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香与三姨太的双重情感,终于把柱子压倒了,谁也不知道柱子病的原因。三姨太,已经不是那种印象中放荡的女人,她和兰香只是区别于出身的环境,娶了三姨太兰香会不会同意,就算兰香同意,刘家会不会答应。世俗的眼光柱子并不在乎,柱子已近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女人。

不能娶就不能保护她,柱子觉得自己对不起三姨太,也没脸面对兰香。

兰香去给柱子请假,三姨太才知道柱子病了,亲自去看望了好几趟,兰香在身边,自己也不能做的太过分。随后九一八事变爆发,人心不稳,为了稳定局势三姨太竟然让油坊开了工,一忙就是半个多月。

随后、驻守黑龙江的中**队奋起抵抗,林安汪磊一行也来到万家镇募集义款,林安的出现暂时冲淡了柱子的烦恼,从病床上爬起来帮着林安。

柱子好了三姨太自然高兴,可惜没几天,省城沦陷的消息就传到了万家镇。三姨太读过书,知道乱局对于女人意味着什么,危急时刻,三姨太体现出了男人都少有的沉稳,把几个大户的护院组织起来,防范乱军和趁机闹事的土匪。

柱子病倒了,三姨太给的工钱,不但没少还增添了许多,兰香过意不去主动要求去刘家大院打工。但是能给她什么工作呢!端茶递水三姨太觉得不合适,那就只能去管管账目。一来二去俩人对了脾气,关系越处越好,柱子病好了兰香都没有走。

没几天刘友兴就瘸着腿回来了,省城的家当被日军洗劫一空,父子三人差点被枪托砸死,乱军一冲,刘老太爷和二姨太在也没了消息。刘友兴拖着被日军炸瘸的腿,沿路乞讨逃回万家镇,见到三姨太鼻涕一把泪一把,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三姨太当然很宽容的接纳了他,毕竟他还是这个家的少主人。可惜没过几天刘友兴就变了样,爹没了,家业自然归了自己,三天俩头去纠缠三姨太,三姨太当然不会答应。

天还没黑这小子就来了兴致,出了自己的房间,他已经不在乎别人是否撞见,今天他就是要霸王硬上弓,然后在娶了三姨太。到了三姨太的门前,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刘友兴门都没敲,推门就进了屋,美丽的兰香立刻引起刘友兴的关注。

“三姨太这位是”

“这是柱子的老婆,来帮着管理账目”

“这憨柱子还真有艳福,这小娘们长得还真俊”

“别胡说八道”三姨太制止了刘友兴,冲着兰香点了点头,兰香起身就告辞了。经过刘友兴身边,刘友兴的瘸腿下压,脏手一垂正好蹭到兰香,兰香也没停留,出了屋还听到刘友兴嘿嘿的笑着。兰香到家也没和柱子说,他不想给柱子添麻烦,再者三姨太人也不错。

“三姨太的称呼我准备改了”兰香走了三姨太可还在,刘友兴瘸着腿蹭到三姨太身前。

三姨太继续整理着账目,没搭理刘友兴。刘友兴又往前蹭了蹭,手扶着三姨太的椅子,贴着三姨太弯下腰,把嘴凑到三姨太耳朵边。

“以后就让他们称呼你少奶奶,你觉得如何呀!”说完用身子压了一下三姨太的肩头,三姨太立刻站起了身,刘友兴被撞的一个趔趄,也立刻换了态度。

“老太爷估计是没了,这个家现在我说的算,你同不同意也得陪老子上床”说完手就搂住了三姨太,另一只手也伸进裙子里,三姨太被激怒了,双手用力一推,刘友兴直接被推个四脚朝天。刘友兴爬起来就撕扯三姨太的衣服,三姨太努力抗争,女人力弱无奈之下只能呼救。

声音传到前院,工人和炮手们都来了,看到刘友兴把三姨太骑在身下,所有人都瞪圆了眼睛。三姨太当家以来,为人仗义不吝啬,刘家父子和三姨太根本没法比。众怒之下,刘友兴才知道这个家是三姨太说的算,再纠缠估计自己就要被扫地出门,只能灰溜溜离开,当着众人的面柱子也只能作罢。

没过几天,日军大本营了解到,西伯利亚方面不会干涉黑龙江的争端,就对哈尔滨进行了空袭,哈尔滨保卫战也随之打响。中**队守土心切,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与日军拼死搏杀,无数的健儿殒命沙场。哈尔滨失守后抵抗也没有停止,直到1932年底黑龙江大部分地区才被日军实际控制,风起云涌的义勇军还在密林深处做着顽强的抵抗。

期间、万家镇受到土匪的侵袭。柱子头一次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好些天都闭不上眼,枪打在土匪身上就如同击中了自己。事情很紧急,受到日军收买的土匪残兵,天一黑就摸进万家镇,看着满大街哭喊的大姑娘小媳妇,柱子终于打响了正义的枪声。

由于三姨太当初就有所准备,万家镇损失不大,可善良的柱子却好几天睡不踏实,一个活生生的生命被自己夺走了,这种心理创伤需要时间去抚平。柱子一直无法理解,引发战端的日本人如何去面对血腥的战场。柱子哪里知道,战争的实际发起者都是坐在宽敞的屋子里,换成他们去战场,炮声一响尿裤子也很平常。

随后日军进驻了万家镇,进驻万家镇的日军首领,为了利于长期统治,洗劫开始不久就被叫停,三姨太和兰香这才免于被褥。可是、下面的村子却遭了秧,几个村子被乱军残忍的洗劫,国破最先遭殃的永远都是年轻的女性。

随后日军在万家镇选来选去选中了三姨太,翻译官反复的讲解,这个伪镇长,三姨太还是没有当。没骨气的刘友兴竟然不顾三姨太的反对,接过了伪满洲国的委任状,成天举着满洲国旗向日军表达忠诚。这小子被三姨太拒绝后就变着法想重新掌权,日军白送的镇长这小子当然不能放过,有了天皇做靠山,天一黑就去后院闲逛,柱子几次想找刘友兴拼命,都被三姨太拦了下来。

也该兰香倒霉,和三姨太对完账,为了少走几步路,竟然走了后门,正好碰上在后院闲逛的刘友兴,天色已晚后院也没人,刘友兴拦住了兰香。

“兰香妹子这是要去哪儿啊!”

“刚对完账正准备”没等兰香说完,刘友兴挥手打断了兰香,瘸着腿绕到兰香身后,把兰香的头发撩起,鼻子凑过去闻了闻。

“真香啊!这小头发斥弄的还真顺”兰香气的失了分寸,僵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

“我现在是镇长,有钱有地位,大妹子何苦跟个穷小子受罪”嘴里说着话,手也没闲着,一支手搭在兰香腰上。兰香这才反应过来,转身就走,刘友兴瘸着腿紧走几步伸手拦下了兰香。

“跟你明说吧!上次土匪进院都是因为柱子,害我挨了一枪,一到阴天下雨胳膊就发麻”

“你是不是应该代替柱子补偿我一下”

“我”兰香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刘友兴一见立刻来了精神,直接把兰香逼到墙角,一只手扶着墙,把兰香逼的无路可退,瘸腿一抬抵在了兰香下身。

“我什么呀我!大妹子的身子岂不是最好的补偿”

“无耻”兰香气红了脸。刘友兴可兴致越来越高,用手托着瘸腿,膝盖在兰香身上顶了顶,兰香挥手将瘸腿推开。

“大妹子可能还不知道吧!你的柱子早就上了三姨太的床了”刘友兴也意识到三姨太的变化,饥渴的少妇突然变成良家姑娘,自然有隐情。虽然无法在接近三姨太,可是这小子观察的到很细致,柱子内疚很少去见三姨太,可还是被刘友兴看到了,自己不掌权自然也没办法治理三姨太和柱子,现在不同了,当了镇长正在寻机会抓奸。

刘友兴透漏的消息,解开了兰香所有疑惑,靠在墙角思绪万千。看兰香想的出神,刘友兴扑了上去,双手扯开兰香上衣,手在兰香的身子上肆意蹂躏着。

“他做初一你做十五,俩不相欠”趁兰香还没恢复意识,扯下兰香腰带挂在自己脖子上,嘿嘿着去解自己的裤子,刘友兴一停兰香这才清醒过来,挥手就给了刘友兴一个大嘴巴,声音清脆响亮,刘友兴被打的半天没缓过劲,兰香哭着跑回了家。柱子看到兰香衣衫不整,一再询问,兰香只是哭,抱着兰香的手也被兰香狠狠地打开。

好半天、柱子才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柱子深深的感觉对不住兰香,在一想起刘友兴对三姨太和兰香的所做所为,气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拖着枪就去了后院。

兰香哭的一塌糊涂,柱子出了屋都不知道。刘友兴在自己的屋子里还在埋怨自己不应该停,不解开自己的裤子还能,门却被柱子踹开了。柱子抡起枪就打,李友兴满地打滚,不断的嚎叫,等到所有人都跑过来,柱子的长枪都打断了,众人拉住柱子,但刘友兴早已没了声音。

三姨太一看伪镇长被打的不知死活,日军肯定不能罢休,二话没说给了柱子一条枪,塞了点钱就把柱子推出了门。柱子没脸见兰香,家都没回就直接亡命天涯了。

章节目录

雪落它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雪落它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它乡并收藏雪落它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