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可瑶默默地把支票放到他面前,“这钱我不要,你给我这些钱,好像我是出来卖的。复制本地址浏览7777772e626971692e6d65我不是,你知道的,我的第一次是给了你,但不是卖给了你。我来找你,不是因为公私不分,而是以为我们至少是朋友吧或许是我想多了,连跟你当朋友也是我高攀。这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不想让我的第一次,蒙这种金钱关系。我对你是有好感的,所以才会把第一次给你。我不想对一个我对他有好感的男人感到失望。你或许觉得我有个价格,但是在我看来,我自己是无价的。”

她擦掉新流出的泪,用力的吸了吸发红的鼻子,“我不想让这段回忆变得那么不堪,至少留点儿美好的回忆给我。公司我不会辞职,我喜欢这份工作。你放心,我不会乱说。”

慕怀生垂眸看了眼她放回来的支票,没有表态。

俞可瑶便转身往外走,这五百万,算是收了也帮不了东华。她也想过,以前那样死缠着齐承之,都没有效果,那恐怕是她的策略不对。应该像宋羽那样,装的一身清高,反倒是被男人赶着。

之前慕怀生会主动关心她,不也是因为这个

所以这次,俞可瑶没有乞求,便走出了办公室。

慕怀生嘴角讥诮的扯了扯,将支票撕了,扔进垃圾桶。

晚,慕思思来到酒吧,还是次跟俞可瑶见面的那家。这一次,是俞可瑶在里面等她。

“可瑶,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情”慕思思坐下来,发现俞可瑶颓着脸,也不像次那样神采焕发的。

“思思,你大哥他要跟我分手。”俞可瑶红着眼说,心情郁闷的喝了口酒。

慕思思冷眼看着,心里冷笑,慕怀生压根没想过要跟俞可瑶认真,一夜情而已,俞可瑶谈什么分手那么正式,好像两人曾交往过。

“为什么次不是还好好的吗”慕思思状若不解的问,拦下了俞可瑶还要再喝的动作。

“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去找我姑姑和姑父,把宋家破产的真相告诉了他们,我觉得,可能是这件事败露了,我姑姑和姑父肯定恨死了齐承之,连带着让他跟宋羽的婚姻也出了问题,所以他找你哥告状了。你哥要跟我分手。”俞可瑶擦了擦泪,“思思,你可要帮帮我,我是真心喜欢你哥的,我知道他也是喜欢我的,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让大好的感情这么完了。我还是想要挽回的。”

“这”慕思思为难的松开手,“这让我怎么帮啊这是你们俩的事情,感情的事情,别人是没办法去插手的,算我去跟我哥说,让他别跟你分手,他也不会听的啊。”

“思思,你不是说会帮我的吗你说我是你认定的嫂子了,哪怕是将来他们给你哥介绍别人,你也是支持我的。”俞可瑶紧抓住慕思思的手,“你说过,你是想让我当你的嫂子。”

“是啊,我是说过。可是如果你们感情不在了,我也不能逼我大哥非要跟你在一起吧我之前的意思,是说我很希望你当我的嫂子,但是如果事不可为,也不能勉强。”慕思思说道,想把手从俞可瑶的手里抽出来,却被俞可瑶紧抓着不放。

“可是你明明说,你是一定会帮我的。”俞可瑶手的力道增大。

“可瑶,我的意思是,即使我大哥找了别人,你在我心里还是最理想的大嫂。我也只能表达我个人对你的支持与喜欢,但却不能去要求我大哥什么。我大哥是个有主见的人,又不是我的木偶,我说什么他听什么,你明白吗”慕思思强压着心头的不耐烦,仍然慢条斯理的跟她讲“道理”。

“我不明白你那天明明说的清清楚楚的,你是一定会让我嫁进慕家的,你怎么能反悔呢”俞可瑶突然扬高了声音,甚至盖过了酒吧内轻扬的音乐,让其他人都朝这边看过来。

“俞可瑶,你脑子没问题吧”慕思思站了起来,态度语气都变了,用力的甩开了她的手,“我什么时候保证说你一定能嫁进慕家的你想嫁入豪门想疯了吧你我只不过是对你跟我大哥在一起表示支持,不代表我得对你嫁入慕家负责。你不得我大哥的喜欢,我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要我拿刀架在我大哥的脖子逼他娶你吗你这人将不讲点儿道理,能不能听听人说话,别这么想当然的啊慕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难道我让我哥娶谁他能娶谁了别开玩笑了你。”

“可你明明说过的,你一定会帮我的,你现在这态度,是想撇清关系不管我了吗”俞可瑶也站了起来,隔着桌子抓住慕思思的手臂,防止她说走走。

“我怎么帮你啊你想让我怎么帮你让我去打电话跟我哥说要他娶你吗你这人讲不讲点儿道理”慕思思干脆拿出手机,“行,我现在给我哥打电话,说你在这儿缠着我,非让我逼他娶你,行不行”

“慕思思,你狼心狗肺”俞可瑶还真怕慕思思这么跟慕怀生说,她真一点儿机会都没了。

俞可瑶忙按下慕思思的手,不让她打给慕怀生,另一手仍紧抓着慕思思的手腕,“你别忘了,我是为什么会跟你哥分手的我都是为了帮你,才亲自去找了我姑父和姑姑,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你哥也不会跟我分手。”

“俞可瑶,你太可笑了。”慕思思仍然努力的甩着俞可瑶的手,没想到俞可瑶看着柔柔弱弱的样子,力气这么大,竟然一直攥着让她挣不开,手腕都被她掐疼了。“你去找宋羽的父母关我什么事是我逼你去找他们的吗”

“明明是你求我的”俞可瑶扬高了声音,慕思思现在一副翻脸不认人,事后不认账的态度,真是把她气死了。

她简直是委屈的不行,怎么碰了慕思思这种白眼狼,恩将仇报的。

她帮了慕思思,慕思思竟然还不认账,一脸要撇清关系的样子。

“我怎么求你了我是让你帮忙,可我也没逼着你去啊,你要是不乐意,你可以拒绝我啊”慕思思讥嘲的冷笑,“是你一副已经是我大嫂的样子,要去替我出头,给我帮忙,难道我还拦着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想讨好我,拉拢我,企图嫁进慕家吗说白了你是想利用我。咱们互惠互利的事情,你别提什么帮忙了。既然你是抱着我日后帮你嫁进慕家这个打算,想卖我一个人情,别在我这儿充什么好人了,还一副被冤枉的样子。可惜,我是不想被你利用,怎么着”

“你”俞可瑶气的都哆嗦了,怎么有这种白眼狼,如果不是慕思思,她至于趟这种浑水吗对齐承之她早放弃了,根本不会去管齐承之和宋羽的事情。她帮了慕思思这么大的忙,结果到头来,慕思思还翻脸不认人了。

俞可瑶也想明白了,慕思思根本是打从一开始在利用她,没想过要跟她交心。她气急败坏的喊“慕思思,你是个白眼狼往我诚心诚意的对你,你竟然这么算计我”

“你嚷嚷什么呢凭你,还真以为能跟我做朋友你是个什么身份啊家里都要破产了,顶着那么一张空壳,还想嫁进慕家我哥要是结婚,也得娶个世家小姐。别说你们家现在都快完了,是还鼎盛的时候,又算个什么不过是个游家族而已,一个小门小户里的女儿,别想高攀了”趁俞可瑶气的哆嗦,使不多少力气的时候,慕思思终于把俞可瑶的手拔了下来。

她一面揉着自己的手腕,一面说“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之前咱们素不相识,我给你介绍了工作,帮了你的忙,你这次算是还我这个人情了。你放心,现在这个工作,我也不逼你辞职。不过以后我们是两不相欠,你也别来找我什么。”

“我本来也不欠你什么。”俞可瑶恨恨的说。

慕思思不屑的嗤嘲一声,便丢下俞可瑶走了。

俞可瑶跌坐回来,倒满了酒,手紧紧地抓着杯子,涂着粉色甲油的指甲看不出变化,可是指节已经泛了白,手背的筋和血管也都清楚地突了出来。

她那么诚心诚意的待慕思思,竟然等她出了事,被一脚踢开,真是恩将仇报

老太太那天从宋家回来之后,跟宋羽说了。依老太太看,俞倩英的态度软化了些,至少对宋羽是软化了。

所以宋羽决定周六的时候回家去看看,她本是想要自己去的,可齐承之一定要跟着。

“我总不能不门,早晚也要想办法取得你父母的原谅。”齐承之说。

宋羽喝了口牛奶,把杯子放下,“我是怕他们对你态度不好,像那天一样,你”

齐承之没说话,只是握住了宋羽的手,捏了捏,深邃的黑眸柔和又坚定。

最终,宋羽还是让齐承之一起去了。

齐承之把揽胜停在宋家楼下,跟宋羽一起楼,他坚持要跟来,一方面也是想取得宋冬临和俞倩英的原谅,让他们看到他的诚意。另一方面,也是怕俞倩英还是没有原谅宋羽,又像那天一样,把宋羽刺激了,出了什么意外。所以他跟在她身边,以防万一。

两人来到门口,宋羽敲了门,听到里面有人喊“谁啊”

“妈,是我。”宋羽也提高了声音。

过了几秒种,门开了,俞倩英本来还算平静的脸,在看到齐承之后,立即寒了下来,“他怎么来了”

齐承之一张脸特别紧绷,像是第一次门见家长一样,站在他身旁的宋羽能感觉到他的小心翼翼。

齐承之嗓音醇淡,“妈”

“不用这么叫我,我受不起。”俞倩英冷冷的打断,“宋羽,你来可以,说到底你还是我们的女儿,真说要跟你脱离关系,我也做不到。齐老太太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吃的苦,你一分没少,甚至我们还要苦,压力还要大。你选择原谅他,我们无权干涉,也没有资格反对。但是我们不会原谅。这个家,你回来,我欢迎,但是也只有你一个人。他”

俞倩英瞥了齐承之一眼,表情更冷,“我不想见,以后你自己来,也别带他来。现在你要是想进门,你一个人进来,不然的话,你跟他一起回去吧。”

宋羽张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低下头,声音低低的说“那我”

手突然被齐承之捏了下,听他醇厚稳重的声音响起来,“你进去吧。”

宋羽突然抬头看向齐承之,便见他嘴角温和的微微勾起,“什么时候要走了,我来接你。”

宋羽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俞倩英,把齐承之拉到角落里,“那你直接回家休息,到时候我给常徕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别过来了。”

齐承之没说话,像每次他不打算按照她说的做那样,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目光虽柔和却坚定。

宋羽也不肯定他会不会听,便又加了句,“答应我。”

齐承之沉默的看了她半晌,才“嗯”了一声。

宋羽这才放心,握着他的手,低声说“你路小心,回家了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都行。”

“嗯。”齐承之余光瞥了眼俞倩英,她的脸色不怎么好,他便催促,“进去吧。”

宋羽很舍不得看他这么被拒之门外,迟疑着一直没有动。

齐承之低声说“快去吧,你爸妈好不容易愿意原谅你,别因为我再跟他们闹翻。错的是我,所以现在也不觉得委屈。”

宋羽点点头,抬头看他清俊平静的脸,只要面对她,他的五官总是特别柔和。宋羽很想给他一个goodbyekiss,但是现在当着俞倩英的面,她也不想让俞倩英更生气。

只好低头看着他的手,雅致分明,轻轻地捏了下他的手掌,又嘱咐了一遍,“路小心。”

齐承之看着宋羽进门,宋羽眼睁睁的看着齐承之被拒之门外,很难受。

“你要是那么难受,跟他走。”俞倩英冷声说。

“妈,他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他”宋羽问。

俞倩英没回答,进了厨房。

宋冬临默默地走来,拍了拍宋羽的肩膀,带她到客厅,“先别着急,给她点儿时间。”

“爸,你”宋羽看宋冬临好像并不特别愤怒的样子。

虽然一直以来,她和俞倩英有时候吵架,都是宋冬临在间调解,但是宋家破产,其实受伤最深的,应该是宋冬临了。

可看他的样子,反而已经接受了。

“我还好,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怨也没办法。况且,你受的苦我们要大得多,你都不怨,我觉得我也没必要再去怨什么。在家休息的这几年,破产的事情我也放下了。那天刚听说的时候,我确实很恨,可冷静下来,也好了。”宋冬临摇头苦笑,“也许是因为你妈太生气,连带着把我那份也都生了,所以我反倒是不怎么气了。”

“爸。”宋羽红着眼眶叫,在这种时候,她特别需要有人能支持她。

宋冬临微微笑,拍了拍宋羽的肩,“你妈这人一直是个急脾气,憎恶分明。等时间长了,看到齐承之是真爱你,对你好,她慢慢的也好了。”

宋羽点点头,见俞倩英从厨房出来,走来客厅,表情和语气有些僵硬,“既然来了,留在这儿吃饭吧。”

宋羽点点头,俞倩英又语气僵硬的问“你身子好点儿了没”

“在家休息,已经好多了。承之给我请了两个月的假,让我在家先安心养身子。”宋羽赶紧说。

听到齐承之的名字,俞倩英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便又回了厨房。

宋羽估摸着时间,还不见齐承之给她来电话或者发短信,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走去阳台往下看,发现那辆黑色的揽胜还在楼下停着。

她怕他表面答应她,可仍然固执的在这里等她。

像他第一次来这里见她父母似的,明明都走了,可却在车里等着她,坚持要跟她一起回去。

宋羽边进屋边给齐承之打电话,俞倩英正好端着刚刚炒好的菜进来,把宋羽的反应看在眼里,便冷冷的说“既然这么放不下,回去吧。”

“妈,我是怕他还在这里等我。”宋羽解释。

“他这算是什么意思自己赖在外面不走,装可怜博同情明知道如果他不走,你在这儿待得也不安心,是为了催你快点儿走吧”俞倩英不高兴的说,现在看齐承之真是哪哪儿不顺眼,“还是觉得他这样赖着,我能让他进门了”

“妈,不是的。我那天差点儿小产,所以他一直很紧张。这几天班的时候,他把所有的应酬都推了,一下班赶回来陪我。班的时候一天好几个电话回来问我的身体怎么样,那天真的是把他吓着了,我从来没见过他眼睛那么红,要哭了的样子。他是怕万一有个不好,他不在,光靠你们俩可能也没办法立刻帮到我。”宋羽解释道。

俞倩英哼了一声,回厨房把菜都端出来,宋羽看俞倩英做了这么多菜,肯定也是因为她的关系,也不好说不吃了走。

俞倩英直接坐了下来,说了声,“吃饭了。”

宋羽握着手机,左右为难,宋冬临走过来的时候,给宋羽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先坐下吃,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恐怕俞倩英会更生气。

宋羽只得坐下,吃饭的时候还在想着齐承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出去买点儿东西,不然饿着肚子等怎么行

...

章节目录

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