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花求票求收藏求订阅,订阅订阅订阅吧!

以六对八,受伤一个,五个完好,却将对方八个全部打晕,看起来还不错,可惜杜峰还是不满意,摇了摇头对吕良道:“良子啊,你这龙堂还要加紧训练啊,你看他们这架打得,不但时间用了这么久,连打架的方法也全无章法可言,你那军体拳没事的时候就教教他们吧!”

众人大汗,杜峰真是菜鸟,哪个混混打架给你讲什么章法,完全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如果要用招式跟这些混混打架,不是不行,而是必须要是高手才行,否则等你一个漂亮的招式还没亮完,说不定身上已经挨了好几下了!

野狼喝退几个兄弟,自己跑过来恭敬的对杜峰道:“峰哥,你看怎么处理?要不剁了扔黄浦江算了!”

杜峰随手递给野狼一瓶啤酒笑道:“急什么,来来来,先喝瓶酒压压火气!”

野狼本来就喝得有几分醉意了,现在看到杜峰又拿来啤酒,虽然心里不想喝,但当着杜峰的面他还是咕嘟咕嘟的灌了个干干净净,这才坐到一边。

“东西呢?”杜峰笑道。

“峰哥,什么东西啊?”野狼有点蒙了。

“**,峰哥是问你药呢?”魏兵站起来直接一脚踢在野狼的**上,后者也不反抗,涨红着脸讪讪的道:“峰哥,对不起,刚才一时打得兴起,忘了这事儿了。”

跑到几个义和帮的几个小弟身上一阵摸索,捧了一大堆药丸过来,真是摇头丸。

杜峰拿起一颗药丸,左盯右盯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又扔回桌子上,对野狼道:“把他们几个给我灌醒,我来问问他们!”杜峰随手取出墨镜戴了起来,这墨镜够大,几乎遮住了半张脸,再加上二楼的灯光本来就迷离,倒也不担心被人记住相貌。

刚才打架的时候胖子一直在二楼的楼梯口不敢过来,等野狼这边将对方摆平了,他赶紧叫服务员过来将破损的桌椅换了,再将地上的玻璃碎片及垃圾扫掉再拖得干干净净,这让现在准备拿玻璃碎片去戮醒这几人的野狼一时的找不到东西了,狠命的在对方要害的地方踢了几脚,他可不怕因为自己力气太大将对方给踢成了阳萎。

四眼仔和几个小弟一起醒了过来,身上的血已经没有再流了,不过现在满脸是血的几个人也实在不**样了,看起来很有点吓人。见到杜峰等人就坐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盯着自己笑,四眼仔这才现连四海帮原来的魏兵都在这里,吓了一跳,赶紧低声道:“兵哥!”

魏兵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冷声道:“四眼仔,你现在胆子真是越混越大了嘛,居然还真敢在咱们天龙会的地盘上撒野!我看是不是给你的彪哥打个电话,让他来救你啊?”

四眼仔对这个魏兵可是敬畏有加的,别看畏兵年龄不比他年轻,但砍起人来那可真是凶悍无比的,而且更让四眼仔头疼的是这魏兵的心计之深实在不是他能看得透的,别看现在魏兵没火,可能上一刻还在笑着开玩笑,下一刻就会一刀剁了你的脑袋,这种人要是都不可怕,那天下也没有多少可怕的人了。

“兵哥,对不起!我——”四眼仔现在知道害怕了,看这情形今天的事情还真是闹大了。

“你对我们天龙会的招呼一点也不放在心上,说明你根本就没把我们天龙会看在眼里嘛,嘿嘿!”魏兵突然嘿嘿笑起来,这又让四眼仔的冷汗都吓了出来。

“不不不,兵哥,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这一遭吧,要不改天我找地方摆上几桌,请兵哥和诸位大哥吃饭?!”

“峰哥,你看怎么处理?”魏兵转过头向杜峰咨询,样子笑得有点恶心,跟刚才的样子完全是两样。

“你们看呢,我看这里是野狼的地盘,让他来!”杜峰盯了一眼在一边跃跃欲试的野狼。

“峰哥,这家伙我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以前四爷吩咐让我们不要跟义和帮闹翻了,所以我才一直忍着他,今天反正事情都闹得这个地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剁了扔下黄浦江喂鱼算了!”这野狼三句话不离杀。

“野狼哥,以前兄弟多有不对的地方,这里向你道歉了,求野狼哥给兄弟们一条生路吧,我赔钱,你们说赔多少,我赔钱给你们!”四眼仔想想自己好像还有几十万,现在为了活命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保命要紧。

“钱,钱,钱,老子才不稀罕你的钱!”野狼说着说着又踢了几脚,每一脚都尽往四眼仔的阴处踢,只踢得四眼仔哀叫不已。

“大哥,兵哥,峰哥,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家上有八旬老母,下有孩子嗷嗷待哺啊,我可真不能死啊,峰哥,峰哥,你让他们放了我吧,来世我做牛做马都报答你,你就当我是个屁,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屁放了吧!”

杜峰大汗,妈的,这都哪跟哪啊,不过这四眼仔倒还真能忽悠,居然还上有老下有小,敢情是小说或是电视剧看多了吧。

“算了,野狼,回来坐下!”杜峰轻声道。

野狼没听到,依然还在踢,这家伙踢得兴起又对着另外几个抖成一团的义和帮小弟下手了,还特别照顾了那个猛男,不过现在的猛男已经再也看不到一点猛男的样子了,哭得是稀里哗啦。

“野狼!”魏兵一声暴吼,野狼吓了一跳,回过头盯着魏兵,又盯着杜峰,完全不知道为什么魏兵好端端的突然对他火。

“峰哥叫你停下你没听到啊?你耳朵长起来是做什么用的?煽蚊子啦?!”魏兵一顿臭骂,野狼委委缩缩的退了回来,诞笑道:“峰哥,对不起,刚才没听到呢,这一打得兴起,就老是误事,哎!”

杜峰对这个野狼倒是有点好感了,这丫的咋跟龙二有点相像呢,打起人来可真叫狠啊。

“算了。”杜峰手一挥,笑道:“野狼,叫几个兄弟把这几个家伙拉下去吧,把这个四眼仔留下就行了!”

看到自己几个同伴全被拉下去了,四眼仔害怕了,扶了扶不知道从哪里摸回来的眼镜,已经破了一个镜片的眼镜中,杜峰嘿嘿笑起来真让四眼仔心惊肉跳:“峰哥,你也放了我吧!”四眼仔都快要哭出来了,在他看来,自己几个手下的小命肯定是不保了。

杜峰点燃一根烟,吐了个漂亮的烟圈,这才笑道:“四眼仔,我现在问你个几个问题,如果你老实回答我,我就放了你,否则可能明天你就得进黄浦江底了。”

“峰哥,你说,你问吧,你要问什么我全都告诉你!绝对不敢有半点隐瞒!如果我说半句话假话,就让我天打五雷劈!”一听有一分生机,这四眼仔赶紧表决心誓。

可惜杜峰却并不相信他的誓,笑道:“你不用急着誓,我不信这一套,听好了,第一个问题:相信你们都得到了我们天龙会的招呼,吴彪怎么看待咱们天龙会入主徐汇区的事情,你今天来这里卖摇头丸是不是他的意思?”

四眼仔想都没想就道:“峰哥,这一切都是彪哥吩咐我做的,我们义和帮以前就一直跟四海帮关系不太好,不过因为康四爷对我们在他的地盘上卖药丸也没有过多的干涉,所以彪哥就没有跟四海帮生什么大的矛盾,但现在你们天龙会吞并了四海帮——啊,不不不——”

看到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知道自己话说错了,赶紧改口道:“自从你们天龙会跟四海帮合并,入主徐汇区以后,马上就招呼我们不能来卖药了,所以彪哥,不,所以吴彪就让我带几个兄弟过来卖药丸,看看你们的反应,就想你们为难了我们,他好有借口派人吞并你们徐汇区,其实吴彪这人早就想着徐汇区这块肥肉了,他阴险着呢,峰哥,你饶了我吧,我愿意加入天龙会,我手下还有些兄弟,你放了我,我回去叫他们一起加入天龙会!”

杜峰皱了皱眉头,原来准备放了这个四眼仔的,没想到这四眼仔人品这么差,背着就说老大的坏话,如此没有坚定立场的人要了也没多大用,冷冷道:“第二个问题,吴彪跟青帮的关系怎么样?”

一听到青帮,四眼仔的脸色变了一下,但还是坦白道:“吴彪跟青帮的关系跟其它几个帮派跟青帮的关系差不多,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杜峰点点头,现在明白了,看起来这个义和帮就是杜峰的下一个目标啊,这样的帮派估计灭了青帮也不会太重视吧。

“峰哥,可以放我走了吧?”四眼仔可怜巴巴的盯着杜峰。

“野狼,把他带下去吧!哦,把他们全放了!不过,四眼仔,你回去告诉吴彪,就说过几天咱们天龙会就会去拜会一下他的,好了,就这么多了!”杜峰摆摆手,野狼叫小弟将四眼仔带了下去。

环视了一眼四周,杜峰严肃的道:“明天大家的主要任务都是确保盛华集团的开业庆典,咱们收了别人的钱,自然要给他们保驾护航嘛,如果道上有谁来捣乱的,一律暗中处理了,不要把动静闹大!要知道,明天的庆典上将有不少的媒体到场,这些人可不能随便得罪,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把小事闹大!”虽然李铁军跟吕良知道杜峰是盛华集团的幕后老板,但杜峰可没打算把这个身份告诉更多的人知道。

看到几人纷纷点头,杜峰又对龙十三道:“派人盯住这些人,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给我和威子,知道了吗?哦,等过了明天,让这个四眼仔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种人渣一点道义都不讲,早死早投胎。”

“是,少主!”

又对杨天威道:“威子,最近两个工作重点,一是明天的开业庆典,二是一个星期后的大战,你要抓紧时间招兵买马,另外还要配合良子训练一下,要知道兵贵在精不在多!”杜峰说了个有点矛盾的话,不管良子跟威子的想法,杜峰准备离开了,时间这么晚了,这酒吧确实不是他喜欢呆的地方,现在家里美女可比这里的养眼得多了。

看来一场大战在即,可惜谁也不会知道,这场大战的直接挑起者就是四眼仔,这家伙完全是瞎说,本来吴彪是严令不能来天龙会的地盘上惹事的,他倒好,惹了事不说,回头倒还把这祸直接引到了吴彪和整个义和帮身上。

传说中的分割线感谢支持

义和帮的总部,吴彪跟几个兄弟正在打牌,没想到四眼仔却来了,这四眼仔还真能编,居然说自己到天龙会的地盘上去帮吴彪探听虚实,没想到却听到天龙会的几个老大在一起商量要对付义和帮的事情,于是靠近想听个究竟,不想被认识他的野狼给认出来了,于是两帮人一场大战,虽然打倒了好几个天龙会的好手,但终因寡不敌众被杜峰等人抓起来了,于是让他带信过来,说了一个星期以后就要攻击义和帮的地盘。

这样一来,本来违反规定的四眼仔立即成了大功臣,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添油加醋的一番诉说下,吴彪怒了,甩给四眼仔五万块钱让他好好养伤,这就跟几位心腹开始商量着如何对付天龙会的进攻了。

“大哥,天龙会现在可是风头正劲啊,前几天只凭着那点人手就能将一向能砍能杀的四海帮制得服服帖帖的,我担心我们不一定能稳赢!”吴彪的亲信“毒蛇”不无担心的道。

“怕什么,我们义和帮三千兄弟也不是吃素的,我就不相信他们真有传言中说的那么厉害,实在不行咱们还可以找黑盟嘛!”另外一个外号叫“鄂鱼”的兄弟拍着桌子吼道。

“说什么黑盟啊,那还不是青帮说了算,你有多少钱拿给他们来解决这件事,再说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解决,干嘛要拿钱让他们解决啊,一千万,一千万咱们都可以招多少兄弟了?”另外一个兄弟道。

“猴子说得对,这件事情,我看我们还是自己解决吧,如果一有事就叫黑盟去解决,说出去咱们义和帮也没有脸面,不过毒蛇说得也对,这天龙会咱们可不能轻视了。”吴彪一直在敲桌子,眉头皱得老深,义和帮现在的地盘是静安区,这可是跟徐汇区接界啊,他早就担心天龙会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就是自己,现在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要不去金凤帮联系一下,找一下金凤姐,她不是跟大哥你关系一直不错嘛,让她到时候借点人给我们!”“毒蛇”提议道。

“她一个女人而己,顶个屁用!我看还是我们自己想办法吧,要不去火车站找豹哥,上次他们东星跟淮南帮的过结还是我们替他摆平的!”吴彪真不想去叫金凤帮出手,一个大男人去求一个女人帮忙,他还真抹不下脸。

“彪哥,金凤姐虽然是女人,但她手下可也有两千多小弟呢,而且她本人砍起架来也是个好手,她跟我们是唇亡齿寒,我们要是被天龙会灭了,估计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金凤帮了,所以我看找她最保险,也能保证她们会出全力,倒是这个东星帮我一直不太相信,那个豹哥人倒是不错,不过那个王虎和他手下一群家伙实在素质低下,一伙流氓而己,而好像这个豹哥又极讲义气,要让他们出人帮忙他一定要征得这个王虎的同意,到时候我怕王虎又要向我们敲诈好处,这种人咱们最好别跟他打交道!”猴子分析得倒是有理有条,实际上他在义和帮还真是担当着军师的角色。

吴彪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得有点道理,好吧,一会儿你打个电话给金凤,就说明天晚上我请她吃饭!再说,咱们义和帮三千弟兄也不是吃素的,哼,杨天威,你要想吃了我们义和帮,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么大的胃口了!”

吴彪已经决定,到时候亲率帮内的精英,加上外援,估计至少也会有四千人了吧,想灭了我?那就别怪老子不讲信用了,老子来个突然袭击,先抢了你的地盘再说!

看到吴彪的脸色突然开始诡异的笑了起来,鄂鱼眨眨眼笑道:“大哥,你又有什么好点子了?”

吴彪笑道:“鄂鱼,明天你给我挑选一些精干的兄弟,过了明天,等盛华集团的开业庆典一过,那些大人物跟媒体一走,我们就来个先下手为强!集中起来咱们也许没有把握,但咱们分批抢了他们的地盘再说,他们人少,又不知道咱们突然袭击,所以这次我非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几个人互相看看,都哈哈大笑起来。

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又要说对不起了,相信有不少人又要骂我不讲信用了,接到编辑部通知,24号我得去北京参加网站的年会,要到28号才能回上海,所以原计划的21号开始双更又不能实现了,想了两天终于还是出来告诉大家,这个是突然**件,一点准备也没有。说啥也是鱼儿的不对,大家要骂就骂吧,我接受,不过老读者应该了解鱼儿的为人,我是从来不会骗读者的,而且一向是说到做到,但最近因为跟女友分手的事情搞得我一直没时间码字,又出现这种年会的事,让我屡屡让读者失望,都是我的不对,不过现在鱼儿已经是全职了,从北京回来以后,我也不存啥稿了,每天码两上来,这个月可能爆得没啥意思了,下个月,我保证每天一万字更新,绝不再食言了,请大家理解和支持鱼儿一下!ok,没过字数)。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