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重推荐:《官战》都市频道非常yd和yy的神书,大家支持一下!

有条件的兄弟还是帮我十年盘点的那里投上十票吧,不为别的就为抽抽奖也该投一下的,另外鱼儿也想在上面排在前二十名,也相当于是做了个广告,大家知道鱼儿现在一直是裸奔,编辑也不给我推荐,郁闷啊!

从杜峰两天前接到安倍松尾的挑战信开始,到刚才杜峰在客厅的情绪变化,白若云已经能够料想到安倍松尾的强大,而且现在她知道对方就是那个将义父朱志辉重创的罪魁祸,更是能够想象到安倍松尾的厉害,可杜峰现在不是已经将神龙决练到九层至高境界了吗?所以她完全没有料到杜峰心里居然如此没底。

“这算不算是你写的遗书?”白若云强忍住想要哭出来的冲动,故作镇定的问,其实她现在真的好想大哭一场,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搬到别墅没几天,杜峰就要面对如此的生死考验。

杜峰奇怪的道:“你怎么知道?”这封信其实两天前他就写好了,可一直锁在抽屉里的,这白若云居然一口就猜出来,的确让他有些吃惊。

白若云看也没看信的内容,直接在手上撕得粉碎,然后扔到垃圾筒里,杜峰回过神来想要过去阻止她,可手只伸到半路就缩了回来:“你这又是何苦呢!”

坚定的盯着杜峰,白若云异常平静的道:“我不要这个,我只要你平安的回来,我跟她们一样,永远都会相信你,支持你和等你的!”

白若云的话让杜峰顿时觉得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不过同时却也感到信心比原先更加充足,走出房间的时间杜峰都觉得自己的脚步似乎异常的有力。看白若云没有跟着出来,杜峰自己跟客厅中的众女打了个招呼,谎称出门办点小事,这就头也不回的往别墅外面而去,冬儿跟出来要帮杜峰到车库去开车,结果也被杜峰拒绝了,出了门往东并不用多远就到了预定的地方,那里是郊区,并不适合开车过去。

拍拍龙二的肩膀,杜峰什么话也没说,但出别墅的时候他却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二楼的书房窗前站着一袭白衣有白若云,杜峰的眼力很好,居然能看得见白若云脸上流下的泪水。

杜峰走后,众女在门口目送他远去,大家虽然不知道杜峰此行去干什么,却有一种直觉,都觉得杜峰此次出去一定是去干一件大事,而且这大事大半与前两天的事情有些关联,谁也没有注意,龙月的身影悄悄的缩了回去,闪进后边的杂物间就没再出来。

白若云擦干眼泪,笑呵呵的从二楼下来,安排大家一些事情,却没有现龙月,问大家,也没有人知道,白若云想了想,似乎恍然大悟般,眉头松开又皱起,终于没再追问。

传说中的分割线

“什么?他要单刀赴会?”何爱国一拍桌子从位置上惊站起来,盯着下的叶笑天责问道:“你就没有劝劝他?”

叶笑天在下陪着笑道:“老长,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峰的性格,我要是能劝得动他我怎么可能不劝啊,可我好话说尽,他就是不听我的,我有什么办法啊!”

“爸,你就别生这么大的气了,小心你老的身体啊!”何富民关心的向正在怒气冲冲的老爷子道。

“老子身体好得很,你说说你,你明明也知道这件事情,怎么就不给小峰打个电话,让他来一趟我们家,要是我当面给他讲,我看他还敢不听我的话?!他还反了他了!”对这个儿子,何爱国一向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的,这不,何富民才好心关心了一句,就立即迎来一顿臭骂。

见丈夫吃鳖一脸郁闷坐在那里,刘静宜笑着对何爱国道:“爸,您就别生气了,富民也是为了您着想啊,再说了,我看小峰一脸的富贵,这点小困难肯定是难不倒他的,再说你对他的能力还不放心吗?”

见儿媳妇都说话了,何爱国总还是要给一些面子,怏怏的坐回椅子上,没去理这个他疼爱有加的儿媳妇,只是狠狠的瞪了儿子两眼,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刘静宜赶紧上前帮他续好茶水。

“那,你有没有给老胡打电话汇报?”儿媳妇一劝,这何爱国的语气好多了。

叶笑天暗暗在心里感激了刘静宜一番,看来外面传言是真的,都说何爱国天不怕地不盘,就怕儿媳妇刘静宜,如此看来,虽然他不会怕了儿媳妇,但有什么事情有刘静宜出面劝说,就算他本是个老顽固,却也还真能听得进去。

“电话打过了,而且给温主席也汇报过了!”叶笑天老老实实的回答。

“那他们怎么说这件事?”何爱国挥挥手让儿媳坐下。

“还能怎么说,还不是把我训了好一通!”叶笑天在何爱国面前开始嘟嘟啷啷的,这是几十年前作何爱国警卫员时养成的毛病,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改过来,虽然现在做了国安局长,但在何爱国面前,他还是习惯性的将自己看成对方的一员小兵。

“我说你个叶笑天,都这么多年了还改不掉你那个臭毛病,有什么话不能大声说啊?非要放在喉咙里嘟嘟哝哝的,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叶笑天的声音正好让何爱国听到,立即迎来了一顿骂,不过这种话每次见面都要被何爱国说一遍,现在这叶笑天倒像是有了免疫力似的,不再像以前那样吓得缩成一团了,已经能够坦然应对。

看到叶笑天诺诺称是的样子,何爱国不去管他,反倒是对坐在一旁闭目默念的张伯道:“老张,你怎么看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帮着给小峰算上一卦?”

张伯这才睁开双眼,笑着道:“你们都不用担心了,我昨天晚上已经给小峰算了一卦了,虽然此次赴约实在是九死一生,不过这不是还有一生嘛,凭他的长相来看,他绝对不是夭折之相,而且还是富贵之命,所以这一次有可能打击到他,但却一定不会打倒他,而且从卦相上来看,这次的事情虽然确实有些凶险,但对他未尝没有好处,可能过了这一道槛,以后他的路就好走得多了!”

叶笑天虽然身局国安局一把手的要职,按理说是不应该相信这些算命相卦的事情的,但因为常往何家别墅跑,对于张伯的相术却是非常的信服,这一点可能也是受何爱国的影响所致。既然张伯都这样说了,大家的心里都不由得吐了一口气,正好何爱国往门外一望,见门口隐隐藏了一个人影,立即道:“小欣,不要躲在那里了,快点出来吧!”

早就跑过来偷听了半天的小欣一看自己的行踪爆露了,只好乖乖的闪出身来,抱住何爱国的胳膊撒娇道:“爷爷,你这眼睛怎么老是这么贼啊?人家才刚刚到这里你就看到了,而且还说躲,这个字眼可不能乱用啊,我明明是露过来看看你嘛,你再这样说我,以后我可不来找你玩了!”

小欣的病虽然早就好了,但何爱国对她的疼爱却依然是与日俱增,如今知道小欣暗中偷听了许久也不揭穿她,反倒还要顺着她的话道:“是爷爷错了,这下总行了吧?”至于小欣说他贼,他直接就给过滤掉了,这个贼字别人是万万不敢说的,但小欣却是个例外。

出了别墅,杜峰就直接往东面而去,现在时间还早,正好抽支烟,想想问题。杜峰这别墅附近的环境还真不错,早就知道这边是一片枫林,但杜峰却一直没有机会过来走走,因为东面过去不远就是非常僻静的郊区了,而且基本上是很远也难见一处人烟,在这sh这个大都市,无疑也是一个颇为奇怪的现象。

现在走在这林荫小道,空气异常的清新,现在是盛夏,枫叶根本就还没变红,杜峰知道再过几个月到了秋天,这里才会更加漂亮。穿过枫林,入眼处一片荒芜,荒草众生的田野一眼望去非常宽阔,视力尽头就是此次约斗的目的地翠湖所在的天湖山了,从这里过去大概有几十公里。

杜峰双脚一顿,犹如大鹏展翅一般腾空而起,自从学会轻功,他就没有多少时间和机会施展出来,特别是在市区有人的地方,他更是不能施展,否则还不被人当成小白鼠抓去试验,又或是抓到国家队去练跳高啊。

如今的杜峰真像是脱缰的野马,心情舒畅至极,一腾之下再落地已在三丈开外,杜峰腾身几次,不再如此消耗体力,而是施展起轻功的初级功夫草上飞,双脚在地上轻点,每每跨出一步都在三米开外,如此一来虽然没有刚才快,但却胜在一个省力,一会儿要与安倍松尾决战,杜峰不敢将体力浪费在赶路这件小事上,再说现在离约定的时间还早。

尽管已经放慢度,但真正赶到天湖山时却也只用了大半个小时,如此度也跟开着普通的桑塔纳差不多了。这天湖山不算是风景名胜区,因为这山虽然有些雄伟,但海拔也不过一千多米而己,要是登山也实在无趣,而山上唯一的一个可玩的地方就是翠湖了。为什么叫翠湖呢,这也是有一个来历的,传说这山上本是没有湖的,最后一位过路的仙女飞得累了,就想在这个地方洗澡,于是施展法术,这才有了如今的翠湖,后来有人说这仙女名叫翠仙姑,所以这湖也自然叫了翠湖。

虽然这传说中的神仙故事肯定不是真的,但这山上各种植被树木众多,一年四季都将这湖映得一片翠绿,这样看来取名叫翠湖也倒无可厚非。这天湖山方圆几十公里都没有一处人烟,以前还有一些人跑到这山下塔建个临时住所做做散客游人的生意,但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杜峰与曹灵当时也来过,他也就是那个时候知道这个翠湖的来历的。那时候来这里玩的散客游人还颇多,没想到几年过后,这里就绝少有人来玩了,确实,如今生活在大城市中的人们,除了像杜峰这样的纯正草根对这种自然风景有些怀念和欣赏,也实在没有几个人愿意来这里了。

如今这天湖山山脚下再也没有人做什么生意了,只是偶尔从一些地上的垃圾的成色上还能看出这里几年前是有许多人来的,杜峰不由得出一声感概。

不敢怠慢,一路飞奔往山顶而去,奔跑在这种环境下,杜峰有一种回到老家的感觉,四川老家的山可比这里大得多了。犹如脱笼的小鸟,杜峰的心情有些欢快,所以荒芜的路上偶尔惊起一只野兔或是三两只飞鸟,都让杜峰兴奋不己。

不消片刻,杜峰眼前便出现了翠湖,算算上一次来这里还是五年前,如今的翠湖依旧,但曹灵似乎却已经不在身边,这让杜峰心里微微有些失望,不过他并不太在意这个事情了,过去的事情他现在真想就让它过去,都如过眼云烟一般,留也是留不止的。

这翠湖的面积颇大,原来水里还有有些鱼虾的,不过多年捕捞之下,现在估计就算是条小鱼鳅都算是奇迹了,站在山顶有些微风吹过,夕阳正好快要落山,刚刚还是翠绿一片的湖面现在也变得有些金灿灿的,风一吹过,湖面波光粼粼,这风景倒有些诗情画意。

安倍松尾来的时候,杜峰正被这如画的风景迷住了,不过他并不担心,既然安倍松尾公然挑战他,按RB武士道的精神那肯定是想要公平的决斗的,至于小RB习惯先礼后兵,习惯先讲道理再耍横蛮的性格杜峰也已经了解得颇深,不过那都是后面的事情了,杜峰并不担心。

“你很准时!”安倍松尾的状态已经恢复到顶峰时期,一点小内伤已经完全愈合,而且经过与龙一一番大战之后,他的武功又有了精进,从这一点上来说,这安倍松尾的确是个天才,而且更可怕的是这种天才还是学什么都飞快,学什么都精通的怪才。

杜峰头也不回的继续盯着湖面,站在那块几年前站过的石头上,有些出神的喃喃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个地方的?这里实在有些迷人!”

这话让安倍松尾有点听不懂,不过在他看来,这不重要,在他眼中,杜峰现在虽然还是他要挑战的对象,但用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他的刀下亡魂的,那时的鲜血一定跟天边的那云彩差不多,鲜红而又艳丽。

“其实我本不想杀你,但我却有两个理由不得不杀你!”见杜峰不理会自己,安倍松尾也不生气,心平气和的道,看起来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而且好像他真的又变回了前几天那种儒雅的形象。

杜峰似乎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安倍松尾,见到一会儿就要与之决战的安倍松尾,杜峰似乎能从对方的气势上看出对方的厉害,微微皱了皱眉,却又马上恢复了正常,好整以暇的笑道:“哦?那我倒想听听你有什么理由呢?”

安倍松尾面无表情的道:“第一,因为国家,第二,因为个人!”

杜峰很能理解安倍松尾这句话,哈哈一笑,对眼前这个话语不多的对手似乎又高看了一眼,这安倍松尾依然是一套传统的和服,脚上仍然是木屐,就连前几天被龙一割破的衣袖也没有修补一下,不过尽管如此,在杜峰的眼中,这安倍松尾依然有些风度翩翩,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自己民族和个人以及神龙山庄的大仇人,杜峰还真不愿意跟他刀兵相见,以死相博,因为这样的天才,确实是千年才出一个的。

“不错,你有你的理由,不过对于我来讲,你也一定要死!”杜峰的笑容一下子收敛起来,这让安倍松尾的神经紧张了一下,老实说单论武功杜峰是要比他略高一筹的,虽然只是一筹,但差别可就大了,所以对于杜峰所散出来的霸气,安倍松尾才会不自禁的有些紧张。

安倍松尾不再废话,也不敢大意,无从腰间拔出倭刀,刀身闪闪光,寒气逼人,前几天被几个丫头手中的匕撞出的缺口都被他自己磨平了。

“等等!”看到安倍松尾如此快就想出手,杜峰摇摇头。

“你还有什么话说?”安倍松尾有些奇怪,不知道杜峰搞什么名堂。

杜峰不理他,自己取出手机,拔起小欣的电话来,他不知道这个电话能否拔通,但有句话他要是不在决斗前给小欣说出来,他怕自己会后悔终生。

小欣居然很快就接通了杜峰的电话,这让杜峰有些惊喜,虽然大战在即,他的情绪却依然有些欣喜和满足。小欣没有说话,其实她一看到杜峰的电话打过来就毫不犹豫的接通了,事实上她早就不恨杜峰了,在潜意识中她似乎还在等着杜峰这个电话。

“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小欣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杜峰突然有些激动,没吭声,直到小欣再一次让他说,他才坚定的道:“小欣,我爱你!”

小欣听着电话中嘟嘟的忙音,心中突然拥出一丝不忍和悲伤。

杜峰把电话关机,然后放好,这才从怀里取出一柄匕,深吸了一口气,对着一边的安倍松尾轻松的道:“战吧!”。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