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倾凰美眸幽深,轻勾唇角道:“在执行某个任务时,你被对方杀死了。若是你这个人都不存在了,那就谈不上什么背叛你的主子了吧!”

萧绝忍不住一噎。这个小姑娘竟然能想到这个办法。

虽然他对新任少主子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老主子对他有施饭恩惠,这……

“你为他们做事也有十年了吧!漫长的十年,什么恩情也该偿还完了。”

看萧绝的样子有所动摇,云倾凰再接再厉:“我帮你瞒天过海,你为我工作五年,我不会问你私人问题,更不想知道你的从前。五年后我放你自由,之后你也该为享受自己人生了。”

自由?

萧绝心里一直有一个女人,想到那个还在苦苦等他的女子,萧绝冷硬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柔和。

若有自由,那他便可去找她了。

“好,我答应你。”

萧绝难得的轻笑出声,想不到自己二十几岁的人了,还没有一个小姑娘看得透彻。他帮老主子杀了十几年的人,执行了无数次的任务,恩情已还清了。至于那个只知道美人的新主子,他没必要为了他浪费自己的后半辈子。

“好,两天后来我这报道,顺便找个靠谱的人把这些东西打造出来。”

云倾凰递给萧绝几张纸,这上面是她画的手术器械,专门用来做整容手术的。

虽然在这个落后的古代,她没有那些精良的设施,但是给萧绝的脸恢复成最基本的面貌,她还是能做到的。

萧绝点了点头,心里难得的有着一丝好奇:这个小姑娘不惜伪装这么多年,为的到底是什么?

尽管再好奇,他也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一晃眼两天过去了,今日正是皇帝举办宫宴的日子。一大早云倾凰便被一个女人吵醒了。

“奴婢红菱,以后就来伺候主子。”

眼前的红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树林架着马车来的女人,云倾凰微微眯了眯眼,“容景叫你来的?你走吧!”

对于云倾凰的回答,红菱好似早就猜到了一样,猛地拿下头上钗子对准脖颈:“王爷说了,以后奴婢就是主子的人,如果主子不要奴婢,那奴婢唯有一死!”

她有说什么吗?干嘛这样激动?

云倾凰扯了扯嘴角道:“那你先给我梳头发吧!”等回头碰到那个家伙,非得好好问问才行。

还别说,自打把那个碧玉处理了以后,云倾凰这梳头发就成了一个难题。她不喜欢别人碰她,可是在这古代,她的身份是个大家闺秀,自己又不会梳头,总不能每天都披头散发的吧!

红菱来的正是时候,她的手非常灵巧,三两下就给云倾凰打理好了,当然也没忘了那件容景让她带过来的衣服。

正午,艳阳高照。

云致远和云嫣然早在门口等候。

云致远烦闷的皱着眉头,云倾凰可是今天的主角,怎么还不出来?

柳艳握着云嫣然的手,小声叮嘱道:“嫣儿,进宫了别忘了去和你姨母打个招呼,就说娘亲很想她,她一定会帮你的。”

“娘亲,我明白的。”

云嫣然柔柔一笑,眼底闪过一丝阴毒,有了姨母的帮忙,今天的宴会云倾凰就别想好过了。

“父亲,妹妹,久等了!”

云倾凰穿着一袭浅蓝长裙,翩然走了出来。她的头上并没有太多花哨的头饰,只有一只极为简单的玉兰簪子,清风拂过,清冷如仙。

柳艳暗暗冷哼,穿成这样还敢去参加宴会?真是寒酸!云嫣然眸光闪了闪,这云倾凰打扮虽然简单而低调,但是却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和她相比,自己反倒显得俗艳了。

而自己这个笨蛋娘亲,居然还在那沾沾自喜,真是蠢得可以。

“走吧!”

云致远沉声道,最近他这个女儿可真是变得不一样了,做事更是令人捉摸不透,今天自己还是顺着她点吧,可别像上次给宁王治病一样,她一个人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了。

云倾凰点了点头,看来今天的宴会很热闹呢!

章节目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潇湘并收藏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