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帅锐意进攻,把周小兰的桃源小洞弄的春水四溢。ai悫鹉琻粉色的花蕊不停的在抖动着,胸前的一对大气球也随之晃来晃去。

“大帅,我不行了!”一声娇呵,炙热的**再次破体而出。之后周小兰的身子也软了下来。

陈大帅意犹未尽,还想再冲刺一番。可是周小兰确实是支撑不住了。“大帅,要不你弄小红吧!我真的没有力气了。”

妹妹周小红此时还站在陈大帅的身后,把胸前一对硕大无比的木瓜挤压在陈大帅的背上。她看到陈大帅如此英勇,心里即羡慕,又有点害怕。

那根紫色的大棒子,和地里的玉米棒子不多了。要是硬塞到自己下面那个小洞里。还不说不定会出什么后果呢畛!

“我才不要他进来,你们玩吧!”周小红这样说。

陈大帅也不想再弄下去了,毕竟这次来镇上是来找镇长了,如果耽误了太长时间,说不定就镇长又要办其它事情去了。

“好了,小兰。我给你了,留在里面可以吗?”陈大帅故意这样问钤。

周小兰然不会让陈大帅的子弟兵留在她的花蕊深处,她说:“大帅,你弄到小红嘴里吧!”

陈大帅一想这也是个好主意,于是他抽回巨龙。转身过变对周小红说:“来吧,下面不弄,上面你可跑不了!”

周小红主要是刚才看到姐姐被陈大帅开苞时,有点吓到了。她也想尝尝陈大帅根大家伙到底是个什么味!

“我可以帮你舔,但你不能乱动!”周小红胆颤心惊的说。

陈大帅说:“好了,你快点吧。我还有事情要办呢!”

周小红蹲了下来,大张着小嘴,将陈大帅那根巨粗无比的大家伙含在嘴里,一阵吞吐。

“大帅,是小红的嘴里舒服,还是我下面舒服?”周小兰一边擦拭着自己下面湿淋淋的小洞,一边这样问陈大帅。

陈大帅忽然想起了在学校里学过的一个成语,他说:“你们两个各有妙处!你下面滑,可是小红的小嘴里有一条灵活自如的舌头。”

不一会儿,陈大帅就觉得自己那条金箍棒急速的胀了起来,他知道这是达到巅峰了。

巨龙一阵抖动,一排排灼热的精华全都留在了周小红艳丽的小嘴里。还有几点落在了她的唇瓣之上,红白相间煞是好看。

姐姐看到妹妹也是香汗淋漓,就对陈大帅说:“大帅,来我给你清理一下吧。”

都说姐妹齐心,其力断金。这时周家姐妹轮番上阵,要把陈大帅伺候的舒服一点。陈大帅也的确享受了一次,姐妹二个人,一个弄上面,一个弄了上面,是个让人飘飘欲仙。

如果不是急着要去见镇长,陈大帅还想再弄上一阵子。好让自己彻底的发泄一次。可是事情催人,顾不得多考虑了。他任由周小兰把自己的下面舔干净,再用纸巾擦了一遍。然后提起裤子,对两姐妹说:“我得走了!”

周小兰被陈大帅弄活泛了,她尝到了做女人的极致快乐,所以就有点依依不舍。但是陈大帅终究是要走的,于是她说:“大帅,你以后还会来吗?”

陈大帅说:“我当然会来了,以后我每次理发都来你们这里。因为你们这里是全套的服务,理完发不要钱,还免费的让我消受一次。我又不是傻子,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啊!”

出了姐妹发屋,太阳早已偏西。陈大帅跨上摩托,突突的朝镇政府大院驶去。

史学文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吸了一半的香烟。一付若有所思的神气,袅袅上升的淡蓝色烟雾缓缓飘散,史学文又吸了一口。

让他烦心的事只有一件,就是今年的县里评最佳乡镇又和他所管制的渔沟镇无缘了。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若大一个渔沟镇竟然没有一个中型的企业。

周边的几个乡镇,都风风火火的办起了企业。只是自己这个鬼地方,还是穷山恶水环绕,刁民泼妇出入。

“槖槖槖”一阵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了,史学文回过神来。眼睛盯着门口,用力的吸了一口烟。经由肺部过滤后的烟雾,从口鼻中喷出,变成了灰白色。

来人是陈大帅,几天不见,陈大帅又精神了不多。平整的板寸,炯炯有神的眼睛。史学文就是欣赏陈大帅这一点。

“史镇长,你叫我来有事吗?”陈大帅走进来,没有一点拘束之着。

十八岁的陈大帅,此时也变的老成持重起来了。他知道,镇长叫自己来,不会是想和自己唠家常。一定有其它的事情要自己说。

史学文说:“大帅,我听说你想让你们村里的唯一的大学生,和你们村出名的痞子一起合建砖厂。这事是真的吗?”

陈大帅呵呵一笑,他没有等史学文让他,就自己主动的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史镇长,你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吗?”

被陈大帅这么一反问,史学文还真的猜不出陈大帅的心思。他说:“你和我说说,你为啥弄了这么一对,他们能做出什么事来。”

陈大帅说:“大学生有知识,但书生气太重。痞子没有太多的知识,却是刚勇有加。他们两个合作,如果有人从中调停,也是刚柔相济,天做之合。”

经陈大帅这样一说,史学文顿然开朗。他做了镇长这么多年,驭人之术竟然还不如一个初出茅庐的陈大帅。他治理渔沟镇多年,也深知一个道理。

有些人善于算计,有些人适合打拼,有些人能力超常……但是这些人都不算什么。因为有一种人,可是管束这样一群人,这才是真正的能力!毫无疑问,陈大帅就是最后一种人,而且是其中的佼佼者!

史学文心花怒放,如果陈大帅这件事情办成了,他还得在背后加一把薪出一份力。建砖厂不仅是韩圩村的大事,也是渔沟镇的大事。

“大帅,和我回家。让你婶子给你做顿好吃的!今天就在史叔这里吃晚饭!”史学文很少在自己家里宴请客人,更不会用这么平易近人的口气和别人谈话,今天这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

这时史学文的秘书李静也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两杯水。做为镇长的秘书,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镇长不在的时候,替他处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镇长在的时候,她就只有一些端茶送水的小事情。

看到到陈大帅和史学文朝外走,李静就站在了门边。史学文心里高兴,就对李静说:“李静,你把水放回去。和我们一起去我家里吃顿便饭!”

在史学文身边做了几年的秘书,这还是头一次到他家里吃饭,而且还是沾了陈大帅的光。李静不仅对陈大帅另眼相看了。

史学文的家在大院的东北角,和一般的宿舍不一样。是个单门独户小院,红色的大门上还残存着去年春节贴上的门神,风吹雨淋的,现在已经泛白。

推门走了进去,史学文就大声的叫道:“青儿妈,来客人了。准备做点好吃的吧!”

史学文的话音刚落地,就从正房的门里走出来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一身淡色的衣服,月牙色的手臂,手腕上还带着一只翠绿色的镯子。

这就是史学文的老婆王凤。“哟,李静也来了!这位是……”

史学文说:“这是韩圩村刚刚当选的村长,叫陈大帅。怎么样,年轻吧!后生可畏啊!”

王凤说:“你们先到房里坐一会儿,我去做菜!”

李静当然不好意思让王凤一个人去忙活了,她说:“我和你一起去!”

王凤笑着也没有推辞,她和李静早就是熟识了。来帮帮自己正好也可以说说话。

陈大帅跟着史学文走进了房里,只见里面的收拾的一尘不染。身为一镇之长,房间里和普通人家的摆设并没有什么两样。

史青手里握着钢笔,正坐在上桌子后面写秋假作业。抬着看到陈大帅,眼睛里就亮了一下。她把钢笔朝边上一扔说:“陈大帅,我没有记错吧!”

陈大帅笑了笑,刚才在史镇长的办公室里他都没有紧长,现在来到这里反而心跳有点加速。

但是陈大帅还是一脸镇静,他说:“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呢!”

史学文这时才意识到,陈大帅和自己的女儿年龄相仿。刚才他一直把陈大帅当成了一个成年人来看待。

“大帅,坐吧!”史学文说。

陈大帅看了一眼史青,觉得她很眼熟。除了上次那晚,他一定还在那里见过史青。

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一对微微突起的胸紧紧的顶在桌子沿上。清纯的眼神,白净的皮肤,玉葱一般的手指。

“史青,我在哪里见过你!”陈大帅侧着头说。

史青嫣然一笑说:“我们在同一个学校里上学。我比你低一级,你高三我高二。你就在我上面啊!”

史学文这时正在整理桌面上的东西,没有注意到两个人之间的事谈话。

史青的话一出口,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自己竟然说他在自己上面,不知道陈大帅听了会怎么想?

章节目录

风流小富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痞子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痞子易并收藏风流小富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