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一夜之后

这一觉莫小贝睡的很长,也很满足,千景绝没有死,既然千景绝可以活下来,那么,她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活下来,少卿,君诺,你们一定是平安的吧,你们一定在等待我吧,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去找你们,你们一定要乖乖的哦。..

“咳咳媲”

“小贝,小贝”冷羽熙立刻迎了上去,呼喊她丫。

微微的蹙了蹙眉头,莫小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呃?这是,咦,我的腿……”

“你太疲惫了,又受了伤,大夫说你情绪波动比较厉害,身体损耗也比较多,自然虚弱的就现出了原形”说话间,冷羽熙端起桌上的红糖水,“来,先喝点糖水”

“糖水?为什么要喝糖水?”莫小贝微微一愣,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于是忙将被子一掀开,顿时,蛇尾的位置被包裹上了月月舒。

“咳咳,那个,那个你月信来了,乖,先喝点糖水”冷羽熙忙说道,他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给女孩子换那个东西,他可是研究了半天,原本想着找个女的来弄,可是又不放心,于是就自己摸索。

“这是你弄的?”莫小贝皱着眉头询问。

“嗯嗯,是不是弄的不好?”

“你笨蛋啊,是把棉花塞进布包里面然后在系上,你将棉花放在外面干什么?”

“我,我……”

莫小贝疑惑的皱了皱眉头“你不会是第一次给女孩子换这个吧?”不是吧,看样子他经历情场那么多,怎么可能这么的纯情。

“你说呢,有哪个女子会当着我的脸露出这个呢”围绕他身边的女子各个都是妖艳不已,哪一个不是精心打扮而来,谁会带着月信而来,这不是找晦气么!

见状,莫小贝似乎明白了什么,忙说道:“还有吧,拿来我来弄,对了,你帮我去买一些好一点的棉花,在买一些纱布,在带一些针线来”看来,她必须亲自做几个卫生巾了,总不能托着尾巴走吧,在说了,这边垫着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受。

“呃?你要那些做什么?”冷羽熙不解。

“哎呦,你帮我买就是啦”莫小贝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磨叽了,这个都要打探清楚么?

“哦,好”冷羽熙见此便立刻起身招呼小二去买,他可不放心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一天之后

莫小贝的月信好了很多,一大早就开始收拾东西,昨天她弄了好几个卫生巾,等的就是白天用。

“你伤势还未好全,这么早要去哪里?”冷羽熙端着小米粥走了进来。

“我要去见二姐”莫小贝将东西收拾好,自然的来到桌子面前很自然的就吃了起来。

“你要去凤鸾国?”冷羽熙大惊,按道理来说,现在凤鸾国可都是凤天舞的眼线,这城门的侍卫比平时可以算是多了三四倍不止,怕的就是她会进入,况且现在城内查的森严,每一日就放一百个人进城,其余的只给出不给进,而且,每一个进去的时候那可要全身上下包括脸部都要检查。

如此高密度为的就是怕她浑水摸鱼的溜进来。

“你是不是担心女皇?”冷羽熙知道她一定是担心自己的母亲,可是现在可是很危险的。..

“大姐现在急于除掉我,我知道,只要我活着一天,母皇就不会出事”现在所有的人都以为母皇是她这个傻子所害,如今大公主大义灭亲的追杀她,目的则是想要除掉她,而现在女皇是昏迷中,所有人都知道是她在照顾女皇,倘若现在女皇出了意外,那就是她的责任。

所以,她可以肯定母皇现在是安全的,至少在她活着的时候一定是安全的,倘若她死了的话,大姐一定会像办法除掉母皇成为一国之主的,现在,她唯一的目的是想知道母皇现在究竟怎么样。

而能让她知道的唯一一个人便是二公主,凤天蝶。

“现在凤鸾国到处都是她的眼线,你就算化成任何人,怕是都逃不出她的手掌的”冷羽熙说道。

闻言,莫小贝微微一笑“你放心,凤鸾国我现在是没有办法回去,可是不代表二公主没有办法出来”

“难道你想去寺庙见二公主?”冷羽熙忙追问。

“聪明!”

冷羽熙想了想,二公主生性胆小怕事,天生的好心肠,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去云恩寺上香,这可是凤鸾国人人皆知的事情。

等等,难道莫小贝就是利用这个特殊的日子,所以去见她?!

“二姐信佛,每月初一十五都会去往寺庙祭拜,三日后便是十五,她一定会去的”早已经打探清楚了,否则,她怎么会有这个打算呢!

“你能想到的事情大公主一定也可以想到,所以,寺庙内一定有她的眼线,一旦你和二公主相聚,怕是会引起怀疑”冷羽熙分析道。

“没关系,二姐生性胆小,大姐不会找她事情的,倘若让大姐知道我和她见面了,相反的,大姐会更加照顾二姐,她会害怕二姐叛变,这样的话,二姐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闻言,冷羽熙微微一愣,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在为别人考虑?这个傻丫头!

“你找到二公主之后要去哪里?”冷羽熙再一次八卦的询问。

“只要确认母皇目前是安全的,我就去找少卿和君诺,我相信他们还活着,也一定在等我”莫小贝喝完最后一口粥,擦了擦嘴“我们走吧”

见状,冷羽熙撇撇嘴“何时你能如此关心我就好了”

“呃?你说什么?”回过头来的莫小贝见到的便是他撇着嘴唧唧歪歪不知道在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我们快点出发吧”看来,他还需在加一把劲!

于是,两个人一边找寻孟少卿和君诺一边去往寺庙,莫小贝下意识觉得他们两个一定是平安的,可是即使知道是平安的,她也想看到他们才能安心,一旦知道他们平安,她才可以大展拳脚,毫无顾忌了。

“成天皱眉会变老的”看着她时常皱眉的样子,冷羽熙忍不住伸出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抹平。

“哎,你干嘛离我这么近”莫小贝有些戒备的往后面挪了挪,如此一幕让冷羽熙很是不爽,“你都承认他们几个了,我怎么就不行,你太偏心了吧”

“我……”

“嘿嘿,没关系,我愿意等你”不等莫小贝反驳,冷羽熙无赖的直接抱着她摇晃起来。..

见此,莫小贝翻了一个白眼,这个毒蛇真是无语了,可是不知道为何,她对他好似没以前那么反感了。

难道是她秀逗了?

三天之后,两个人终于来到了凤鸾国和平界外的一个大寺庙,云恩寺,据说这个寺庙很灵验,所以来这里的人特别的多,二公主来这里,为母皇祈福,是没有人会怀疑的,至于她,想必皇后一定将消息给了大公主,这会,她定是在偷着乐吧!

按照之前的消息,莫小贝很快的进入了厢房,没多久,凤天舞带着侍女就进来了。

“小妹”一见到莫小贝,凤天蝶就哭了起来,方才听说有人找她,她就很疑惑,谁会找她,当来人给她看了手帕,她就惊呆了,这手帕可是小妹生日的时候,她送的。

“二姐”莫小贝立刻迎了上去,“二姐你哭什么呢!”

“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我好担心你,呜呜,我又没有办法去找你,来,我看看!”凤天蝶立刻一边哭一边在她周围打转,直至看到她完好无损的样子,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一旁的冷羽熙便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一旁,而凤天蝶带来的心腹丫鬟也默默的站在一旁守候着。

“二姐,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莫小贝忍住眼泪说道,这个二姐对她是真心好,她是可以看出来的,可是缺点就是太胆小了。

“大姐放出的话都是假的,我想证明,可是她打我......”凤天蝶很是懊恼,都怪自己没用,可是她实在是害怕大姐。

见状,莫小贝忙说道:“二姐,你千万不要为了我和她顶撞,你保护自己才是重要的知道吗?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也不会助长她的风气的,她我一定会好好教训的”莫小贝发誓的说道。

“可是,可是现在凤鸾国都是她掌管,你,你怎么和她抗衡!”凤天蝶哭兮兮的询问,和大姐作对的人可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哎,这个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总之你照顾好自己就行,对了,母皇呢,母皇安全吗?”莫小贝迫不及待的询问。

“嗯,你放心,母皇是安全的,我去看过几次,就是一直昏迷不醒,对了小贝,你去往双冰岛难道没有拿到血滴紫莲吗?”想到母皇,凤天蝶还是很伤心。

闻言,莫小贝一愣,她很想告诉她,找到了,可是想了想,二姐这么的柔弱,万一知道真相,一定会将紫莲偷偷的给母皇吃下,到时候母皇醒过来,大姐一定会杀人灭口的,于是,莫小贝忙道:“没有找到”

“啊”凤天蝶低着头,接着拉着她的手“那都是传说,世界上哪有那样的灵药呢,小贝我好害怕,害怕有一天会像是失去母皇一样失去你,万一你要是也醒不来,我该怎么办”话落,蹲在地上就哭了起来。

莫小贝知道,二姐长期受到大姐的欺负,自然日子过的很不好。

见状,莫小贝拉搀扶她站起身来,温柔的说道:“二姐,你放心,我不会死的,为你母皇,为了你,我一定不会死的!”

“小贝……”擦了擦眼泪,凤天蝶忙说道:“小贝你是不是想当女皇?你放弃当女皇好不好,只要你放弃了,大姐一定会放过你的”

莫小贝擦了擦她的眼泪,无奈的说道:“我从未想要当什么女皇,我只想逍遥自在,可是大姐却不相信”

“小贝真的吗?那我去告诉大姐”话落,就要往门外走去,很是着急。

“二姐”莫小贝立刻拉住了她“傻二姐,你知道吗,就算我现在不争,她也不会放过我的,她已经将我是作为了眼中钉了”哎,深深的叹了口气。

闻言,凤天蝶又开始哭了起来,很是害怕“我不想看到你和大姐相争,你们谁受伤我都害怕,我都担心,我该怎么办”

见状,莫小贝忙说道:“二姐,你要强大起来知道吗,以后凤鸾国还要靠你呢”莫小贝忙说道。

“靠……靠我?”凤天蝶大惊,“我能做什么呢?”

“我说了,我对女皇的位子根本就不感兴趣,既然大姐对我不仁,我自然不必对她客气,二姐,我们必然会相争,也必然会有一死”

“小贝……”

“二姐,就算我不想伤害她,可是她却处处想害死我,还伤害我的夫君,我和她早已经没有了姐妹情分,她是怎样的人,我想你比我还清楚”

“话是如此,可是,可是……”

“行了,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就不要cao心了,我希望你强大起来,以后,这皇位我希望你来继承,我呢,只想和心爱的人逍遥自在”莫小贝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念头,只要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就带着所有的夫君去往不老岛,在那里建一个家园,多好。

“小贝,我不行,我不行”说着说着,凤天蝶又没志气的哭了起来。

她怎么可以继承皇位呢,她怎么可以呢!

“你可以的,你答应我,好好照顾母皇,自然现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明白吗?”莫小贝肯定的说道。

“我,我真的可以?”

“你这么的善良,百姓们一定会喜欢的,二姐,你现在没事就不要去皇后,也不要顶撞大姐,保全自己才最重要,ok?”莫小贝顺口说了一句英语。

“什么?”凤天蝶蹙眉,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要你好好照顾自己的意思”莫小贝立刻耸耸肩,哎,这是蛇国谁会懂的英语呢!

见此,凤天蝶只能不断的流着眼泪点点头。

“行了,既然母皇是安全的,我就先离开了,二姐你也不要逗留太久以免引起她的怀疑!”

“小贝你要小心知道吗,大姐做什么都不让我知道,可是我知道,她买通了好多杀手,你们一定要小心在小心啊”凤天蝶忙说道。

“嗯,你放心吧”话落,莫小贝不舍的和她说了说话,便带着冷羽熙离开了,此地不宜久留,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时间对于她来说很是紧迫。

“小贝……”看着她的身影越走越远,凤天蝶的眼泪不断流淌。

“小贝,小贝……你说的可是……真的吗?”突然间,她的眼泪停止住了,接着转换成了冰冷的表情“看清楚了吗?”

这时,之前跟随进来的丫鬟冷冷一笑“她的确不是这里的人”ok,好一句ok啊,莫小贝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啊!

“当真是你和一个年代而来的?”凤天蝶蹙眉询问。

“是”女子眼神犀利不已,好你个莫小贝,我们一同掉下了楼,凭什么你穿越成了公主,她却是一个惨遭人杀死的丫鬟,若不是她的聪明伶俐,怕是她早已经成了孤魂野鬼。

“难怪那个傻子怎么会一夜之间就变得好生奇怪,后又变得如此厉害,原来她的魂魄早已经变了一个人”

“二公主,你放心,是你救了我的命,丹丹一定会努力报答,你放心,你的皇位我一定会为你保住”丹丹肯定的说道。

莫小贝你在21世纪就斗不过我,如今,你一样斗不过我!

凤天蝶点点头,看向丹丹说道:“你放心,只要我成了女皇,一定封你为宰相,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

“多谢二公主”她要的可不是宰相的位置,她要的是莫小贝的男人,她的男人她统统都要得到,既然可以抢走阿杜,那么,她就一定可以抢走任何属于她的男人!

“对了,既然你那么了解她,你认为她的话可信度多高”她要问的自然是位于皇位要让给她的事情。

“二公主,若是丹丹没有猜错的话,她说的是真心话,对于皇位必然没有兴趣,我们就做渔翁得利好了,到时候等她除掉了大公主,那么,她的皇位自然就是您的了”丹丹忙笑道。

“必须的”凤天蝶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么多年她委曲求全,为的就是这一天,凤天舞你当真以为我是个爱哭鬼吗,我告诉你,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死的很惨很惨!

“二公主最近我们还是少出门的好,以免引起大公主的怀疑”

凤天蝶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忙道:“本公主跟你说过,我要他的五夫君,离若白,你还记得吧!”这个男人是她第一眼看上的男人,她还没来的及和母皇说,就被莫小贝抢先了,至今她还是忘不了他,日日夜夜念叨的还是他。

“二公主放心,我们年代各种乐器各种谱子都有,既然离公子那么喜欢乐器和歌曲,我们就趁着他们这段时间,多学一些歌曲,想必,只要让离公子听到,就一定会吸引他的注意的”丹丹肯定的说道。

“好!”想到离若白,凤天蝶不禁微微一笑,难得出现小女人的摸样。

“对了,你和她认识,你认为她有能力对抗凤天舞吗?”

“这个奴婢可不好说,要知道,她身边可是有众多有才的夫君,就算她没有本事,不代表他们没有本事”之前听到二公主描述莫小贝的过程,她就觉得蹊跷,自然将她的事情打探的一清二楚,好过分,她一来就是万人敬仰的公主还有五个绝色夫君!

哼,而她既然被一个老太监用棍棒玩弄,莫小贝,这个帐,我李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希望她最好不要让我失望,若是能成功我将会不费吹灰之力,倘若不成功,我自然要亲自出马”话落,一掌迅速对着门而去,瞬间,门上就染红了血。

李丹立刻飞奔过去,打开门,一个和尚摸样的男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凤天舞你还要监视我到什么时候,若不是你有利用价值,我早就将你杀了”如此一幕,足够证明凤天蝶的武功绝对是顶级的,“凤天舞,你的快活日子没多久了”话落,阴冷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李丹也冷冷的笑了起来,莫小贝呀莫小贝,你怕是连做梦都不会想到,最大的敌人,最大的boss并不是凤天舞而是这个娇滴滴哭泣的二姐,凤天蝶!

上一世你将我推下窗户,这一世,我要亲手将你推入地狱!..

章节目录

拒生蛋,八夫皆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依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馨并收藏拒生蛋,八夫皆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