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承霖看了她一眼,权衡了下,才决定实话实说,“是宋羽告诉我的,昨天她跟她母亲去商场,正好撞见了。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在刚瞧见她们的时候,周明燕明显慌张了一下。周明燕不是个聪明女人,所以她的第一反应骗不了人。”

“我知道你对宋羽有偏见,但是承悦,你并不傻,相反你很聪明,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宋羽和大哥是真心相爱,她心里只有咱们大哥,根本装不下简逸,而她也不是会做那种损人不利己事情的人。对于简逸的人品,我跟大哥始终有所保留,但是因为你喜欢,我这个当哥哥的既然拦不住,只能替你多长个心眼,多生双眼睛。”

“宋羽没必要拿这件事来破坏你的婚姻幸福。而她之所以选择让我跟你说,是怕你觉得她是故意在诋毁简逸,破坏你们的婚姻。其实她自己也不很肯定,简逸和关晓琳到底怎么样。哪怕,简逸是无辜的,是关晓琳那边一头热,但是有女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她也希望你能多留心一下。”

“如果是简逸和关晓琳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别糊里糊涂的被人耍了。如果简逸是无辜的,是关晓琳一头热,那你也多长个心眼,堤防一下关晓琳,这是宋羽要我告诉你的目的。”

齐承霖叹了口气,双手手肘搁在膝盖,身子微微前倾,双手在双膝之间交叉。

“你要是实在不信,我会查一下昨天周明燕消费的那家店的店员的值班表,在她班的时候,我跟你一起过去询问一下。”

齐承悦低着头,始终不说话。

“承悦,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齐承霖看着她。

齐承悦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知道了。”

她站起来,声音低冷,“如果没别的事,我先出去了。”

“承悦”齐承霖站起来,在她身后说,“我不管你到底信不信,至少把话听进去,把这件事情记住。简逸和关晓琳的事情,我会去查,我不会让你被他们当成傻瓜。”

齐承霖往前走了几步,靠近她,却也没有靠的太近,怕齐承悦会不自在。

“承悦,你是我妹妹,相信我,哥哥不会让你被人欺负。”

齐承悦终于缓缓转身,让齐承霖松了一口气的是,她没哭,看她的样子,也确实是信了。

可是她脸的脆弱,让人心疼。

齐承悦无声的点点头,“我知道。”

简逸打完电话进屋,发现客厅里只剩下了宋羽和齐承之,他嘲讽的撇了撇唇,坐到他们对面,一言不发。

齐承悦和齐承霖一前一后的出来,宋羽先是看向齐承霖,齐承霖微微点了下头。

齐承悦默不作声的坐下,看了宋羽一眼,没说话。

“蹬蹬蹬”的下楼声传来,见齐佑宣竟然换了一身小西装。

这身西装还是今年过年的时候给他买的新衣裳,最近连老太太都觉得齐佑宣有点儿太胖了,开始监督他减肥,所以才能穿得过年时的衣服。

“你怎么这么副打扮”齐承霖看着自己的儿子,眼角直抽抽。

齐佑宣很不好意思的微微低下了头,“我叫了我岳父岳母来,这个时间应该也差不多要到了。”

齐承霖“”

“你哪个岳父岳母”齐承霖问。

“爸爸你讨厌,说得好像我跟个花心萝卜似的,我一共一个岳父一个岳母,是沐然的爸爸妈妈呀”齐佑宣小朋友很是愤愤不平,觉得自己的形象被爸爸毁了。

“”齐承霖无语的看了他半天,才说,“别尽跟你大伯学做些厚脸皮的事情。”

齐承之“”

齐佑宣直接无视了这句话,去洗手间拿来了老太太平时用的发蜡塞到齐承霖的手里,“爸爸,你帮我弄一下发型,是次幼儿园开运动会的时候弄的那种。”

在齐佑宣的催促下,齐承霖只得默默地往手心掏了点儿发蜡,给齐佑宣弄造型。

刚弄完不久,门铃响了,听到刘婶说是卫子戚一家子来了,齐佑宣立马冲到了门口。

等卫子戚和卫然进门,齐佑宣立马乖巧的叫“叔叔好,阿姨好。”

难得今天卫子戚对齐佑宣有了点儿好脸,对他说了句“生日快乐。”

卫然也把礼物交给齐佑宣,“生日快乐。”

“谢谢叔叔,谢谢阿姨,我一定会好好珍藏,将来传给你们的外孙。”齐佑宣捧着礼物,还没拆包装看里面是什么,便煞有介事的说。

卫子戚“”

卫然“”

然后,齐佑宣拉着小沐然去看他刚才刚刚搭起来的环山跑道。

没多久,老爷子和老太太也回来了。

老太太的戏份今天杀青,以后也没她什么戏了,这也是韩卓厉特意吩咐的,把老太太的戏在以不累着老太太的前提下,尽早拍完,别让老太太跟着剧组也吊着那么长时间,只要让老太太过足了戏瘾行。

跟着剧组拍戏的这段日子,老太太还真是有点儿腻味,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想再拍戏了。

回房间换了衣服出来,边嗑着瓜子边说“宋丫头,下周六有没有空”

“奶奶,有什么事”宋羽问。

“呵呵,带你去趟老韩家玩玩,有几个朋友都要去,听说承之娶媳妇儿了想要见见。”老太太表面一副对这些人挺不耐烦的样子,可一双眼睛却是贼亮贼亮的,“你放心,不会让你跟我们这些老太太待很长时间的,时间长了你也无聊,跟承之说好了,让他提早过去接你先走。”

“好。”宋羽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齐佑宣的生日,齐承之直接让燕北城把红顶的厨师送了过来,在家里的厨房做饭。

蛋糕也是红顶的西点师早晨做好了,让厨师一起带过来的。

到了吃饭的时候,宋羽楼去叫两个小家伙吃饭。

走到齐佑宣的卧室门口,卧室门开着,她看到两个小家伙在里面玩四驱车,其实主要是小沐然在玩,齐佑宣在旁边看着。

每当小沐然遇到问题的时候,再由齐佑宣帮着解决。

当小沐然顺利的让四驱车在环山跑道跑完一圈,四驱车没有因为急转弯而被甩出来,立即高兴地跳着拍手,一张粉娃娃似的小脸蛋高兴地红扑扑的,清脆的叫着“我成功了成功了”

齐佑宣也激动地,抓住了小沐然的胳膊,突然把圆圆的小脸凑过去,在小沐然粉粉的脸颊吧唧了一下。

“咳”宋羽立即清了清嗓子,要是再不出声,小沐然还不知道要被齐佑宣占多少便宜。

这要是被卫子戚知道了,可饶不了齐佑宣。

宋羽看了齐佑宣一眼,发现自己偷亲小沐然被宋羽撞见,饶是齐佑宣的厚脸皮,都有点儿红了。

心道自己也真是不走运,才第一次被看见了。

宋羽走过来,轻弹了下齐佑宣的脑门,说道“不要趁现在占便宜,等长大了光明正大的去追。”

齐佑宣挺着他有些突出的小肚子,扭着腰有点儿忸怩。

宋羽笑笑,“走吧,下去吃饭,你今天可是小寿星。”

齐佑宣便朝小沐然伸出白白肉肉的小手,跟小沐然手拉着手下了楼。

卫子戚一看,立马沉下了脸,表情很是不善的撇了撇嘴,朝小沐然伸开双臂,“沐然,过来爸爸这里。”

小沐然一见到爸爸,整张脸都亮了,撇开齐佑宣跑进了卫子戚的怀里。

卫子戚蹲着,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又看了眼在身后因为被撇下而十分不高兴的齐佑宣,说“以后不要随便跟男孩子牵手,谁要是碰了你,跟爸爸说,勾一下手指也要跟爸爸说。”

小沐然很认真地点头,然后又想起刚才被齐佑宣亲了下脸,想着要不要跟爸爸说一下,但是又一想,爸爸说的是以后,不包括之前的事情,于是小沐然觉得之前的事情不算数,所以也不说了。

“怎么了”卫子戚问了句。

小沐然果断的摇头。

今天是齐佑宣六周岁的生日,蛋糕插着六根蜡烛,本来是有数字蜡烛的,但是齐佑宣说他喜欢这种用力把很多根蜡烛都吹灭的满足感,于是买了这种普通的细蜡烛。

点燃了蜡烛,众人都安静下来,齐佑宣肉呼呼的小手在下巴底下交握,低头闭着眼,很认真的许愿,然后把蜡烛吹掉。

“佑宣,你许的什么愿”关丽雅偏着头问,心想如果是许愿想得到什么东西,她可以去买来实现孙子的愿望。

谁知齐佑宣却羞赧的低头,肉呼呼的小手揪着自己大腿旁边的裤子摇晃着身子,看了小沐然一眼,说“保密,等实现了我再说出来。”

吃完饭,给齐佑宣过完生日,众人又坐着聊了会儿天才离开。

走的时候,宋羽还有些不放心的看着齐承悦。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齐承悦突然朝她这里看了过来,才又垂下了眼,全程和简逸没有任何交流的了车。

宋羽突然觉得齐承悦真的很可怜,现在简逸的一切,都是齐承悦给的。

他的车,他的新房,他父母的零用钱,他在公司的地位。

可她给了他这么多,他却连爱都没有给她。

了车,宋羽转头看看正在开车的齐承之,突然靠了过去,头枕在了他的肩膀,双手挽着他的胳膊。

因为作为间还有挺大的空当,这姿势其实并不怎么舒服,可她还是靠在他的肩膀,一动不动的。

红灯的时候,齐承之停下来,转头看着宋羽光洁的额头,还有垂下的浓密睫毛,他便微微低头,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怎么了”

宋羽摇头,“只是挺替齐承悦不值的,算简逸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可是他不爱她。简逸这个人只爱他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他自己着想,根本没有回报齐承悦的爱。”

齐承之捏捏她的手,执起来放在唇边吻了一下,“齐家也不会放着自己人吃亏的。”

第二天,宋羽午出来,却没想到齐承悦一直在门口等着,宋羽看到齐承悦,愣了一下。

旁边阮丹晨叹了口气,拍拍宋羽的肩膀,“怎么跟你吃顿饭这么难啊”

宋羽也无奈的笑了,没有无视齐承悦,自从怀疑简逸跟关晓琳的事情,她便多了份想要帮助齐承悦的心。

她主动走到齐承悦的面前,齐承悦看着表情还是有些尴尬,但是却没有敌意。

没等齐承悦主动开口,宋羽便说“我们找个地方聊吧,这附近有家日式餐厅不错,还有两人的雅间,挺方便谈话的。”

齐承悦无言的点头,看了宋羽一眼,又低下了头。

宋羽跟阮丹晨打了声招呼,便走在前面。

她带着齐承悦去了公司附近的日式餐厅,幸运的是还有个雅间是没有人预定的。

两人坐在雅间里,点了两份定食。

等饭菜送来,服务生临走的时候,宋羽嘱咐了句,这期间她们没叫的话,请服务生不要进来。

服务生走后,齐承悦左手搭在矮桌,捏着精致的茶碗无意识的转动,捏着茶碗的手指一紧,指尖便露出了白色。

“对于简逸和关晓琳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齐承悦的声音有些僵硬不自然。

以前她对宋羽的敌意很深,尽管因为对简逸的失望以及认清了他的为人,在不知不觉已经放下了对宋羽的敌意,但是过去的所作所为,以及两人之间的矛盾,让齐承悦现在还无法完全自然的与宋羽相处。

甚至因为自己过去做的事情,说的话,因为对简逸的失望,使得她看清了很多事情,也变得很羞愧,不好意思。

“我知道他们大学的时候在一起过,简逸大学期间的所有费用,都是关晓琳出的。”宋羽说,“还记得那次在盛悦,你来找我吗”

齐承悦的脸尴尬起来,目光盯着茶碗,僵硬的点了下头,“嗯。”

“然后我去找简逸求证,却没想到出了电梯,听到了他跟关晓琳的话,我才知道,我也被他瞒了这么多年。显然,是他在遇到你之后,跟关晓琳分手了。”

宋羽把那天简逸和关晓琳的话详细的跟齐承悦说了。

齐承悦不禁有些走神,她后来也是偶然间知道了,当时宋羽是碰到了齐承之。

她不止一次的想,哪里有那么多的巧合

她会知道宋羽的存在,是因为有人匿名给了她那些照片。

而那天晚她会去盛悦,也是因为齐承之的一通电话。

她走后,宋羽遇到了齐承之,去找简逸,又听到了简逸和关晓琳的对话,让宋羽认清了简逸的真面目。

这一切都有齐承之或直接或间接的参与,想到曾经齐承之警告她的话,齐承悦算是彻底想通了,这一切都是齐承之主导的,为了把宋羽从简逸手里夺过来

别说简逸人品不好,哪怕人品好,也不是齐承之的对手。

她不禁很羡慕宋羽,能有齐承之这样的男人,为了她不惜步步撒,也要娶她。

齐承之可以对别人用尽心机,却对宋羽一心一意。

如果能有这样一个男人也能对她这样,不必像齐承之那样优秀,只要能对她一心一意的,她已经很满足了。

“曾经,城世跟关宇竞争齐临酒店的设计权时,那时候关晓琳也想过要勾引承之。”齐承悦听到宋羽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解决的,总之关晓琳再也没敢纠缠过他。”

“我想,假如简逸有心,也不会放任关晓琳去讨好周明燕,算他没有跟关晓琳在一起,至少也是放任的态度,想要吊着关晓琳,从她那儿获得什么好处。”宋羽拇指画着茶碗的樱花图案,“而以关晓琳的性格,如果明知道怎么努力也没用,她是不会去讨好周明燕的。这也是我怀疑他们俩的原因。”

宋羽抬头,认真地看着齐承悦,“如果我是你,我会先装作不知道,我知道承霖已经在查了,在查清楚之前,不要让简逸知道。如果他是无辜的,那么你们之间可以免去一顿争吵。可若他真的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如果知道你在怀疑他,以简逸的谨慎,一定会把证据藏得好好的,这样也会给承霖的调查带来麻烦。”

“我知道,婚后没多久我知道他不爱我,慢慢的我也看清了他的为人。”齐承悦低声说,一手手肘撑在矮桌,手掌贴着额头,把头发都往脑后拂去。

“可是我爱他,我真的爱过他,不爱我不可能跟他结婚,不顾他的身份,不管他什么都没有,嫁给他,他想要什么,我都想给他,全都给他,可是我也不想当傻瓜,明知道他不爱我,还任他予取予求,到最后他什么都有,再把我一脚踹开。”

“我甚至想过,只要他能爱我,我愿意等他,我愿意把以前的那些事情都忘掉,不在乎,可我也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他不会爱任何人。”齐承悦闭眼,遮掩住眼里的暖疼,双手手心盖在了眼睛。

...

章节目录

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恍若晨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恍若晨曦并收藏七公子,腹黑老公来敲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