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杜峰来讲,这可算是他第一次出国了,所以下了飞机杜峰就感觉到有点新奇和兴奋,但对于龙一等人来讲,常年混迹于世界各地执行任务的他们就显得家常便饭了,就算是RB,他也来的次数也不下数十次,因为他们以前暗杀的主要对象也是以RB人为主。

龙一带大家一起找了家宾馆住下来,看看时间差不多快中午了,杜峰让龙一带大家一起出去找一家味道好一点的华人饭店吃饭,然后下午到处逛逛打听一下东京的赌场一般都在什么地方,因为这一次过来,杜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赢钱,赢很多的钱,最好把RB赌博行业搞得大乱才好,当然对于自己的赌术他是有着强烈的信心的,其实也不是对自己赌术有信心,主要是对自己的精神力有信心,哈哈,杜峰想过了,有了精神力的帮助,几乎不管哪种赌博方式他都可以轻松赢定。

杜峰知道RB是美食家的天堂,大都市里餐馆之多,食物种类之多,不胜枚举,尤其是东京,真不愧为国际烹调的麦加圣地。许许多多RB菜肴之中,最吊人胃口的,大概是“火锅”与“天妇罗”而具生鱼特色的“寿司”与“生鱼片”,也着实可以一饱美食家的口福。

这些都是杜峰从网上看到的,可惜杜峰对于这些RB菜式都没有多大兴趣,就像他在国内不去RB的料理店,不用RB的电器一样,他就算是喝酒也绝不喝RB产的,跟清酒相比,杜峰更加钟爱的还是国产的绍兴老酒。

其实不喜欢RB的也不仅仅是杜峰,包括整个护龙卫队的人都对RB的东西相当的反感和仇视,所以大家自然不会选择去RB人开的饭店,最后一起被龙一带到“Z国城”里面的一家中式小饭馆,进门的时候,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在小饭厅里忙着招呼客人,杜峰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Z国人,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弯腰给客人行礼,这让杜峰对他已经相当有好感了。

看到杜峰几人一起进来,中年男人赶紧过来招呼,这个店很小,除了厨师也就他一个人跑堂了,估计是跟老婆一起开的店,然后老婆在后面厨房烧菜,他则到前堂招呼客人,不过整个小店现在的生意真是不错,十张桌子几乎都坐满了。

“好,把菜单拿来我看看你们有没有比较地道的Z国菜!”杜峰笑着跟中年男人道。

一听杜峰一口流利的Z文,中年男人惊喜的道:“好好好,你们也是Z国人吧?”

杜峰笑着点了点头,中年男人赶紧高兴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向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家乡人,真是太高兴了,来来来,菜单在这里,你们先点菜,一会儿我给你们打折!”

看向皓好像挺忙,不停的有人用R语叫他过去,杜峰赶紧随便点了几个菜,然后又叫了两壶花雕老酒,把菜单还给向皓,后者赶紧拿着单子到厨房去吩咐了。

酒深不怕巷子深,看来是真的应了那句话,虽然向皓这个店面积不大,位置也不好,但却生意火爆。趁这个时候,杜峰四处打量了一番,基本上现在来这里吃饭的全是RB人,这让杜峰有点郁闷,明明Z国菜味道好,但国人来了RB后却偏要去吃什么生鱼片,还花巨资去尝那个人体寿司,而自己国家的菜却只有RB人才跑来吃。

邻桌的坐了好几个年青人,一个个都将头染黄了,而且身上也是穿着奇装异服,特别是其中那个耳朵上穿了个耳环,而头也相当长的年青人,杜峰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同性恋,或者说是个恋男狂,因为他总是含情脉脉的将眼睛往同桌一个帅一点的男人身上盯,杜峰有点想吐的感觉,赶紧将头转了回来,才现龙二居然眯着眼睛也瞪着那桌人,眼中还闪过一丝兴奋和虐狂。

可能是因为大家都是Z国人,所以杜峰这桌的菜明显上得比其它桌面快一些,而且份量也更足。杜峰不急,所以一边吃又点了一些菜,他没想到在RB居然能吃到这么地道的川菜,虽然真要跟他比起来还略显不足,但这种水平就是拉到国内也随便能进大酒店当大厨了,杜峰暗暗奇怪,他不明白向皓干嘛不好好呆在国内,却要到RB来做这种累人的小买卖。

其它几桌的人都66续续的走了,最后只留下杜峰跟临桌的那几个人一起还在店里,邻桌的几个青年虽然点的是正宗的川菜,但喝的酒却是RB产的青酒,这种酒后劲比较重,往往容易让人醉。

向皓看现在不忙,跑到杜峰这边来聊天,杜峰赶紧拉张椅子让他也一起坐下,倒了杯酒,递给向皓杜峰笑着道:“能在RB遇到老乡,真是幸会,特别是你让我吃到了这么地道的川菜,这一点我得感谢你一下,来,喝了这杯酒!”

向皓倒也是爽快的人,捉起杯子一口气干了,然后也为大家把酒倒好,豪爽的道:“几位,能在这里遇到大家也是缘份,看大家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大人物,今天这顿饭你们随便点随便吃,我一会儿给你们免单了!”

“这个倒不用,不过既然向兄弟如此豪爽,我倒有点事情想要请教一下。”杜峰笑着道。

向皓还没来得及回答,隔壁的几个青年人已经开始找麻烦了。

“老板,你这菜是怎么搞的?怎么会有根头?”刚才那个长男子先嗲声嗲气的抱怨道。

杜峰皱眉看了那个家伙一眼,而向皓却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双手一摊,向杜峰苦笑了几声,这才转到邻桌跟对方交涉起来。

“哪里有头店一直比较注重卫生,厨房的厨师都是戴着帽子的,怎么可能有头?”向皓耐心的道。

对方那个长毛男还没说话,另外一个黄毛小子已经站了起来怒道:“难道我们还会冤枉你不成,你看看,这不是头是什么?你们支那人做生意就是这样,不注重卫生,上次就给你提过了,没想到这次又遇到了!”说着黄毛小子从一份吃过了的盘子里捻出一根头,不过看起来这头上面一点油渍似乎都还没有粘,更离谱的是这头还不是黑色的,而是黄色的。

杜峰一看就明白了,这明显是敲诈嘛,一看这头也知道是他们自己拔下来的,因为向皓的头是黑色,估计厨房里面的厨师头也不一定是黄色,再说向皓都说了,厨师一般都是戴着帽子的,怎么可能掉头到盘子里?更何况还是吃光了才现,上面还没有一点油渍。

果然,向皓皱眉道:“你们看看是不是搞错了,这明显不是我们厨师的头啊,因为我们厨师可是黑头,我也是黑头,哪能掉出黄色的头来!”

没想到对方却完全不理向皓的质疑,反正一口咬定这头就是向皓店里的,向皓似乎也没有办法可施,最后只好主动提出来这一盘菜不用买单,可不提这一条还好,一提出来似乎正中了他们的下怀,其中一个黄毛开始说话:“什么?你让我们只是这一盘不用付款?告诉你,我们完全可以告诉卫生厅的,他们要是下来人查一下你们,嘿嘿,我保证你这店开不了几天就要关门了。”

向皓本来完全不用怕他们去告诉卫生厅,因为他已经办过相关的证件,每月也按时交了相关的税收,甚至连负责这一块的黑道治安的黑龙会分会他都提前打过招呼的,也送过红包的,可惜向皓不管是黑道白道都打点到了,但关键时刻这些吃了向皓好处的人却不怎么出来管理,特别是只要涉及到RB客人的事情,他们一般都会占在RB人的一边。

向皓最终还是妥协了,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实际上他丫根儿就没想过这批人会给钱,如果说他们真的不找什么借口赖帐倒还真是奇了怪了。

看到几个人这么一闹就准备出门走了,杜峰似乎还听到一个人在其中叫了一声“支那猪!”虽然他叫的声音并不很响,甚至都只是自己能听到,可惜杜峰的听力实在太好,而且现在又是有意在听,所以自然听到了。

“站住!”得到杜峰示意后,龙五一下子从坐位上站了起来,横跨一步将这几个年青人拦了下来。

几个年青人一看到杜峰这边开始为向皓出头,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向后退了一步,他们也看得出来,杜峰这伙人不好惹,仅仅是龙五那种气势,他们就不敢动弹,只能盯着向皓色厉内敛的道:“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敢打人不成?你可要考虑好了,这里可是大RB帝国,不是你们支那国!”

不提支那这个字眼还好,一提起这个屈辱的字眼,杜峰眼一瞪,正要让龙五教训他们一下,没想到向皓赶紧跑到杜峰跟前小声道:“我看兄弟就算了吧,虽然他们不是黑龙会的人,但他们要是跑去防务厅告状,我可真的会有麻烦。”

杜峰笑着低声道:“那要是他们不去告呢?”

向皓好笑的道:“不告当然没事,可你要是修理了他们,他们不可能不去告啊。”

杜峰笑道:“好了,向兄弟,他们是不是经常这样吃白食?”

向皓苦笑道:“是啊,虽然算不上是天天来,但一个星期总会来上一两次的,我也没办法,哎,身在异乡,啥都受欺负,要是——哎不说了。”

看到向皓欲言又止,杜峰也没多问,不过心里也打定了主意帮帮这个向皓,于是笑着拍拍向皓的肩膀让他坐下来,这才转头对龙五道:“让他们走吧!”

龙五转身坐了回来,很明显,龙五现在的脸色有点失望。几个年青人赶紧夺门就走,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嘀咕几句:“支那猪就这样,哈哈,下周再来!”

看到几人离开,杜峰向龙二使了个眼色,悄悄向他传音道:“找个地方好好玩玩他们,记得玩事后要弄得干净漂亮一点。”龙二兴奋的一闪身就追了上去。

向皓还想问杜峰,不过杜峰手一摆道:“来来来,向兄弟,我们再喝酒!”

反正现在饭店也没客人了,向皓跑到厨房又炒了几个菜端出来,并顺便带了个女人出来,女人长得有几分姿色,不过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人,按照向皓的吩咐跟杜峰打过招呼就回到厨房。

“那是你老婆?”杜峰抽出根烟,龙一赶紧乖巧的给他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龙一已经习惯随身带着个打火机。

“是啊,嘿嘿,见笑了。”向皓将杜峰递过来的烟点上,吸了一口,感觉还是Z国的烟味道好,虽然焦油含量重了点,但够味。

杜峰狠吸了口烟,抓住龙一的手,捏了捏,才笑道:“就是有点害羞,不过挺好,一看就是个过日子的人,这种人适合做老婆。”

向皓笑笑没有答话,不过看得出来,对于他老婆,他还是挺满意的。

“哦,看你们一手好厨艺,为什么不在国内干点事情,还远跑到RB来受人欺负?”杜峰早就想问了,可一直没有开口,现在终于还是没能忍得住。

向皓叹了口气这才慢慢说出事情的经过,原来他跟老婆来RB也是迫不得己,当初在家乡开了家饭店,生意相当的火爆,可惜因为老婆长得有几分姿色,所以被镇上的一位领导的儿子看上了,老是来打她的主意,刚开始向皓还能忍,那家伙越来越胆大,居然敢当着向皓面调戏他老婆了,向皓也是个血性汉子,所以一气之下将这小子打得残废,更因此不能人道。

可这一下向皓也惹了官司了,幸亏他见机得早扔下饭店带着老婆一起远离四川到全国各地飘荡,可那个镇上的领导似乎上面还有人,本来是他儿子主动惹的事,就算向皓犯法,但情节也并不是太严重,至少没有伤及性命,但向皓的亲戚却告诉向皓,让他千万别回去,因为一旦被抓住,镇上那个领导都商量好了要害得他家破人亡。

向皓父母都已经过世了,还有个弟弟也常年不在家,所以后来向皓无意中结识了一个朋友,然后就带他到了RB,经过几年打拼终于开了这家小店,却因为是Z国人,在这里受尽了欺负。

听了向皓的遭遇,杜峰也是甚感同情,他也能从向皓的话语里听出那一股浓浓的思乡之情,拍拍向皓的肩膀,杜峰道:“兄弟,咱们既然相识了就是缘分,等哥哥我以后混得好了,我带你回国去,我看谁敢动你!”

向皓以为杜峰是开玩笑安慰他,也没在意,只跟杜峰碰杯将酒一口倒进嘴里,这花雕是他托人在国内运来的,特别是杜峰现在喝的这一瓶,可是他珍藏了好久的,要不是看杜峰是老乡,后来又谈得挺投缘,他也不可能拿出来,这酒味道特别醇香。

杜峰又问了一些东京赌博的状况,对此向皓也是向杜峰作了详细的说明。原来在RB,赌博基本上是被严禁的,不过为了弥补经济的漏洞,政府却又大力鼓励展赌博业,这实在是好笑。

很奇怪,RB人永远也无法理解像周润演过的《赌神》片中那些扑克满天飞的赌博方式,什么二十一点,哈梭,诈金花,同花顺等等,这些扑克类的东西他们都不愿意把它当成赌博的方式,更多的则是当成了娱乐休闲的一种方式。

RB的赌博业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政府主导的,主要用来贴补政府财资收入的的赌马、赌车、赌船等方式;另外一种就是私人赢利性质的赌老虎机,当然另外还有一种地下赌场,里面主要是以轮盘赌为主的,不过这种地下赌场往往要求前来赌博的人要有充足的资金,一般没有关系没有身份的人也很难进入。

一顿饭吃的时间相当长,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龙二一脸满足的回来了,看到杜峰,嘿嘿一笑,杜峰知道他这次肯定是过足了瘾,心里暗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怎么样了?”杜峰笑道。

“我先爽了个够,然后全部咯吱——”龙二满足的用手比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对于龙二的手段,几个兄弟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包括龙一在内,所有人都面不改色,唯独杜峰跟向皓暗吸了口凉气,杜峰感到背后凉飕飕的,向皓更是大吃一惊。

“你,你不会把他们——”向皓吃惊的道,话都不能连贯了,他现在才真正知道杜峰这一行人的不一般,六个人啊,就被他一个人全给杀了?

杜峰也回过神来,笑道:“杀了好,没有后患。”

龙二也嘿嘿笑道:“RB猪,留着做啥?”。

()

章节目录

福临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流氓鱼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氓鱼儿并收藏福临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