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性福酸涩泪]

第4节我和她们在湖边呆了半夜

燕子事先就告诉我时间和地点。我下午就把自己住的地方安顿好,天刚黑,我就早早来到了燕子告诉我的地方。

女孩们都还没到,我便独自在湖边随便倘佯。结果,菱子第一个匆匆赶来,她一看见我,二话没说就扑过来,满脸热泪搂住我,我们一起滚在湖边的草地上。就在我们热烈拥吻中,米荷和燕子一起也赶到了。米荷根本无所顾忌,上来便扑到我身上,我只好悄悄放开菱子,和她也同样滚在草坪上一阵激情拥吻。

还好燕子今天还装着镇定,看着我和菱子米荷的这番亲昵,既没回避也没参与。等我们三人稍稍平静后,她才慢慢凑到我跟前,只是拥抱着亲吻一下。菱子和米荷以为我们俩今天还是第一次这样,忍不住站在一旁热烈鼓起掌来。

这时候,小菊和小兰也牵着手一起跑了过来,两人一口气就跑到我跟前,嘴里还喘着粗气,脸上也冒着热气。而两行晶莹的泪花,也早就顺着眼角流到了嘴边。两人几乎同时哭喊一声,便一起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一眼看见兰兰,不知不觉就涌出一股热泪。在这帮女孩里,兰兰和小菊在我面前,始终还是更局促、更矜持,更羞赧,也更让我怜爱。我把她俩一起搂在怀里,也分别在她们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这种感觉更像是一个大哥哥怜惜着两个可爱的小妹妹。她们俩缩在我怀里感伤抽泣一阵,也慢慢放开我,我们几个沿着湖边,又走出好远一段距离,终于发现一个十分安全和僻静的地方。因为燕子联系大家时都特地通知好,每个人几乎都带了些旧衣服破油布什么的,还带了些干粮零食等等。大伙找好地方,便各自拿出准本好的东西,一起铺开,一起围坐。

这时候,米荷,菱子,燕子三个稍稍大点的女孩,反倒显得格外大度,硬是按着小菊和小兰一边一个坐在我身边。我们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开始闲聊。当然,我首先把我昏倒后她们都离开了的详细情况,都如实向她们作了汇报。然后,她们便各自开始说些工地上面的事情。

但是,一谈到工地,谈到她们的苦难,她们都显得特别低沉,沮丧,迷茫。

“郝兵哥!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哪儿荒无人烟,你就带我们几个一起上那而去,你当皇帝,我们几个一起服侍你好不好?”米荷像是开玩笑,但话语里却又带着几分悲凉。

“米荷!你是不是听上次吴教授讲楚灵王的故事还没醒啊?我们现在可是生活在社会主义新中国,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过着无比幸福的生活。”

“这算什么幸福生活啊?天天挖河打堤,累的就剩喘气。我看我们这些人,比那些古代的细腰女命还苦,命还惨呢!”

“米荷!别胡说,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可以当反革命抓去坐牢了。”

“抓就抓去,说不定去坐牢也比现在好!”

“郝兵哥!我看你和晓莲姐关系也挺好的,要不,你让她和黄书记说说,就让你和我们几个分在一组,别让侯金彪那个扫把星老在面前晃来晃去的,整天拿着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我们,动不动就威胁我们要抓我们去关禁闭。我们要真被抓去关禁闭了,那还有命吗?他就想着抓住我们一个小辫子,趁机占我们便宜。”

“侯金彪!就是大队那个民兵连长吗?”

“不是他还有谁?上次菱子来那个了,他还逼着她打赤脚下水。兰兰每次来那个痛的在床上打滚,想休息一天半天他也不让。你说,这还算是社会主义吗?**说男女平等,难道就是这样平等吗?你教我们学知识学文化,可我们越知道得多就越是想不明白了。我们这些乡下女孩子,难道真的就像菱子那天说的,就是家里样的小猫小狗,就是队里养的牲口吗?”

“岂有此理!好!我明天就去找那个土皇帝,他们怎么能这么没人性,这简直就是法西斯,魔鬼!”我感到义愤填膺,忍不住看了燕子一眼。燕子却慌乱地躲避着我的目光。我问:“燕子!你现在就不能和那个土皇帝说说吗?”

燕子随即露出一脸的尴尬和羞愧:“我——我现在——我自己都还——我怎么好再求他——等我有能力帮大火的时候,我还用大伙开口啊?”

燕子说的虽然有些艰涩。但我似乎已经明白了,大家也似乎都明白了。很显然,燕子现在在土皇帝那儿还是自身难保,当然也就帮不上任何人了。亅亅亅

章节目录

我的乡村艳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楚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非并收藏我的乡村艳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