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一向温润俊男的南青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跑的一脸汗的云叶,云致远见此,连忙问道:“三皇子,出什么事了?”

“哼!还不是你们府的那个三小姐。”

南青一张脸当真是成青菜了,只要一想起刚才那个恶心的猪头脸,他就想吐,这丞相府的小姐怎么那么变态啊!咳咳,当然是除了云倾凰了,南青在心里默默的吐槽着。

“叶儿,出什么事了?”云致远看向云叶皱眉问道。

这个事情叫她怎么说啊!云叶脸色一僵,小声的趴在云致远耳边把刚才发生的经过讲了出来,云致远听后,一张脸色顿时漆黑无比,冷冷看向柳艳,沉声道:“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把那个逆女关起来。”

“是是,老爷。”柳艳连忙点点头走了出去。

这一下都到齐了,终于可以开饭了,可还没等云致远开口说话,又听到下人禀告说,萧傲天爷孙三个来了。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云致远嘴角狠狠一抽,干脆吩咐下人多备用几副碗筷,免得一会又来客人。

萧傲天进来就直接扫视一圈,果然看到坐在那边的云倾凰,无视了屋子里的几位大帅哥,连忙跑过来道:“孙女,快告诉外公,有没有受伤啊!”

“外公,孙女好好的呢!”

云倾凰欢快的蹦了起来,给这个臭老头一个大大的熊抱,外公一定是担心坏了吧!

“那就好,那就好。”

萧傲天叹了口气,轻哼一声,“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过来见过你们表妹?”

“是,见过表妹。”

云倾凰眨眨美眸,直接看向萧楚旁边的男子,唔!这位就是在皇宫任职的大表哥,萧沐吧!顿时不由得叹气起来,怎么又是一枚骨灰级的美男呢!

他的肌肤美得就像院子里的樱花,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黑发有丝绸般的光泽,琥珀色的唯美眸子,仿佛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云倾凰嘴角隐隐一抽,真的难以想象,这么个秀色可餐的男子居然是朝廷的御前首领,真的是人不可貌相了。

萧沐见云倾凰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顿时脸色红了起来,来的时候萧楚特意交代了,一定不能惹表妹不高兴,要不然会很惨的。

“咳咳……咳咳……”

某人的咳嗽声打断了云倾凰欣赏美男,皱了皱眉,呵呵道:“那二位表哥快坐吧!我都饿了。”

于是,众人连忙坐好,可是这位置当真是让云致远发愁了,在这里,本来应该是景王爷或者南海太子坐首位的,可是这两人居然都一左一右的坐到了云倾凰的身边,就连萧傲天爷孙三个也都搬椅子坐在了距离云倾凰最近的地方,偌大的饭桌,竟然空下了一多半,云致远嘴角狠狠一抽,云倾凰是朵花不成?干嘛都围着她坐……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好不容易要吃饭了,又有小厮匆匆跑过来,云致远皱眉沉声道:“有客人在,成何体统,到底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回老爷的话,那……那西沙太子和宁王来了,西沙太子还让府里人全都出去迎接呢!”那小厮抹了把额头冷汗一脸慌张。

“啪嗒!”

云致远手中的筷子一下子掉落在地,脸色亦是十分难看,西沙太子怎么会这个时候来了?还是说他知道倾凰回来了,现在是来算账的?

“啧啧,这西沙猪好大的排场,这是要南海的两位皇子,景王爷,还有定国侯,全都出去迎接他吗?”

云倾凰玩笑似的一句话顿时让云致远汗如雨下,小心的看了眼那几位,呵呵道:“各位继续,我去,我去迎接。”

话落便连忙跑了出去,云倾凰淡淡的一挑眉梢,耳边传来容景清浅的秘音,‘这下热闹了。’

哼!云倾凰十分傲娇的一扭头,只留给某人一个后脑勺,容景讪讪的收回目光,有情况,一定有情况,要不然凰儿绝对不会这个样子的……

南冥寒转头看向云倾凰,一挑寒眉道:“倾凰,你真的不害怕吗?西沙太子很有可能是来找你的。”

云嫣然亦是看向云倾凰,唇角却是若有似无的轻勾,云倾凰,这一次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能逃脱西沙太子的责罚。

萧傲天浑不在意的淡定喝酒,唉,他这个外孙女这样能耐,还用他操心什么啊!他只管喝着小酒看看热闹就好了嘛!萧沐看了眼身旁两个在吃吃喝喝的爷爷和哥哥,嘴角隐隐一抽,他们为毛这样淡定?

“害怕什么?”

女子眨了眨清澈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一把抱住南冥寒手臂,眯眼一笑,“太子殿下一定会保护我的是不是?你看我这样的萌萌哒,你忍心让一个柔弱的女子面对那么凶悍的西沙太子咩?”

这撒娇的语气,纯良的眸子,完全一副‘小白求保护’的样纸瞬间把一屋子人给雷到了,南冥寒扯了扯嘴角,他为什么没有躲着点?今天的云倾凰明显的很不正常啊!

“云小姐,我也可以保护你的。”

南青眨了眨眼,咳咳,虽然这话说的有些违心,毕竟能够以娇弱身躯拼杀野猪,怒杀白虎的女人,哪里又能需要他来保护呢?真的不知道云倾凰这样说又是想做什么!

云倾凰狠狠瞪了眼南青,再来瞎凑热闹,本小姐就暴虐你!

额,南青嘴角隐隐一抽,干脆背过身去,这个女人,惹不得啊!

“凰儿,你应该求本王才是。怎么可以去麻烦南海太子呢!你说是不是?”某男长臂一捞,某女猝不及防,瞬间整个人就落到了某只‘大灰狼’的怀里……

云倾凰扯了扯嘴角,“你干嘛?”

“你说呢!”容景脸色一黑,语气中颇有一番咬牙切齿之感,前有南冥寒,后有南青,他真想现在,立刻,马上就将这个女人给藏起来,免得她去招揽一堆的桃花来。

这个男人发什么疯,云倾凰冷哼一声便要下来,可奈何容景的手臂抱得太紧,她身体的内力早就耗尽了,根本就挣不开,顿时恨恨磨牙道:“松开啊!”

“不松!”脸色一白,但抱着云倾凰的手臂仍然没有松开。

“你……”

云倾凰怒瞪着男人,却发现他的脸色惨白如纸,惊愕地眨了眨眼睛,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纹丝不动,就像电影中的“定格”。近处一看,方才觉得他那温文尔雅惯了的面庞,燃起火来隔外的可怖,如同优雅的猫忽然尖叫着露出尖利的牙。无声的怒吼着,‘不错!就是你错了,不然他的温柔哪里去了,就是你错了!’

章节目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潇湘并收藏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