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友兴这几天,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悲伤,三姨太竟然破天荒答应要嫁给自己。看着三姨太连连作呕的孕像,刘友兴可有些扫兴,多少年都没碰到三姨太了,这明显拿自己当垫背的,再仔细想想只要能娶到三姨太也就值了。

连续几场大雪压在大地上,狂风把老林子吹的呜呜响,天气冷的连野鸡都不愿张开翅膀。三个人走出林子,积雪被踩的滋滋响,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伴着月光向着目的地进发。

镇子里,小酒馆挤满了穿日本军服的大兵,老板明知一分都赚不到,陪着笑脸应酬这些大爷,殷勤的扶持换来的还是大嘴巴,老板娘也早被掐烂了屁股,逃没了影,老板恨的牙根痒痒也拿这些二鬼子没办法。

门一开,一股冷风吹进来,看着黑洞洞的枪口,老板立刻溜进了厨房,身后一顿乱枪,十几个人长眠在了异国的土地上。三个人拿走了一坛子酒,桌子上留下一个大洋,老板小脸吓得煞白,等大批日军赶到,恭敬的献上了一张推脱责任的字条:擎天、叱咤金莲结果了他们的狗命。追击的日军面对茫茫的雪夜,也只能放几个空枪为孤魂壮行。

雪地上柱子三人有说有笑,呼啸的寒风都吹不散三人的热情,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捅死十几个义勇军,压抑的怒火终于得到释放。就属他们积极,每次都冲在最前面,这次让他们好好歇歇。

“哥们,背我一会,你比我少打一枪”翠翠蹦到柱子的背上,柱子只能吃力的前行。

“并屯之后,咱三个弄吃的都困难,真难为了这些抵抗军”金萍说完将翠翠拉下来,柱子若有所思,突然想起了什么,几个人一商量就掉转了方向。

哈尔滨的街头,林安的毛线帽沿,压的很低,不远处就是药店,山里的弟兄在等着救命。药店的门帘子一掀,林安转身进入了巷子里。汪磊、林安太熟悉了,有他在、事情更难办。

巷子深处,俩个弟兄扮演着嫖客搂着姑娘,冲着林安使着眼色,林安进了低矮的房子里。

“情况怎么样”小山子看着林安,林安摇摇头,旁边的白人姑娘看着几个人,估计也是听不懂。

隔壁乱哄哄的,白人姑娘嬉笑着谈论着什么,小山子不懂外语,看着林安,林安皱了皱眉,视乎也不太明白。

“踏马的,老子就是图个新鲜,”哗啦一声大洋扔在了地上。

“都脱了,让哥几个开开眼”

“要看你俩看,我没这爱好”林安一惊,声音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真踏马白,哥们你看看人家”姑娘屁股被拍的啪啪响,一个女人嘿嘿地笑着。

“狗屁,俩腿支个肚子闭上眼都一个样”

“别闹,麻溜都穿上”柱子!绝对是柱子,林安终于听出来了,柱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林安敲开了隔壁的房门,屋里几个白人姑娘一丝不挂,翠翠和金萍端着胳膊,柱子打开门就认出了林安,林安冲着白人姑娘嘟囔了几句,确定她们不懂中文,这才和柱子小声交谈。

柱子把来找汪磊的事大致和林安叙述了一遍,也从林安口中知道了林安的难处。既然有缘相聚,能帮就尽量帮,目标人物也一致,几个人没有身份证,去不了旅馆,只能被隔壁的声音弄个一夜脸红。

天一亮柱子和翠翠就进了药房,粗声大气喊出老板,嚷嚷着肚子疼要买药。日本老板咬着后槽牙,温怒的表情彬彬有礼,伸出手要医生诊断证明。柱子拿不出证明,在药店就脱下裤子,满屋的姑娘都羞臊的捂住了眼睛,翠翠也假装害羞手忙脚乱。

看到柱子要在屋里拉肚子,老板按响了警铃,四个黑衣大汉从里屋走了出来,柱子赶紧站起来低着头穿上裤子。前面的人还没伸出手臂,柱子的刀子就横着划开了他的脖子,同时绕到身后的翠翠将刀子扎在最后一个人的脖子里,刀子抽出血就涌了出来,柱子推开捂着脖子的这位,一脚踢在第二个人身上,速度太快第二个人被踢的靠在同伴的怀里,柱子往前一冲,力气很大,第二个人用手拨都没拨开,刀子硬生生扎进了喉咙。第三个惊的腰里的枪,都忘了拔出来,翠翠的小刀子就顶到他脖子上。

此时,警察局门前摆着一个大箱子,箱子上白纸黑字写着:小心有炸药!整个警局都在呼叫军方支援,那还有心思管什么警铃响不响。柱子的枪对着老板,老板手里的枪都没抬起来,翠翠也不仁慈,顶在下巴上的刀,也深深的扎了进去,谁有闲工夫照顾这个累赘。

金萍看到屋里动了手,往街上扔了几把大洋,行人不明原因都去抢,看到便衣举着枪过来,对着人群头顶开了一枪,人群一乱,便衣也只能干瞪眼。

柱子和翠翠胡乱装了点药,听到枪声,开了门就跑,金萍在相反的方向,一边跑一边朝天开枪,便衣都成了无头苍蝇,那头都顾不上。此时、远处的俩个路口,小山子和同伴对着支援的警车开了枪,巡警只能停车还击,等下了车连个人影都没了。

警察局长的办公室里,日军守备官面无表情,局长脸也冒了汗,规规矩矩立在一边,汪磊闭着眼靠在墙上。日军女间谍小石芳和守备官耳语了几句,守备官瞪了一眼局长,转身离开了。局长点头哈腰把自己祖宗送走,看了汪磊一眼,又看看小石芳,谁都没理他。

桌子上,放着箱子里拿出来的纸条:擎天、叱咤金莲,和汪磊开个玩笑!

小石芳将字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挽着汪磊的手臂出了房间,局长连个屁都没敢放,汪磊不怕他,小石芳也不在乎他,这跪来的局长,根本没人拿他当人。

汪磊的办公室里,小石芳在桌子上娇喘着,他喜欢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喜不喜欢她不重要。汪磊被威胁,自己的身子就是最好的安慰,她喜欢男人软在自己怀里,这是大和女民至高无上的荣耀。汪磊讨厌她,这种贱货满街都是,和她在一起完全是满足征服日本女人,草草的结束整理好衣服。

“我们结婚吧!”小石芳摇了摇杯中的红酒,没有喝递给了汪磊。

“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再说吧!”小石芳递过来的酒杯汪磊也没有接,转身出了屋,小石芳将红酒倒在地上,看着汪磊的背影嘴角咧了咧。汪磊是她发现的,他们曾经在一个教室里,如果没有战争,她一辈子都别想碰到汪磊,他感谢战争赋予她的爱情。

巷子里,汪磊带人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调查,所有的风尘女都害怕他,很快就有了结果,布置好眼线,汪磊出了屋。

一个新来的姑娘十三四岁的样子,饿瘦的身子套着肥大的旗袍,唇线瞄的弯弯曲曲,脸上的粉涂得也不均匀。这个孩子显然不认识汪磊,扬起手帕,抽打了汪磊的肩头。

“大爷,进来玩玩啊”

汪磊看了一眼姑娘,掏出一个大洋丢在地上,孩子立刻捡起来,不断地谢着。汪磊转身就走,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柱子一行人扛着药进了山,林安很开心,憨柱子已经成长的如此优秀,翠翠与金萍,林安也很喜欢。毕竟林安读的书多,很容易理解她们,书籍中记载的这类事多见于帝王,金瓶梅中也略有记载。读书的确是个好事情,他能开阔人的认知范围,少见才多怪。

见到宋连长,把经过一说,宋连长也很高兴。柱子他不认识,当初在刘家大院人太多,现在认识了,宋连长主动要求柱子三人留下,柱子没拒绝,翠翠和金萍也同意先留下看看。

柱子隐瞒了自己的称号,柱子很低调,他不觉的这些东西有什么值得炫耀的,翠翠金萍也没说,林安和宋连长或多或少有些察觉,问柱子,柱子也只是笑。

大壮也很快和柱子熟悉起来,勇猛的大壮,一见面就被柱子扔了个屁股蹲。大壮很满意,能经过自己这关都是好汉,大壮还注意到了翠翠,翠翠几声哥们,就把大壮叫糊涂了,再想细问就被林安制止了。

汪磊回到家,看到四周保护自己的便衣还在,才安心的拿出钥匙。屋子里,俩个姑娘听到声音吓得赶紧起来迎接,汪磊身后跟着小女孩,女孩进了屋四处打量着。女孩很好奇,屋子很大,陈设的也很豪华,看到屋内有俩个外国姑娘,女孩有些惊讶!

看到汪磊带回了新人,俩个姑娘谁都没敢问,汪磊砰地一声关上门,俩个姑娘立刻为汪磊宽衣解带,为了达到目的,汪磊努力地表演,俩个姑娘今天明显有些吃力。

小女孩的大眼睛满是惊诧与不解,尖叫声最终把小女孩压瘫在地上。汪磊没有碰女孩,不是汪磊仁慈,是汪磊深深的懂得,扬起的鞭子比落下的鞭子更有威慑力。

汪磊睡了,俩个姑娘也睡了,小女孩数着汪磊的鼾声,看着灯整整亮了一夜。

章节目录

雪落它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雪落它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它乡并收藏雪落它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