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瞬间,底下安静了。..

是的,集体安静了,安静的掉下一根针似乎都能听到声音。

如此诡异的气息却在充斥一个无可厚非的答案,赢了,是的,琴仙赢了笛命。

“哇,丐帮威武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霎那间,底下各种威武声音不断传来。

丐帮三位长老各个昂首挺胸器宇轩昂,丐帮兄弟瞬间脸部也长光了起来。

“师兄”无敌门主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师兄也会输妲。

这个男人是谁,什么琴仙,为何会如此厉害?

“承让了”站起身来,离若白颔首道,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其实熟知离若白的人都知道,他不爱理会世俗。

见状,笛贺气的不轻,但是……

“我输了”是的,他低头了,既然在江湖混的,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输了,便是输了!

只是,他输的有些不甘心,他出道这么多年,足足大了这个晚辈一轮,却没有想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的音律终究还是无法到达顶峰吗?

“前辈承让了,晚辈还有很多不足”离若白依旧颔首说道。

“离若白,我记住了你的名字了,你不必在谦虚,我的确是输了,改日,我还会来讨教的”话落,笛贺不做停留直接离开了。

“小白,好样的啊”任落瑶忙笑着勾着他的肩膀笑道。

“厉害哦”目紫竹也夸奖道。

“让我看看,有没有事情”孟少卿忙给他把脉,很是关心。

离若白没有说什么,乖乖的伸出手让孟少卿查看。

“我来挑战”语毕,一个穿着嫩黄色衣服的女子上了台,其实,从离若白一出场,她就深深的被迷住了,所以,哪怕自己会输,她还是不想放弃和他近距离相处的机会。

“蓉儿,不得胡闹”底下一个带着帽子的中年男子说道,下一秒,拿掉帽子走了上来。

众人一愣,这对父女,他们怎么从未见过?

“爹爹,我不是胡闹,我就要挑战他”女子自信一笑,拿出了鞭子往地上一丢,发出啪嗒之声。

“行了,爹爹让你学武不是让你比武的,只是让你保护自己”男子对自己女儿的行为忙呵斥道。

“为什么爹爹,我学武功就要展示啊,你下去嘛,我就是要挑战他”蓉儿忙说道。

而这时候,任落瑶走了上去,对着离若白点点头,离若白便退开几分。

“你是谁?我要挑战的是他”蓉儿显然对任落瑶的出现很是不满。

“你的鞭子应该是历朝年代的,历朝距离现在应该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你公然拿着这样的鞭子,足以证明,你们不是普通人”任落瑶微微挑眉说道。..

中年男子一愣,诧异的看向任落瑶,他怎么看的出来?

“你,你知道什么,我,我告诉你,你可不要废话,你赶紧下去,我要和他挑战”蓉儿微微蹙了蹙眉头,忙说道。

“我们是一体的,现在由我上场”

“你,你是谁啊,我凭什么要和你比赛,呃?”蓉儿不满的说道。

“我,丐帮第七副帮主”任落瑶淡然的说道,一句话表示,他的出场合情合理。

“我才不管你是丐帮的谁,我就要和他比赛”蓉儿不依不挠。

“他不是你的对手”任落瑶淡然说道。

“呃?不是我的对手?”面对他的直白,这让蓉儿一愣。

“若是我没有猜错,你的左边口袋里面装的可是黄散,右边口袋乃是尸骨粉,不管你扔哪一个,平常人是无法抵抗这样的袭击的”

“你……你是谁?”蓉儿惊慌了,那个中年男子也愣住了,他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不用诧异,因为……我和你们是一个职业,你还要比赛吗?”从蓉儿拿出鞭子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他们的职业,盗墓。

很多人喜欢小瞧盗墓者,其实盗墓者拥有的武器甚至比平常人厉害,要知道,常年在坟墓中穿行,自然有护身的东西,而那个女子的左右口袋里面便是对付死尸以及那些尸口中存活的各种毒物,自然,这种东西不是行家是做不出来的,而这种东西伤人可比毒药可怕多了。

他喜欢盗墓,但用这种东西杀人,他不喜欢,因为这样的行为是缺德的,他不爱做。

“蓉儿下去”中年男子知道遇到了对手了,这个年纪轻轻的男子怎么可能如此洞悉她身上的任何东西?所以对方一定是个行家。

“我让你唧唧歪歪”蓉儿暴怒,直接甩起鞭子朝着任落瑶打去。

任落瑶见此一个跃身瞬间闪开,可是蓉儿哪肯罢休,步步紧逼,在她看来,不管是谁,她都不会放在眼里,之前的无敌门派不是她害怕,而是她觉得没有什么意义。

如今难得看到自己喜欢的男子,她自然想上来会一

会,去没有想到会被这个男人搅黄了,知道又如何,她就不相信,他真的懂这些东西,要知道,她可是和爹爹在盗墓界最有名气的人。

“小姑娘你当真要这样相逼?”任落瑶有些怒了,他步步退让只是觉得她是个女孩子不想欺负,可是她倒好,步步相逼,甚至她已经开始撒那种尸骨粉了,这个女子太狠毒了。

“别废话”蓉儿面对他的退让早已经怒火中烧,接着索性将腰包里的尸骨粉丢了出去,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够承受,对她而言,活人还不如死人让人尊敬。..

“任落瑶这是想死吗,怎么都不反击?”孟少卿蹙眉说道。

“落瑶哥哥你在做什么啊?”君诺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

“落瑶,天时地利人和已经找到,你想残疾参加不了吗?”目紫竹幽幽的说道。

闻言,另外五个都愣住的看向目紫竹,不禁竖起拇指,好狠的话!

舞台上的任落瑶听到这样的话,瞬间像是打了激素一样精神抖擞起来,唰唰的几下子,蓉儿就已经被弹落开来,往地上跌落,不过好在被任落瑶给拉住了。

“都是同行,相煎何太急呢?”拥着她的腰,任落瑶嘴角勾起痞痞的笑意。

见状,蓉儿愣住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她突然间觉得这个男人才是最帅的男人,而且,他还很君子又是同行……

将她搀扶好,任落瑶恢复一贯嬉笑的模样走下了台,五个男人不禁摇摇头,接着冲着目紫竹点头,你果然够狠。

“谢谢这位兄弟承让小女”中年男子很是感激,接着上台拉起自己的女儿赶紧下了台。

而这个过程中,蓉儿的双眼始终没有离开任落瑶的面容,糟糕,她沦陷了……

“表演的确够精彩啊”一声嘲讽般的声音落下,一个身穿大红衣服的女子飘然而落,瞬间,底下的声音高亢起来“南宫门主,千秋万载,天下无敌”

六个人齐刷刷的看了过去,一身大红衣服的南宫雨萱就像是踩着成千上万的血液一样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南宫门主”众人齐声道。

此刻,南宫雨萱慢悠悠的落在了舞台中央,此时的她,早已经不是两年前清纯的她,如今已经变成了眼角黑凹,指甲半寸之长而且黑的就像是毒药一样,原本漂亮的眉毛也已经变得凶狠的上扬,此刻她的模样就像是来自于地狱里的鬼魂一样,丑陋不已。

“这不是慕容天笑退婚的未婚妻么?”任落瑶讽刺的说道,这样的女人看上去实在是倒胃口。

“小心!”千景绝立刻推开任落瑶倒退一步,而他们原先的位置便已经出现了一个地坑。

任落瑶大惊,吃惊的看向南宫雨萱,她是妖女吗?怎么武功如此诡异多端?

“想不到南宫家主正紧门派却练就成了妖法”千景绝看向南宫雨萱说道。

“何为正紧又何为不正紧?夺得天下第一才是正紧之事”面对千景绝的嘲讽,南宫雨萱并不意。

“哼,就你这样的妖女还妄想和我娘子抢男人”摇摇头,“送给我我都不会要的”任落瑶鄙视的说道,他这句话可没有假话,就她这个模样,是个男人都不会看上的。

“找死!”南宫雨萱顿时怒了,这是她不可提起的伤疤之事。

“不好,小心啊”目紫竹顿时觉得事情不妙,只因南宫雨萱的眼睛逐渐成了全黑之色,这是可怕的症状。

“上擂台”孟少卿大喝一声,因为他知道,现在下面人数众多,一旦发生危险,那么,这些人都将成为无辜,小贝的要求是要人数,若是现在不能体现可以保护大家,那么就没有办法说服大家。

五个人闻言,直接上了擂台,如此表现则让下面的众多帮派很是看好,觉得他们这样做是非常的道义的,因此,丐帮给他们的分数逐渐又涨上了一层。

“全部都要死”南宫雨萱双眼发黑,指甲似乎陡然间变得更长更吓人,而她的话语刚落,她便像是一阵风一样迅速的就冲了上去。

六个人一愣,瞬间摆成了一个阵形对打了上去。

这段时间的练武,他们早就提高了许多,可是让他们几个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的武功尽是如此的诡异多端。

“这难道就是阴魔之功?”任落瑶大惊失色,而他的话语刚落,他就被打落很远,其余的五个人都蹙眉看向南宫雨萱。

“落瑶”孟少卿立刻飞奔过去把脉,下一秒,拿出一个药丸让他吞下。

“有这么严重吗?”任落瑶有些不解,失败乃是兵家常事,他只是有些大意了而已,没必要吞药丸这么夸张吧!

梦少卿闻言立刻将他的袖子给抡起来,顿时,那手臂全部黑了,样子甚至可怕。

“我靠,这么夸张,会不会死啊”见此,任落瑶大惊不已。

“你在不吞下去就肯定会死了”梦少卿看到他不吞还唧唧歪歪简直有些无语。

那还不给我”直接拿起他手上的药丸直接吞下,如此快速,让他差点被噎死。

“大家小心,她的这种邪魔之功非常的厉害,一旦被伤害,若不及时用药物控制,则会很快七窍流血而死”梦少卿忙说道。

几个人闻言,都惊讶不已,这哪是武功啊,简直就是魔功好吧!

可是,现在不管是什么功夫,他们都要赢,小贝可千万不要出现,他们不要她出现,自然是不想她有任何危险。

“顺我者活,逆我者亡”南宫雨萱冷漠的说道。

“南宫门派天下第一,千秋万载”南宫门派的人立刻气势轩昂的说道。

底下的其余门派则都不言不语,只因南宫雨萱现在的模样着实吓人,而且,阴魔之功,他们可都是听说过的,那可是邪魔之功。

练习此功之人首先必须是处子之身,永生不得和男子结合,否则,重则走火入魔,轻则武功尽失变成瘫痪,而且还必须要日日饮用壮男子的血液,虽然只是一小杯的量,可是人喝人血让人听起来还是非常的渗人。

“今日,不管你们是何门派,就让本门主送你们去和那个贱人去地狱团聚吧”话音刚落,南宫雨萱就飞速前来,动作快如闪电,众人只见到一抹红色的身影继续飞来,下一秒,狂风大作,空气中似乎有鬼叫之声,吓人不已。

‘砰’的一声,千景绝为目紫竹挡了一掌,而他便立刻倒退好几步,胸口瞬间疼痛不已。

“老大”目紫竹忙紧张的搀扶住千景绝,“你为何……”

“我是老大”千景绝直接打断他的话说道,虽然很疼痛,可是能保护自家的兄弟,他还是非常的高兴的。

目紫竹瞬间鼻子有些发酸,这辈子,除了任落瑶这个弟弟之外,他一个朋友都没有,可是没有想到自从认识小贝之后,有了七个好兄弟,这让他第一次有了亲情的感觉,浓烈,非常的浓烈。

“绝,快吞了”孟少卿立刻将药拿了出来,可是,千景绝还未吞下去,南宫雨萱在一次急速而来,她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小心啊”任落瑶立刻将他们推开,君诺见此硬生生的接了南宫雨萱的一掌。

南宫雨萱只是微微蹙眉,但并没有收手,而君诺却感觉自己的手心疼痛不已。

怎么回事,这是怎样的内力才能躲过他的手掌之力,而且,甚至可以让他疼痛不已。

“双冰宫主又如何,南宫才是真正的天下”南宫雨萱霸气的说道,她要南宫族成为天下第一,最终夺取金宵国的江山,那个小屁孩懂得什么是朝政吗,她,南宫雨萱也要打造一个凤天碟那样的国度。

“该死的妖女”君诺顾不得手掌的疼痛,再一次使出全力对着她猛一次击掌。

‘碰’的一声,舞台上一阵响声,君诺立刻倒退不止,眼看就要掉下了舞台,却突然被一抹白色的身影给接住了。

“天笑哥哥”君诺抬头看向慕容天笑忙惊讶不已。

“快让少卿哥哥看看去”慕容天笑看到君诺的双掌都开始迅速黑了起来,不禁担忧不已。

“好”君诺也没有扭捏,直接朝着孟少卿走去。

而这时候,烟雾散去,南宫雨萱毫发无损的站在烟雾中,目光犀利狠毒不已,不过当看到慕容天笑的时候稍微楞了一下。

“看,那不是慕容天笑吗?”

“什么,那是慕容三少?”

“是啊是啊,他就是退婚的那个慕容三少啊”

底下又一次炸开了锅,各种声音不断传来。

“雨萱妹妹”慕容天笑缓缓的开了口。

南宫雨萱一愣,心口瞬间一疼,脸上的表情还是无法掩饰的很疼痛和难过。

难道,她还是忘不了吗?

——————

ps:妞已经康复提前出院了,啊,我解放了,好开森,抱抱各位~!偶回归鸟~!爱你们,么么么~!..

章节目录

拒生蛋,八夫皆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依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馨并收藏拒生蛋,八夫皆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