起全身的内力,神龙决运转开来,立即感觉自己身体的经脉之中慢慢生出一股至阳之气,这可与那神龙决的内力大不一样,这种至阳之气是九阳绝脉之体的人天生就有的,比如龙二等人虽然也会神龙决,也有神龙决内力,却一定不会有这种至阳这气。

而这种至阳之气才是真正的宝贝啊。

人身体内的气分两种,一种是先天带来的,就是在娘胎里就有的,而另外一种则是后天练就的。很多人都知道先天之气可是比后天练就的气强太多,珍贵太多,可知道也没用啊,难道你能让自己还未出生就自己在娘胎里练了?

说实话,杜峰这股先天之气虽然以前就出现过,可从来都是偶尔露一下头就消失不见,就像个贪睡的孩子,就算杜峰再怎么想用,却也唤不醒它,如果真要能唤醒并使用这股先天之气,杜峰绝不可能被安倍松尾打成重伤,因为这先天之气可比他的九层神龙决内力还强悍许多。

如今火龙果是至阴之物,一入杜峰的肚子立即化成一股果汁被杜峰吸收,马上又转变为至阴之气,这就立即将杜峰那股先天之气给唤醒了,两股气开始在杜峰的肚子里争抢地盘,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就像是两个好胜的孩子,都舍不得放弃自己现在所占的地盘。

这对杜峰可不是件好事情,虽说矛盾的结果最终会是和谐,这两股气不论现在争斗得多厉害,最终也会合而为一,可这过程可太是辛苦和艰险了,弄得不好,一个走火入魔,也甭说什么统一了,直接就将杜峰这七经八脉全给毁了,那也不用再争了,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杜峰大半都已经一命呜呼了。

杜峰的头上开始冒汗,几女本来想给他擦擦的,龙一还没阻止,白若云的手才刚刚伸出去,隔杜峰还的一尺的距离就啪的一声给挡了回来,像是触到了一股有很强反弹力的墙面一般,白若云的手腕感觉麻,顿时吓了一跳。

“少主有令,任何人都不可以打扰他,下不为例!”尽管白若云与龙一情同姐妹,但在杜峰面前,龙一可没给白若云面子。

知道龙一的性格,白若云却依然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

这火龙果是千年圣品,自然是非同小可,别看这股先天之气厉害,可毕竟还像是孩童一般未经锻练,两股气一斗起来,虽然互有胜负,但终归是这股后入的至阴之力占了上风,杜峰暗暗高兴,不管是谁吃掉谁对于他来讲都是好事,因为吃掉对方也就等于是收编和熔合了对方。

其实杜峰不知道现在正是他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那至阴之力真要是抢占了地盘吃掉了先天之气,先不说杜峰从此以后可能阳性不举,估计杜峰也受不了随时随地这种至寒的折磨,总不能夏天出门穿棉袄吧?可就算是穿了棉袄似乎也不会起任何作用的。

正在杜峰高兴的时候,身体里又突然钻出另外一股气流来,这便是杜峰体内的那股刚刚恢复过来的精神力了,这精神力也算是半先天吧,先天有一部分,杜峰自己修炼得来一部分,也算是个洋媳妇了,它最主要的特点就是纯,比先天之气还纯,而且还非常有灵性。想想,这精神力可以破坏别人的大脑,可以催眠别人的神经,甚至到了极致还能左右别人的思想,指挥别人的大脑,你说要是没有灵性,不纯?那还不得把人给整死了啊?大脑可是人体最精密的部位所在了,来不得半点马虎啊。

这精神力毕竟与至阳之气都算是先天,算是旁亲,与先天之气同存于杜峰体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长时间相处下来总还是有感情的,所以现在见到这一股至阴之气,自然想要帮着这先天之气一起将它驱逐出去了。

有了这精神力的帮忙,至阴之气与至阳之气这下就真的有些平分秋色的感觉了,这可苦了杜峰,他不知道这场战斗要打到什么时候才结束,这种滋味他一秒钟也不想再承受下去。

这杜峰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想要利用体内修炼的神龙决内力去劝架,结果倒好,神龙决内力一去,立即被打得烟消云散,再派出一股,依然没有任何悬念,还未进得战场就被这两股至阴和至阳之气挡在战场之外,而且一起再一次吃掉这股内力。

杜峰两次试图自己来调节,却白白丢失两股内力,终于明白自己的内力跟这两股气流相比差得太远了,这也更增强了他想要接收熔合这两股气流的决心,很显然,如果真能接受这两股气流为己用,杜峰虽然不知道自己的修为能到一个什么程度,但至少会比现在至少要提高一个层次不止,绝对可以到一个新的境界了。

有决心是一回事,能不能坚持又是另外一回事。

才仅仅过去一刻不到,杜峰就受不了了,他现在完全不知道龙一等人有多焦急,因为他早就入定了,虽然闭着眼,他却能“看”得见体内这场战斗有多么的激烈,面对这场越来越激烈的地盘之争,杜峰真的是欲哭无泪,知道这火龙果是人间圣品,要吃了它一定会有许多磨难和考验,可他没想到这磨难如此让人难以承受,而这考验的时间又如此之久。

不敢再浪费内力去试图阻止了,杜峰就任由这两股气流在体内互相争夺,可这样的感觉依然好不到哪里去。

有人说,如果你被社会**,与其毫无意义的反抗,还不如彻底来享受。

可杜峰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被人**,不,是被人鸡奸,比鸡奸还不如,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生出来享受的心情来。

关键时候杜峰终于没在傻下去了,突然想起原来那石屋中石桌上那篇心法,那不正是第一代庄主留给自己用来炼化这火龙果的吗?杜峰暗骂自己是白痴,默诵了一遍口决,这口决其实他还是背得挺熟的,因为等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许久,可就算天天在准备,临时却也会忘了这桩最重要的事情。

心随意动,一边默念口决,一边运起这心法口决,果然,那至阴至阳两股气流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似的,居然争斗得没有刚才那般凶恶了。杜峰一见有效果,立即忍住体内传来的剧痛感,继续运起神龙决内力,却不再试图去阻止,而是呆在争斗中的两股气流的旁边,像个得道高僧一般劝起架来。

你还别说,说现在这神龙决内力像是得道高僧还是比较恰当的,因为在它的劝说下,两股争斗中的气流居然真的停了下来,不但停止下来,还主动的向神龙决内力靠了上来。杜峰继续运功,渐渐的身体的疼痛感在减轻,慢慢终于恢复了正常,而两股至阴至阳的气流却像是两个扳依佛门的虔诚弟子,主动的熔进了神龙决内力之中。

这可把杜峰高兴坏了,两股气流刚才还打架争斗得厉害,现在倒好,完全像是一母所生的兄弟,居然在杜峰的七经八脉间互相追逐戏嬉,竟渐渐合在一处,而它们每经过一次,杜峰的经脉就被开拓得比以前足足宽阔了一倍不止,而且杜峰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中凭空生出许多的内力出来。

杜峰额头的汗水渐渐风干,而头上的红色气流也消失不见,头上的冰棱一晃眼就再也看不见了,此时的杜峰脸色红润(李湘广告语:喝太太可服液,脸色红润万人迷),竟像是喝醉了酒似的,浑身不再颤抖,不过却能看到他坚毅的脸上竟似有一些东西在皮肤下飞快的跑动,那自然是那股已经合而为一的至阴至阳之气了。

这股新生出来的气流越跑越快,量却是越来越小,因为跑上一个周天,这股气流就会与杜峰体内的内力溶合一部分,越到后来越跑越快,却是越跑越少,终于消失不见,而被这股气流带动起来快运转的神龙决内力量也渐渐变少了。

不过杜峰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这神龙决所练出的内力虽然看起来量是少了,却比先前凝练了不少,而且那些内力不是真的少了,而是藏在杜峰的七经八脉之中,一旦运起功来自然会一下子显身出来的。

原来内力收入丹田会是一个红色的拳头大小的气团,现在可不一样了,那拳头大小的气团却已经变成乒乓球大小了,而且颜色也不再是红色,而是一种金黄色,这种金黄色跟杜峰七经八脉中的气流颜色完全相同,另外,这气团虽然比原来的体积小了一些,却是更加实质化了,原来虽然像是固态,但还会看到那是一团气在高运行旋转,现在可不一样了,这乒乓球大小的气团直接成了固态。杜峰知道,这大概也就是所说的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内丹了吧?。

杜峰本来已经收了功,可为了试验一下现在的功力究竟达到了什么地步,才稍一运功,**,那固态的气团已经不再像原来那般一下子散开,而是呈固态不动,只是全身经脉中凭空就涌起无数的气流,将杜峰的经脉挤得生痛。知道这是由于经脉每次被开拓的宽度有限,而现在自己的内力强化了不少,这经脉一时还未被完全开拓出来,所以才会显得拥挤,杜峰开心不己。

在服食火龙果之前,其实杜峰的心底还是没有底的,因为这火龙果仅仅是传说,谁知道是真是假,虽然他自己也说这火龙果出清香不会有毒,可那仅仅是骗众女而己,他医术高,当然明白现实与自己说的正好相反,许多的巨毒植物或是果子正好就是出清香的。

现在好了,不但传言得到证实,自己确实在内力修为上直接上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而且还将体内那股一直不能驾驭的先天之气一起练化,虽然精神力现在不见了踪影,但杜峰相信自己的精神力一定是大大加强了,只不过现在自己没有试验而己。

缓缓的睁开双眼,杜峰的眼中金光一闪,众女都是练武的人,一看就知道杜峰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崭新的境界,都笑呵呵的盯着他。

杜峰笑着一跃而起,居然凭空就升起三丈高下,轻轻提身,站在空中居然没有一丝不自然的感觉,想想以前自己虽然也能在空中呆一段时间而不掉下,却绝对没有现在这种感觉,现在是什么感觉啊?这空中与地上没有什么不一样嘛,自己还完全可以换气运功。

落回地上,杜峰手一扬,岩边那颗盆口粗的松树居然化为灰炽,这看在众女眼中可是大吃了一惊,都想得到杜峰的武功一定是提高了,但可万万没有想到杜峰的功力居然强悍到这种地步,她们甚至怀疑就算对面是一幢三层高的洋房,杜峰也能随意一掌毁了,因为杜峰现在这一掌可完全是随手挥出的啊,看不出蓄力力的过程。

杜峰也有些不相信自己,伸出双手看了看,傻笑起来。他现在明白了,虽然据记载神龙决一共只有九层,可现在他这种境界绝对算是第十层了,因为就凭刚才试了一下内力和劲力他就知道,自己现在的武功比以前至少提高了一倍不止。

再试着“看”穿对面山峰外面的迷雾,虽然两山相隔几十公里,杜峰居然能清晰的“看”到对面山上两只野鸡在山林间啄食。这次杜峰才是真正的惊呆了,他没想到自己的精神力居然会变得这么强了,以前最多只能看到几公里,现在却一下子能看到几十公里了。

在杜峰看来,以后就算再遇到安倍松尾,他也完全不用害怕对方的精神力攻击了,第一,他现在可以很轻松的利用武技将对方打败,不给安倍松尾施展精神力攻击的机会;第二,他就算不用武技将对方打败,任由安倍松尾用精神力攻击,其结果也一定会平安没事,说不定安倍松尾倒会害了自己,因为杜峰最清楚精神力这个东西的,只能是强打弱,绝不可弱打强。打个比方,如果安倍松尾的精神力比杜峰强,他自然可以轻易的破坏或麻木杜峰的大脑神经,可要是他的精神力比杜峰弱,那攻击的结果就只能是无功而返,如果两者差距太大,甚至会被杜峰的精神力反击所伤。

“阿峰你怎么了?”白若云见杜峰一个人傻笑,知道他也是高兴坏了,过来推推杜峰,没想到手还没推到杜峰身上,人已经一**坐在地上,众女都有些吃惊的盯着杜峰,杜峰自己也有些莫明其妙,不过他总算是醒悟过来,而且稍稍一想,也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因为杜峰功力大进,虽然现在没有刻意的运功,但当外力对他作用的时候,他的体力的神龙决就很自然的产生了一层护防罩,所以白若云就这么被杜峰强横的内力给挡住了。

将白若云拉了起来,杜峰笑道:“走,天色已晚,回去了吧,晚上我做一顿好吃的,犒劳大家一下,哈哈!”

几人走进秘道,谁也没有注意到,那火龙果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消失不见,似乎从来就没出现过一般……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