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1的秋天,关东大地硕果累累,偶尔骚扰的土匪,也打扰不了这一份安静与祥和,秋收就是抢时间,落雪之前必须结束。

秋收一结束,手里有了闲钱的,三五一群聚在一快,熬的通红的眼珠子,看着骰子滚来滚去,大大大,小小小,喊的特卖力气。狗子也中了邪,看热闹看得上瘾,别人一鼓动就下了注,骰子还没滚几下,就输的一干二净,祈求半天也没人借钱给他。出了屋子深一脚浅一脚的闲逛,自己一琢磨也有些后悔,满兜、就这么几个闲钱,接下来的日子可犯了难,买袋烟草的钱都没有。转过弯,刘家大院出现在面前,看着熟悉的刘家大院摇了摇头,接着向前走,没走几步就停了下了。

对于柱子,这三天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前脚、瘦弱的三姨太还在自己怀里留着泪,后脚、就轮到自己当班巡逻了。

“想啥呢!柱子”看着发呆的柱子,炮头拍了拍柱子的肩头。

“没想啥”

“没想啥,发哪门子愣?今天你巡逻,精神着点”炮头说完,把站在门口的柱子推出了屋子,身后的房门咣当一声关上了。

夜晚的风凉,柱子端着枪前院后院,所有之前都不去,也不用去的地方都看了一遍。实在、没什么好查看的地方了,寻了个僻静的地方,解开裤子站了半天,一滴尿都没挤出来,脑子都想大了,什么注意都没酝酿出来。刚才瞎转的时候,三姨太的房门绝对是关着的,之前都留条门缝,三姨太是不是放过我了,正琢磨着,一双手在身后一把抱住了他,柱子手里裤子都吓得的脱了手。咯咯咯声音不大,柱子的脑袋嗡的一声。

“柱子哥,你磨蹭什么呢!我都瞄了你好办天了,等你半天你都不出来”

“三姨太,你你松手,别让人撞见。”

“这都什么时辰了,鬼才不睡下”三姨太说完手臂向下一滑。

“你别闹,你哎三姨撒手”

“你大点声喊”

“我不喊,不喊”

柱子推开三姨太的手臂,拾起了裤子穿上,转身刚走几步,三姨太一下跳到他背上,双臂搂着柱子的脖子,用嘴咬住柱子的耳朵。

“今晚我不舒服,你别来了”柱子一听高兴了,一辈子不让去才好呢!也立刻有了注意。

“三姨太,您好好歇着,我不去”放下后背的三姨太,转身来到院内,用力咳嗦俩声,四下里没人这才放了心。三姨太也没在纠缠,回了自己的房间。柱子和三姨太谁都没想到,这一幕被院墙上的狗子听个一清二楚。这小子本打算趁着夜色,又熟悉环境摸点东西去换钱,捡了个僻静地方,由于是随机的想法,自己也不是惯偷,心跳的厉害。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爬上院墙,观察了好半天却把柱子等来了,院墙这么高跳下去跑,声音小不了,憋着气等着,没想到看了出好戏。

天一亮柱子准备回家休息,这一夜在加上三姨太的事柱子是真累了,出了刘家大院就看见狗子蹲在离门不远的地方,看着自己嘿嘿地笑。柱子也没在意,狗子站起来紧跑了两步。

“柱子哥,身上带着钱没,我这几天手头紧”

柱子问都没问,伸手把身上的钱拿出来给了狗子。

“真仗义!柱子哥就该有这个艳福”

柱子一想也对,兰香的确是美女,也没和狗子纠缠,转身就走,狗子在身后紧跟着。

“柱子哥你和三姨太能搭上话,给我个差事,开了工钱我好还你”

“你自己去说”

“嘿嘿!我说不管用,你和三姨太关系铁,我去、三姨太都不能见我。”柱子急着回家也没多想就答应下来。

“谢谢柱子哥,柱子哥吉祥”狗子说完,手臂一横腰一弯,给柱子来个宫廷大礼,美滋滋的就等着上工了。

柱子吃了饭就睡下了,闭上眼就不用为了三姨太的事烦心了。自打三姨太当家,人口少也没什么杂活,柱子想干就去,想不去也没人拉着,柱子难得躲开三姨太,不到自己巡逻的日子都不去。和兰香说了不想不干了,兰香问理由,柱子说不出口,那就得继续赚钱养家。

日子说到就到,三姨太算好了日子,今天柱子当班,把几个丫鬟打发到前院,就等着柱子巡逻。天一黑,柱子围着院子转了一圈又一圈,躲着三姨太房门,和三姨太藏起了猫猫。

“柱子”

“去看下后院的门,关好了没有”三姨太大声吩咐着,柱子没了办法硬着头皮去了后院,刚进院,就看见三姨太站在院子里。

“磨蹭什么呢,半天都不见你,进来”没等柱子开口,三姨太已近拉着柱子进了屋。已经小半年没和柱子在一起了,自己也年轻,关上门,把人推进了里屋。柱子的壮身子就像中了麻沸散,被三姨太推倒在床上,三姨太趴在柱子身上又亲又抓,一只手提起腰带,没等柱子反应,另一只手子已经插入裤子里,柱子被这么一折腾一下子想起狗子托付的事。

“三姨太,你等等,我有事跟你说”

“一会在说,想死我了柱子哥”

“狗子,狗子托我,托我找你,寻个差事”

“什么狗子驴子的,让他自己来见我”

“他说咱俩关系铁”

“他怎么知道的”三姨太停下手坐了起来,也想起了狗子是谁。柱子赶紧把被弄乱的衣服整理好。

“可能顺口一说”连柱子自己也是被逼急了,才把狗子的原话都抬了出来,三姨太可听出了故事。

“那就先打发他去喂喂马扫扫院吧!”

“我这就去告诉他”说完就想走,被三姨太一把拉了回来,靠在柱子身上。看到柱子兴致不大,也没在强迫。走是别想了,抓着柱子的手搂着自己,不一会就安稳的睡下了。

柱子被迫搂着三姨太,等三姨太呼吸平稳了,轻轻起了身溜出房间,巡逻的事都不管了,回到家把睡下的兰香弄醒,兰香稀里糊涂的和柱子亲热完就开了口。

“这么早就回来,不巡逻了”

“这你别管,你嫁我是为了躲着土匪,还是喜欢我”兰香没说话,心里早就问过自己,但这些重要么!看着柱子期待的眼神。

“当然、是喜欢你了呀”

“我哪一点值得你们不值得你喜欢”

“你身体好,人也憨厚老实”柱子也没再问,兰香给的答案,柱子自己也不满意。这些答案要是出于三姨太的口,柱子是不会怀疑的,自己想不明白,干脆不去想,睡醒了再说。

兰香点了灯,拿起书还没看多久,突然想起柱子说的你们,在想问、柱子的鼾声都响了。

狗子终于遂了心愿,混个了杂工,工钱虽然不多活也不累,看着频频点头的狗子,三姨太也没急着套取实情。狗子出了院子,就去了柱子家,也是想感谢一下柱子。一进院就看见了兰香,狗子那个羡慕啊,心里嘟囔着,这艳福都归了柱子,我可要取取经,是不是有什么门道。

兰香头一次见到狗子,客气的请进了屋,有些话不能当着兰香的面,狗子冲着柱子挤眼,柱子也没明白,稀里糊涂就被拉了出来。狗子当然先感谢一番,话锋一转。

“柱子哥,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讨女人的欢心”

“我也二十好几了,还没讨个媳妇,把你的门道给我说说”

“呵呵这有个狗屁门道啊就是缘分呗!”

“你别蒙我,三姨太和嫂子你都划拉到手,还说没门道”

“别胡说八道,那里听的消息”柱子吓得一哆嗦,看看四下没人。

“我和三姨太一点关系都没有”

“呦呦呦提上裤子你就不认账,前个你俩在墙根我都看见了”柱子脑袋都大了,也不解释了,伸手堵住狗子的嘴。

“多干活,少说话”

“就这些”

“嗯”

“你不说算了,你放宽心,这事我绝不告诉嫂子”说完转身走了,表情还很不满意。柱子呆了半天,狗子是答应了给自己保密,这种保证能当什么用,思前想后,唯一能商量的也就是三姨太了。急忙去见三姨太,见到三姨太把经过一说,三姨太看着满头是汗的柱子,咯咯咯笑了好半天,叫柱子放宽心,一切自己来办。

虽然是白天,丫头可不在,门也关着,三姨太伸手去解柱子的腰带。柱子哪还有这个心思,推得有些重。

“没出息晚上后院我给你留着门,不来,狗子的事你自己去解决”说完也没理柱子,自己上了床歇着。

对于柱子,三姨太这颗救命稻草可有些扎手,破解之道会不会是兰香?恍恍惚惚回到家,兰香破天荒,主动挽住了自己的手臂,热乎乎的饭菜也送入口中,看来昨天的谈话起了作用,兰香这是要主动夯实自己的爱情。眼看着天色已晚,怀里的兰香却兴致不减,童年趣事一件一件都拿出来与自己分享,小拳头在自己的身上敲敲打打,红扑扑的小脸动不动埋在自己胸前。文文静静的兰香也有千娇百媚的一面,憨柱子心中自然也很喜欢。

一轮弯月冉冉的升起,后院的房门可没有关!

章节目录

雪落它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雪落它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落它乡并收藏雪落它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