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倾凰见云致远有些呆愣的样子,眸底深处划过一抹几不可见的讽刺,这就是这具身体的父亲吗?眼前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眉宇之间带着一丝书卷气息,尽管年纪大了也能依稀看出从前是怎样的英俊。

“父亲,我是倾凰啊!怎么,不认识了?”

云倾凰立刻摆出一副伤心的模样,心中却愈发心寒,这真真是‘云倾凰’的好父亲啊!恐怕那所谓的‘捉奸在床’他也知道的吧!更或者还参与其中……

“倾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昨日早晨,我们明明已经将你下葬了,你是怎么回来的?”

云致远脸上堆着虚伪的笑,心中暗沉,倾凰明明死了,为什么又好好的站在这里?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给她下葬?就是随意的扔到个死人坑里被人随便的盗尸欺辱?云倾凰目光微冷,“或许是老天可怜,让我大难不死。”

“好,没事就好。”

云致远神色微闪,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本来倾凰这个废物死了,嫣然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嫁给宁王成为宁王妃,可是现在看来有些不太可能了,毕竟倾凰和宁王的婚事是当今皇上亲定的。这……

“老爷,今天宁王不是要来吗?您怎么还站在这?”

听到后面轻柔的声音,云倾凰眸底闪过一丝冷意,转过身直直的看着对面来的两人,勾唇一笑:“姨娘和妹妹睡得可好?”

“云倾凰,你……你不是死了吗?”

眼前的两对母女正是害的‘云倾凰’羞辱自杀的罪魁祸首云嫣然和她的母亲柳艳,看着她,两人的目光满是诧异与震惊。

“姐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嫣然真是担心死了。”伸手便要拉云倾凰。

轻松躲过云嫣然的手,云倾凰美眸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一身淡绿色的长裙,下摆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倒是个仙女般的美人。

双手落空,云嫣然一僵,眸光闪了闪,然后,似毫不在意的收回手,脸上还挂着温婉的笑,道:“姐姐没事就好了,对了,今日宁王邀请大家去狩猎,姐姐也一起去吧?”

“哦?好啊!”云倾凰点点头,笑容里颇有一番玩味,这个云嫣然可比她娘亲好玩多了!

云倾凰蹲下身子,看着吓得摔倒在地脸色发白的女人,轻轻一笑:“姨娘怎么摔倒了?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是担心我吗?”

眼前这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的女子,就是云嫣然的母亲,户部侍郎家的嫡女柳艳,早年怀了云致远的孩子,不顾自己名声也要硬跟着云致远,云倾凰的母亲见她可怜便收下了她,可没想到却是收了个白眼狼。

柳艳身子几不可见轻颤了下,干笑两声这才点点头:“没事……我没事,倾凰你也没事,真是太好了。”

云嫣然上前扶起不争气的母亲,笑道:“姐姐自然是有福的,娘亲您太过担心了。”

柳艳点点头,脸色还有着些许的苍白,她总感觉面前的云倾凰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一样,在她面前,心底不自觉的升起一种恐惧感。

被她那双幽黑的眸子看着,感觉灵魂都好像被冻住了。

“老爷,宁王到了,在外面等着小姐呢!”

“好的,我知道了。”云嫣然应了侍女一声,偏过头,对着云倾凰道:“姐姐,我们走吧!”

云倾凰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一脸温婉笑意的云嫣然,唇角弧度更浓。

当云倾凰二人来到门外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辆卷帘宝顶、朱门华盖的豪华马车,旁边站着四个牵着马的护卫。云倾凰心中冷笑,这宁王人品不怎么地,派头倒是十足。

“你个残花败柳,怎么还没死?”

宁王眼中划过一抹诧异,转而又一脸愤怒。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这么命大。

“宁王说话注意点。”

云倾凰危险的眯了眯凤眸,冷笑道:“我是残花败柳,那你这个未婚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前一身玄色锦衣的男人是当朝皇后之子宁王程皓宁。

倒是个面冠如玉的俊朗男人,只是因为愤怒生生扭曲了那一副好面目,看着让人倒尽胃口,云倾凰眼中满是嫌弃。

“你!”程皓宁满脸漆黑,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女人不但没死,而且胆子还大了起来,竟然敢嫌弃他!

“姐姐大病初愈,嫣然想着让姐姐一起出来散散心。看在嫣然的面子上,宁王您就大人大量,别生气了。”

云嫣然轻柔的声音一下子把程皓宁的怒火浇灭,他冷哼一声:“好,本王就看在嫣然的面子不和你计较了。”

说话的同时,眼底划过一抹冷意,既然这个女人命大,那这次他就设计把她扔在猎场,看她还有几条命!

云倾凰一个利落翻身,莲足轻点过马头,发丝随风飘扬而起,月白色的发带舞动于青丝之间,如翼的白色裙角翻飞。灵巧地越过马车后,气息稳而不乱,绝美面容上一片清冷,毅然地驾马离去,只留给众人一个清冷的背影……

“王爷,这……”

“该死的,走!”

章节目录

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落雪潇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潇湘并收藏医妻难求:逆天嫡女太嚣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