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水乡丽人国]

第4节可爱的小妹妹

我和这一弯子的漂亮姑娘一一握手招呼后。和全弯子人的见面礼节就算是结束了。马队长大声招呼各自散去。我这才被解除了包围。终于到了该进入正式落户仪式的时候。

我跟着马队长,张晓莲一起走进刚才看见的屋子里。大婶忙着端茶倒水,大叔掏出一包当时很难得一见的纸烟递给我一支,我很客气地拒绝了。张晓莲这才上来介绍:“郝兵!这是我舅舅舅妈的家。”我一听,有些疑惑地看着张晓莲和马队长。马队长即刻解释:“郝同志!**把你们这些有知识的青年派到我们乡下来,这是**他老人家对我们老百姓最大的关心啊!我们各级组织对这个事情都非常重视。我们这个弯子里。现在还就是老米这一家子,房子呢稍稍宽松点,条件也是最好的。再说,老米家是烈属,政治觉悟非常高,无限忠于党,忠于**,热爱社会主义。你在这儿落户,也是最合适的,也都是经过大队小队革委会认真研究决定的。”

“喔!我也坚决听从组织决定,服从组织安排。”我说完站起身,礼貌地面向米叔,米婶深深鞠狗。米叔米婶也客气地起身,点头回礼。马队长随即露出一脸轻松:“那郝同志,你也奔波劳顿一天了,早点安顿下来,我就不多打搅了。”

马队长说完,起身和我握手告辞。也跟张晓莲打了个招呼:“张书记!你这也是到你舅舅家串门来了,具体事情,那就劳你费心。”“马队长您就放心吧!这也是组织上交给我的革命工作。”张晓莲浅浅一笑。

马队长也走了,家里也就再没别的外人了。那老两口似乎到现在了才以主人身份来直接面对我。米婶首先靠近我一点:“孩子!你今年都多大了?”“我——已经满十八了!”“噢!这么说,你比我们家国强还小两岁呢!唉!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这到底都咋想的,怎么想到把你们这些城里的孩子给弄到乡下来?我们这乡下,造孽啊!看你这才十八岁,哪能受得了这里的苦啊!你们家大人也会心疼啊!”

米大叔听着大婶好像话有说多了,即刻上来拦着米婶:“郝同志!你婶子这是看见你高兴呢!说多话了,你也别太当真!你到我们家来,我们都欢迎!欢迎!”

刚听着大婶的话,心里突然感到一阵酸痛,大婶刚才提到自己的儿子国强,难道门牌上挂的那块烈属的牌子。就是大婶的儿子吗?我心里这么疑惑,也不好细问。只是顺着大婶的话:“大叔!大婶!您们别担心!我能吃苦的!我会好好锻炼自己的!”

“好好!到了这儿,你以后就当是到了自己的家一样。我们家国强——就这么丢下我们走了!我们以后,就当你是我们自己的孩子一样。”

“大叔!大婶!太谢谢你们了!”我心里一阵激动,一阵感动!原来,大叔大婶心中,真的深深地藏着一份隐痛,难怪看他们的笑容里,都显得苍凉。那年月,烈军属五保户,那都是一份最崇高的荣耀。有些痛,那就只能深深藏在心里。

通过这一轮的交流,我和米大叔米大婶就算是正式认识过了。我的视线终于落到了家庭中两个小孩身上。那个小女孩似乎一直背后默默注视着我,到我的视线转到她身上时,她便即刻挣脱张晓莲的身体,拉着那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大方站到我面前:“郝兵哥!我叫米雪儿,我弟弟叫小强,我哥哥是当兵牺牲的,是革命烈士。我哥哥的房间现在就给你住了!”

我上前拉着米雪的手,摸着小强的头:“雪儿!小强!那我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大哥了!好吗?”“郝兵哥!你到我们家来后,是不是再也不走了?我爸妈就想要个大哥哥!”“雪儿!哥哥到这儿来,就是来插队落户的,哥哥就在这儿给你当大哥,再也不走了!”“哥——”

米雪儿突然一头扑进我怀里,张开两只臂膀,将我的腰身楼的紧紧的。我感到她像是在激动,也在抽泣。她现在的个子,也就到我的胸前这么高,我不弯下身子,也还抱不着她的人,于是,我便将双手揽住她的肩膀,头发。让她感到我的亲切和温馨。

米雪儿在我怀里激动感伤片刻,随即抬起头,脸上绽放着幸福和欢欣。她便拉着张晓莲,也拉着我,分别拿上我的简单的行李,领着我进她哥哥的房间去。

房间一看就是认真收拾和整理过了,但也还有些细小的地方,任然还能看到留着原主人的一些遗迹。张晓莲一边帮我打开包裹,整理床铺。一边简单说了些关于他表哥国强的事。

她表哥是在东北当兵,也是再一次巡逻中,为了抢救一群落水儿童牺牲的,情形就跟罗盛教的事迹差不多的,但是,也正因为有了罗盛教在先,他表哥的事迹也并没有更多的宣扬。部队上评了个烈士称号。到了下面,也就是门口挂了那块牌子。

张晓莲认真给我铺被子,整床单,我就仔细清理自己各种小物品。米雪儿当然一直都为在我身边,一会拿这瞧瞧,一会又摆弄那看看。我在学校时,我们学校的音乐老师是拉小提琴的。那个年代,学校对什么考试,分数还没现在这么重视,根据**的指示精神,学校倒是特别重视德智体全面发展。特别是文体活动,学校都还是非常支持和重视。我在学校就参加了文艺队,并趁机跟着音乐老师学了些小提琴的基础。我下放时,好多东西都扔家里了。但那把小提琴就始终留在身边。米雪儿大概还从未见过这东西,拿起来横看竖看也没看出个名堂来。

“哥!这是什么呀!好像一把琴,是不是?”

“这就是秦,这叫小提琴。”

“哥!你还会拉琴啊!你太厉害了!快拉给我们听听!”

我说今天太累了,以后再拉给她听,她硬是不干,一直缠着我,我被她缠的不行,只好拿起小提琴,打了些松香,再调了调音准,随即拉了段《梁祝》开头几小节。都好久没动了,我的手指都还是僵硬的,拉了几个小节就把琴放下。

可是,没想到就这么随便应付一下,就把满屋子人都给惊呆在那?张晓莲凝固在整理床铺的姿态上,米雪儿一直扑闪着大眼睛,张大嘴巴看着我,小强也拉着爸妈的手站在了房门口。

这么凝固了一会,米雪儿突然扑上来,一把吊上我的脖子。求在我身上就不下来:“哥!我要学!你要教我拉琴!”“行行!我答应!我教你!”

我这会能抱住她的身子了,我的双手刚好卡在她的腰部位置。我想用力将她的身体抱下来。便稍稍用了些力气。但这时,我的手感特别明显,她的腰简直又细又软,触到手上的那种感觉特别神奇,她的身体大概都还没有完全发育,轻的都跟一团棉花似的。我才稍微用了一点点力气,居然都将她整个人轻飘飘举过了头顶。她大概是被我弄痒痒了,在我头顶上发出一阵咯咯笑声。

我索性举着她就地转了一圈,才轻轻把她放在地上。张晓莲显然一直盯着我们刚才的举动,心里好像并不是特别开心,上来拉着蜜雪儿挡在身后:“雪儿!别再胡闹了,郝兵哥哥这才刚来,人还疲惫着呢!”说然,她便拿着**辣的眼神看着我:“郝兵!我们大队团支部经常有活动,就是缺少你这样的文艺骨干,到时候你可得好好支持我!”“张书记!你别——我也就这点特长,水平也很低的。”“我不管!你可不许跟我谦虚了!”

米雪儿突然又从张晓莲身后钻出来:“哎!表姐!他是我哥!我可不许你再欺负他啊!”

张晓莲又生气地将她拉到跟前:“大人说话小孩听!别跟着瞎搅合!什么你哥他哥?他是我们队的知青,大队安排我负责联系他的。”

米雪没敢再犟嘴,吐吐舌头做个怪脸。大概是米叔米婶授意,小强立马跑过来,拉着我的手:“郝兵哥哥!吃饭了!爸妈让我叫你出去吃饭!”

“噢!好!好!”

我牵着小强,大伙一块出来。一桌的饭菜早都摆好。这种情形下,我甚至觉得说句客套话都是对这一家人的伤害。我这样一路风尘,茫然无知地来到这样一个偏远乡村插队落户,第一顿饭,受到的就是这儿最高的礼宾接待。这天,我也经不住劝,不知不觉就把酒喝的多了些。喝完酒,自己怎么睡下的都全然不知。亅亅亅

章节目录

我的乡村艳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楚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楚非并收藏我的乡村艳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