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任落遥气呼呼的说道:“我们走吧,这个男人不要也罢,什么玩意”

莫小贝没有说话,就这样流着眼泪走着,可是没走多久,她就停住了脚步,她这是干什么,要放弃天笑吗,他们的面前究竟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障碍呢,要知道,天笑可是她在这里第一个爱上的男人啊!

“怎么了娘子?”看到她没有动,任落遥不解的询问丫。..

莫小贝侧首看向任落遥顿了顿突然说道:“我爱他,我不想失去他”

闻言,任落遥的眉头紧蹙,双手懊恼的打在一旁的树木上媲。

“落遥”莫小贝立刻拿住他的手不希望他这样,“落遥,我真心觉得没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解决”

“可是他都那样对你了,你还有什么好留恋的,我看他说的就是心里话”任落遥对他完全没有好感,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的说娘子,她的好他怎么就看不到呢!

别说八个男人了,就算是十八个男人,他依旧会守在她的身边不离不弃!

“落遥,我相信他这不是他的心里话,我了解他”莫小贝的眉头没有舒展,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天笑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人,他若是真的瞧不起自己,当初他就不会原谅她。

更不会和她生死相依,不离不弃了,如今他遇到了难处,她怎么可以轻言放弃呢?

“呃?你想干什么?”任落遥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我要去证明,我要告诉他,我爱他”莫小贝回首看向那个山庄,说好了不放手,她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呢!

“你想要怎么证明?”任落遥忙追问。

“我要用生命去证明”莫小贝坚定的说道。

闻言,任落遥一把拉住她的手紧张的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可不要胡来”

“落遥,我想赌一次,我想用生命赌一次”

“不行,他这么没心没肺,不值得你这样做”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可是直觉告诉他,一定是不好的事情。

“不,我相信他是有苦衷的,若是赌注输了,我就愿意放弃他”话落,折身再一次往回走去。

“我不准你去”任落遥忙说道,看到这样她,似乎又像是看到了那个乱葬岗的她,心中莫名的开始担忧起来,他害怕,害怕失去她,所以,不允许她去!

“落遥……”

“我不管你们曾经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现在已经放弃了你,就算有苦衷也不该这样,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的呢,他既然选择了放手,你何必拿生命作为赌注,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同意”就算赢了,或者输了,那结果都是死亡,他不要,他绝对不允许!

“等我”

“什么?”莫小贝突然没脑的说了一句,让任落遥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xue位就被点住了。

任落遥大惊,忙惊恐的看向她,她要做什么,她想做什么?

莫小贝嘴角洋溢起自信的笑意看向任落遥“我欠他太多太多,就算要离开,我也想告诉他,我是爱他的,之后,我愿意放他自由!”

‘唔唔’任落遥不断的想说话,可是可的身子根本就动不了,声音也发不出。..

“落遥,请你相信我,也请你相信我们的爱”话落,莫小贝便直接朝着山庄而去,慕容天笑,我就不信你当真如此狠心。

而这边,慕容天笑跪在南宫家主面前认错,但是那个人,他是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的,理由,他是他在乎的人,是救他的人。

南宫雨萱立刻跪在地上跟父母求情,说天笑在外面是受到苦,这个男人是帮助他的,而这个男人怕是喜欢男人所以才会这样。

自然,她现在不可能说他是那个三公主,否则的话,依天笑的个性一定会誓死保护她的,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将自己嫁了,只要嫁了,那就什么都好办了。

如此话语,众人自然窃窃私语,总之多数是在说慕容天笑不检点,连男人都招惹。

这样的议论,让一旁的南宫枫脸红耳赤,他就是喜欢男人怎么了!有什么条例规定男人就不可以喜欢男人了,哼,一群庸脂俗人!

这时候,含翠立刻给喜婆一个眼色,让她赶紧行事。

“行了行了,继续拜堂啊,夫妻对拜————”喜婆再一次高声呼喊。

然而,就在慕容天笑要俯身的那一刻,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有人要跳漩涡河啊”

众人大惊立刻走了出来,在院落后面有一个像是十八层高楼的梯子,这是慕容赫练武用的,下面有一个大湖,湖水下面都是漩涡,很是急促,掉下去就会被卷走,即使慕容天翔和慕容天雷平时都要系着安全绳才能在此练武。

其余的人就更别说了。

而此刻,这个人却已经站在了最高点。

慕容天笑走出来看到他的那一刻,心跳都要停止了,那最顶峰上面站的便是莫小贝。

心猛然抽搐起来,想都没有想,他就直接朝着后院跑去。

所有看热的人也都跑了过去,这个小子要干什么?他疯了吗?还是因为羞愧想要自杀?

南宫雨萱双手紧握,该死的女人怎么回来了?!

“你在干什么?”慕容天笑来到底下冲着上面大吼一声,而下面的湖水今日比往日更加湍急,似乎是在等待食物一样。

这时候,莫小贝没有说话,直接扯掉发带,一头青丝随风飘扬。

众人大惊,怎么会是个女人啊?

然而,下一秒,众人更是惊恐,只因她毫无隐瞒的扯掉人皮面具,众人尖叫,“那,那不是凤鸾国的三公主吗?”

瞬间,底下沸腾了。

所有人都忘记她是追捕的犯人了,都想看看她在干什么。

而那些侍卫们则都准备去抓人,启耐武林人实在太多,直接将这里给包围了,他们根本就走不到里面,而且,他们也不能惊动三公主,这样对他们没好处。

“下来,你给我下来”慕容天笑忙呼喊道。

“天笑,你忘记了从前吗?”莫小贝看向他说道。

见此,慕容天笑很是难受,但还是狠心的别过了头,拿出了匕首,“你还想要记起吗?”

然而,谁都没有料到的是,莫小贝也掏出了匕首,在慕容天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割破了手臂,“一刀还一刀很公平,若是你还要自残我就陪你一起”

“你疯了”慕容天笑惊恐不已,刚准备飞跃上去,却一把让南宫家主给拉住了,他的功力是强大的,他死死的按住他的肩头,冷声警告:“失去她,你家人就会平安,所有的百姓都会平安,她如今可是追捕的犯人,你认为你家人从此就会平静吗?天笑,孰轻孰重,你该知道”

“是啊天笑哥哥,你不要忘记了,现在所有的侍卫都在,再者,武林所有的人士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你们这么点人如何和我们相斗,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只要你不理会她,我可以保护她离开这里”南宫雨萱忙说道。..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差错的。

闻言,慕容天笑蹙眉看向南宫家主,接着又看了看他的爹和娘。

“三弟,不要在为任何人考虑了,这是你的人生,你该自己选择的”慕容天翔忙大声的说道。

而这时,听到声响出来的慕容天雷拍着慕容天翔的肩膀点点头,这才是他的好兄弟,“三弟,不要后悔啊”

“天笑”这时,莫小贝的声音悠悠的从上方传来。

慕容天笑忙抬头看了过去,眼中带着深深的痛楚。

“对不起,我无法给予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我想说,不论如何,我对待你们任何一个都是用全心去爱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幸福,既然你选择离开,我也无话可说,可是我想告诉你,我可以证明,我爱你……”话落,张开臂膀。

“不准跳!我都知道了,我都知道了!”慕容天笑大吼的说道,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莫小贝微微一笑轻喃一句“不,你不知道,我只想证明我爱你,之后,我愿意放你自由”

“你值得吗,我都不爱你了,你何必呢?”慕容天笑大声的吼道,只希望她可以放弃。

闻言,莫小贝微微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是吗,你当真不爱我了吗,那我们就赌一下吧,倘若我真的死了,那么,我就相信你不爱我”话落,双眼紧闭,直接往下面倒去。

这是在用生命赌注,她知道他的为难,她理解,可是她更不愿意看到他这样葬送自己。

她更不愿意轻易放弃他。

因为曾经,她答应过他,不放弃,永远都不放弃。

“不————”

这一刻,慕容天笑终于体会到生死一瞬间的那种强烈的痛苦,好似心肝要被爆开了一样,疼的让他差点就停止了呼吸。

而也是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终究无法狠心,于是,在她跳下去的那一刻,他猛地一掌将南宫家主推开,下一秒,他迅速飞跃而去,如此快速的动作让众人一愣,这,这当真是那个不会武功的慕容三少?

南宫家主被猛然推开的那一瞬间,他身子明显往后面倒退几步,心中惊慌失措,好强悍的内力,甚至比慕容兄还要高上一倍,这个孩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还是,一直在隐藏?

“爹”南宫雨萱立刻扑了过去搀扶他,也诧异的看向那抹红色的身影,她一直都知道他会一些武功,可那些不都是三脚猫的功夫吗,为何强大的爹爹都无法承受他猛然一推呢?

此刻倒下去的莫小贝整个人没有思想,任由身体自由垂落,这是一场生命的赌注,她知道天笑的武功,绝对可以救她,若是他真的狠心不出手,那么,她也不后悔,至少她已经证明了自己!不会在绝对亏欠!

然而,下一秒,她却被人给拥在了怀里。

睁开眼眸,那一张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容颜就出现了,莫小贝突然咧嘴笑了,可是她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你还是输了呢!”

慕容天笑眉头紧蹙,心中疼痛不已,一个旋转,带着她来到了地面之上,接着将她放下,猛地紧紧的抱住了她。

“你输了,代价则是一辈子不准离开我!”莫小贝抽泣着霸道的宣布着。

“对不起,对不起”慕容天笑紧紧的,用力的,死死的抱住她,生怕她像刚刚一样再一次消失。

见此,莫小贝反手抱住了他“不要离开我,不要说不要我”

“嗯”慕容天笑的眼泪也不由的落下“对不起,我混蛋,我……”

“不,不要说了,我都知道”被他用在怀里,她明显感觉到他急促的心跳之声以及哽咽的声音,她知道,她都知道他的为难,他是在用激将法赶走她。

这一边,慕容天笑抛掉所有的束缚决定跟随自己的心意,于是,拉着小贝的手走到慕容赫面前‘扑通’一声跪下。

“爹,娘,孩儿不孝,孩儿无法……”

“笑儿,别说了,娘都知道”云柔立刻扑过去将他们搀扶起来,“娘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幸福,对不起,慕容家族总是连累你!”

“娘……”

“赫,这些年我们一直在为江湖,一直在为百姓,我们该是时候为自己考虑了”云柔忙说道。

慕容赫见此微微一笑拉起她的手“嗯,这些年我也够累了,江湖中的事情我们就撒手吧”

“爹”慕容天笑忙诧异呼喊。

他们当真愿意放手吗?

“天笑你不要说了,娘和爹都知道,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在辛苦经营这些武馆,可始终没有出去走走,没有出去看看,娘和爹累了,我们想云游四方”云柔忙拉着天笑的手说道。

“爹娘……”慕容天雷和慕容天翔忙上前呼喊,而他们脸上是笑意。

“你们两个一直在山庄里面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时候该出去闯一闯了”看着这两个儿子,云柔宠溺般的说道。

“嗯”老大老二重重的点点头,他们早就想出去闯一闯,奈何放心不下爹和娘。

而这时,南宫家主冷哼道:“想丢掉这里一走了之,我告诉你们没门”话落,拍拍手,瞬间众多侍卫就将这里包围了。

慕容赫不禁微微一笑“南宫兄,你当真以为我不如这些侍卫吗,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已经将所有人都遣走了吗,你看看,连个家丁都没有了!”

闻言,南宫家主立刻看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院子里面都是他的人,以及那些侍卫,慕容家的家丁都消失不见了。

“天笑你看到了吗,我们早就安排了,我们怎会舍得让你失去幸福呢,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样一个cha曲,不过也好,你们更加可以了解彼此的心”慕容赫微微笑着说道。

“是啊,你们让我很感动”云柔拉起莫小贝的手非常感动的说道。

“爹……”慕容天笑感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哽咽的话语立在喉间。

“爹娘,小贝谢谢你们”跪下冲着他们磕了一个头。

“傻孩子做什么呢,爹娘很喜欢你,我们认准你这个媳妇了,答应娘,不论今后是生是死,都不要放弃天笑,这孩子一根筋到底,他付出了心,就真的收不回了,答应娘,好好照顾他”云柔忙温柔的说道,这句话也是给了莫小贝一个定心丸,这孩子的生死由她掌握了。

“娘,我知道自己是一个麻烦的人物,还会闯祸,可是我保证,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他死”莫小贝肯定的说道。

“傻丫头说什么呢,无论如何,只要天笑开心就好”云柔很是开放的说道,她知道,她的身边到处都充满了危险,甚至可能会丧命,但是她更知道,天笑是爱她的,即使危险他也不会离开,罢了,只要他们快乐就好。

而这时,南宫雨萱的眼泪就这样大颗大颗的掉落,接着颤抖的走了出来,难以置信的询问“天笑哥哥,你这是悔婚了么?”

侧首,看向南宫雨萱,慕容天笑抱歉的说道:“对不起,我终究无法和你成亲”

“不,我不要听”捂住耳朵,南宫雨萱难受万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我是那么的爱你”他三番四次的悔婚,可是她还是一意孤行,为的是什么,就是她爱他呀!

“对不起,我一直拿你当妹妹”对于她,他真的很抱歉。

“狗屁”南宫雨萱暴躁的吼了一声“不要跟我说妹妹,我才不是你的妹妹,你的妹妹是向菱,她才是你的妹妹”话落,眼神狠毒的看向莫小贝“是你,是你这个女人抢走了我的天笑哥哥,为什么,你既然爱他,为什么要害他?”

莫小贝看着她没有说话,原本想教训她的,可是突然间,她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怜。

“你现在是通缉犯,所有的人都在抓你,你那么危险,你为何还要抓着天笑哥哥不放,你想害死他是吗?”话落,抽泣说道:“只有我,现在只有我才可以救他!”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像是告诉她,也像是告诉所有人,更像是告诉自己,莫小贝坚定的说道。

“你,就凭你?若是你有本事,你怎么不去救景王爷,你可知道他的尸体被挂在城头暴晒了三天,你还想害的天笑哥哥也是如此吗?”南宫雨萱大声的吼道。

“你……你说什么?!”莫小贝的神情陡然开始变换,身子明显颤抖起来。

她在说什么,她在胡说什么?

千景绝,尸体,暴晒三天,死无全尸……

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她究竟在说什么?

莫小贝惊恐的看向南宫雨萱,眉头紧紧的皱着难以置信般的摇着头,为什么要这样诅咒他,为什么,为什么?

“怎么,你在装可怜吗?”

“你说什么,你究竟在说什么?”莫小贝猛然上前抓住她的肩膀不断的摇晃,神情异常激动。

“我说你害死了千景绝你的大夫君,如若不是你,他怎么会死无全尸,最终被抛弃在了乱葬岗被鸟虫啃食!”南宫雨萱暴吼一句震耳欲聋,响彻山庄。..

章节目录

拒生蛋,八夫皆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依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馨并收藏拒生蛋,八夫皆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