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笑道:“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你陪哥哥找个地方玩玩而己,你放心吧,将哥哥我侍候好了,我明天会亲自送你回去的!”

珍姐的心砰砰直跳起来,活了三十多年,这可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危急的情况,不过尽管心里害怕得要命,但看起来她却依然镇静无比。

“啊,老公你来啦?”珍姐突然向中年男人的右边大声求救。

中年男人一愣,条件反射的往右边望去。

“老大小心!”

珍姐趁中年男人一愣神的功夫,往左边疾步跑了出去,可惜刚刚才跑出一米,身后的两个年轻小子就猛的冲了上来,一边向中年男人大声提醒。

珍姐被两个男人一下子扑在地上,膝盖着地的时候,撞得珍姐哎呀呼痛,但仅仅是叫了一声就闭上了嘴,不过一双眼睛里面却满噙泪珠,她现在心里倍感委屈,要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情她也不会这么晚才回去,也更不可能遇到这几个坏蛋了。

“臭婊子,想跑?老子连摄像机都准备好了,哼,一会儿给你拍张aV,明天就卖出去,我保证要不了多久,刘大美人的荡样子就会让全国人民看个够,哈哈,春药都准备好了没有?”

中年男人跑过来将珍姐提起按在车身上,一边嘿嘿的向两个年轻人问道。

“老大,你放心吧,这药可是从RB进口过来的,几百块钱一颗呢,据说就算是性冷淡的女人吃了这药也会变得荡无比!嘿嘿,老大,一会儿你玩够了,可别忘了让我们兄弟也喝点汤啊!”一个年轻人过来捉住珍姐的一只手,他伙伴也帮忙按住珍姐的另外一只手,而中年男人已经搓着手将魔爪伸到了珍姐的胸前。

“住手!”

珍姐急忙大声喝道,一边拼命的挣扎,却哪里挣得过两个年轻气壮的男人。

虽然没能挣脱两个年轻人的魔爪,但珍姐这么一吼倒是让中年男人的手在离珍姐胸脯还有半寸的距离终于停了下来。

“**,臭女人,到了现在居然还想这么大声的引人来救你是吧?别做梦了,今天晚上你就认命吧,最好的出路就是乖乖配合哥哥我玩爽,说不定晚上咱们拍下的aV我还可以暂时不传播出去,不过以后你可得答应我们随叫随到,哈哈!你放心吧,一会儿哥哥会让你欲仙欲死的,保证你玩一次就会上瘾,哈哈!”中年男人的手在珍姐的脸上摸了一把,笑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救——”珍姐再一次拼命的挣扎起来,这个时候她很自然的想到了杜峰,想来如果杜峰在旁边就好了,他一定不会让这些流氓得逞,一串泪珠终于顺着珍姐的脸滚落了下来,尽管珍姐是女中豪杰,但只要是女人,这个时候要是不流泪那就怪了,当然生性荡的女人除外。

“拉她进车子里面!一会儿不要真的来人就不好了,动作快一点!”中年男人一示意,两个男人开始抓住珍姐的两个胳膊往车上拽,中年男人则打开车门帮忙。

“啊!”中年男人突然捂住下身蹲了下来,脸上的汗水叭叭直往地上掉,珍姐这一脚可是含狠踢出的,而且命中率相当高,直接就将中年男人的下身差点踢爆了。

“臭婊子,找打!”中年男人忍住痛,慢慢的站了起来,一巴掌就往珍姐的脸上扇去。

“啊!”一声惨叫,中年男人用力捂住右手掌,满脸惊惧的往四下瞧,右手掌上赫然钉着一把飞刀,两个小弟现在也看到了,他们倒机灵,同时快的躲在珍姐的身后,把珍姐当成挡箭牌。

“啊!”珍姐痛呼,两个年轻小弟将她的手扭到背后。

“谁,谁?给我出来!”中年男人一把拔出手掌的飞刀,扔在地上,血猛的涌了出来,不敢包扎,也没有办法包扎,中年男人将右手紧紧的夹在左边腋下,左手却摸出一把手枪,向四周乱瞄个不停。

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也没有,风吹得道路两边的树叶哗哗的乱响,让中年男人跟两个手下更加害怕,生怕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再飞出一把飞刀出来,万一插到要害部位那可是要丢了小命的。

“快点滚出来,我已经看到你了,不要再躲躲藏藏了!”中年男人一边吼却不由自主的抖,好像手上拿把枪也并没有给他增加多少胆气。

“哎哟!”中年男人的右边大腿再次被插上一把飞刀,一个不稳,中年男人单膝跪在地上,看来这个家伙也是个狠角色,将枪交到右手,用还没受伤的左手一把将腿上的飞刀也拔了下来。

“快点,拉她上车!”回过神来,中年男人终于现一直呆在现场好像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反而让自己身陷险境了,到现在为止他依然不知道对方躲在什么地方,看飞刀飞来的方向应该是右前方,可右前方却是一片空旷的马路,远处的大卡车此时已经开走了,道路上哪里有什么人影子。

两个小弟慌慌张张的将珍姐往车上拉,珍姐却拼命的挣扎,一时三人在车门口扭成一团,这也是两个小弟吓得慌了神,否则珍姐是无论如何也挣不过他们的。

中年男人想要上前帮忙,可不知道暗处的对手会不会又向自己突袭,再说就算他想去帮忙也没有办法啊,现在不说下身被珍姐那一脚踢得如今还痛得不行,只说手上和脚上两把飞刀扎过的地方现在就流血不止,他现在已经急需要离开这里,因为再不包扎他的小命可别因为流血过多丢在这里。

眼珠子一转,中年男人突然把手枪对准了珍姐,一边嘿嘿笑道:“出来,再不出来我就打死她!”

手枪一对上自己的脑袋,珍姐就再也不敢挣扎了,这也是人的自然反应。两上小弟终于将珍姐送到车上,中年男人想钻进去,可惜还没等他将头伸进去,握枪的手就被第三把飞刀穿透,手枪叭的掉在车坐位上,而两个小弟现在还站在车门外。

珍姐反应非常快,一把抓起手枪,对准中年男人大声叫道:“退后,退后,再不退后我就开枪了!”其实她心里怕得要命,她以前哪玩过枪啊,现在手不禁打起颤来。

情势急转直下,刚才还占尽优势的中年男人现在却一不小心变成了弱势的一方,两只手都受了伤,在两个小弟的扶持下,乖乖的往后退,珍姐从车上爬出来,临近车门的时候估计是真的太紧张了,居然被车门挡了一个趔趄,中年男人忍住疼痛挣脱两个小弟,猛的扑了上去,将珍姐紧紧的扑在了地上,珍姐脸朝下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枪也被摔出老远。

其中一个小弟一看机会难得,冲过去拾枪,没想到再次飞出一把飞刀将他射倒在地,另外一个小弟不敢再冲过去,急忙想往车上钻,现在逃命要紧,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站住!”一个男人的声音非常阴沉的从巷子的角落传了过来。

三个男人吓了一跳,转脸望去,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从阴暗处闪了出来,这黑衣人脸上还蒙着一层黑布,除了两个眼珠之外,他的整个人都被包了个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声,没有人能看出他倒底是男是女。

“你,你是谁,退后,快点退后,要不我掐死她!”中年男人到现在这个时候都没有放过珍姐,血淋淋的双手紧紧掐住珍姐的脖子,不过因为受的伤实在太重了,他并不能使上什么劲,尽管如此,一双血淋淋的手在珍姐的面前突然闪现,又加上中年男人紧紧的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珍姐吓得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放了她,留你们一个全尸!”黑衣人冷冰冰的道,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人气,虽然声音并不大,但在这样一种环境下,却令三个男人浑身冒汗,黑衣人虽然没有动手,但他们却似乎能感觉到眼前这个家伙有多么的危险。

“好,好好,但你要答应放了我们!”中年男人估计长这么大还没有真正这么妥协过,连他自己都有点怀疑这种话会出自自己嘴里,可他却无法控制自己,这也是一种生命的本能表现,遇到了足够威协到生命的人,就会自然的在心理上弱了七分。

“我再说一次,放了她,我会留你们一个全尸!”黑衣人的手上出现一枚匕,如果杜峰在场一定可以猜到这黑衣人的身份,因为这匕就是一个标志,这是所有特别行动队的队员们统一的武器。

中年男人一看情况不对,心一横,脸上神色一狠,可还没等他说话,黑衣人已经一闪身到了自己的面前,手中的匕已经飞的划了过来,匕的目标也很明确,那就是中年男人的咽喉。

情急之下,中年男人唯一没有受过伤的左腿闪电般踢了出去,同时身子往右一个懒驴打滚想要避开去,结果还没有等他的脚抬起来,黑衣人已经闪了开去,同时中年男人感觉自己的咽喉一痛,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就那么轻微的一痛,然后再一麻,血疯狂的喷出老远。

中年男人的手指指向黑衣人,可无论如何也不出一点声音,他只感到眼前渐渐变得黑暗,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巨烈的疼痛和心脏的颤抖,瞳孔放大中,中年男人腿一蹬就断了气。

“大哥!”受伤的年轻人一声惊叫,没有惊动黑衣人,也没有惊醒珍姐,更没有让已经断了气的中年男人睁开眼,却让另外一个暂时还没受到一点伤害的年轻人受到提醒,疯狂的往一边的手枪扑了过去。

黑衣人没有动,只用眼睛的余光瞟了年轻人一眼。终于将手枪抢在手上,年轻人似乎徒增了无限勇气,刚刚转过头想要给黑衣人来那么一枪,结果才刚刚将脑袋转过来,就看到迎面一枚飞刀射了过来,直取他的咽喉。

这年轻人现在有枪在手,在这样生死存亡的关头,动作比平时快了不少,一边往旁边飞快的闪开,一边就准备扣动扳手,可在黑衣人的眼中,年轻人的动作依然太慢了。

“啊!”的一声,年轻人倒在血泊中,喉咙部位赫然插着一柄飞刀,这家伙死得快多了,而且临死的时候还圆睁着一双眼睛,眼中闪出的是无比的惊骇,真是死不瞑目,倒少受了些苦。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看到黑衣人向自己走了过来,躺在地上的那名年轻人连求情的时候说话都打颤,身子想要往后缩,却现全身无力,软成一团。

黑衣人一步一步逼了上来,样子轻闲无比,却给了年轻人莫大的压力和恐惧。

“饶了我吧,我告诉你我们的来历,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啊,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找就去找我们老板吧,求求——”年轻人的声音嘎然而止,黑衣人从年轻人的咽喉处抽出匕,血才顺着拇指大的伤口往外面喷出。

将带血的匕在年轻人的身上擦得干干净净,黑衣人并不想知道这年轻人口中的幕后操纵者倒底是谁,他只知道谁要是敢动少主的女人就必须死,而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保护好眼前倒在地上的这个女人,这是龙十三这个临时的队长说的,对于龙十三的话,他不敢违抗,更不用说龙十三是为少主做事,少主的事情他从来就不可能去违抗。

珍姐悠悠的醒转了过来,现自己居然躺在车上睡着了,很奇怪,明明刚才被人吓晕了过去,为什么现在车子却停在了自家小区的门口。

“哦,刘总你怎么车开到这里不进去啊?”一个保安走过来,刚才去撒了泡尿,回来就看到一辆宝马车停在小区门口了,走过去一看,这车他认识,天天从小区进进出出,主人正是白天在电视中看到过的刘婕珍,盛华集团的副总裁。

对于珍姐,这个保安还是挺有好感的,虽然他并不是个色鬼,而且家里也有老婆孩子了,可要跟珍姐这个性感的美人相比,家中那黄脸婆就实在没了吸引力。

“哦,啊,知道了,马上就进去!”珍姐笑着跟保安打了声招呼自己开车进了小区。

“难道刚才是做梦?可为什么手还这么痛啊?”珍姐自言自语的道。

“八成是遇到高人相救了!”珍姐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打开门,家里没有一点声音,静悄悄的,白天忙着还无所谓,现在回到家里珍姐很自然的感觉到孤单,他想起杜峰,想起杜峰现在可能正跟着其它女人一起睡觉,她就觉得特别的难受和委屈。

“阿峰知道我今天有多累吗?”珍姐苦笑着摇了摇头,将皮包随手一扔,倒在沙上不想动弹,挣扎着给自己倒了杯水,珍姐又拿出红花油给自己的手臂抹了点,再挣扎着到浴室调好水温,她想要洗个澡,然后再好好睡一觉,因为明天的工作还有很多。

水顺着珍姐的长一条一条的流过娇嫩的脸,再顺着脖子流过两座雄伟的山峰,再顺着一片平坦的小腹流到一众山林,珍姐拼命的搓洗自己的身体,想要洗去一天的疲劳和心里的孤独。

镜中的自己比以前似乎更加漂亮动人了,一双洁白娇嫩的**一点也不显得松柔,被温热的水一激,倒还有些尖挺的立了起来,想起好久没有跟杜峰疯狂过,珍姐突然感到小腹下面升起一股**,手也就顺势搭上了两颗粉嫩的蓓蕾。

“嗯!”手才刚刚触碰到胸脯,珍姐就激动得嗯啊出声,实在是太敏感了,整个人靠在镜子旁边,另外一只手顺着小腹往下。

“哦”的一声,珍姐再次陷入了快感的旋流之中,索性坐在地上,两只手拼命的开始在自己身上**,她似乎想要将自己送上**的顶峰。可惜忙活一阵之后,珍姐才悲哀的现,无论自己如何的努力,却总是找不到跟杜峰在一起的那种刺激的感觉,让她总是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火候,正在她全身骚痒难耐,娇喘吁吁的时候,客厅的大门出了轻微的声响。

现在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按道理珍姐是不容易听到这种微小的声音的,可刚刚在小巷子受到几个流氓的惊吓,她现在根本就还没有完全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另外这夜实在又太静了,所以珍姐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屏住呼吸,客厅真的又有声音传来,珍姐听出来了,是关灯的声音……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