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迟到了,原因就是上午去送货了,直接从家里去的,现在才到公司!

感谢朋友们对我母亲的祝福,谢谢了,最近跟兄弟们的交流少了,因为条件不允许,不过这一周鱼儿一直在努力搞宽带的事,如果周末还搞不了有线,就装无线的了,慢就慢点吧,那样晚上就有时间上来跟兄弟们说说话聊聊天了,交流是必要的嘛!最近太忙,母亲的病是一方面,搬家也是一方面,公司的工作更是一方面,请大家见谅,再忙再累每天一章,下周开始每天两更!

看到飞机呼啸着冲入云天,华威英将目光转过来,正好看到华惊龙放下电话。

“都处理好了?”华威英将肩头的一根白弹开,若无其事的问道。

华惊龙点了点头,奥斯丁家族在伦敦那是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对于杜峰给他们留下的烂摊子自然是轻松的处理得干干净净,当然按照杜峰的要求,他还是多多少少故意留了一点线索给山村正田,因为这样才能真正查出是谁在背后捣鬼。

杜峰可以因为忙而不去追纠幕后的真凶,但华威英不可以,身为神龙山庄的一员,他不能容忍小RB在他的地盘上对杜峰这个新少主不敬,对于他来说,这不仅仅是对杜峰不敬,更是对奥斯丁家族不敬,对青龙会不敬,对神龙山庄不敬,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华威英转身上车,一边开始在心里计划,应该如何给山村正田点厉害瞧瞧,至少要让他明白,有的人是绝对不可以得罪的。当然,华威英不会要了山村正田的小命,虽然这对他来说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为了不影响了杜峰的兴致,他会将山村正田的小命留给杜峰。

杜峰从飞机场出来,早就有龙五开着车在机场等候了。这辆宝马车现在已经成了杜峰的专座了,知道杜峰心急,龙五主动的将车子让给龙一来开,自己则跟着龙二等人呆在后座,还好,这车子里面设计得相当的舒适和宽敞,四个人坐在一起居然还不显得太挤。

陈博身为徐汇公安分局的局长,从二十四岁从警校毕业后就与青帮的帮主龙啸云走得很近,那个时候龙啸云还只是个小头目,但在两人的互相配合下,只是经过六年时间,龙啸云就坐上了青帮的龙头老大的宝座,而陈博也因为有青帮的鼎力相助,终于坐上了局长的位置。

整整十五年了,两人都一直保持着亲密而又隐秘的关系,正因为两人的互相配合,才让两人一直在各自的位置上安安稳稳的坐了十五年。所以今天接到青帮下面一个头目的电话,陈博也就习惯性的带着人马来给龙啸云助拳来了。

可陈博万万没有想到,本来以为很轻松的事情却变得异常的难办,原因有两个,一个是318包间里面的一人是陈氏企业的公子,而他现在正被另外一对青年男女踩在脚下,真正的踩在脚下,一动也动不了,这让陈博有点投鼠忌器;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那对青年男女实在太彪悍了,在陈博迫不得己调来一批特警后依然是我行我素,丝毫不把这些特警放在眼里,更是将几名试图靠近的特警一阵暴扁,其中两人骨折,三人满脸鲜血。

所以陈博现在就非常的生气,他不知道这一对男女的来历,但他相信就算再厉害的人,再能打的人也不可能会抗得过政府,而自己现在正是代表着政府。要不是怕伤了陈华这个本家,估计陈博已经要命令手下的人开枪了,这种场面他虽然见得不多,但多年的办案经验也还是多多少少见识过了,说白了,就算是乱枪将这对男女打死,他也不会有一点动容或不安,别看他披着警服,这些年来冤死在他手上的人可不少,只不过一方面有青帮替他擦**,另一方面他本人也极会奉迎讨好上司,所以才会一直稳稳的坐在局长的位置上,而没有被人给拉下马。

陈博生气归生气,面前的难题却还是要他解决,一方面这件案子已经惊动了新调来的市公安局局长纪少秋,另一方面陈华的父亲也是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来给他施加压力,另看两人都姓陈,但陈华的父亲可是一点也不给他面子的,要不是因为现在在欧洲出差,估计都会马上跑到现场来了。

面对几方面的压力,陈博决定要强攻了,虽然他亲眼看到了318包间里面的那对男女,也的确有点舍不得对他们下毒手,特别是那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甚至都让他有点心动不己,但在这种关键的时候,他可顾不得这些了,正要命令特警持枪再次冲进318包间,门外已经传来了汽车的紧急刹车声。

陈博从酒楼大厅走到门口,正好看到杜峰等人一起往门口走来。酒楼的四周围了不少的群众,而接近酒楼20米的地方都拉起了警戒线,外面停了十多辆警车。

“对不起,警察办案!”杜峰刚刚走到警戒线就被两名公安伸手拦住了。

杜峰现在正心急,对于这些办案人员,他可没有什么好感,一挥手将两人劈翻在地,不过因为四周围了太多的人,杜峰并没有伤了两人。

“站住!”杜峰一行人才刚刚跨过警戒线,前面又围了四个人过来,这次过来的是特警了。

“让开!”杜峰冷冷的道,脚下不停,依然往前面走去,甚至对站在自己面前的那名特警都像没看到一样,直接就撞了上去,这下子杜峰可是用了点力气的,被撞的那名年轻的特警立却被杜峰突然跨近的身子撞得扑了出去,还好,仅仅是扑出一米外就跌在了地上,不过肋骨可是断了好几根,看到周围的群众都哗哗的起哄,他硬是忍着剧痛,就算额头的汗水一颗一颗的顺着脸庞留了下来,他依然一声也没吭出来。

“哗啦”一声,四周又围了几名特警上来,连着刚才那三名,一共是八名特警围住了杜峰等人,而且每个手上都端起了冲锋枪,子弹也被推上了膛。

杜峰终于停下了脚步,他不是怕,而是不能在这里彪,因为随便他还是龙一出手,其效果都绝对是惊世骇俗的,而龙二等人本身的身手也是相当的变态,再说他们还不一定抵得过这些子弹。

“把手举起来,蹲下!”其中的一名特警一声怒吼,用枪指着最前面的杜峰。

“把你手里面的家伙给我移开!”抱着百合的龙一冷冷的对着当前的那名特警命令道,这口气绝对冷得可以,而对面的那名特警也下意识的将枪移了移,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如此的听龙一的话,这就像是他本能的反应一样。

“谁是你们的头?”看到一众警察这样如临大敌,杜峰反而不急了,看起来自己的两名手下跟宁馨一点事情也没有啊,否则这些警察早就走了。

看到杜峰抽出一根香烟,龙二赶紧走过来给杜峰点上,退回去的时候,还嘿嘿的笑了两声,有点色迷迷的盯着对面那位特警,龙二的这个习惯性的动作立即让对方汗毛都竖了起来。

“妈的,这个男人的眼光太让人难受了,怪怪的!”估计对面那特警就是这一队人的领队,看到杜峰如此嚣张,居然往自己脸上喷了一口香烟,顿时有点受不了挑畔了。

“将手举起来,抱住后脑勺,全部蹲下!”虽然已经尽可能的大声了,但看到龙一那双冰冷的眼睛,对面的特警声音都低了一个八度。

“我再问你一遍,你们的头是谁?给我站出来!”杜峰反而笑起来了,但龙二等人却不再敢笑,他们了解杜峰的性格,从RB和英国的两次出行就可以看出杜峰有个习惯,越是生气的时候反而越是显得冷静和轻松,像杜峰现在这个表情,八成是真的生气了,而杜峰如果真的生气了,那后果可就真的很严重了。

“张队长,把他们带过来!”陈博看不下去了,他一直站在大厅的门边盯着杜峰这一队人,杜峰这一行人的气质都有点相近,全是冷冰冰的让人望而生畏,这与里面那对男女不正好一样吗?难道他们跟里面的那几个人是一伙的?

“是!请跟我来!”张队长当先带着杜峰一行人往陈博这边走来,而几个同伴一直是将枪对准着杜峰一行人,当然龙一也早就将神龙诀运到了极至,虽然她没有杜峰那么高深的功力,但要对付这些子弹,她还是有把握的。

“你是他们的头?”杜峰走到陈博身前,站定,轻蔑的盯了陈博一眼,这一眼立即让陈博差点甩手就给杜峰两个大嘴巴,因为这十几年来,除了他的顶头上司以外,就没人谁敢如此对他。

“你们是干什么的?”陈博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气绪,他真的有点担心自己会一时忍不住冲动起来,他知道他一旦冲动起来那可真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的。

“看来你真是他们的头,好吧,我告诉你,里面包间中的那两个人是我的手下,我来这里也是有正事要办的,你还是早点带着你的人回去吧,不要阻碍了我办事,否则——”杜峰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他现在急着进去收拾陈华,自然没有心情理这些狗屁警察了,当然,如果他们硬是要跟自己作对,杜峰也不戒意顺便收拾一下他们,反正我不伤你性命,就算闹到市委市政府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再说市公安局的张局长,还有王市长跟市委书记跟自己可都算是老熟人了啊,总不至于拿着屁大点事来为难自己吧!要知道,为难我,可就是为难何家啊!

杜峰打的是如意算盘,陈博却也不是笨蛋,听到杜峰如此嚣张,不禁有点吃不住杜峰的来历了。

“你凭什么?”陈博冷冷的道,虽然杜峰刚才的表现真的很嚣张,但他不怕,因为杜峰的四周还有不止8把枪指着呢。

“哈哈,凭什么?好吧,让我们进里面大厅再说吧!”杜峰本来想在这里就开始揍人的,但想想外面还有那么多群众,还是想办法进大厅再说。

杜峰这个主意正合了陈博的意,一方面有些话在外面说出来要是被四周的人听到了可就不好了,另外一方面如果一会儿到了大厅杜峰真的没有什么来历,就算他是混黑道的,只要不是青帮的,也大可以就地收拾了,回头再给杜峰等人安个什么罪名就行了。

一行人刚刚走到大厅,大厅里面的几名特警看到陈博的眼色,也一起围了上来,杜峰的四周顿时出现了十多个特警,外围还有二十多个警察,近四十个人都端着枪指着杜峰一行人,很明显如果杜峰表现得不够好,他们完全可以用袭警的罪名将杜峰等人射杀得像是筛子一样。

“你们倒底是些什么人?居然敢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打人,而且还敢劫持人质,识相的就快叫你的手下退下来,将人质安全的放开,否则,我可就把你们当成同谋一起处理了!”陈博一边问杜峰的来历,一边想要给杜峰敲记警钟。

“哼,你们这些警察除了会替有钱人办事之外,还能干什么?我们行凶打人?里面那个小杂种居然给我女朋友下迷药,被我的手下抓了个正着!罚惩他一下也是应该的!”杜峰冷冷一笑。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警察办案只讲证据,我们看到的是你嗦使手下对陈氏家族的公子行凶,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要等你朋友醒了以后我们再进一步调查,再说了,你朋友还不一定起诉呢!总之,你们这种做法就是违法的,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采取正当的手段来解决,如果什么事情都让你们自己解决,那还要我们警察干什么?!”陈博说得是理直气壮,这简直让几个特警都有点脸红,因为他们都太了解陈博的为人了。

“我呸!”杜峰一口痰吐在红地毯上,还好,没有吐在陈博的脸上。

“你他妈说话也不脸红,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有几个警察是干干净净的,我看你这红光满面的样子,八成也不是好人,还指望你们替我们老百姓出头,那我就真是白痴了,废话少说,我女朋友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现在要进去处理事情,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里挡着我的道,否则我可就真的要对你们不客气了,别以为警察我就不敢打!好警察我不打,你这种不问青红皂白,只替有钱人说话的臭警察,我可是照打不误!”

杜峰现在说话越来越嚣张了,也简直变得有点不讲道理了,这也可以理解,因为他对警察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曾经更是被抓进局子里被人打过,另外,更让他差点暴走的原因就是这个陈华这次是真的触犯了他的底线了,而且宁馨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所以杜峰现在真的想一巴掌就将面前的几人煽飞,那样他就可以马上进去查看宁馨,也可以好好收拾一下陈华了,刚才在飞机上他还想着要将陈华碎尸万断,但现在他改主意了,他不想要陈华的命了,他要好好折磨一下这个敢打他女人主意的家伙。

“你敢骂我?!”陈博是真的火起来了,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像是泼妇一样跟杜峰对骂起来。

“啪”的一声,龙一的巴掌落到陈博的脸上,陈博没有飞出去,不过一边的脸却是马上红肿起来,身子摇了几摇,再站定时,将嘴里的几颗带血的碎牙吐了出来,陈博顿时傻了眼,他万万没有想到杜峰这一伙人嚣张到这种地步,被几十个持枪的特警围着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打他,而且这一巴掌还这么狠,让他眼冒金星,两耳轰鸣,差点痛得叫起来。

周围的特警也是你望着我,我盯着你,完全惊呆在当场,直到陈博咬牙切齿的命令他们开枪他们才惊醒过来。

“你们竟敢袭警,全部双手抱头蹲下,否则就地枪决!!!哎呀!”命令下完,陈博终于还是没有忍得住,失声痛呼起来。

“全部给我闪开!”杜峰一声怒吼,先迈开脚步往前走,一撞之下将陈博撞得飞了出去,砸在墙壁上再弹出老远,落地时虽然全身的骨骼伤了不少,却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也是痛得咬牙咧嘴,被撞的头部更是鲜血直流,万幸,杜峰不想他死,所以用内力托了他一把,否则他现在就是脑浆迸裂的下场了。

“给我开枪,给我开枪!”陈博也是红了眼了,他可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头撞到大理石墙上居然还没死掉,他现在只想要将杜峰这几个人立即毙杀在当场,然后再将318包间里面的两个男女一起杀掉,到时候他自然有办法让他们的死变得理所当然。

特警们为难了,想不开枪可又实在怕陈博这个上司给他们小鞋穿,想开枪,可杜峰等人毕竟罪不至死啊,这不是让自己变成了陈博的杀人工具了吗?那样对得起自己头上的国徽吗?

正在特警们为难的时候,杜峰已经走到了其中的两人的面前,一撞之下,两人飞了出去,受了点小伤,足以让他们没有反抗的能力,却并没有大碍。

“哒哒哒!”其中一名特警终于还是开枪了,而另外的特警也只得配合着一起开火,子弹呼啸着织成一道绝密的火力网,将杜峰等人圈了进去,包围得水泄不通……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