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手!”楼梯口传来一声暴吼,一个人影一下子从二楼飞身而上,可惜终究是晚了一步,等他上来的时候威斯特手中的枪砰的一声响了,而他身后的四人的枪也跟着响了,可就在来人无奈叹息的时候,他却见到了最诡异的一幕,这一幕他曾经从父亲口中听到过,但今天这种传说中的神话却真正的在他面前上演了。

来人正是华人食府的老板华惊龙,接到张经理的电话,他马上就飞从家里赶了过来,在华府街他不允许有人伤害到华人,就算是自己的同胞的错,也绝不能让同胞在自己的地盘上出事,这是他的原则,也是青龙会的原则。

可惜终究还是晚来了一步,一身唐装的华惊龙只有三十多岁的样子,他现在对楼下那群白虎堂的帮众可是真的恨之入骨了,如果不是他们围住酒楼,自己也就不会收拾他们的头目再问他们事情的经过了,也就不会担误时间了。

白虎堂,看来你们是皮痒了,既然你们敢来惹我们青龙会,那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回头就灭了你,我看你还嚣张!!!

盯着从威斯特枪筒中飞射出的子弹,华惊龙一边在心里做了这个决定。

“哎呀!”

“啊!”

“啊!”

“妈呀!”

“哦,天啦,我的手!”

威斯特和他的四个兄弟才刚刚扣动了扳机,马上就感觉手腕一阵巨痛,手中的枪几乎同时从手中掉落,而原本有点粗壮的手腕这个时候居然差一点就齐腕断掉了,一股鲜血几乎止不住的从手腕处往外直冒,五人同时大声呼痛,不过看得出来这五人也是久经战阵的老鸟了,虽然都痛得几乎晕去,脸上的汗水也是叭叭的直往下掉,但他们却没有一个人蹲下或是倒地,只是站在原地,左手紧紧的捂住右手腕的枪伤处,鲜血却从他们的手缝间直接渗了出来,如此的痛楚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大声哭叫,除了刚中枪的时候他们惊叫了一声外,现在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死死的盯着杜峰一行人。

“啊!”

“天啦,太快了!”

“好准的枪法,真是神枪手啊!”

大厅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为龙七的枪法惊艳,龙七却从威斯特的侧面慢吞吞的走回到杜峰的身边坐下,一边还吹了吹依然冒着青烟的枪口,他现在的悠闲的动作跟他刚才闪电般移动的身影简直没法比较。

“啊,天啦,快看啊,有鬼啊,上帝,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神奇的事情了!”

“啊,神仙啊!”

前面一句是当地的伦敦人的惊叫声,而后面的则是那些华人食客的惊呼声,他们刚才都被龙七给吸引了,倒还没有来得及关心五人的子弹倒底有没有伤到杜峰等人,现在才回头一看,立即跟华惊龙一样,被眼前的神奇景象所迷住了,不禁齐声惊叫出声。

五枚子弹不分先后的到达杜峰的面前,却在杜峰身前一尺的位置停了下来,不过子弹这个时候却依然在高的旋转,与空气产生的咝咝声让众人心惊肉跳,可惜这五枚子弹却似乎被一层无形的东西所阻挡,丝毫也前进不了,就那么在杜峰的面前排成了一朵梅花的形状,慢慢慢慢的,渐渐的慢了起来,到了最后终于全部都停了下来。

“嘿嘿!”杜峰一笑,右手伸出,那些子弹自动的一枚一枚的慢慢跳到杜峰的手心,一字排开就再也没有一丝异动。将子弹拿在手里,杜峰先将子弹拆开,将那些子弹中的弹药一点一点的全部倒了出来,整个动作杜峰都是微笑着完成了,可这种微笑让人看了绝对是一种严重的打击,特别是威斯特等人,看到杜峰的微笑他们从心灵深处感觉到了杜峰的轻视和嘲讽,可他们却一点也没有办法,更不敢去反抗,因为杜峰现在的表现太神奇,太诡异了,一个人连子弹都不怕,那还会怕自己的刀或是拳头吗?

看到威斯特身后的那么一群大男人都纷纷的将已经拿出的手枪再次插回口袋,龙七这才将手里的沙漠之鹰插进衣服里,不过他有把握在这些家伙将枪端起的一瞬间,秒杀掉他们,就算他们现在还有二十多个人,估计也就最多三轮的射击就足够让他们这些人丢了小命,而这三轮的射杀,他只需要几秒钟。

“很好,很好,你们的胆子很大,心肠也够坏,出手就想干掉我们,这种狠辣我喜欢,不过我依然要给你们应有的惩罚,好了,十三,这就看你的了,去,把这几个人的右手给我剁下来!”

杜峰的话才一落,龙十三已经鬼魈般消失在原地,还没等众人看清楚他的新位置,威斯特身后的四名金钢马上就有一名的手腕被龙十三一刀给砍断,虽然是匕,但在龙十三的手里或当刀,或当枪,或当剑真的从没一丝的勉强。

“啊!”

紧接着是四声不分先后的惨叫声,五人无一例外的被龙十三切断了腕,而五人的手腕却被他们遗扔在地上,这个时候龙十三才显现出身影来,刚才他一直处在高的移动中,很多的人都没有看清楚他的身影,就算有几个眼尖的也只能看到一团淡淡的光影在五人周围移动,而那度,真的太快了,一点也不比刚才龙七移动得稍慢,甚至还略快了几分。

杜峰刚刚把话说完,就已经把小百合的脑袋深深的按在自己的胸膛处,而且两手帮她捂住耳朵,他不想让这些血腥的场面让小百合看到,甚至只是他们的痛叫声也不想让小百合听到。

看到五个狠人终于忍不住痛哼连连,杜峰向龙十三下了第二个命令:“十三,如果再有一个人哼哼,你就直接割破他们的喉咙,让他们永远没法讲话!”

杜峰说得是轻描淡写,可听到这句话的人都立刻闭上了嘴巴!他们相信杜峰是真的说到能做到的,他们更相信龙十三一定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杜峰的这个指令。

“给我杀了这几个家伙,一个都不要留,让下面的兄弟一起上来!”威斯特果然够狠,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别的了,现在右手没有了,他不知道以后这个白虎堂的堂主他还能不能坐得稳当,但既然现在自己还是堂主,他就要利用自己的权利为自己报仇,这是在伦敦,他却被一个外地来这里游玩的Z国人砍断了手腕,他实在忍不住这口气。

“砰砰砰砰砰!”

接连五声枪响,最先举起枪的五个人马上捂住了右手持枪的手腕,尽管他们已经很注意龙七了,可他们的下场与威斯特没有两样,这个下马威立即让后面一些还准备替威斯特卖命的家伙缩在原地不动了,本来已经掏出枪来的家伙见势不对,也顾不得再向杜峰这边射击,因为他们刚才已经见识了龙七的厉害,而且就算是射向杜峰也不一定能伤害到他,刚才杜峰那一手绝活他们看得清清楚楚了,一群人识相的将手中的枪扔在地上,两手抱头的蹲在地上,不敢再有稍稍的异动,生怕自己一动就被龙七一枪给照顾到了。

“都给我住手!”华惊龙终于醒悟过来,作为青龙会的会长,他不能再让大家对他如此的无视了,就算是杜峰如此的厉害和神奇,他也必须要出来说一句话了,因为这可是在华人食府,更是在青龙会的核心地盘华府街,他不允许谁如此的无视青龙会。

杜峰这边的一群人都没有一点反应,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而威斯特这边的人可没有杜峰一行人的心态好,一转头看到华惊龙,下意识的打了个冷颤,华惊龙铁青的脸已经告诉他们,这位青龙会的老大今天是真的很生气,而事实证明不管是谁,都不敢轻易惹到华惊龙,更不敢挑战以华惊龙为的青龙会,因为那些敢于挑战青龙会的人都死了,或者都失踪了。

“华会长,你终于来了,你说吧,今天这事怎么办?”看到华惊龙,威斯特终于像是抓住了一条救命的稻草,他是真的希望华惊龙能出面帮帮自己,怎么说平时他也是很尊敬这位青龙会的老大的,就算今天是自己来为兄弟报复,就算杜峰也是华人,可不管怎么样现在受伤的人全是自己这一边的,华惊龙作为华人食府的老板,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华惊龙却没有理威斯特,径直往杜峰面前走来,距离杜峰还有几步的时候,龙一已经戒备起来,暗运神龙诀,一股杀气从她身上散出来,让华惊龙惊得一下子站住了,当然他并不是被龙一的杀气吓住了,而是对龙一身上这股神秘的气息深深吸引和震憾了。

华惊龙惊讶盯着龙一看了几眼,他也是古武术的高手,一番修为也是从家族传下来的,而且只有家族的直系正统才会得以传授,暗运内力一股气势也立马生了出来,向龙一逼了过去,两股气势在中间一撞,华惊龙连退三步,背后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

龙一的内力他太熟悉了,两人的内力刚刚接触到,他就立即感觉到那是与自己几乎一样的内力,他现在可以肯定龙一学的绝对就是自己学的那种内功,只不过龙一的修为高过他太多了,在龙一的面前,他几乎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如果不是龙一只是试探和阻止他,估计光凭刚才暗中的较量就可以让他吐血受伤。

龙一也是一惊,她没有料到华惊龙居然也会神龙诀,赶紧传音给杜峰,其实两人刚才暗中较劲的时候杜峰就暗暗在观察两人,看到两人都惊疑的脸色,杜峰正暗自疑惑,现在听到龙一这么一解释,恍然大悟之下也是万分不解,难道这华惊龙竟然是朱志辉在海外收下的徒弟?可朱志辉为什么没有给自己说明呢?他有什么理由要瞒住自己呢?

“请问阁下是哪一位?”华惊龙一抱拳,用一个标准的武人礼节向杜峰鞠了半个躬,他已经意识到杜峰一行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了,会“护龙诀”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你又是哪一位?”杜峰面无表情的问道,倒也没有看不起华惊龙的意思,满脸都是疑问。

“在下华惊龙,也就是这间酒楼的老板,在我的酒楼让朋友受到他人的报复,虽然结果并没有让你受伤,但作为这里的主事人,我还是要向朋友道歉,对不起!”说完话,杜峰又朝杜峰鞠了个躬。

面对华惊龙的两次施礼,杜峰终于坐不住了,将小百合扶到一边坐下,赶紧站起来笑道:“原来是华会长,我姓杜,从Z国来伦敦办事,刚下飞机就听到华会长的大名,这次来本来也是想来华人食府吃点家乡味,因为这伦敦的菜我们实在吃不惯,没想到你这酒楼的生意好,菜也好,服务也好,就是不太清静啊,这些家伙是什么地方钻出来的,居然敢来打我家人的主意,我说不得只好教训他一下了,他居然还不服气,于是就叫来了这么多人想来个以多欺少,却不知道我和我这些兄弟们最擅长的就是打架杀人了,当然,不管是哪一种环境下都一样!打坏了华会长的酒桌,实在是抱歉,一会儿一并算在饭钱里面好了,我一定会照价赔偿的。”

“杜先生客气了,是我们酒楼没有做好,实在是惭愧,这几个跳梁小丑就是本地的混混帮派叫什么白虎堂,不过杜先生你放心,他们既然敢在我华惊龙的地盘上撒野,我自然也不会容得他们再在伦敦这样嚣张霸道下去了!等过了今天,我一定会好好清理一下这些人,还华府街一个清静的环境。”

华惊龙的这么一番话一说出口就将三楼绝大多数人吓了一跳,齐齐变色的他们自然也是听得懂中文的,很显然华惊龙这是代表青龙会向白虎堂宣判了,而且直接就是要灭了白虎堂,虽然听起来华惊龙这话说得有点嚣张,但没有一个人怀疑华惊龙说这话的真实,因为华惊龙每一次如此说话过后,都会有人倒霉。

“华会长,你不要听信他一面之辞,你听我说!”威斯特急了,虽然白虎堂在伦敦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帮派了,甚至在整个英国也算是一流的黑帮,但他却是很清楚,那是因为青龙会不愿意来对付自己,如果青龙会一声令下,不要说他们有能力一夜之间铲除掉白虎堂,就算他们不对付自己,全英国的其它黑帮都不会叼白虎堂了,甚至可能还会有n多帮派联合起来对付白虎堂,以此来讨好青龙会,因为青龙会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几乎在全英国,随便你在什么地方,只要随便说一句青龙会的坏话,可能第二天你的话就会原封不动的传到华惊龙的耳朵里。

华惊龙转头冷冷的对威斯特道:“你就别再废话了,这里的事情张经理已经向我说明了,你既然不听张经理的劝告,那就是公然违背我青龙会的规矩,而且你竟然在我的酒楼向我的朋友动枪,那就说明你们白虎堂向我们青龙会宣战了,对于别人的宣战,我们青龙会一向是死战到底的,不过,你们白虎堂我还不放在眼里,要灭了你们,也并不费力!”

“我,我,都怪我一时糊涂,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平时异常叼钻的威斯特现在却一点脾气也没有,赶紧向华惊龙道歉,更希望华惊龙能放白虎堂一马。

“你向我道歉有什么用?”华惊龙冷笑道。

威斯特一愣,马上转向杜峰,他已经准备放下面子向杜峰求情了,白虎堂可是他辛辛苦苦打拼多年才有了今日的辉煌的,别看在青龙会面前什么也不是,但在伦敦普通人眼中,那依然是霸道和高高在上的存在,所以为了自己的基业,他只能忍气吞声想向杜峰道歉,没料到半天才张开了嘴,还没等他说话,杜峰已经摆手让他住口了。

杜峰左手拇指伸出来,在自己鼻子上摸了几下,嘿嘿笑道:“你不用给我说什么对不起,我都不认识你,不只是你,反正只要敢于冒犯我和我亲人和朋友的人,我从来都是毫不手软的,我给你说句难听点的话,就算你加上你楼下那近百个人,一起拿枪来对付我,我也一样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般的要了你们的小命!看在华会长的面子上,我先不找你们算帐,不过他找不找你们的麻烦可不是我们能决定得了的了!”

杜峰的这个扣鼻的动作正好让刚刚转身的华惊龙看到了,这立即让华惊龙心神巨震,他直直的盯着杜峰左手拇指上的那枚扳手,那枚墨绿色的扳手他虽然从来没有见过,但结合着刚才龙一出的内力,他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护,护,护龙山庄!!!”华惊龙平生第一次变得如此紧张和激动,连说话都哆嗦起来……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