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的事情,既然被她那么说,哪里有直接逃走的道理,自然是不能躲着她。:不过当时你就该直接报上我的名号。以后不要总这么低调,能报上我名字解决的事情就报出来,容易得多,也免得自己受委屈。这次老太太出面,不就很有效果。”齐承霖轻声说道。

“知道了。”阮丹晨点头道。

齐承霖不再多说,这个话题就算过去了,嘴角勾着柔和的弧度,目光温暖的看她,“你来到附近,能想到来看我,我很高兴。”

“我还怕会打扰到你工作。”阮丹晨也很庆幸自己过来了。

“不会,以后如果在附近,就记得过来。”齐承霖轻啄了下她的唇,轻声说。

阮丹晨越发期待,希望自己能够应聘上,到时候就可以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阮丹晨没在这儿等着跟齐承霖一起下班,他虽然说不忙,可是后来江源又进来了两次,也是有许多事情需要他处理的。所以阮丹晨就先走了,这次齐承霖让小杨把她送了回去。

周五的时候,便是黄华参加竞标的日子。徐浩德自信满满的来了招标现场,上次阮丹晨的事情,幸亏他反应得快,反告了阮丹晨一把,让阮丹晨都没有机会投诉他。因为就算她后来再投诉,恐怕公司也不会相信她。

徐浩德跟同事坐在黄华的位子上,没多久,突然传来一阵搔动,徐浩德回头一看,却没想到竟是齐承霖带着江源走进来了。

徐浩德还能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

“这种招标,齐总怎么还亲自来”

“不对啊,这种小地皮的竞标,齐临一向是不参加的。前阵子齐临不是才刚把城北的那块地给拍下来了吗那才真叫一个大,应该是目前b市最大面积的商品房住宅区了。就连那块地,齐承霖都没亲自参加,也不过是江源和罗玉树去的。就今天这种小地皮,齐承霖竟然还亲自参加了,这到底是闹哪样”

所有人都在疑惑,今天这种小竞标,到底凭什么能让齐承霖亲自过来。

就在这窃窃私语间,齐承霖已经带着江源走过来了,徐浩德慢慢的撑大了眼睛,赫然发现齐承霖竟然是往他这边走。

然后他就见齐承霖来到了他面前,徐浩德赶紧站了起来,“齐总,您怎么亲自来了,齐临对这块地也有兴趣”

齐承霖一双黑眸冷淡的看他一眼,才淡漠的说:“过来看看。”

说完,就坐下了。

他这语气,怎么就跟逛市场似的,他工作不忙吗随便来这种小招标会上,就为了看看

江源也看了徐浩德一眼,跟着坐下了。

徐浩德这才敢坐下,怎么也没想到齐承霖竟然就坐在他旁边了,像他这种身份的,不是应该去最前面坐吗

然后就看到齐承霖骨骼分明的长指捏着他的手机,把手机放到了面前的桌上。

徐浩德赶紧给同事使了个眼色,同事便离席去打了个电话。

过了几分钟,他的手机响起,是刚才离开的那个同事打来的。

徐浩德接起来,就听对方说:“我刚打电话去确认了,齐临并没有要参加这次的招标,不知道齐承霖来做什么。”

徐浩德挂了电话,偷偷看了眼齐承霖。齐承霖仍然脊背挺直的坐着,也不说话,表情沉淡。

他们黄华规模不大不小,比较中等,没有齐临那样的实力去竞标那种大地皮。b市寸土寸金,能拍到这种小的就已经很不错,主要是位置也还不错,不算特别偏,所以价格自然也就上去了。

没多久,就有人来公布结果。既然齐临没有参加,不管齐承霖来的目的,徐浩德也算是放心了。

却没想到,从对方的嘴里听到了齐临两个字。

这次的地被齐临拍下来了

徐浩德都呆了,这次他们给了不少好处,来保证这块地一定是他们的,本来都已经万无一失了,谁知道齐临竟然突然冒出来掺一脚。

徐浩德惊讶的转头看着齐承霖,却见齐承霖伸手把手机滑开解锁,像是要看时间,却没想到竟然从齐承霖的屏幕上看到了他跟阮丹晨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合照。

照片里他们亲密的像一家三口一样。

突然,徐浩德浑身发冷,嘴唇哆哆嗦嗦的,腿都软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阮丹晨竟然跟齐承霖在一起。徐浩德的心都凉透了,目光一直盯着齐承霖的屏幕看。

齐承霖好像不知道徐浩德为什么紧张似的,清淡的看他一眼,清隽的眉目间还有些骄矜,“这是我女朋友。”

徐浩德整个人一个激灵,肝都吓颤了。

不料,齐承霖又补充了句,“打算结婚的。”

徐浩德也没抱着侥幸心理,以为齐承霖会不知道。这么一个小竞标,齐承霖能亲自出现,他现在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

“之前丹晨就跟我说,有客户听信她公司同事散播的谣言,说只要她肯陪那位客户,订单就是她的,把她气的不行。我也挺好奇的,我就这么没本事,让人觉得我女朋友还在乎这种小订单吗”齐承霖表情沉冷的扯了下唇,嘲讽的看着徐浩德,“你说是不是”

“齐齐总,我不知道阮小姐是您女朋友。我我该死,我有眼不识泰山,齐总您别跟我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徐浩德现在也没有装傻抵赖的想法,齐承霖都找到眼前了,他现在就想着齐承霖能饶过他。

徐浩德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谁能想到这次竟然踢到了铁板,他怎么就那么倒霉,惹到了齐承霖的女朋友,谁能想到他女朋友是阮丹晨呢怎么之前就一点儿消息都没听说,本以为城世的人敢那么说她,她应该是没什么背景才对。

那阮丹晨可真是坑死人了

齐承霖眯起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指尖捏出一根烟,便拿打火机熟练地点燃。这会场内是不能吸烟的,大大的标志在墙上挂着,可也没人敢对齐承霖说。

他骨节分明的长指夹着香烟,眯着眼睛吸了口,吐气的时候顺便把烟雾也吐了出来,全洒在了徐浩德的脸上,徐浩德也不敢躲。

“我去盛悦问过,服务生说丹晨是哭着从房间里出来的,一边脸还肿了。”齐承霖一手夹着香烟,另一手搁在桌上,指尖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桌面,眯着眼表情越发沉冷,“那个女人我哄护着都来不及了,平时连对她大声说话都不舍得,没想到在外边被人打了。你说我怎么算这笔账”

“齐齐总,霖少,是我眼瞎,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我给您道歉,给阮小姐道歉,我再也不敢了。”徐浩德也顾不得这是大庭广众的,旁边还坐着自己的同事,齐承霖一追究,工作不保都是轻的,他都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找到工作。

现在他别的也顾不上,先把齐承霖心情哄好了再说,哪里管得了丢不丢脸的。

徐浩德抬手就甩了自己一巴掌,“齐总,我错了,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打回来。”

徐浩德的同事在旁边都看懵了。

之前徐浩德投诉城世的阮丹晨那件事情,他也知道,却没想到还真是徐浩德冤枉人家,这件事这么恶劣,看来徐浩德是完了。

徐浩德打完一巴掌,紧接着又扇了自己一巴掌,扇的特别狠,“啪啪”的声音,两下就把自己的两边脸都扇肿了。

“齐总,您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徐浩德都快哭出来了,“我去给阮小姐下跪请罪。”

齐承霖撇撇嘴,没理他,对江源说:“给黄华的黄总打个电话。”

江源拿出手机,找出黄总的电话就拨了过去。

“黄总您好,是这样,我们总经理有事想跟您说,您现在有空吗”江源淡淡的说道。

“”黄总哪敢说不,立即说有空,江源便把手机交给了齐承霖。

“黄总,是我,齐承霖。”齐承霖嗓音淡漠的说。

“不知道你们公司的有没有报告回去你们今天竞标的那块地被我买下了。”齐承霖说道。

“我知道之前这块地已经都沟通好了会卖给你们,所以后续的事情你们都安排好了。没关系,这块地我也可以卖给你们。”齐承霖说了个数。

“齐总,这价格是不是有点儿太高了。”黄总惊道。

原本齐承霖说这块地可以再卖给他,他还挺高兴,毕竟如果不要的话,之前的那些准备工作也都白费了,着实要损失很大一笔钱,实在是让人心里窝囊。

但要买回来,就要付更大一笔钱,完全超出了原先的预算。

齐承霖给的价格其实正好是在黄华能够承受的边缘,让黄华买下来肉疼,但是不买又不甘心的程度。

齐承霖嘴角勾了勾,看了眼徐浩德,说道:“黄总,你们公司是不是有位叫徐浩德的”

“是啊,齐总,您提起他是”黄总纳闷。

“也没什么,之前他好像去城世投诉了一位女职员,说是想要靠潜规则来获得订单,但是被正直不阿的徐先生给严词拒绝了。”齐承霖淡淡的说道,沉吟了会儿,才继续说,“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搞错了,他投诉的女职员竟然是我女朋友。我想,我女朋友也用不着求着徐浩德潜规则她来要订单吧她只要说一声,多少订单我都能给她,是不是”

黄总立即就明白了,“齐总,您放心,以后黄华再没有徐浩德这个人。”

“黄总,我可不是在给你压力,只不过之前徐浩德投诉过去,黄华就没有好好地调查一番贵公司用人也挺不论人品的,那么严重的指责,就任由徐浩德去乱说就算丹晨她不是我女朋友,这样乱说也是毁了人家的前途。徐浩德那番投诉,不止抹黑了我女朋友,也抹黑了我。”齐承霖徐徐的说道。

徐浩德在旁边脸煞白煞白的,也知道齐承霖这是不打算轻饶他了。

“我明白了,我会出一份公告,说明辞退他的原因,我想以后也没有哪家公司敢用他了。这件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任由徐浩德乱说,也是我的疏忽,齐总,那块地就按你说的价钱,我买了。”黄总说道,不想因为这件事得罪了齐承霖。

...

章节目录

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