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诧异的看向眼前的这一切,若不是他们捏着自己会疼痛,他们真的以为已经来到了天庭,否则,眼前这一幕幕仙境又该如何解释?

那是人吗,为何人的脚下会生云丫。

而这里到处馨香四溢,优雅不已。

湖水碧蓝,味甜不腻,这简直就是农夫山泉有点甜嘛!

莫小贝三人诧异归诧异,但还是快速的朝着岸边游去,直至上了岸,他们还是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会不会是错觉,毕竟,只看到一个人是这样的,亦或者是,是鬼魂?神仙媲?

不解,深深的不解!

“我们先上去在说”看了看周围,任落遥忙说道,而他们现在在最下面的位置,抬头便可以看到一个石壁,还挺高的,三个人顺着路线,有些费力的爬了上去。

这一路的惊吓和颠簸,三个人早已没了力气,只能徒手爬行。

半响后,三个人终于站在了石峰上,顿时就惊呆了。

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云海,云海两边是两个森林,茂密的森林中,隐约的还可以看到很多房子,而云海最前方则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而云海中则有很多人在上面跳动玩耍,显得很是热闹。

“这确定不是天庭?”任落遥侧首看向莫小贝,那白茫茫的雪海,那仙女一样的女子们正在云海中飞奔玩耍,正常人能站在云上面吗?

“我们没死”目紫竹平静的说道,他的话语虽然平淡,但是足以提醒一句,这不是天庭!

可是,他还是很震惊,世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秘密国度?

“好香”莫小贝感叹说道,从最初冒出水面的那一刻,她就嗅到这样的香味,只是没有想到,走到哪里,这种香味依旧还有,难道这个就是人们所说的一花一世界,一岛一天堂?

“我想,我们三个人在这里讨论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不如我们去问问看”远处不断冒出催烟的地方足以证明那里有人生活,任落遥提议道。

“好,我们去看看”莫小贝点头道,其实这也是没有选择的选择题,不去看,难不成待在这里等死,亦或者疑惑之死?

于是,三个人便顺着沙滩路的放心朝着森林而去,这一路上,莫小贝想了很多。

难道鬼婆婆所说的能来到这里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鬼婆婆上面写着,成亲,拜堂,洞房,然后就没有了下文,原来通往仙落国的通道居然就是那个棺材!

倘若不是他们误打误撞进入棺材里面,怕是现在他们已经被掩埋了吧?

只是……

抬头看向天空,那里白茫茫一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莫小贝想着,他们掉下来的那一刻,感觉好长好长,可是如今却再也看不到上面是什么样子,这又该怎么回去?

难道,这里还有别的路不成?

“娘子,你看”远远的,任落遥指着前方的人诧异的呼喊她看。

闻声,莫小贝立刻看了过去,每个人的脚下都有一团云彩,他们根本就不用走路,好似会飘动,莫小贝真的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存在,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寻思怎么回去,而是想办法了解这里的状况,以及如何得到灵药。

对于他们三个人的出现,原本五六个年轻的男女坐在一起聊天的话题都停止住了,下一秒,都疑惑的围绕了过来。

“他们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哎”

“是啊,他们穿着好奇怪哦”

“像不像常贵媳妇他们穿的?”有人询问。

“没错,真的很像哎,难道他们也是来自于传说中的金宵国?”众人呐呐自语,开始八卦起来。

闻言,莫小贝忙追问“常贵,他们也来自于金宵国吗?他们人在哪里?”她记得鬼婆婆曾经说过,她送来了两个人,一个则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媳妇,难道他们口中的那两个人就是鬼婆婆的儿子和儿媳?

“是啊,他们是这样说的,恩,算一算,他们来这里也有十六年了呢,你认识他们吗?”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姑娘率先走了出来一脸笑意的询问,只是她的声音显得苍老而年迈,与她的身份极不相符。

莫小贝微微蹙了蹙眉头,这个女子不会是得了什么病了吧?年纪轻轻说话的语气却是如此沧桑?!

可是,她没有时间关心别人,而是追问“他们在哪里,带我去见见”

或许,他们可以解开鬼婆婆的谜底。

更可以了解铁蛋为何而死,鬼婆婆究竟是什么人?

她们方才说了十六年,鬼婆婆说过铁蛋是十五年前进入的,那也就是在他们走后的一年之后,铁蛋就去世了,这其中是不是隐藏了什么秘密?

“他们啊,山上采药去了,他们夫妇二人平时就在洛神医那里打工,这两个人啊都有病呢,一开始很严重,不过这些年一直在洛神医那里打工也就被他医治的差不多了,这一次可能去了云缭山采药了吧”

“云缭山?”

“满是云彩的山林,药草很难找的”另一个沧桑的女声忙说道。

莫小贝微微一愣,又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嗯,或许这个地方的人就是这样吧!

“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莫小贝忙追问。

“大概要五六天时间吧,那里满是云彩,采药都要将云彩扒开,所以特别的费时费力,因为,他们每一次去采药都要走这么久的”另一个年轻的男子说道。

闻言,莫小贝微微蹙眉,这么不巧?

“喂,你们是不是来自于金宵国啊?”之前的那个小姑娘又好奇的询问。

“嗯,我们是从金霄国而来”莫小贝直接说道。

“啊,真的啊,你知道吗,我们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听常贵他媳妇说故事,她说的那里可有意思了,不过,这都十几年了,他们要说的早就说光了,也没啥意思了,你们可以给我们说说好玩有趣的事情吗?对了对了,据说你们那里一个男人有好多的妻子呢,是不是啊?”

“是啊是啊,你快跟我说说啊”众多人开始附和起来。

莫小贝一看,这些人都是闲的发慌的人,否则这个点不干活?还有闲心听故事?

不过,念头一转,或许从这里可以了解到更多!“没错,我们那里好玩的事情很多很多,不过,我可以先了解一下你们这里吗?”不管怎么说,既然来到这个神奇的世界,她都应该要问清楚的。

“好啊,你有什么疑惑?”众人听到有故事可听,全都围绕了过来。

“你们究竟是不是神仙?”这个问题莫小贝很是关心。

“神仙?”众人皆是一愣,接着哈哈的笑了起来“我们怎么可能是神仙嘛,若是神仙,那我们岂不是一直不会死”

“就是,荷花婆前几天刚死了呢,坟墓上的花都还鲜艳呢”另一个女子掩嘴笑道。

见此,莫小贝有些尴尬,“既然不是神仙,那你们脚下怎么会生云?”

“啊?你说这个啊?”女子低下头抖了抖脚,瞬间,那云彩就软塌塌的掉在了地上,而女子那一双小巧的脚也就出现了。

只是……

莫小贝蹙紧眉头,这个女子的脚怎么打皱的这么厉害?好似……一双老人的脚?!

难道,这个地方的人都有什么不能言说的隐疾吗?

“这是棉花?”任落遥惊呼,可是棉花也不至于会黏在脚上吧?

“这是绵云,它最喜欢黏着肌肤了,我们都是赤脚的,所以一触碰到绵云自然就会占着了,再者,绵云可是冬暖夏凉的,包围的双脚可是很舒服的呀!”女子微微一笑解释着。

任落瑶蹲下捻起地上的绵云,瞬间,绵云就粘在了他的手上,软软的。

“原来是这样,我们还当真以为你们是神仙呢,脚下生云了”任落瑶微微一笑说道。

“呵呵,没关系,你们是外来人员嘛,自然不懂我们这里的习性,常贵他们夫妇刚来的时候还不是一样,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之前的那个女子忙询问。

“我叫莫小贝,你叫我小贝就好,他叫麻雀,他呢叫木头”莫小贝对着那两个人介绍了一番。

而她这句话自然换来目紫竹不爽的瞪眼。

“那么,怎么称呼你呢?”既然别人询问姓名了,她自然不好装聋作哑。

“我啊,恩,你们就叫我云婆婆好了”

“啥?婆婆?”三个人惊呼出声。

莫小贝皱着眉头打量了眼前这个女子,看起来不过也就十八岁,最多叫个姐姐不得了了,婆婆,这个女人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低头一想,年迈的声音,打皱的脚踝,这肯定是有病的症状!

“姑娘,我看你年纪比我好小,这样的玩笑使不得啊”任落瑶忙说道。

“你以为我和你们开玩笑呐,我今年都八十多了,怎么就不能当你们的婆婆?”女子蹙眉说道。

“奶奶,你就少说两句吧,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你这样会吓坏别人的”这时候,另一个看起来十八岁的女子忙说道,而她的声音则恢复原本少女才有的声音。

这一刻,他们三个人雷住了,奶奶?这个十八岁的姑娘叫这个十八岁姑娘奶奶?

“小贝姑娘你别介意,你叫我蓉儿吧,这是我奶奶,今年都八十多岁了,有些童心未泯呢”蓉儿微微一笑说道。

“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任落遥吃惊的说道,总觉得难以置信。

八十多岁,她看起来明明比他还要小许多,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没有骗你们呢,我们都八/九十岁了啊”这时候,后面的三四个年轻的男女忙说道,而他们的声音明显和蓉儿不同,都带着老人沙哑而苍老的声音。

“你们……”莫小贝眉头蹙的更厉害了,若是不相信他们的话,他们如此苍老的声音又该如何而来?

“我最讨厌别人不相信我了”云婆婆不爽的说道,接着让大家一起跺跺脚,瞬间,众多干净的脚边出现了,除了蓉儿的脚是白白嫩嫩的,其余的脚都是打皱有些萎缩的,接着,众人又将手摊开,瞬间,莫小贝就相信了。

他们的手掌和奶奶的一样,干细而枯老。

只是……

“为何你们看上去这么的年轻?”任落遥问出了莫小贝心中的疑惑。

“你们不用疑惑,我们这里呢就是这样,只要人到了十八岁之后,就会定型不会长了,容貌虽然不会变老,但是我们的手和脚身上都在变化,你看——”眼神示意莫小贝看向她胸口的位置,那里下垂的都要到了肚脐眼,一个十八岁女子是不会这样的!

“难道,这里真的有长生不老的药?”任落遥忙说道,就算手和脚声音会出卖年龄,可是他们的容颜却还是十八岁的摸样,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长生不老吗?

“长生不老?”云婆婆微微一笑“反正你们称呼我们这里为仙落国,我们却称呼为不老岛,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其实我们不喜欢这样”

“是啊是啊,这样跟个怪物一样,要是和儿子生气的话,就像跟自己的弟弟生气一样,一点都没有当家长的荣誉感”众多老头老太说道。

“就是,其实分别老人和姑娘很简单的,老人是盘头,妇女则是绾发,姑娘则就披着一头青丝,稍微扎一下就好”

这时候,莫小贝才发现,云婆婆的确将头发都盘了起来,蓉儿却是披着青丝,耳边稍微盘起来,看起来清纯而俏皮,不过,说实在的,这里人的样貌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来来来,我们到家里在说,这样站着说话多不方便啊”云婆婆热情的说道。

常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不知道多久没有见过外人来了,如今见到了很是兴奋。

“喂,小伙子你是不是饿了,绵云是不能吃的”不知道哪个老太的声音突然说道。

侧首一看,目紫竹已经捻起一点往嘴里送去。

见此,莫小贝翻了一个白眼,这家伙是不是有毛病啊,这又不是棉花糖!

“走吧,到我家里,刚好要吃饭了”话落,云婆婆热情的招待他们,还顺便提醒他们脱掉鞋子,岛上非常的干净没有人穿鞋子的。

三个人彼此看了一眼,入乡随俗的脱掉鞋子跟了过去,只是让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岛上干干净净没有绵云,可是家里大厅厨房乃至茅房都铺满了绵云。

“这个东西冬暖夏凉,家家必备”蓉儿忙说道。

莫小贝点点头心中感叹,这个东西可比空调好多了,若是也能带到女儿国该多好!

“哎哎哎,别老我家挤啊,你们先回去吃饭,晚上一起来听他们说故事”云婆婆下了逐客令。

“哎呦,云婆婆就让我们留下来吧,我们又不闹腾”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快回去做饭,他们刚来肯定有很多疑问,你们就算留下来了,听到的也是关于不老岛的事情,你们吃饭后来岂不是更好?”云婆婆很有远见的说道。

众人闻言,嗯,说的很有道理,于是这才离开了。

“蓉儿,你家里只有你和你奶奶吗?”莫小贝左右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其余的人。

“嗯,我爹娘去世的早,所以我就和奶奶生活”

“对不起啊”莫小贝有些抱歉。

“没关系啦,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的”蓉儿大方的说道。

“你们坐坐啊,我去做饭”云婆婆热情的说道。

这时候,目紫竹走了上去“我帮你”

“哎,你们是客人,岂能让你们帮忙,你们坐着就好”云婆婆忙说道。

“没关系”目紫竹执意帮忙。

见此,莫小贝忙道“云婆婆你就不要拉着他了,就让他和你一起去做饭吧,他是个厨子,就喜欢研究美食,你们这里的东西他肯定好奇”

“噢,这样啊,那好啊”说着,云婆婆笑嘻嘻的带着目紫竹去往厨房了。

这时候,蓉儿端上了两杯茶,放在了矮桌上,接着便盘腿而坐,莫小贝看了看便入乡随俗,盘腿而坐,如此一幕,怎么那么像是日本人啊?

“蓉儿,你给我说说你们不老岛是怎么回事吧,对了,你们皇上在哪里?”

“皇上?什么是皇上?”

“啊?你们没有皇上?”莫小贝大惊。

这时候,任落遥说道“她的意思呢,就是问你们这里的老大是谁”

“噢,自然是管事啦”蓉儿笑道。

“管事?没有岛主?”莫小贝不解。

“我们就是这个岛的主人啊,管事就是管理岛上大事,一般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们都会去找管事的”

闻言,莫小贝一愣,百姓是岛主,随时可以去找管事,难道,这个仙落国如此先进?

否则,怎么可能没有王权呢?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常贵婶子说过你们那里有最厉害的大官还有小官,还有好多好多,婶子说不喜欢那样,还是我们这里好”蓉儿说道。

莫小贝点点头,这样的地方的确很好,百姓自由,一切都由百姓决定多好。

“对了,你们这里有多大?嗯,有没有其他的国度?”他们的那个地方有两个大国还有无数的小国,她想,这里应该说不定会有很多国家呢。

“这里只有我们一个青云岛,对面是一个蓝云岛,其余的地方都没有人生活啊”

“什么?你们这里只有对面和你们这么多人?”任落遥吃惊说道。

“是啊,怎么了?”蓉儿不解。

“哦,没,没什么”难怪这里的人这么的热情,这么的单纯,怕是这里两个岛屿的人加在一起还不如一个小苏城大呢!

于是,他们了解到,仙落国只不过是外人所给的名字,这里的人称呼为不老岛。

这里的人一旦长到十八岁左右的时候,就会停止住长大,换句话说,一旦成年,就会停止长大,容颜也会停止住,永远都是十八岁的摸样。

但他们其余的特征和人差不多,会生病,会死亡,会意外,倘若不生病不意外的话,他们最多也就活个百把岁,年纪最大的也不过108岁,其余的基本和人一样。

“那传说这里有很多仙药是吗?”莫小贝终于说出了想知道的事情。

“是啊,我们这里有很多,蓝云村也有很多,我们两个村落的仙药都不一样,可是加在一起,懂可以医治很多病,对了,我们两个村落都会找一个大夫看病,那就是洛神医,他可聪明了,没有他治不好的病”

“那他住在哪里?”

“因为他是神医所以特别受尊敬,尽管蓝云岛的主事脾气怪异,但是对神医还是非常的敬畏,所以,我们这里,他们那里都有一个药房专门给他居住的,哎呦,就是说,半个月住我们这里,半个月住他们那里”

“你们是不是和蓝云村的人关系不好?”莫小贝小心翼翼询问。

“是啊,他们那里的人很嚣张的,要是洛神医在我们这边的时候,他们那里有人生病了,都会忍着,忍到洛神医回去的时候在看,可是我们这里人生病就会去找洛神医,可他们就会百般讽刺我们”

闻言,莫小贝有些微蹙眉头,她最讨厌就是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一旦她有利的两方斗气的话,那么,寻药的过程怕是很难。

“对了,你们洛神医现在住在哪里?”

“他刚好在我们这边呢,你要去找他吗?”

“蓉儿你能带我去吗,现在可以吗?”莫小贝迫不及待的说道,她一分钟都等不了。

“可以啊”蓉儿原本就很无聊,如今有事情可做她可是很欢喜,于是,他们和云婆婆打了一个招呼便去村里找洛神医了,至于目紫竹则被厨房拴住了心,眼里耳朵里面怕都是锅碗瓢盆了。

三个人很快就来到了医馆,今日看诊的人并不多,没等几个,就到了莫小贝。

“你们……”看了看他们的打扮很是怪异,而且,莫小贝现在还穿着嫁衣,虽说头冠掉了,可是一身喜庆的红色还是非常的夺目。

“我们不是这里的人,我们来自于金霄国”莫小贝忙说道。

“噢,金霄国,这可是很难得啊”洛神医看起来就是一个少男的摸样,可是莫小贝知道,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声音有些浑厚,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

“洛神医是吗?我家人有一个病症很奇怪,我特意来这里,就是为了他”

“怪病?请说”对于一个医痴而言,自然最喜欢就是研究新奇的病症,就比如厨子喜欢研究菜式是一个道理。

于是,莫小贝便忙将千景绝的症状说了一遍,“大夫,你有办法吗,对了,听说这个叫做狼牙子”

闻言,大夫一愣,“狼牙子”

“是啊,大夫你听过?”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是认识这种病的。

洛神医蹙了蹙眉头点点头,不过疑惑道“奇怪,狼牙子只有不老岛才会有,你们那里怎么可能出现呢?”

“什么?”莫小贝愣住了,难怪孟少卿怎么想办法都无法根治,原来,这个药根本就不是他们那里的,那么,究竟是谁带走的?

“狼牙子这个毒性非常的强,食用之人每日都会追心疼痛,月圆之夜更是奇痛难忍”

“是的,这种病症非常的痛苦,好在我一个朋友也懂医术,医治他这么多年,才能稍微控制住平时的发作,但是一到月圆之夜就没有办法控制”

“你的家人多大了?”

“他,嗯,二十吧”莫小贝想了想,嗯,应该是的。

闻言,洛神医微微一笑“哦,那这个人可不简单呐,不是我夸大其词,这个狼牙子虽说药方难配,但配齐之后,便可以药到病除,可是毕竟你们那里是不会生长这样的东西的,所以,按照常理来说,一般人得了这个病绝对活不过十八岁,你的大夫朋友可不简单呐,居然将病情控制这么稳当”

“什么,这个病当真这么厉害?”莫小贝紧张询问。

“是啊,这个病岛上的人都知道,非常的厉害的”话落,微微蹙眉“不过,据我推算,就算你的大夫朋友在神医在厉害,根据这个病情,若是不快速根治,这个病怕是也拖不了二十岁”

“什么意思?”莫小贝紧张万分。

“说实话,这个狼牙子的毒若是多一点,那么,就会立刻毙命,若是积少成多,按常理这个人也绝对活不过十八岁,我们这里之前有这样的病,十五岁就死了,再者,这种病很身体强壮有很大的关系,若是不动武的话,然而活的长一点,若是经常动武,则会加速血液循环,那么,毒性也会越发的加速……”

闻言,莫小贝的心突然纠结的疼痛了起来,难怪,难怪之前千景绝的伤一直难以痊愈,难怪他的身体越来越差,而现在,她又突然消失了,那么他……

“洛神医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我不可以失去他的”莫小贝突然就哭了起来,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她好害怕,千景绝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倘若没有找到她,他一定会……

不要不要,她不要失去他们任何一个!

“这狼牙子药方有些难配,需要去山上去采,第二个,则是必须要取蓝云村的千年灵树皮,那可是个好东西,可是那里的人们可宝贝了,每天都有人站岗守护那个灵树,想要他们点头,怕是有些困难啊”

闻言,莫小贝冷声道“不行,就抢!”

“哎,你可别冲动啊,你一抢,到时候两个村落就会打起来的,我知道你救人心急,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到时候他们脾气一来,准把所有的药铺都给砸烂,到时候你就是想再配药就更困难了”

“好,就算是求,我也要求到”莫小贝不断告诉自己,你要冷静,不能鲁莽。

“呵呵,其实呢,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听说你们下面来的人故事颇多,这个蓝云村的人都喜欢听故事,他们没有故事的时候就自己瞎编,那老村长你看起来小,其实啊,都八十八岁了,童心大着呢,若是你们可以说出更要的故事,说不定让他胃口吊足了,这事不就成了吗?”

见此,莫小贝忙道“我可以的”

“至于第三点,则要去云峰采药”说着大夫就拿出了一个本子,上面有三幅图,分别画着三株特别的草,样子怪异,但是上面都标注了用处,解毒,凝神,以及气血归一。

“云峰是不老岛最高的一个地方,那里走兽比较多,药物全都埋在绵云之下比较难找,有些还在山峰上,总之,这三个药材非常的难得,自然,也难寻找”

“放心,我一定会快速的找到”直接将书本放入怀中,莫小贝肯定的说道。

“这狼牙子毒配药过程很是繁琐,要不断的重复,说实在的,我也是在年轻的时候配过两三次,可是每一次都是要十天半个月,就算我有经验,最少也要五六天左右,我看,你们还是快点聚集这些东西才是”

“好,我们一定很快就拿到这个”

“不过……”洛神医有些局促,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说。

“洛神医你有什么话就说,没事的”

“就算你们找到所有的药……怕是也没用”

“为什么?”莫小贝立刻抓狂了,为什么?

“因为,没用路可以回去,来到不老岛则无法回去的”洛神医叹息道,若真的有方法回去,常贵他们早就回去了,哪会一等就等了十六年却依旧无法回去呢。

“你放心,我一定会回去的,既然狼牙子的草都能带到下面去,就一定有办法不是吗?”话落,不等他开口,她便率先走了出去,她一分钟都等不了,她必须快速的去什么云峰山采药。

“千年灵树皮就交给我吧”出了门,任落遥突然说道。

闻言,莫小贝一愣,这才想起来,他还有另外一个职业,说书的,是啊,他说书的本事可是无人能及啊!

“谢谢”

“等等”任落遥突然叫住了她,接着疑惑询问“我能问一问那个人是你的谁吗?”第一次见到她如此紧张,直觉告诉他,那个人一定是个男人,而且,不会是哥哥或者弟弟!

“夫君”莫小贝直接说道。

“什么?夫君?你……成亲了?”任落遥大吼道。

“是啊”

“你怎么可以这样,有了我你还成亲?”任落遥不能接受,为何会这样?

“我,我之前就成亲了,所以我说我们不合适,任落遥,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子,我对之前的行为和你说抱歉”莫小贝真诚道歉。

“我不接受”任落遥怒了。

见此,莫小贝也怒了,不想理会他,转身就走,谁知道被他给拉住了。

“你想怎样?”侧首看向任落遥,这个家伙究竟想干嘛?

“我不管,反正你上了我,你就要负责,我就做你的二夫君好了”任落遥委屈的说道,他都没有想过三妻四妾,她怎么可以这样?可是现在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做老二?”莫小贝蹙眉道。

“是啊,你要公平一点,雨露要平分的”任落遥依旧瞥着嘴巴说道,好生委屈。

“你确定?”

“是的,可是你要平等的对我,毕竟,我的第一次给你了”任落遥忙说道。

“可是,老二也有人了”莫小贝委婉说道。

“啥?你有两个夫君?”

莫小贝点点头。

“老三”

“有了”

“老四”

“有了”

“老五”

“有了”

“老六”

“也有了”

“莫、小、贝!”任落遥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你玩我呢,你以为你是谁,你怎么可能有六个夫君?就算是凤鸾国的三公主也只有五个夫君,你究竟想怎样?”

莫小贝很是抱歉,“是啊,最近多了一个”

“你……”任落遥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你该不会就是凤鸾国的那个……凤……莫小贝”

“莫小贝!”任落遥懊恼的大吼一声,他他他怎么这么蠢,凤莫小贝,她一直说叫莫小贝,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而此时莫小贝早已经走远了,“任落遥,树皮就交给你了啊”

任落遥呆滞了,她,她居然是那个传说中的傻公主,可是,她哪里傻了嘛!

(看小说就到燃文书库)

章节目录

拒生蛋,八夫皆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依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馨并收藏拒生蛋,八夫皆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