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的十字路口人不多,没人喜欢看自己人被杀,临时搭建的刑场,竖起了三个大木桩,白纸黑字的告示贴在墙上。三个男人低着头挤进人群,帽子压得很低,二十多个黑衣白帽子的警察把持着路口。

这几个不是别人正是柱子三人,为了掩人耳目,俩个女人都穿上了男人的衣服。

“挺帅啊哥们”翠翠在金莲的屁股上使劲掐了一下,金莲没防备被掐的哎呀一声,大家回头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一个女人。柱子回头瞪了翠翠一眼,翠翠脖子一梗,伸手在柱子的屁股上也来了一下。

三人认真观察着地形,就这几个伪警察劫个法场还不算难事,就看被抓的几个能不能利手利脚了,指望三人扛着跑肯定是不行。

不一会,军车载着日军行驶过来,三个义勇军困的结结实实被日军架着,看样子是不能自己走路了。车门一开柱子愣住了,汪磊从车上下来,还是那套皮装,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柱子还是认出来了。汪磊看了一眼人群,一挥手,日军就把三人扔下车,拖进了刑场。

柱子气的牙根痒痒,这么高的车身直接扔下来,口中吐出俩个字:畜生,声音虽然不大,但身边的都能听清,金萍用手臂怼了柱子一下。微弱的骚动也没引起汪磊的注意,绑好了人,汪磊走上前,嘴探到义勇军的耳朵边。

“下辈子别碰到我”汪磊的声音不大,但柱子听得很清楚。被捆的人努力了几次,头也没抬起来,一口血水吐在汪磊的鞋子上,汪磊用白手套擦掉鞋子上血迹,走到一边扔掉手套,转回身,手举了起来。日军的枪口立刻对准了三位勇士。

柱子三人离开了刑场,绕开路卡出了城,没走几步三人就停了下来。

县城响起了枪声,街上闲逛的几个日军被打死了,好几个伪警察也被打瘸了。等汪磊抵达现场,日军的尸体上放着一张纸:擎天、叱咤金莲到此一游,大字的下面还写了一行小字:汪磊咱们后会有期!

汪磊拿起纸揉成一团,扔到地上,但随后又捡了起来,上了车直接回了哈尔滨。

柱子三人在城里弄死几个日本兵这才解了气。回到山洞,翠翠打开口袋,扒光了日本女人的衣服,然后把人往口袋里一塞,日本女人在麻袋里哆嗦成一团,叽里呱啦的叫着。翠翠把人往身上一扛,用手在日本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俩下。

“放心、不踏马糟蹋你,就是恶心恶心你们”

公路上,一个光着身子的日本女人被绑的结结实实,后背贴着一张纸:叱咤金莲玩了这个娘们,擎天哥们在一旁观赏!

事情过去以后,擎天、叱咤金莲的名气更加响亮,日军头疼伪军一听到名字就哆嗦。

柱子好些日子没回万家镇了,擎天、叱咤金莲,是不是柱子兰香也拿不准,兰香知道柱子和俩个女人在一起。问了几次,柱子只是笑,兰香实在无法把憨柱子和伟大的擎天联系起来。柱子俩个月才回来一次,兰香实在有些思念,算着日子也差不多了,放下书关了灯上床等着。刘家大院的三姨太也在等,柱子很久都不回来一次,每次都匆匆而去。自从当了伪镇长挨了不少骂,好不容易大家才渐渐接受了三姨太,大家的态度三姨太并不在乎,为了柱子什么苦自己都能承担。

俩个人都失望了,柱子没有回来,树木落了叶日军大规模扫荡山区,柱子三人被堵在山里只能四处躲避。

“哥们,看清了没”翠翠搂着金萍抬头看着树上的柱子。

“太远,看不太清,光看到日军围着也没打枪”

“被堵在那地方我看是够呛,连口水都没有”

“人数多少”

“日军七八十个,伪军太多数不过来”

“下来吧,等晚上咱几个摸过去帮他们一下”

柱子下了树,接过脆脆的酒咕咚喝了一口,擦擦嘴躺在石头上,把帽子往脸上一扣,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离三人不远几十个义勇军被围在绝地,冲不出去,又没退路,大壮把刀往地上一插。

“连长,横竖都是个死,冲出去砍几个算几个吧!”

“马上天就黑了,拼也要等晚上”宋连长把仅有的水扔给大壮,大壮没喝又扔了回来。

天黑的很快,柱子三人下了山头,摸了过去,山口的小树都被砍了,日军还点了几堆火。几个人一合计日伪军太多,直接冲过去别说救人,这三人也活不了,趴在树下正琢磨着。一个伪军向三人趴的地方走过来,柱子咕噜到一边,靠着树影轻轻的站起了身,伪军走到树旁解开裤子,没等尿出来,翠翠就打了招呼。

“哥们,这有人”由于是女人的声音,伪军一愣。一转身后背就给了树后的柱子,柱子在树后伸手捂住了伪军的嘴,刀子在脖子上一抹,金萍滚到脚下伸手接住落下的枪,等血流干柱子轻轻的放下了伪军。

“哥们,配合的不赖”翠翠说完在金萍的脸上掐了一下,在伪军身上摸了半天,摸出俩颗手榴弹。方便的人半天没回来,伪军这边就喊上了。

“怎么回事”

柱子将手榴弹拧开冲着人群扔了出去,三个人六支枪也响了。擎天、叱咤金莲名气真不是吹出来的,站着的日伪军被放倒好几个,炸弹虽说没炸死了几个,把日伪军吓得乱了阵脚,冲着林子放起了乱枪。日军立刻围了过来,迫击炮机枪也对准了三人所在的位置,柱子扔出最后一颗手榴弹,没等日军炮击,三人就咕噜到一边。

林子里的宋连长带着人,正趴在树后等机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人在接应是准了,带着人也冲了出来。林子黑、迫击炮也拿柱子三人没办法,只能胡乱放了几炮,这几炮可给了宋连长机会,等日军机枪手反应过来,宋连长一伙已经跑到步枪射程了。一顿乱枪俩个机枪哑了,第二道防线也被柱子三人打出了缺口,宋连长也不恋战命令士兵快跑,身后的机枪响了,十几个弟兄被射中,但大部分已经跑出了开阔地进了林子。

柱子三人听到炮响,立刻跳出了炮弹射程,冲着天放了一顿乱枪,吸引吸引火力。里面的人出没出来,出来多少也不知道,该帮的都帮了,剩下就靠他们自己了,等看到有人跑过来柱子三人才知道成功了。

“擎天、叱咤金莲帮的你们,别踏马忘了”翠翠还不忘亮亮名号,三人也没停留转身就离开了。

天亮以后宋连长才把人聚拢的差不多,连死带跑散的没了二十多个,还好大部分都在。听士兵一说才知道是谁帮了他们,可惜林子太黑没遇到本人。听到喊话的光知道是个女人,这和没说一个样,擎天、叱咤金莲,俩女一男是个人就知道。

连续的抗战宋连长的队伍越打越少,但反抗的精神却越打越旺。连续与日军火拼,别说机枪,步枪子弹都不多了,要不然也不至于被堵上绝路,要不是天快黑了日军一个冲锋,自己只能拼持刀壮烈牺牲了。

人情先欠着吧!日军离着也不远,带上队伍就出发了。

汪磊的卧室亮着灯,日本姑娘跪趴在床上,下身的和服被掀到背上,露出的臀部明显有些红肿。汪磊跪在床上动作很粗鲁,手中的皮带不断的扬起,被打的不断发出尖叫,姑娘的头正对着椅子,椅子上夜店带回来的金发姑娘蜷缩着,低垂的发丝微微的抖动,眼中满是无助与屈辱。

流落风尘的日本姑娘很对汪磊的胃口,叫的越大声汪磊就越兴奋,汪磊恨日本人,他的恨只能悲哀地发泄在床上。柱子三人留下的纸条,让汪磊异常的愤怒,汪磊觉得自己没有错,起码他还在维护这里的安宁。

皮带砸在头上,金发姑娘才意识到汪磊在传唤自己,不情愿的起了身,慢慢的走了过去。

姑娘的迟疑汪磊很不满意,等姑娘来到身边,揪着头发将人拖到床上,日本姑娘被汪磊一推,险些掉在地上,柔了柔双膝躲到一边。白人姑娘紧闭双眼,被汪磊带回来这么多日子,最后关头都是瘫在自己身上。

汪磊睡了,睡的很不踏实,俩个姑娘谁都没敢离开,灯亮了整整一夜。

警察局长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局长双腿搭在办公桌上,手中的雪茄,烟灰积的有些多。汪磊站在窗前,脸冲着大街,街上的行人与车辆交向来往。

“汪探长,听说有人留下字条威胁你,你要多加小心才是”

“对了、家门口多安排点人手,以防不测”

汪磊拿起窗帘送到鼻子下,这几天汪磊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些发虚,一见风就流涕。丢下窗帘转过身,局长口中的雪茄,被汪磊拿下来,在烟缸里按灭了,汪磊转身出了屋子。

“你”

章节目录

雪落它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雪落它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它乡并收藏雪落它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