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岚从国防部大楼走出来才发现,天空不知何时竟然下起了小雨。

上午还是艳阳高照,下午竟然阴云密布,阴沉沉的天,刮着冷冷的风,心情可见有多糟糕了,但温岚今天的心情很激动。

跟她一起去地下车库的还有国防部副部长罗杰。

温岚不明白,为什么罗杰就像一帖狗皮膏药,怎么甩都甩不掉?

莫珂说:“孽缘,你和罗杰完全就是一段孽缘,上辈子如果不是你欠了罗杰,就是罗杰欠了你。榕”

温岚不信缘,如果她相信缘分的话,那也是徐泽欠了她,而不是她欠了罗杰。

她和徐泽是大学恋人。

青春烂漫花朵一般的年纪,温岚很不幸遇到了徐泽,那个采花大盗,偷了她的纯真,害的她春心荡漾悫。

她甚至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毕业后就结婚,紧紧的拴住这个花心大少,但奈何,她刚抒发完她对未来的美好蓝图,徐泽就火烧屁股一般,豁然站起身。落荒而逃的时候,还不忘扳回面子,美其名曰:“儿女私情宛如一场梦,男人应该有更大的志向,比如说报效国家。”

她抓着徐泽的手:“徐泽,是男人,你就要对我负责。”

“好,我负责,等我功成名就,我就来娶你。”

去他妈的功成名就。在这世上,男人的话有时候说出来根本就是一个屁,徐泽的话连个屁都不如。

那时候的温岚,气的牙龈出血,对着徐泽远去的背影,恶狠狠的吐了三口唾沫,她用这世上最卑劣的言语诅咒徐泽,她甚至希望他每次一出任务就死翘翘。

够恶毒吧?

事实证明,徐泽不但没有死翘翘,还完好如初的好好活着。

白天是道貌岸然的总统警卫长,冷酷无情,绷着一张僵尸脸,一旦到了晚上,万花丛中一点绿,百年难得一遇的千年大蛀虫。

当初说的那些话,全都是他不想负责任的托词,在徐泽眼中自由远远胜过一切,如果让他因为哪个女人困守在婚姻里面的话,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温岚每次看到徐泽,其实都很想杀了他。

对男人而言,女人如衣服。拜徐泽所赐,他给温岚上了极其生动一堂感情课,所以现如今在温岚的眼里,男人连衣服都不如……

国防部上下都知道,阴雨天是温岚的情绪大忌。通常这一天,她的心情都会异常暴躁,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专门盯着雨水发呆。

但今天,就连罗杰都发现了温岚的异常,她竟然在笑……

罗杰抬头望了望天,他是不是有色盲症,今天这雨下的应该是红雨吧?

“你今天没生病吧?”罗杰因为温岚的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温岚冲罗杰面无表情的笑笑,“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神经病。

发动引擎,车子开出很远,还能看到罗杰跟她招手的身影,很傻。

“神经病。”温岚从后视镜里移开视线,又低低的啐了一声。

还记得,莫珂曾经对她说:“你没看出来吗?罗杰喜欢你。”

她当时正在吃泡面,听了莫珂的话,泡面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莫珂不笑了。因为莫珂脸上全是泡面,莫珂平静的抽出几张面纸,然后看着闷笑不已的她,直接拍案而起:“温岚,我要杀了你。”

“爱?”温岚专注的看着路况,人潮拥挤,尽显忙碌,她低声轻叹,近乎自语道:“这年头,真爱都被狗吃了。”

开车上了高架桥,一路疾驰,今天她的目的地是墓地。

多么奇怪的见面地点,但白素忽然打电话说,她想去墓地看看。

对温岚来说,在哪里见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白素还活着……

***************************************

黑色轿车停在皇家墓园外面。

秦川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迈开长腿下车,然后打开后车门,片刻后从里面走出一位黑衣女人。

秦川把伞撑在白素头顶,免得雨水溅到她的身上。

白素接过伞,对秦川说道:“我一个人上去,你在车里等我。”

“好。”

墓园因为坐落在山上,所以风很大。秋天的风,原本就很容易让人感到萧瑟和凄凉。

白素去的时候,温岚还没有到。

她的墓碑很好找。

“白素”这个名字,被镌刻在冰冷的石碑上,代表了死亡,代表了痛苦终结。

白素唇角扯了扯,因为戴着墨镜,所以掩住了她所有的情绪和表情。

弯下腰,将手中的白菊花放在了她的“遗容”之下。

多么讽刺,有一天,她竟然会来墓地拜祭她自己。

“看到自己的墓碑有什么感想?”身后,温岚声音清冽中却又夹杂着激动。

白素没回头,蹲下身体,认真端详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上面的我笑的不够灿烂。”

温岚走过去,将手中的薰衣草放在了墓碑前。

“这花很特别。”白素瞥了那花一眼,看不出情绪。

“薰衣草有宁神安寝的作用,我怕你在地底下睡不安稳。”

白素笑了笑,站起身,一时没说话。

绵绵细雨中,白素和温岚悉数一身黑衣,手里各自撑着一把黑色雨伞,默契的保持沉默。

终于,白素摘下墨镜,风将她的发丝吹乱,她打破了沉默:“……温岚,我妹妹死了。”

“……”温岚抿着唇,看着白素眼神复杂:“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

“是我害死了她。”白素说。

温岚扣住白素的肩膀:“素素,这不是你的错。”

白素摇头苦笑:“当初你劝我收手,如果不是我执意追查,也许后来的祸端完全可以避开。”

温岚眸光一闪,沉声道:“此事牵扯甚大,你又一直揪着他们不放,难怪他们会对你动了杀机。”

白素沉沉的闭上了眼睛,脸部表情紧绷到了极致。

“还要继续追查吗?”温岚松开手,问她。

白素睁眸:“你不要再插手了,这件事情原本就跟你无关,我……”

章节目录

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云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檀并收藏旧爱新欢,总统请离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