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看下来,杜峰跟众女一样是满意非常,只不过杜峰满意在心里,脸上看不出来,而众女现在已经开始积极的设想和布置别墅了,一看她们的脸色就知道,对这幢别墅她们是太满意了。

“杜先生,你觉得这里你还满意吗?”周不道将别墅向杜峰作了一个系统的介绍,其中不乏自己的一些装修建议,然后笑着向杜峰问道。

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来,杜峰本来还想找点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可惜想了好久都没有想出来,而且时间一久,众女也开始紧张的盯着自己了,杜峰无奈的摊了摊手,还没说话,小百合已经紧张的道:“叔叔,难道你不喜欢这里吗?”

看到小百合一张脸都要哭起来了,杜峰忙道:“哪里啊,叔叔当然喜欢这里了,你看这里这么漂亮,以后叔叔在那凉亭周围都种上花,到时候专门去找些百合花的种子,以后小百合就不用跑老远去找百合花了,只要你喜欢,你天天都可以去看,天天都可以去摘。”

一听到百合花,小百合似乎来了精神,欢喜的道:“叔叔,我知道,采摘花朵是不对的,但为了让爸爸跟妈妈看到百合花,我必须得摘,不过叔叔你放心吧,百合只摘一朵就够了!”

杜峰不知道说什么好,众女也没说话,都感动于小百合的这种心思。

既然对这里相当的满意,杜峰当即就拍板买下来,周不道早就带来了合同,她倒也没有多收杜峰的钱,按照公司能打的最大打扣给杜峰来了个优惠,最后只需要付9800万,而且还免费为杜峰联系专业的装修公司,这个价格甚至比周迁这个销售经理还优惠了200万,其实这也是她的特权。

区区两百万杜峰并不放在心上,不过对于装修公司杜峰倒是颇为担心,生怕因为这些装修公司不够专业将自己完美的梦给打破了,周不道连忙拍着胸脯给杜峰保证。杜峰这才将合同签了,并当即开出一张1000万的订金,言明房产手续办齐之后一并付清。

周不道也是个挺讲效率的人,趁着杜峰在这里,马上打电话联系了她常常联系的一个装修公司,不过半个小时,装修公司的人就来了。将别墅里面看了个遍,虽然工程量大,也知道杜峰是有钱人,但他们并没有借此敲诈杜峰的高价,杜峰对此也是明白的,暗暗记了周不道一个人情,末了将自己的要求详细的说明,要求装修公司按照自己的要求必须在2个月内装修完毕,包括后园绿地的改造和三楼游泳池的修建。本来装修公司说了最少要三个月,不过在杜峰的再三要求,最后又慷慨的提前预支了他们100万元的装修费,并声称如果2个月能完成装修,将多付50万的装修费,看在钱的份上,装修公司终于答应下来,看来他们也是准备要24小时不停工了。

既然事情办好了,看看天色不早,杜峰邀请周不道一起去吃饭,没想到周不道却婉转拒绝了,而且明着告诉杜峰,她现在得快点回公司换装,还得去菜市场买菜回家给男朋友烧饭,因为今天可是她跟男朋友每个月约定的“公假日”,而每个月的“公假日”两人都约定要一起烧顿饭,地点就定在她男朋友为她租的那个小小的民房里,虽然那个民房条件很差,但在她的精心收拾下,却也相当的温馨干净和整洁,而且她内心也是相当重视和喜欢那个地方的,因为那里毕竟是她男朋友为她租下来的,也是两个人最温馨的家。

杜峰跟众女都暗暗的佩服周不道,现在有钱的男人会爱上没钱的女人很正常,但有钱的女人会爱上没钱的男人却很少见,而像周不道这样注重男朋友的感受,全心全意爱着初恋男友,并不因为自己条件的改变而去改变心底的挚爱,这让杜峰跟众女相当的感动。

通过半天的交往,周不道跟杜峰一行人都谈得相当的开心,所以临分手的时候杜峰又将她送到公司,并互相留了电话,约定平时一起多去别墅看着点,这才分手告别,当然,分手的时候已经跟众女打成一片的周不道又对恋恋不舍的众女分别是好一阵的安慰,这才作罢。

杜峰今天并没有提让周不道跳槽的事情,他觉得时机没到,今天虽然两人相谈甚欢,而且自己也相信早晚两人会成为好朋友,但杜峰同时也明白一个道理,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很显然,现在离两人成为好朋友,还有一段距离,这段距离就需要杜峰趁装修的这一段时间多与她沟通和交往了,对此,杜峰相当的有信心。

小欣现在也插进了某中学的高三进行学习,准备下半年考大学,对此家人没有一点怀疑,因为小欣出车祸的时候正好被北大所录取,可惜还没进入北大就被撞得失去记忆,所以才不得已呆在家里。

现在小欣恢复记忆以后,北大在第一时间就派人来了何家,虽然受到了何富民的接见,但何富民也拒绝了他们的好意照顾。何家并不需要北大的照顾,小欣几年前能考上北大,再通过复习一样可以再次考上北大,何家的儿女从来都不屑于受到别人的特殊照顾,因为何爱国的地位太过特殊,所以何爱国也常常教育儿女,做人不能玩特殊。

小欣刚刚进了高三,虽然年龄比班上的同学都要大,但这一点没有人能看出来,而且因为她长得那么漂亮,自然也是受到班上所有同学的喜欢,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流落街头的混混和同年级的同学互相勾结开始暗中打着小欣的主意。

小欣已经不止一次的被人暗中告秘知道这一切了,不过她不怕,因为她知道她每天上学放学虽然跟所有人一样显得那么平常,自己的身份也没有人知道,但她知道不论如何,她的身边总会有人暗中跟着保护自己。

在学校想要打小欣主意的人不少,但能成功的人绝对没有,于是有人开始注意起小欣校外的生活了,可不管他们如何想要找到小欣的住处却总是无缘无故被人破坏,所以到了最后小欣的住处一直就是个迷,很多人都知道小欣坐过两趟公交车后会有专车接送,但接到哪里却从来没有人跟踪到过。

可事情也有例外,虽然平时小欣的人身安全得到了充分的保护,她也从不担心这一切,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偷偷跑出来约了同学蒋苇苇一起逛街才没多久就被人盯上了,所以在这个并不起眼的街角处,她跟蒋苇苇一起被堵住了。

看到对方三个年轻人当中明显有一个是学校的学生,而且小欣也觉得很面熟,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她知道,这个家伙一定是她现在上学的那个中学的。

“你,你们要干什么?”蒋苇苇有点害怕了,虽然她现在已经大三了,但胆子却依然那么小。

“干什么?兄弟们,她居然问我们要干什么!哈哈,你们说,我们要干什么?”为的那个高个子对一边的眼镜和后面那位穿着运动服的学生模样的家伙阴阳怪气的道。

“嘿嘿。”

“嘿嘿,当然是——”穿运动服的学生只是嘿嘿直笑,而另外一个眼镜却故意将话说了一半,不过很明显,他现在盯往小欣和蒋苇苇的眼光中有点色眯眯的。

“站住!”小欣虽然也有点害怕,不过却比蒋苇苇好得多了,至少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她还知道叫三个男人站住,这个时候她心里第一时间浮现出那个曾经在梦里梦到过无数次的大哥哥,那个长得有点帅,却又有点平凡的男人,记得五年前的一天,一样是遇到几个流氓,也是这么一个场景,只不过地点变了而己,当时就是那位大哥哥凭空出现,而且非常搞笑的几句话,最后再奋起拼命,才将她救了下来。小欣现在心里有点兴奋,她现在突然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她记得过不了多久就该是大哥哥凭空出现的时候了。

“站住?我凭什么要站住?”前面的高个子男人并没有被小欣吓住,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快的前进了几步,把本来就吓得退了好几步的两女直接逼到了墙角。

“队长,这次让我玩玩怎么样?”远处的一辆普通出租车里面,一个男人对着开车的同伴兴奋的道,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浑身上下有一种军人的气质,其实两人本来就是军人,只不过现在他们是何家的警卫兵。

被称为队长的男人还没说话,远处两辆宝马车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而且径直往小欣现在所处的那条街角开去。

“等一等,估计不用我们动手了,我们现在只管看戏就是了,看来那三个家伙今天的运气真的不好,哎!”这个被称为队长的人朝已经停在小欣面前的宝马车努了努嘴,他认识那个刚刚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那个可以自由出入何家别墅的男人。

其实杜峰真的只是偶然经过这里,而且能经过这里还是小百合要求的,她觉得这片的老房子很好看,很有她爸爸给她讲过的老sh的味道。

不知道是杜峰的运气太好总能遇到这种英雄救美的事情,还是这些小流氓运气太差,总能在关键时候遇到从天而降的杜峰,反正杜峰看到眼前的状况,虽然小欣是背对着他的,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是怎么一回事了,所谓熟能生巧,看过太多的流氓,做过太多的英雄,对于救美这种事情,他已经驾轻就熟了。

“哟嗬,几位兄弟耍流氓啦?”杜峰打了个呼哨,砰的关上了车门,倚在车门上,龙一正好也下了车,站到杜峰一边,冷冷的盯了几个流氓一眼,不屑的眼神一闪而过,其它几女并没有下来,杜峰专门吩咐过她们,这种事情,有女人在旁边就少了很多乐趣,比如想要说些脏话,那有女人在旁边绝对会少了许多情调和氛围,有时候杜峰也喜欢耍耍流氓,只不过他从不在几个女人面前耍,他并不是怕她们知道了他的本性,而是觉得那样没情趣。

小欣跟蒋苇苇同时转过身,小欣跟杜峰同时惊在当场,两人的眼色很复杂,看到杜峰的时候小欣突然觉得好厌恶,因为她上次见到的是宁馨,这次见到的却是龙一,这让她更加确定了杜峰是色狼的论断,而看到小欣的那一瞬那,杜峰也是一愣神,不过他马上也就恢复了正常,虽然他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看到小欣也的确让他立即变得心痛起来,但他既然看到了小欣眼中的那种厌恶,也不愿意多说什么,更不愿意掩饰什么,因为不管是宁馨还是龙一,杜峰都没有道理去掩饰,因为在他心里,小欣固然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但龙一跟宁馨也一样很重要,他知道现在自己对小欣似乎情有独钟,而小欣在他心里的地位似乎也过了其它人,那只是因为小欣正好处于了一个特殊的位置,假如现在宁馨或是龙一也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杜峰也一样会心痛万分。

看到突然停下两辆豪华宝马车在旁边,一个帅得有点过份的男人从车内走了出来,关上车门叼起一支烟,对自己简直是形同无物,话里面的嘲弄谁都听得出来,三个流氓有点不爽,特别是旁边的眼镜。

“你谁啊?有钱就了不起啊?开个破宝马嚣张啥?”眼镜有点嚣张,看来平时他就嚣张惯了。

看到小欣故意将嘴瘪了瘪,将脸转到一边不看自己,杜峰苦笑了一下,还没说话,龙一已经飞的冲了过去,一巴掌煽在眼镜的脸上,叭的一声,眼镜被摔得粉碎,当然不是他人,而是他眼睛上真正的眼镜,哈哈。不过眼镜本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被龙一一巴掌煽得飞了出去,虽然没有真正的眼镜飞得远,但也是直接摔倒在三米开外,而原来就不整么整齐的牙齿现在倒是整齐了,因为他嘴里面能看得见的一排牙齿全被龙一打得碎成一团,混着血水被他吐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妈啊!”眼镜哇的一声痛哭起来,估计这家伙平时也就嘴上嚣张,这个时候一边含糊不清的呼痛,一边却又痛哭流涕起来,完全没有刚才的嚣张样了。

龙一飞的退了回来,不过仅仅是这么一下,已经把高个子跟那个学生吓得两腿抖,他们平时虽然狠但也没能狠到这种程度啊,特别是那个学生,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立即腿脚一软,瘫在了地上,屎尿都给吓了出来。

那个学生倒在地上,一滩水渍很明显的透过大腿流了出来,一股恶臭马上传到杜峰鼻子里,妈的,原来嗅觉太好也不一定是好事啊!杜峰捂紧鼻子指着那学生道:“你,一分钟之内给我消失!否则,那眼镜就是你的榜样!”

别看那学生吓得够呛,但现在听到杜峰的话,那可是听话得很,一步三跌的跑了,场上只留下那个高个子还呆在原地抖,看到学生已经跑了,早就萌生退意的他顾不得地上的同伙了,撒腿就想跑,没想到刚刚跑出两步就被龙一有脚给踹飞起来,只不过他飞的方向与他跑的方向却是相反,叭的一声掉在杜峰脚边,也立即哼哼的叫起来,不过看得出来,龙一这一脚下还是相当有分寸的,估计也是看他没有对杜峰无礼,所以才没有真正伤了他。

杜峰蹲下身来,挑起高个子的下巴,嘿嘿笑道:“年轻人,要学好!别装逼,装逼遭雷劈!”

这句话其实是杜峰的一句口头禅,记得以前杜峰在学校的时候一旦修理某人的时候都是以这么一句话开场的,而且出身社会以后杜峰也不只一次用到这句话,虽然他也曾救人不成反被揍,但同样也经常轻松救下别人,因为小的时候为表妹打那么多次架可不是白打的,学校毕业后啥都不会,打架却绝对算是半个高手.

杜峰还记得五年之前的某天,他就在某个贵族学校附近救了一个美女,虽然那是晚上,他并没有看清那女孩子的长相,但杜峰却还是隐隐约约看出了三分轮廓,而一向评美女先评身材的他自然能清楚的识别自己救的是美女,而杜峰当时,也就曾将两个流氓狠狠的凑了一顿,然后就像现在这样说了这么一句话。

杜峰的话音刚落,小欣就惊得张大了嘴巴,这句话,太耳熟了,甚至在梦里都经常梦到,那不是大哥哥的口头禅吗?而且那声音怎么也这么像?。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