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

再后来,医院的走廊里静了下来;徐叔和几个股东,走过去安慰何棠;何伯伯一直站在我旁边,眉头紧紧地皱着,眼角的余光,还时不时往抢救室里瞥。

大约是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苏彩被推出来了;当时她脸色蜡黄,嘴上还戴着氧气罩,额头的长发有些凌乱,似乎是流了很多汗;但好在她微微睁着眼,手一直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抚慰着我们的孩子。

跟上前来的大夫,不等我先开口,何棠就先冲上去问“医生,我我家妹子怎么样了没事吧,孩子还平安吗”

大夫摘下口罩,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幸亏送来的及时,孕妇急火攻心,导致大脑缺氧和肌肉痉挛,要是再晚上十几分钟,那孩子可能就有危险了。你们这些做家属的,回头一定要宽慰病人,不要让她再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更不能出现过激的情绪”

“知道了、知道了,谢谢您”何棠赶忙拉着大夫的胳膊,不停地跟人家握手;我一边跟着病床往前走,一边轻瞥了她几眼;至少那个时刻在我看来,何棠是善良的,她并无意要伤害苏彩。

后来进了病房,何伯伯和股东们也蜂拥跟了进来;负责照顾苏彩的护士皱眉说“病人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但需要静养;过来探病的亲属,没别的事就出去吧,留下一两个照顾就行了。”

何伯伯难过地皱着眉,很小声地捏着拳头,靠在我旁边说“这都叫什么事儿啊正阳当初那么帮我,你又治好了我一身的顽疾;现在倒好,正阳的俩孩子到了我这儿,却摊上了这种事耻辱啊,这下我何山的人丢大了,我我还真不如就躺在床上,直接等死算了”说完,他还狠狠盯了门口,正颤颤巍巍往病房里看的何棠一眼。

我赶紧拽着他胳膊,小声转身说“何伯伯,您千万不要这么想,彩儿现在没事,这不是皆大欢喜吗还有,以后对何棠姐好一些,她都30岁了,少一些责骂,多一些鼓励,我不相信这世间,没有解不开的结。”

何伯伯咬着牙,还想怒斥何棠几句,我再一次打断他道“这是我期盼的,也是彩儿期盼的;何伯伯,你可能不知道,彩儿也有父亲,可因为某些原因,他们父女却暂时不能相认,甚至连面都不能常见;你和何棠所拥有的,或许就是别人梦寐以求的,为什么还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呢”

抿着嘴,我继续又说“还有,我把楚正阳当成自己的亲爸爸来看,他也待我如亲儿子一样;可我们这对父子,已经好久没见面了,您不知道我有多么思念他,我想和干爸在一起,朝夕相处、好好孝敬可是我们身上,都背负着很多东西,团聚,却成了无比奢侈的一件事好好善待自己的家人吧,至少你们还是在一起的。”

说完,我还看了看靠在门口的何棠;这话我既是说给老爷子,也是说给何棠听的。

后来老爷子把股东们带出去了,他也把何棠叫到了外面;再后来他们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的,只是转身来到病床前,看着彩儿发呆。

彩儿的鼻子上,依旧带着氧气罩,她看上去有点虚弱,但依旧努力从嘴角,朝我挤出一丝微笑。其实彩儿从来都不是一无是处,多少次苦难磨砺中,正是她这种乐观的精神,开朗的性格,才促使我有了面对困难的勇气和信心。

窗外的小雪一直飘落,但几束阳光,却从厚厚的云层里透射出来,照进了病房的窗户里;医院里开着空调,不大一会儿,苏彩似乎有些热,她光着脚丫,故意把被子蹬了下去。

我怕她受凉,又赶紧给她盖上;她的脸色渐渐有了几丝红润,似乎故意想跟我对着干,又把被子蹬到了床尾。

“姐,你是不是没事了”我有些开心地看着她,可能是热得吧,她脸颊带着几丝绯红,眼神也跟着明亮了起来。

可她不说话,长长的睫毛又微微眯了起来;我说“你说句话啊别吓唬我行吗”

她闭着眼,轻咬着粉红的嘴唇,嘴角还带着几丝坏笑。

这个小妖精,她肯定是没什么事了,不然也不能这么得意。

微微弯下身,我趁她不注意,直接掀开氧气罩,在她饱满的红唇上,用力亲了一下。

她惊得一下子睁开大眼睛,还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人之后,才稍稍放松了情绪,又抬手把氧气罩盖上,闭着眼睛不说话。

我笑着靠在床头,靠在她的耳鬓处,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温热;其实我和苏彩,很少有这种细腻的情感交流,而我更不懂什么是浪漫。

唯一的一次,想给苏彩浪漫的惊喜,还是曾经花重金,给她买了副镯子,结果却被她骂得狗血淋头,将近一个月没跟我说话。

兴许苏彩眼中的浪漫,并不是那些豪车豪宅,金银首饰吧;她更希望我就这样陪着她,猝不及防地吻她一下,时时地陪在她身边。

不知过了多久,何棠和护士一起进来了;护士给苏彩摘了氧气罩,何棠拿水壶和纸杯,给苏彩倒了热水。

看到苏彩躺在病床上的模样,何棠就那么站在床尾,拘谨地含着泪说“妹子,对不起我不知道事情会闹成这样,更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只是只是,如你所说,可能是我太任性、太自私了吧。”

是的,不管以前何棠怎么对付我,但她对彩儿是尊重的,而且从没对彩儿使过坏、穿过小鞋;而且我明显能感受到,何棠对彩儿的态度,一向都是善意的。

苏彩这回说话了,虽然还有些虚弱,但笑得特别开朗,整齐的牙齿都露了出来;“何棠姐,都过去了,咱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

何棠这才敢坐过来,轻轻握住苏彩的手说“妹子,这些年下来,我以为自己过得就够苦了,却没想到你”

苏彩摆摆手说“何棠姐,等我身体恢复了,我就打算带着默儿离开了;股份我们不要,权利我们也不争,我只希望在我们需要的时候,你们龙矿集团能不遗余力地帮我们一把,这个您能答应吗”

听到这话,何棠羞愧地直接转过脸,含着眼泪望着窗外说“陈默,你不赶紧回公司,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妹子有我照顾,你放一万个心就行了还有,龙矿集团要是在你手里走了下坡路,我还是要夺你的权”

我和苏彩顿时一愣,何棠抿嘴一笑,擦了擦眼角的泪说“赶紧去吧,股东们都等着呢,公司不能群龙无首。”

章节目录

雄起都市陈默苏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阿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刀并收藏雄起都市陈默苏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