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问曾家的梁老先生十年前就已过世,但即便他在世,曾老太太也是一家之主。今晚,曾老太太端庄得体,玛瑙项链,翡翠耳坠,一头银发整齐地盘成发髻,上流社会老妇人的经典装扮。她含蓄地朝各方宾客笑着,精神爽朗地出现在众人面前。推着她出来的正是曾家长孙,也是浅深大舅的独子,曾君诺。作为曾家的长孙,他全身上下都显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不同,即便看上去上去文质彬彬,面带微笑,可那种与生俱来的狂傲之气如何都掩盖不了。

浅深没有急着走过去,而是待在原地,侧过头美目闪烁不定地看向辛梓:“我让你狼狈不堪,今日这一切难道都要算在我的头上吗?”

辛梓看似镇静地把餐盘交到侍者手中,然后目光落在远处,下颚紧绷,绕在心头难以言喻的情绪最后酝酿成一句:“你说的没错,八年后我傻得越发厉害,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还不自知。”

浅深呆了呆,双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立马回击:“辛梓,你有资格说这句话吗?”

“曾家大小姐,倪家独生女,你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趁现在全部告诉我,一块砸死我好了。”

辛梓蓦然侧过头,定定地看着浅深,他说得如此那双浅色的瞳孔在黑暗中静静淌过一个叫做悲伤的词语。浅深的下一句话在他的眼神中生生刹住,相遇以来,她从没在他眼里看到过这样的眼神,浓烈得令她胸口一窒。

李老管家又出现在他们面前,低着头不急不徐地说:“浅深小姐,老夫人让您过去。还有,请辛先生一同前往。”

浅深回过头,定了定神,说:“我知道了,麻烦李老带路。”

“走吧。”浅深朝前走了两步,见辛梓没有跟上来又立刻停下来回头,“怎么?”

“你确定要我跟你去?”辛梓依旧站在原地,浅深如此看去竟觉得他的眉眼有些飘忽。

她故意嗤笑反问:“你怕?”

辛梓似乎笑了笑,眸光却渐渐暗沉,他踱步到浅深身边,眼神停在她胸前的裸钻上:“我有什么可怕。”

此时,灯光渐亮,浅深戴着钻戒的左手挽上辛梓:“那就过去吧。”

曾家祖母正在人群中搜寻自己的外孙女,一发现浅深的身影,布满皱纹的老脸立即露出和蔼慈祥的笑容,急切地朝她招招手:“浅深,快过来,到外婆这儿来。”

浅深立刻优雅地走向曾老太,一路上不时地和交错而过的宾客点头致意,恰如其分的举止高贵美好。辛梓随着她的脚步在人群让开的道上走过,那周围的目光紧紧胶着在他们身上,他不去在意那些带着探究的视线,微微垂了眼,用余光看到浅深自然得体的仪态,看惯了她耍小脾气的模样,此时的她那么高高在上,又或者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梁浅深,豪门千金,众星捧月的存在。

“外婆。”浅深微笑着来到曾老太的身边,握上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颇有微词,却言语宠溺,眼中满是疼惜:“这是到哪里去了,刚才一直不见你人影。”

浅深弯下腰笑眯眯地答道:“我见人多,就到角落里呆了会。外婆,我今天带了辛……”

“你跟我来。”曾老夫人慢悠悠地打断浅深的话,还是一脸慈爱,目光一刻不离地放在外孙女身上,自始至终不看辛梓一眼,好像他是一团空气,不存在于浅深的身后。

老夫人今日精神很好,面色红润,她将浅深带在身边,让曾君诺推她到宴会厅最前方的台上,拿起话筒对下面各位来宾热切地说:“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来参加我80的寿宴,我今天非常高兴,也非常激动,能看见那么多亲朋好友汇聚一堂。我们曾家走过几十年的风雨,我没有做什么,靠的是曾家上下每一个成员的努力以及各位对曾家的帮助。”曾老夫人说得情急,稍稍停顿了下,将身旁的浅深拉到身边,又继续说,“而我今天最高兴的便是我们曾家所有成员终于全部到齐,这位就是我老太婆最宝贝的外孙女,希望各位做长辈的日后多宽待宽待。浅深,来,说几句。”

浅深被推到台前,微愕过后,立刻调整好表情,望着那群社会名流,嘴唇上扬小小的三十度,小巧的下巴微抬,露出自己最惊艳的笑容,清声道:“各位好,我是梁浅深,说来惭愧,我已经有八年的时间没有回家过,所以,知道曾家还有一个叫梁浅深的人并不多,但我真的是曾家的一份子。”浅深语气轻松带点自我调侃,底下已经有人开始发出低低的笑声,浅深环视了下四周,又向前走了两步,“我是一个不喜欢拘束的人,母亲过世后一直是一个人生活,非常感谢外婆给我充分自由的空间,放手让我做喜欢做的事,让我这几年周游各国,让我找到感兴趣的工作,也让我……自由恋爱,自主结婚。我丈夫今日也在场,很高兴,他能陪我一起回家。”那一瞬,她想说“也让我嫁给喜欢的人”,可转念间,她还是没有说出来。

那个清瘦的身影在人群里不那么显眼,可她却能一眼找到。底下立刻有人顺着她的手势看向人群中那个并不抢眼的人,将视线掉转过去。辛梓正低着头站在台下,听到浅深忽然提到自己不禁一愣,看上台去,她正含笑看着自己,可接触到他的视线时又立刻移开。

浅深转过身走到外婆身边,提起裙摆缓缓蹲下,纤细白皙的手搭在老人满是皱折的手上:“外婆,生日快乐,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她如宝石般闪耀的笑容令人移不开视线,他默默地望着她,尽可能忽略掉身边的人投来的各色眼光,本不平静的心中越加难以镇定。那是一种什么感情,他无从得知,悲愤、困窘、崩溃、震撼、恼羞……还有喜悦、激动……,太过复杂的情绪几乎要将他淹没,八年来他的情绪从未如此刻大起大落过,以至于让他没有办法从容地应对那些或疑惑、或轻视、或羡慕、或探究、或淡漠的眼神。

“不错,勇气可嘉,有胆量把那个刁钻的大小姐娶进门,我一直以为只有顾景然那傻冒才会对她有那种傻念头。小子,你行啊,能让那个女王心甘情愿嫁给你,说说,怎么拐到手的?”

辛梓一惊,不知何时有人从身后明目张胆地一把揽住他的脖子,还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在他耳边絮絮叨叨,声线明朗却故意弄得低哑,张口满嘴的酒气,奇怪的是并不让人难以忍受。辛梓侧过头,略显诧异地看着那个人。

此人……非常非常……含蓄点说,非常非常好看。可若不是他穿着名牌男装礼服,身高突破180,只是这一眼,绝大多数人会将他的性别朝反方向想。

那个年轻男人戏虐地笑看着辛梓,他那头金色短发绝对扎眼,如此近的距离下,他细腻白皙的肌肤竟看不出一丁点毛孔,两颊微熏看来喝了不少酒,挺秀的鼻梁,红润的薄唇,最要命的是那双可以滴出水来的狐狸眼眸光闪动,配合着长密的睫毛轻轻扇动……虽然,那人自以为自己这个样子很豪放不羁。

辛梓不由皱起眉头,想要推开那人的手,不料,此人看似身板“纤细”,臂力却异常强大,勒着辛梓丝毫不动,仰一仰头将手中还剩半杯的酒一饮而尽,非常不雅地用手背抹抹嘴,又转回头,继续着和外表极其不符的粗鲁言行:“妈的,这酒会真无聊,老子都说不来了……喂,你快跟我说说你怎么把我们家的女王泡到手的?”

辛梓犹豫了下,反问:“你是……”

那双狐狸眼瞬间精光四射:“记好了,本大爷可是英勇无敌,警界霹雳神枪手,年度最man超级果敢勇猛警界希望之星,苏致强就是本人。你叫什么?”

“辛梓。”辛梓对那一番逻辑不明的自我介绍没怎么放在心上,只记住那人的名字。

“辛梓?”那人忽然放开他,独自陷入沉思,很有架势地那审问犯人的眼神盯了辛梓许久,自言自语着“难怪……原来是这个人……”诸如此类,方沉沉道了句:“你可得对我家女王好些。虽然她任性过头了点,霸道无礼了点,蛮横暴躁了点,可……唉,我们心照不宣,毕竟像她这种经历太多的人难免性格变态点,你多让让她。”

也不等辛梓开口回话,他又凑上来勾住辛梓,言辞恳切地说:“景然那傻冒绝对对女王没死心,毕竟人家是她的救命恩人,女王那家伙再无情,总还是惦念这份情谊的,再说人家有那做大官的父亲,我是不知道你有什么背景,不过,你别以为娶到手就万事大吉,凡事小心为妙。”

他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辛梓没听进去多少,只有一句话狠狠戳进了他的耳中:“救命恩人,你说,顾景然是浅深的救命恩人?这话什么意思。”

苏大爷大惊失色,面部表情轮个换,他那双狐狸眼快速地左右偷瞄,漂亮异常的脸庞一点都藏不住心思,最后露出恍然大悟却又万分懊悔的样子。

“厄……我喝多了,刚说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苏大爷立刻放开辛梓,好像那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连退几步,笑嘻嘻地打起马虎眼。

辛梓敏锐地察觉到在这一堆错综复杂的形势中,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顾景然和梁浅深,倪渊和梁浅深,曾家和梁浅深,倪家和梁浅深,还有眼前这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跟梁浅深。梁浅深身上到底还有多少重他不知道的秘密!

“小乖,你在做什么?”

就在此时,今夜最璀璨的人物不知何时已经在走到他们面前,目光流连在二人之间,最后注视着苏致若。

苏致若忽然爆发,双目通红:“不准叫那个恶心的名字。”

梁浅深不以为然,照样我行我素,目光却不容置疑:“乖,喝多了就去洗个脸。”

苏致若乱笑一把:“这么多年没见,你那副欠扁的腔调还是没变。喂,老子可是你哥。”

“我不记得有个叫苏致强,名字恶俗,言语粗鄙,没档次的哥哥,何况你只比我大一个月,好意思让我叫你声哥?小乖,我劝你别费心机了,苏致若这个名字真的很适合你。”浅深不紧不慢地笑道,“再说,你比我好不了多少,这几年回来过几次?”

“不跟你绕舌,大爷我头疼。”苏致若自认为是豪放型,不跟浅深那种斤斤计较型的人斤斤计较,可在临走前又折回来,“凭我警界多年练就的敏锐洞察力,呆会家族大会的时候,你们小心点。”

警告完毕,收工走人。

苏致若走后不久,浅深回过头淡定地说:“他是我三姨的儿子。”

辛梓更淡定地说:“看出来了。”

之后,两人面面相对,冷眼对冷眼,即便各自心中把一堆话百转千回,可面子上谁都没先开口,场面即将陷入僵持。

不料,此时有人冲着浅深而来,绅士地弯腰伸手:“不知梁浅深小姐是否赏脸与我跳一支舞?”

辛梓认出此人正是那个穿暗红色衬衫的男人,他对浅深笑得如此殷勤,压根没把辛梓放在眼里。

“不好意思,我太太的第一支舞,我预定了。”辛梓抢在浅深之前言辞礼貌态度却坚决,把那个人的注意力转到自己身上,然后话刚说完就拉起浅深滑入舞池。

浅深的墨一般的眸子在金色的灯光下熠熠生辉,暗藏笑意:“我以为你什么都不会做。”

辛梓黑框镜片后的眼睛和梁浅深的对视,却无笑意:“我不是死的。”

浅深妩媚一笑,略带恶意:“那跟我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辛梓带着她转了个圈,随着华尔兹慢慢旋转,只道:“你的手很凉,还有冷汗。”

浅深的大眼睛眯了眯,也不掩饰:“知道我在生气就好,我可不擅长控制脾气。”

“生气?”辛梓玩味地琢磨了下这个词,侧了侧头浅笑,“那我呢,你可知被人当小白鼠的感觉是怎样的?”

乐曲如此柔美,浅深的话语愈渐激烈:“总比看着老公带着耀武扬威的小三来自己家里的感觉好。”

浅深看不出辛梓有没被激怒,她只感觉到他看她的眼神异常深沉:“你为什么非要给自己设假想敌,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事实。”

这话正是她想说的:“那你呢,有些事不能靠眼睛去看,要用心去感觉,用脑袋去思考。”

“正如你说的,我太傻,想不透,那由你告诉我,顾景然是你救命恩人是怎么一回事?”

音乐在此时恰好戛然而止,舞步定格成最优美的姿态,四周掌声响起,不一会,下一曲又将响起。

浅深放开辛梓的手,双手紧紧交握,跟他保持一步距离,看着他的神色有些僵硬。辛梓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神情严峻,唯有藏在身后紧握成拳的手透露出他此刻紧张至极的心情。

“浅深。”

曾老太太在曾咏吟的搀扶下慢步到他们身旁,气氛微妙的二人一齐回头。

“跟我到后面来,”曾老太第一次看向自己的孙女婿,“你也过来。”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