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没说话,那么拍了拍,然后看着宋羽,宋羽脸有点儿红,吸着唇微微忸怩了下。

“快点儿过来。”齐承之催道,连催促时的嗓音都醇厚好听,特别正气,没一点儿轻挑,跟他现在正做的事情完全不符。

宋羽羞赧的笑了笑,才小心的坐到床边,又把腿挪了去。床头是摇来的,所以她躺过来,等于是半躺半坐了。

这两天在医院守着齐承之,一直没能真正的好好休息,现在终于休息下来,感觉双腿都肿了似的,一直发胀。

齐承之没法翻身,便只能伸着胳膊环住她,让宋羽枕在他的肩膀。齐承之歪头,在她的额头轻轻地亲,一下又一下。自己能活着,好好地抱着她,真的很幸运,也很感激。

宋羽被他亲的抬起了头,服顺的看着他,好像主动把唇献来等着他亲。齐承之微微一笑,本没打算吻她唇的,是想让她休息,不过她竟然主动把唇送了来,齐承之便笑纳了,又吻了她的唇,轻轻柔柔的与她口沫相融,现在带着伤也没办法吻得太激烈,便松开了她。

“你一直没休息好,睡吧。”齐承之低声说,嗓音醇哑。

宋羽也确实有点儿累了,现在安下心来,没有负担,便在齐承之的肩膀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了眼睛。

齐承之又吻了下她的额头,便偏头枕在她的头顶,也闭眼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齐承之早睡熟了,突然感觉到怀里的不安稳,耳边传来急促的轻喊“承之承之不要,承之”

齐承之感觉肩头有些湿润,他立即醒了,低头看到宋羽枕在他肩膀睡的极不安稳,脸色苍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哭得这么厉害了,眼泪把他的病号服都沾湿了。

“宋羽,宋羽”齐承之赶紧摇她,摇了半天终于把她摇醒了。

宋羽还有些沉浸在噩梦,没有完全拔出来,抬头目光有些呆滞不明的看着齐承之,眼睛里滚动着滚烫的泪,不自觉地溢出来。

“做恶梦了”齐承之轻声问,看着她这脆弱的样子,都心疼死了。

她苍白着脸,脸全是泪,鼻尖红红的,双唇也给哭的有些湿肿,抽抽嗒嗒的还有些懵懵的模样。

半天,她才抽泣着说“我梦见那天你拿着刀捅了自己,然后倒地再也没有起来。”

“没事了,我现在好好的没事了。”齐承之抱紧了她,边轻抚着她的头发,边低头去吻她脸的泪。

她泪流的像小溪流似的,他的唇落在她的脸颊,便被她的泪水浸润,尝到了满嘴的咸涩滋味。

“嘘,我现在好好的,你看你不在我怀里吗我没事了已经。”齐承之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着泪,又去吻她,把她冰凉的唇也给吻得有了点儿温度。

齐承之早晨喝了粥,现在也有了些力气,抓着她的手的力道坚定,让她摸摸自己的脸,有血有肉有温度的。

宋羽搂紧了他的脖子,在他的颈间深深地吸了口气,感觉着他的体温,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齐承之双唇划出柔和的线条,将她脸的泪擦干。

“承之,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别为了我伤害自己,我求求你,好不好”宋羽捧着他的脸,瞳孔颤动着。

昨晚,她这么跟他说过,还假装生他的气,他都没答应,这会儿又提起来,她是真的被吓着了。

看着她苍白的样子,如果他不答应,齐承之真怕她一直这么担惊受怕的,总是不安稳。这样精神紧绷着,早晚要绷出病来,唯有叹气,才缓缓的说“好,我答应你。”

宋羽明显松了一口气,嘴角颤颤的勾儿笑容,抬起手背擦着脸的泪,又倾身吻了他的唇角。

病房的门被敲响了,宋羽往门口看了眼,便下床,顺便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眼泪,擤了把鼻涕。

开门一看,刘队站在外面,宋羽赶紧把他请了进来。

“齐先生,齐太太。”刘队进来,“齐先生的伤怎么样了”

“正在恢复。”宋羽说,去给刘队倒了杯水。

刘队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宋羽还大着肚子,“齐太太,你别麻烦了,我是来看看齐先生的精神怎么样,方不方便录下口供”

“可以。”齐承之刚才睡了会儿,现在精神也不错。

和宋羽录完了口供,刘队说“现在简逸还在医院养伤,我们的人都在看着,不会有事的。等他伤好出庭,也要一个月,到时候二位应该也能出庭作证。”

宋羽点点头,“简逸的父亲知道了吗”

对于简世博,宋羽的印象一直不错,尤其是当初简逸和齐承悦离婚,简世博当众跟齐承悦和齐家道歉,甚至实在忍无可忍的要跟周明燕离婚。

至少简家,还有简世博是个讲理的人。

“我们已经联系他了,不过现在简逸虽然在医院,但也不能探视,简世博每天都去医院,在窗口看看。”刘队说道,“那我告辞了。”

宋羽送刘队到门口,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天我听到有你的同事喊,简逸那把枪没有子弹。”

刘队点点头,“确实没有。”

宋羽沉默了,没说话。

刘队离开,宋羽回到病床,她和齐承之都没再讨论关于简逸的事情。

五点来钟的时候,俞倩英带着粥和给宋羽做的晚饭来了,杨婶连续陪了两夜,本来今天晚要来送晚餐,被俞倩英给拦住了,让她在家休息,毕竟也是了年纪的人。

“你现在要吃流食,我把大米都绞碎了煮的,特别细软,好消化。”俞倩英把粥从保温杯里倒出来,“外头的米粉,我怕添加了什么东西,没敢买,不管是什么,都是自家做的实在。”

“谢谢妈。”齐承之嗓音淡雅的说。

俞倩英微微一顿,感觉真是好久没听齐承之这么叫她了。

她笑笑,把粥递给齐承之,“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谢不谢的。”

齐承之也知道,俞倩英不只是原谅了他,也是要把过去的那些事情一笔勾销,当没发生过,不想再提了,所以他也没提。

宋羽见俞倩英现在已经完全原谅了齐承之,便说“妈,生日,也想邀请你跟爸参加。”

“没问题。”俞倩英痛快的点头答应,她又把给宋羽准备的晚餐拿了出来,“你也快吃吧,我走了,回去还得给你爸做饭。”

“妈,您在这儿留会儿,我打电话叫常徕过来,送您回去。”齐承之说。

“不用不用。”俞倩英摆摆手,“我出门叫个出租,现在有叫车软件,可方便了。”

“我送你出去。”宋羽送俞倩英到门口的时候说。

“别了,你在这儿吧,别瞎出去乱窜,经过那么多诊室,坐电梯谁知道会不会碰到个感冒发烧的,再把你传染了,你老实的留在屋里,别瞎走动了。”俞倩英赶紧拦着,“今天别说你婆婆担心,我也担心。是看你们俩刚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不好拦你是,以后不准这么任性。。”

宋羽被迫停在了病房门口,小声说“知道了,那你到家以后给我电话,让我放心。”

俞倩英拍拍宋羽的肩膀,便走了。宋羽一直在门口看着俞倩英的背影,发现她真的是老了,突如其来的,有些心酸。

俞倩英刚要从门诊大门出去,见燕北城、楚昭阳、韩卓厉和魏之谦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三名燕北城那家火锅店的员工,每人都提着一个大盒子。

“伯母”燕北城打头,先看到了俞倩英。

“你们来看承之”俞倩英问。

“过来看看他,顺道吃个饭。”燕北城笑道。

俞倩英瞄了眼身后的那三个员工,去病房吃火锅,真的没问题吗

又看到楚昭阳跟在后头,心道认识老板还真是挺方便的。

“去吧,我也是刚给送了饭,要走呢。”俞倩英笑道。“正好,我送来的菜不少,还能给你们添个菜什么的。”

燕北城一听,问“您怎么回”

“打车啊。”俞倩英笑着说。

“您等一下。”燕北城说着,摸出了手机,“邵淮,把车开到门口来,送一下宋羽的母亲。”

“不用麻烦。”燕北城挂了电话,俞倩英赶紧说。

“不麻烦,反正我们一时半会儿也走不了,邵淮也是闲着,他在这儿,送您也方便。”燕北城幽淡的笑道,此时也不见跟齐承之他们开玩笑时候的样子,稳重挺拔。

既然在这儿遇到了宋羽的母亲,不能让她一个人回去。

俞倩英看着燕北城挺拔俊逸的模样,一手插在裤袋里,唇角噙着淡淡的笑,很自若,心道齐承之这圈里的人,真都是拔尖的。

邵淮来了,俞倩英便没有再拒绝,跟燕北城道了谢,也跟其他人都打了招呼,便跟着邵淮走了。

宋羽这边拿了粥过来要喂齐承之,齐承之现在虽然有力气,但是因为腹部的伤还坐不起来,床头升起的高度也有限,他自己吃还是很不方便。

“你先吃你的,吃饱了再喂我。”齐承之说,怕她饿坏了身子。

“我还不饿,再说粥也喝的快。”宋羽已经坐了下来,舀了一勺。虽然放在保温杯,但是因为加来的路所花的时间,现在温度正好,便没吹,直接送到了齐承之的嘴边。

“给我吹吹。”齐承之嗓音很清淡低醇,明明是在撒娇,可说的却是一脸正气。严厉的唇抿的紧紧地,是不肯喝。

“”宋羽把粥往他嘴边凑了凑,“又不烫。”

“能不能细致一点儿”齐承之挑起眉。

宋羽无语的把勺子拿回来,象征性的吹了口,齐承之才肯喝,小孩子似的。

喝了差不多大半碗了,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宋羽才发现刚才送走俞倩英以后,自己也没锁门。不知道是谁来了,也不知道先敲门。转过去一看,便见燕北城四人鱼贯而入。

“你们怎么过来了”齐承之挑眉,淡淡的问。

“下了班,过来看看,顺道来吃个饭。”燕北城一指示,三名员工便进来把火锅摊给铺开了。

“我现在只能吃流食。”齐承之眯了眯眼。

“我们知道,你不吃可以在病床看着我们吃,重要的是大家伙凑在一起的热闹气氛。”韩卓厉说,摆明了是来馋齐承之的。

看着服务生把一碟碟的食材都摆桌,竟然还自己带来了电磁炉,放在餐桌通了电,把鸳鸯锅放到电磁炉,把汤料放进去,香味立马出来了。

“宋羽快过来一起吃。”魏之谦朝宋羽招招手。

宋羽哪还看不出来,这群人是故意的。顿时她觉得齐承之好可怜,便坐在床边不动,给齐承之喂剩下的那小半碗粥,说“我现在不能吃火气太大的东西,你们吃吧,我妈刚送来了晚餐。”

“你可以吃骨汤锅,我特意让人熬的,满满的骨胶原。”燕北城围着桌子坐,火锅这么接地气的东西,他往那儿一坐竟然还能保持着一身贵气的形象。嗓音清淡,随意自在,“吃了补身子。”

韩卓厉从洗手间出来,经过床尾的时候,瞥见了俞倩英送来的便当,便打开来看,“宋羽,伯母一看手艺挺好的哈。刚才在楼下,我们还碰见伯母了呢,她听说我们要来吃火锅,说这些给我们添菜。”

“”宋羽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是看韩卓厉那么期待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说,“大家一起吃吧。”

韩卓厉招呼来魏之谦和燕北城,把便当都拿过去,又拉着宋羽,“走吧走吧,跟我们一起吃,便当给了我们,总不能让你饿肚子。”

宋羽被韩卓厉拉着,看向齐承之,齐承之也舍不得她饿着,“去吃吧。”

席间,魏之谦和韩卓厉倒是挺体贴的,魏之谦给宋羽盛了碗骨汤。

“老楚,你们月子心有什么适合宋羽的菜单,让他们送过来。”齐承之靠在床,也没什么事干,从手边拿起一本杂志来翻,火锅的味道闻得他真是有些饿了,尤其是这两天只能吃清淡的粥。

楚昭阳立即给月子心那边打了电话,楚天月子心在楚天医院的后面,所以很快给宋羽送来了一份营养餐。

宋羽也不忍心齐承之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那儿太久,迅速的喂饱了自己,跑去陪齐承之了。

“看着你们夫妻俩在床,真是有些不忍直视。”韩卓厉摇头“啧啧”了两声。

“”宋羽有些坐不住了,这样真是怪不好意思的,打算去床边的椅子坐着,被齐承之给拽住了。

“我是个病人,你要照顾我。”齐承之义正言辞的说,在床和宋羽一起躺着。

燕北城他们热火朝天的吃完了火锅,撑得不行了,韩卓厉说“要不接着在这儿打会儿牌加齐承之和宋羽,正好六个人,我刚在t市学会了一种新玩法。”

楚昭阳二话不说,默默地走了过来,把桌子往齐承之面前一推,自己坐到了床。

齐承之“”

这些人有没有探病的自觉

魏之谦看了下表,“哟,快九点了,不玩了,走吧,给齐承之时间休息,他现在是老弱病残,精力和体力都不能跟我们这些青壮年。”

齐承之“”

楚昭阳很遗憾的看了眼前面的小桌,被韩卓厉给拽了起来,“走了走了。”

燕北城让服务生收拾了收拾,把东西都撤了,桌子擦干净。

宋羽把几人都送走了,回来哭笑不得的说“他们平时对外一个个都特别深沉,谁能想到他们私底下是这样的啊”

看着齐承之微笑,宋羽想,以前也不知道齐承之私底下是很不要脸的人,便不禁笑了起来,打开排气,把火锅的味道吸走。

“你笑什么”齐承之把杂志扔到一边,拿在手里半天其实一页都没看。

“没什么。”宋羽觉得,这想法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见齐承之挑眉看她,她便迅速说,“我去洗澡。”

过了半个多小时,宋羽头发半干的出来,之前陪齐承之,也没洗澡洗头,感觉身都有味了,头发也出油了。

这会儿干净清爽又香喷喷的出来,面对齐承之才安心,不然真挺担心他嫌弃的。

宋羽回来,把床头降了下去,爬了床,又窝回到齐承之的怀里,齐承之抱着软绵绵的她,嗅着她身清新的香味,又抬手嗅了嗅自己的胳膊,“我身是不是该有味道了。”

宋羽凑近他的颈窝嗅了嗅,“没有啊,还是挺好闻的。”

“刚才到底笑什么呢看着我,看着看着自己笑起来了。”齐承之搂着她,特别喜欢的又亲了亲她的脸。

“你怎么还记着呢”宋羽在他怀里蹭了蹭,头枕着他的肩膀,“我这样枕着你,累不累”

“不累。别转移话题,到底想什么了”齐承之捏了下她的肩膀,倒不是真的那么想知道。只是两人这样静静地躺着,感觉真的很好。

又可以继续这样跟她咕咕哝哝的聊天,贴的近近的,嗅着她身传来的细腻香气。

宋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不住的洒在她的眼角和耳朵,烫烫麻麻的,烘的宋羽打从心里热了起来,脸也红扑扑的,呼吸都有些乱了。

...

章节目录

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