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月之后

这半个月,孟少卿精心为她调养,莫小贝的恶心终于得到了缓解。

然而,她的情绪却一直很不稳定,也不知道是不是孕妇多愁善感,还是她原本就心事重重,总之,她的笑容很是勉强,偶尔莫名的就会哭泣,如此一幕幕反常的表情,简直将他们这几个男人给吓的不轻妲。

为此,每一天都有专人时时刻刻跟在她的身旁,守护她,逗弄她开心禾。

“紫竹”莫小贝看向目紫竹将蔬菜都拿到了房间里面来摘弄,而她也一直在帮忙。

“怎么了,是不是累了,你不要忙了,快坐下来歇息歇息”目紫竹忙用围巾擦擦手,就将莫小贝搀扶起来,接着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来给她擦手“饿了,还是渴了呢?”

见状,莫小贝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些困了,想睡觉了”

“好,来,我扶你”将她搀扶到了床边,他就要伺候她上床。

“你去忙吧,我小睡一会,对了,你今天给我做酸辣汤吧”莫小贝忙说道。

自从她知道目紫竹每一天都在精心为她准备吃食的时候,她开始努力的吃饭,即使吃的不多,可是她依旧在坚持。

因为,她不想让任何一个人伤心,他们是那么的爱她。

闻言,目紫竹欣喜不已,忙高兴点头“好,好的,你睡觉,我这就去给你做”这些日子,她的胃口虽然有所改善,可是,她的食量还是宛如小猫咪,主动要求吃东西更是少之又少,今日突然想要吃东西了,这可是乐坏了目紫竹。

“嗯,我睡了”躺在床上,莫小贝盖着被子,很快,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见此,目紫竹忙笑着将菜拿了出去,又轻轻的将门给关了起来。

而他关上门的那一霎那,莫小贝就已经起身了,她不是故意的,只是目紫竹一直看着自己,外面根本就不允许她出去,说太冷,可是,她真的很想看看大家在干什么,还有,为什么冷羽熙现在每一天回来的时候那么晚,而且,脸色越发的难看,他到底练到了什么程度?

上一次,孟少卿告知他在练功,去了那个地方,后来,就一直没有在提起这件事情,问他,他总是说,没事,没事。

而她晚上一直有人看着,根本就无法去找冷羽熙,孟少卿还说了,他已经不用在那里了。

难道他好转了不成?

不,她不相信,看着冷羽熙一天天的瘦下去,与他说话都心神不定的样子,他一定有事。

既然,他不告诉自己,那么,她就自己去寻找。

穿好鞋子,拿起披风,莫小贝悄然的离开了屋子。

这一走出院子,北风就呼呼吹来,带着细雪吹的人脸都微微疼痛。

莫小贝下意识的将披风攥紧,接着朝着前面走去,这双冰岛真的很大,他们又没有告诉她具体的位置,她现在盲目的寻找,的确很难,可是,自从他们来到这里之后,君诺就不让外人靠近这边,生怕有人不轨。

莫小贝一边走,一边蹙眉,她知道外面冷,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冷,这些天,他们都是在如此寒冷中忙碌的吗?

而就在她不解的时候,突然间,她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君诺的心腹林子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手上拿的是什么?为何行色匆匆?

药材,她微微蹙眉,远远的看上去,的确像是珍贵的药材,他拿着这个干什么?难道君诺生病了?

下一秒,她没做多想,就迅速的跟着他的身影朝着前面走去。

半响之后

远处出现一个悬崖,万丈深渊,而这两个山崖之间只有一条摇摇坠坠的链子桥,看上去就像是白云中的彩虹一样。

可是她知道,想要过这个桥,没有一定武功的人,根本就无法过去的。

这个地方不是君诺待得,难道君诺又换了一个地方了?

而这个时候,林子已经快速的走了过去,见此,莫小贝也没有在做停留,立刻走了过去,当走下链子桥的那一刻,她面前便出现一个石刻,上面写着一个禁字,鲜红的禁字,看上去威严不已。

她便知道,这个地方,肯定是双冰岛的禁地

,否则,不可能有这种危险的桥梁的,一般人可过不来。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凄惨的声音从远处的石谷里面传来。

莫小贝浑身一颤,这……这是羽熙的声音!

而这时候,林子的身影已经闪了进去,莫小贝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也跟了过去。

“孟大夫,孟大夫”一走进石谷,林子的声音就清晰的透过石壁传了过来。

“林子,拿来了没有,快,快点”接着,便是孟少卿着急的声音。

莫小贝一愣,眉头紧蹙的走了进去,接着她便清晰的看到地上那一抹红色的身影,正痛苦的蜷缩在一起,脸部发黑,牙齿紧紧的咬住自己的手臂,即使这样,口中还是控制不了发出痛苦的哀嚎之声。

一旁的孟少卿大汗淋漓,不断的捣鼓着药物,接着让林子掰开他的嘴,强行将药物给灌了进去。

“啊,啊……”冷羽熙悲戚的大声叫着,这一刻,莫小贝终于清晰的看到他的容颜,一张他曾经引以为傲的妖孽容颜,在这一刻宛如吸毒人员干瘦萎靡,额头上的青筋不断的跳动,一双手指惨白没有血丝被他捏的嘎嘎作响,而就在这时候,孟少卿掀开他的后背,莫小贝立刻倒吸一口气,他的整个后背都是黑色的……

孟少卿立刻拿着银针往他后背扎去,这里明明寒冷如雪,倒水成冰,可这一刻,孟少卿和冷羽熙的额头上不断的冒出汗珠,可想而知,这两个人是多么的难受。

“羽熙,你忍着,马上就好了,就快要好了”孟少卿一边安抚一边说道。

见此,莫小贝再也忍不住咬住自己的手臂眼泪就这样刷刷的流淌出来。

羽熙,你到底在承受着怎样的痛苦?

“孟大夫怎么样?”林子在一旁干着急,可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候,孟少卿拔下银针,忙冲着林子说道:“快去,快去讨那个来,多一些!”

林子一愣,眉头紧蹙,显然有些难受,可是,看到冷羽熙痛苦的样子,他又没有办法,于是便起身往外面走去。

莫小贝立刻闪了出去,躲在一旁。

这时候,孟少卿似乎想起了什么,忙追了出来,“林子,你去目紫竹那里,我跟他说过了,他会帮着留下那个的,对了,一定要瞒着小贝,不要让她看到知道吗?”

“知道了”林子忙点点头,接着迅速离开了。

而这时候,石谷里面再一次传出冷羽熙痛苦的尖叫之声,万分难受。

见此,孟少卿蹙着眉头,叹息,“不行,等他来回的时间,他一定受不了”于是,便将随手的药罐子放在地上,接着抡起袖子,顿时,莫小贝哽咽的就蹲了下来,因为她清晰的看到孟少卿的手臂上到处都是刀疤,一条一条,一道一道的……

孟少卿毫无犹豫的再一次割破自己的手臂,让鲜红的血液流在碗里,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莫小贝的眼泪不断的流淌,这个傻子,到底割了自己多少次?

这时候,孟少卿吞下一个药丸,接着拿着绑带系好手臂,接着就放下来走了进去。

片刻之后,石谷里面终于安静了下来。

而外面的莫小贝却已经哭的无法自拔,痛,胸口的位置好痛。

这些傻子,都是大傻子。

————

莫小贝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只是,每走一步,她的心就疼痛万分。

“小贝,酸菜汤好了,现在要吃吗?”目紫竹此刻端着汤擦了擦汗走了进来,一脸的期待。

见此,莫小贝心中堵得慌,可是,看到他万分期待的眼神,便咬着牙喝了几口,顿时眼泪不断的流淌。

为什么,为什么每一个人都在为她如此的付出,而她却又无能为力。

不该的,她不该这样的,她说过要保护他们的啊!

“怎么了,是不是不对胃口,你哭什么呀?”目紫竹忙端过她的汤碗,接着忙蹲在她的面前给她擦泪。

见此,莫小贝再也忍不住抱着他大哭了起来。

“小贝……”听着她如此的哭声,目紫竹心都碎了。

“你的酸辣汤太酸了,酸的我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半响之后,莫小贝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目紫竹闻言,微微一笑,“下次我注意,别哭了啊”

“嗯,我好累,还想在睡一会”她的确累了,心累,太累。

“好,等会吃饭叫你”

只是,她这一睡,居然直接睡到了晚上。

等她醒来的时候,大家都陆续回来了,也都在等待她吃饭。

莫小贝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睡的太久了啊?”

“没关系,孕妇总是瞌睡多的”孟少卿了解的说道。

这时候,目紫竹招呼大家过去“来,吃饭吧”

于是,大家都走了过去开始吃饭。

莫小贝低着头,闷闷的吃着饭,今日的那一幕幕还是会刺激她的心窝。

而这边,慕容天笑却带来了好消息“千景绝他们开始反击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搞定了”

“嗯,他们没事就好”孟少卿点头。

“羽熙,今晚你陪我睡觉吧”突然间,莫小贝开口道。

闻言,这几个人为之一愣,都看向莫小贝,这半个多月,基本上都是目紫竹和孟少卿陪睡,偶尔,天笑和君诺也会来一次,但毕竟很少,可是,羽熙倒是一次都没有说,毕竟,他现在练这个武功对他是一种折磨,晚上怕是也会难熬。

“小贝……”

“羽熙你可以陪我吗?”忙阻止慕容天笑的话语,莫小贝依旧看向冷羽熙说道。

众人顿时觉得气氛有些不一样,小贝这是怎么了?

冷羽熙见状,微微一笑,“好”

“羽熙……”众人眉头微蹙,大家都担忧的看向冷羽熙。

“我陪你,你多吃一点”冷羽熙温柔的将菜夹给了她。

见状,莫小贝的鼻子酸的很,站起身来“我去方便一下”话落,便走了出去,她害怕自己在待下去肯定会哭,冷羽熙是一个妖孽,是一个爱看玩笑,会撒娇的男子,如今他变得小心翼翼温柔不已,着实不像他了。

冬天的夜,总是很长很长。

好在双冰岛的卧房都是暖和的,一点凉意都没有。

“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冷羽熙脱了衣服只剩下里面的白色衬衣看向莫小贝询问。

莫小贝坐在床的里面看向他“你瘦了好多”

“是吗?我没感觉到呢”话落,扶住她的肩膀让她躺下,接着给她盖好被子,他便躺了下来。

“羽熙,你这些天在忙些什么呢?”

“我……我随便忙忙,研究一些毒药,你也知道的,我就这么点爱好了”冷羽熙撒谎的说道。

闻言,莫小贝的心更加难受,他研究的的确是毒药,这一次对象却是他。

“怎么了?”没有听到莫小贝的回答,冷羽熙忙看向她不解的询问。

“没,没什么,我只是好奇,因为成天看不到你们”莫小贝低着头说道。

“呵呵,我们不都在吗?你是不是担心千景绝他们,放心吧,他们会平安的”冷羽熙忙安抚的说道。

莫小贝点点头,这些天他们的夺取任务的确很难,可是她知道,他们是安全的,可是近在咫尺的人,却并不安全。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睡觉吧”冷羽熙忙轻声的说道。

莫小贝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听着他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怎么了?”冷羽熙一愣,没有想到她会这样。

“羽熙,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傻瓜,胡说什么呢?”

“羽熙,你爱我吗?”她明知故问。

“爱”

“有多爱”

“很爱很爱”

“很爱很爱又是多爱?”莫小贝问着问着就哽咽了。

冷羽熙微微一笑,拥着她轻声

的在她耳边轻喃“爱到为了你,愿意去死”

“傻子,你真是傻子”莫小贝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是多么深刻的爱,他现在就是为了她,在朝着死亡走近。

“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都愿意做你一个人的傻子”冷羽熙温柔的说道。

莫小贝擦了擦眼泪,闭起眼睛“羽熙,我困了,你给我说故事吧,说着说着我就会睡了”

“好”于是,冷羽熙笨拙的开始说起了故事,说的都是一些很无聊的事情,可是,却让莫小贝更觉得难受的慌。

她不知道他说了多久,总之她就这样迷迷瞪瞪的睡着了。

然而,半夜的时候,她却被一阵轻微的声音给弄醒了,如今她是孕妇,对于一丁点的声音都非常的敏感。

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她愣住了,睡在外边缘的冷羽熙,此刻正蜷缩着身子浑身颤抖,可能是怕吵醒她,他死死的咬住手,头部已经湿透了。

见此,莫小贝再一次哭了起来,她不敢发出声音,因为他这样做明显是害怕她知道,所以,她只能假装不知道。

冷羽熙,冷羽熙你这个傻瓜,我该拿什么爱你?!

章节目录

拒生蛋,八夫皆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依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馨并收藏拒生蛋,八夫皆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