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花送花,无花送票,两样都没有的订阅加书评,嘎嘎!

见这猛男还真敢报警,龙二对燕子使了个放心的眼神,这才对着围观的人群一阵大吼:“看什么看?没见过打架啊?让开让开!”当先从人群中夺开一条道路,大摇大摆的直接往对面的乐购购物中心而去。

如今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人心却越来越冷,这么多人看到猛男被打倒在地,一副委委屈屈的欲呼又不敢呼的样子,硬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让龙二站住。胆大的继续站在远处看热闹,等着看一会儿警察来了如何收场,有胆小的被龙二这么一吼,看主角都要走开了,赶紧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龙二身边走过,该干嘛干嘛,不过走得远了这才敢拍拍胸口,刚才龙二那样子确实有几分吓人。

见龙二要走,刚刚从店里赶出来的那胖乎乎的经理弱弱的喊了一声:“先生,要不你等警察来了将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走好吗?”看到了吧,这年头讲的就是一个狠字,杜峰一凶起来,就算是经理还不一样低声下气的跟他说话,哪敢让不进店吃饭的龙二把车开走啊,要不是怕这个猛男倒在自己店门口影响了生意,若不是担心一会儿警察来了有可能找自己录口供麻烦,这经理还真不想叫住龙二,开玩笑,龙二那巴掌一挥立即将近一米九的猛男都打出老远,连带着牙齿都掉了好几颗,这经理长得虽然胖却一点也看不出高大威猛的感觉,如何不怕龙二。

回过头将眼睛一瞪,龙二大声道:“留下来干嘛?这事情都这么清楚了,就是这小子要砸我的车,被我轻轻推了一把,然后自己假装倒在地上把牙给磕坏了,管我鸟事,如果一会儿有警察找你,你就按我说的这样回答,反正老子的车就停在这里了,警察要干嘛随便他们。”

看龙二都快火了,这胖经理先是自己退了几步,感觉到现在已经离危险的龙二有一些距离了,这才委屈的不敢吭声。附近围观的人又走了一大批,sh的警察出警的效率可是不高,想要看热闹也等不了那么久,可依然有一少群人还依依不舍的呆在附近,就算外面的温度这么高,也绝不舍得离去,都想看看已经捂着嘴从地上爬起来的猛男倒底会叫来哪路神仙,他们更关心这件事情最终的结果是如何收场,现在肇事双方可都是开着宝马的有钱人,两个穷人打架可能看的人不多,但两个一样有钱一样有些身份和地位的人吵架也能吸引到足够多的眼球,因为势力越大,越有钱,那闹起来就越麻烦越热闹。

今天这警察的出警度居然奇迹般很快,不到五分钟一辆警车就停在酒店门口,车上下来三人,走在前面的大约四十多岁,一张国字脸,看起来有点威性,后面两个年轻的似乎是刚从警校毕业的,看到猛男被打得满脸是血,禁不住打了个颤。

“叔叔,你总算来了,我被人打了,你可要为我作主啊!”这猛男一见了眼前的中年警官就立即眼睛一亮,手从脸上拿开,立即捧着眼前这中年男人的手,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原来这中年警官是这猛男的叔叔,看来他的职位还不低,不过当着四周那些个围观的群众,这中年男人还算顾面子,安慰了这猛男两句就开始问话,看起来倒没有具体偏向哪一方。猛男一直是胡编乱造,将一切责任全推在了龙二身子,可惜他叔叔也不是笨蛋,哪能不了解自己这个侄子的为人,于是走向一边的胖经理,又开口问讯,这胖经理看来倒是个诚实人,非常客观真实的将刚才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还指着龙二开来的车道:“看,就是那辆车!”

中年男人回头一看,啊,这车牌号怎么这么熟悉,再一看,**,这牛逼的车型不是那个人的专座吗?心里一惊。正好这警官上次跟纪少秋一起处理过杜峰收拾陈华那件事情,帮着擦过**的他对这车可是记忆深刻啊,更对这车的主人崇敬有加,连纪少秋都要帮着擦**的人,他能不崇敬吗?

将侄子拉到一边,嘀嘀咕咕的训斥了几句,说实话,现在看到自己侄子只是掉了几颗牙齿而己,心里头也是暗呼侥幸,末了让这猛男快点将车开走,最好马上开出这七宝镇,最后还建议他考虑以后尽量少在这七宝来,免得到时候被杜峰给遇到了为难于他。

“叔叔,你说什么?你让我就这么算了?凭什么啊?你不帮我算了,我找三叔给我叫几个人来自己处理!”这猛男看来还不服气,说着就真想通过自己的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这可将中年警官气得不行,暗道你这不是找死吗?

“具体的晚上我回家再来给你说明,你给我记清楚了,以后少在这七宝出现,否则以后你就别再认我这个叔叔了,快点给我滚,有事晚上再说!”中年男人怒了,这里本来不是他管辖的区域,实际上在市公安局担当某处长的他并不该直接管这些零碎小事,可今天正好露过附近,又接到侄子打来的求救电话,这才能这么快赶了来,否则要是离这太远,他也就是给这七宝镇的派出所所长打声招呼来处理了。

看来这猛男对他叔叔还是有些惧怕的,估计也是平时惹祸惹得多,而他叔叔也是经常帮他擦**的人。猛男犹犹豫豫的走开,末了又狠狠的盯了那红色宝马车几眼,灰溜溜的走了。而中年男人也没有多做什么解释,带着两个手下也走了,留下这酒店的经理站在和几个保安站在原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进得购物中心,燕子才担心的道:“龙二,咱们现在这么走了会不会被警察带回去啊?”自从上次杜峰为救他而被抓进警局以后,她就对警局没有什么好印象,潜意识中相当的害怕去那种场所,所以现在不得不再一次向龙二确认。

“没事的!”龙二无所谓的道,一边关注周围的环境,又暗暗的对周围的行人留上了意,这是职业病,而且现在自己可是贴身保护着燕子,他不容许自己有一点点失误。

其实龙二心里也没谱,刚才将那猛男打了以后他就有些后悔了,他不是怕,而是觉得这大白天,如果真来个小警察,他懒得去搭理这些事,总不能大白天杀人吧?所以干脆带着燕子来到购物中心,后面任他们怎么处理,他想好了,如果是将他的车开到局子里,大不了晚上进去将车再开出来就是了,如果有人阻拦他也不介意让这个世界多几个残废,杜峰对警察有些排斥,他也受到了影响。

来到二楼的电梯口,龙二要陪着燕子进去,被燕子拒绝了,而且一再关照龙二不能跟过去,因为她现在去的是女士生活用品区。先在化妆品区转了两圈,看到龙二确实只是远远的盯着自己这边,燕子又到箱包区随手挑了个黑色的包,这才走到纸品区,看四周无人,赶紧像是做贼一般捡了几包卫生巾在蓝子里,一边拍着胸口,一边快步向其它区转去。

原来这燕子今天打牌的时候突然大姨妈来了,回到房间才现卫生巾已经仅余一条了,没办法,只好马上出来买,这东西她并没有用别人的习惯。

走到龙二跟前的时候,龙二有些吃惊,看到燕子居然买得东西还不少,不过购物袋里面大半东西都是可有可无的,并没有一件特别的东西,倒是燕子挎着的那只黑色包,将龙二搞得有几分好奇。

这包真丑!这是龙二的评价。

这包确实算不上漂亮,可燕子只是为了拿来装几包卫生巾,所以挑包的时候一点也没在意,当时丫根儿就没注意什么款式和面料。就算是一只难看至极的包,龙二想要帮燕子拿,后者还一直不肯,反正这东西在二楼已经买过单了,于是龙二提着两大包小杂碎,而燕子则自己挎着那只丑丑的皮包往大门口出来,一边走她还不忘用手将已经拉上拉链的包紧紧的捂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那包里装的全是大面值的美元钞票又或是黄金饰呢。

远远的盯了一眼,自己停车的那个位置居然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热闹,红色宝马依然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倒是那个猛男开的蓝色宝马车不见了踪迹,龙二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也不管那么多了,走过去直接将包往后背箱一扔,动起来就走,临走时那保安还讨好似的朝他笑呢。

车刚刚开上马路,龙二的眉头就悄悄皱起,人也变得严肃了好多,原来他从后视镜看到自己车后面似乎粘了一条“尾巴”。龙二还不敢确认,所以故意绕起圈子来,这让燕子有些不明白了。

“我说龙二,你怎么原地打圈子,我肚子有些饿了,你看时间已经不早,咱们快点回去吧!”燕子忍不住提醒龙二。

龙二笑道:“好咧!我也想快点回家,可这路不好开啊,别人不让咱们那么早回去,哈哈,不过你放心吧,也担误不了多长时间的!”龙二猛打方向盘,男子拐上附近的一条比较偏僻的马路,这条路龙二是知道的,可以开到杜峰那别墅,只不过要多走几公里而己。

通过刚才绕圈子,龙二终于确定下来,后面确实粘上尾巴了,对于鉴定是不是真的“尾巴”,龙二自然是特别擅长的。现在既然确定下来有人要对自己不利,龙二一点也不急,对他来说,这种尾巴没有一点威胁,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找一处好的风水宝地,然后让这些人从地球上消失。

龙二的话让燕子有些紧张起来,经过上个星期的事情过后,她对于这些处在暗处的杀手们已经有些害怕了,颤颤惊惊的道:“龙二,是不是有人要对付我们?会不会是前几天那一伙人啊?他们有枪的,你可要小心了!”

龙二嘿嘿阴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保你安全的,一会儿我将车停下来以后,你千万要反锁住车门,一定不要下车,只要你不下车,他们就是拿着冲锋枪也对你没有一点办法,坐稳了!”看燕子连连点头,将右上角的扶手抓牢,龙二一踩油门,车子加前进。

后面那辆面包车也陡然加快了度,而且透过后视镜,龙二看到后面驾驶室旁边有个家伙已经开始拿着手机在讲话了,看后面的面包车车实在有限,龙二将度降下来,现在才傍晚,离天黑还早,解决这几个人用不了多久,所以他不介意让他们多活几分钟。

车子驶出了小镇,再向效区的方向开了大概有十分钟,人烟越来越少,附近的荒地倒是越来越多。看到前面有个小桥,龙二一踩油门冲了上去,可刚刚上了桥头就现迎面一辆大卡车居然飞的朝自己驶来,亏得龙二的技术不错,关键时候猛打方向盘,虽然这路如此的窄,最终却躲过了迎面来的大卡车,不过危险依然没有解除,后面的面包车正好堵在后面,前面是减慢慢逼上来的大卡。

这是一辆载重量达几十吨的大卡,上面还捆着整整齐齐的钢材,这样看来这车身连着货物的重量绝对过几十吨,如此的重量,就算杜峰这宝马车再坚硬,龙二也不敢轻易去尝试让自己与对面这大卡车相撞或是被对方压住,所以龙二准备硬倒车,实在不行就将后面那面包车顶到一边的阴沟里去,忘了交待一句,这道路两边是一人多高的杂草荒地,估计这里确实是十天半月都不会看到一个人影子。

大卡车吱的一声在龙二的前面停了下来,后面的面包车也一起停了下来,龙二知道,这些人并不准备用车子来碾死自己,放下心来,看到对面那男人腰间高高的鼓起,龙二也不急,从一边的修理箱中拿出几颗大拇指大的螺丝钉,拿在手上掂了掂轻重,感觉还算称手,又交待了燕子几句,这才打开车门走出去,又立即将门砰的一声关上。

车内不知道,出来吓一跳,仅仅是从感觉上,龙二就知道前面后面分别站着的四个人都是高手,虽然比起自己来还差得远,但却绝不是一般的黑帮出来的人,这些人出的气味倒是和前几天自己在枫树林中解决的那几个杀手有几分相像。

一个杀手到了龙二这种境界,杀人自然是专家,预警能力也是与常人大不一样,一般人可能主要是靠视觉或是听觉来预知危险,但真正的高手还能凭感觉和嗅觉等来预知危险,而龙二正好就是这种高手。

手中攥着几颗螺丝钉,龙二也不说话,有些轻蔑的盯了几人一眼,看到对方纷纷从怀里掏出了匕,龙二一愣,他突然想起了一个杀手组织,那是在好些年前他就听说过的,那个杀手组织一向非常神秘,经过多方打探最后也只能查到这杀手组织叫铁鹰队,杀手组织里面的每一位成员不但擅长拳法,更是统一配备军用匕,是国内某家族的私人卫队,其它的关于这个杀手组织的信息,龙二是一无所知。

“你们是铁鹰队的人?”龙二的眼神郑重了起来,这是杀手对杀手的尊重,对于龙二来说,只要是真正的杀手,他就要尊敬,不管对方是不是自己的对手,这跟实力无关。

几个人的脸色虽然只是一变就恢复了原状,龙二还是看出了这稍纵即逝的变化,阴阴一笑道:“据说你们队长叫铁鹰是吧?前几天的杀手也是你们的人吧?”

龙二的话倒是让这些人有些奇怪,他们还真不知道前些天有人已经来刺杀过眼前这些人了,可他们今天的目标倒不一定非要杀了龙二,他们的目标是车内的燕子,如果抓不回燕子,他们回去也要被自己的老板处死,这一点他们非常清楚。

所以迎面的年轻人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并不是杀你,而是要请车上这位小姐跟我们走一趟。”

看这些人说话不像是撒谎,龙二也有些犯糊涂了,难道前几天的杀手跟他们真不是一路的?可不对啊!要不是一路的,如何会连气味都是一样呢?

“你们请她到哪去?有何贵干?是谁要请她呢?”龙二没有从这些人身上感觉不到浓烈的杀机,知道对面这年青人说的是实话,不过他怎么可能任由他们将燕子带走,于是笑着问道。

龙二开始笑了,龙二的规矩就是,笑过之后就要杀人,这个习惯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可惜对面这些家伙与龙二并不熟悉!。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