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府大厅。

“老爷啊!这事真不能怪嫣然啊!嫣然只是担心大小姐,谁曾想会碰到那群野兽呢!咱们的嫣然也受了不少的惊吓啊!”

大厅内,柳艳哭诉着,梨花带雨的脸蛋瞬间让云致远的怒火灭了不少。云致远皱了皱眉,沉声道:“可不管怎样,这事嫣然也有责任,要被有心人利用此事在皇上面前参我一本,那咱们丞相府全得完蛋。”

云致远满头阴云,手心里全是冷汗,这受重伤的可不是普通百姓,那可是皇后之子,当朝的宁王,更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若是宁王死了,云府肯定有灭顶之灾啊!

“老爷您可一定要想想办法啊!”

柳艳擦了擦眼角泪水,眼尖的看到一袭白裙的云倾凰淼淼走来,那绝美的脸蛋,每每都让她恨得想要掐死她,她娘夺走了属于自己的丞相夫人位置,她又抢走了嫣然嫡女的位置,她怎能甘心?

云倾凰唇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讽刺,走到云致远面前福了福身道:“爹。”却是连一个眼角都没给柳艳。

“倾凰?你怎么回来的?”

云致远紧皱眉头,不是有人说倾凰被野兽咬死了吗?本来他还因为这件事有点小高兴,可是现在看到站在自己面前好端端的人,顿时心情就更加的不好了起来。

“哦,我找不到宁王他们,所以就自己回来了。”

云倾凰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简直让云致远更加的烦心,他冷声道:“回来了就在房间里好好呆着,出来捣什么乱!”

“父亲这是怎么了?倾凰惹您不开心了吗?萧楚表哥还让我给您问好呢!”云倾凰拄着下巴,美眸中一片清澈。

云致远顿时一愣,有些懊恼,自己怎么一烦心就拿倾凰出气了呢!倾凰身后可站着定国侯府呢!对,皇上就是看在定国侯府的面子上也不会把丞相府怎么样的。

“呵呵!爹知道了。对了,倾凰你去定国侯府看看你外公吧!替爹爹带个好。”

云致远脸上一片和善的笑,二话不说的大手一挥:“仲伯,给大小姐准备好礼物,送大小姐去定国侯府。”

“是,老爷。”

云倾凰看着云致远脸上的笑,心中愈发的寒冷。

一个虚伪的只知道利用自己的父亲,一个伪善时刻想杀死自己的姨娘和庶妹,丞相府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狼窝?

不过,云致远的一番小心思倒也成全了她。正好,她还愁没机会去定国侯府呢,勾唇轻笑,她道:“那好,女儿这就去了,对了,碧玉你可要好好看着本小姐的院子,娘亲的嫁妆可别丢了。”

柳艳一听到‘嫁妆’两个字,美眸一亮,连忙站起身低低笑道:“老爷,大小姐,这嫁妆放在院子里着实不安全,不如妾身命人搬进库房锁上的好。”

要说云倾凰母亲当年嫁给云致远,那可是十里红妆,一个了得啊!定国侯府最宠的就是这个嫡女,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她,这也让柳艳一度感觉到不公平。

自己也是嫡女,可和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甚至她都死了十年了,自己还被人在背后嘲笑,她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

云致远点点头,那批嫁妆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他做很多事了。

“不必了。”

云倾凰摆摆手,轻笑道:“外公说过,倾凰已经到了要出嫁的年龄,自然也要学着管理家事,要不然以后怎么嫁人呢!所以以后丞相府的后院就让女儿管理吧!就不劳烦柳姨娘了。爹爹,您说呢?”

云倾凰一脸笑意,云致远心里就是有万般火也撒不出来,一张老脸委实难看。

果然搬出定国侯爷这尊大佛,云致远嘴里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了,尴尬的咳了咳,笑道:“自然,自然。”

柳艳在一旁低着头,心里满是不甘,老爷都答应了,她还能怎么办?

这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这么的飞了,真是气死她了。可恶的云倾凰,她也不想想,她一个出名的大草包,谁会娶她?难道那些让人眼馋的嫁妆自己就是得不到吗?

云倾凰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一脸担心的问道:“爹爹,女儿刚才听说宁王出事了?宁王怎么了?”

云致远皱着眉头,叹息一声这才道:“宁王不知道怎么回事竟被野兽咬伤了,如今危在旦夕,为父也很是担心啊!”

危在旦夕?这么娇贵?云倾凰挑了挑眉梢,不过看程皓宁当时的样子,就算命大活下来了,那条腿也得废了。

当然那也只是针对那些庸医,若是自己出马的话,自然会让他重新健步如飞。只是,她怎么可能会帮他?

云倾凰美眸中滑过一丝小小的算计,程皓宁,不虐下你,我心痒难耐啊!

云致远也是头疼的厉害,按理说在外围打猎是不会有什么野兽的,可山上的野兽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冲下来呢!

不管怎么样,宁王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老爷,小姐,马车准备好了。”

云倾凰点点头,决定先去定国侯府溜一圈,至于程皓宁嘛,就痛去吧!反正暂时也死不了。

章节目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潇湘并收藏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