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问辛梓和玥珊刚进大门便再次进行了严格的检查,安保人员西装革履,每个人都带着耳机随时通报情况,其中一男一女上前确定他们身上没有携带危险性物品,再次核实了他们的身份,收取他们带来的礼物,又让他们脱去外套,方由侍者引领进入宴会厅。辛梓回头看了看,每一个到场的宾客都必须经受这番检查,曾家在细节上都是煞费苦心,以防在宴会途中生出事端。

而一踏入曾家的宴会厅,真正的强势家族所带来的冲击力是难以想象的,仿若一下子坠入梦境,这里门内外根本不是一个世界。这里绝然是金钱堆砌的世界,全金色的宴会厅如宫殿一般奢华闪耀,如梦如幻,放眼望去一时间竟不知何为尽头。交响乐团由指挥带领着现场演奏着约瑟夫-兰纳的《皇宫舞台》圆舞曲,人的身心都被这恢弘的气势所感染。

玥珊脸色不由染上一层粉色,柔润似水的眸子凌光闪现,激动不已却又强作镇定地打量眼前揭开神秘面纱的上流社会真正面目。此时,已有不少前来参加寿宴的人到场,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聊天,每个人的穿着都是亮点,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每个人的举止都那么大方得体,好像这里真的是一座宫廷,贵族大臣们纷纷前来为国王庆贺寿辰,觥筹交错之间尽显华贵气质。

辛梓淡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像他只是路过于此,置身事外,他看了眼兴奋不已的玥珊,面上没什么表情,默默无语。即便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想的不是这里有多豪华,能认识多少厉害人物,他在想浅深是不是回家了,发现他没有在家等她是不是又在发脾气。

玥珊忽然拉了他一下,他回神听她压低声音却难耐激动地说:“你看那边那个,是南宫原,南宫家现在是他当家。谢铮的未婚妻,也就是圈里很有名的zoe,就是被他抢走的。”

辛梓朝她所指的地方看去,那边正站着一个气宇轩昂的英俊男子,他正在和别人碰杯,优雅地饮下杯中的红酒。

“可惜zoe没来。”玥珊刚有些遗憾地感概完,忽而又被什么吸引住急道,“那边,是不是倪道远,倪家的帝王?旁边是不是他老婆,还有倪渊,没想到他们一家子都来了。”

辛梓一听,还未看到人心中便是警铃大作,他一时大意竟忘记作为倪家独子,倪渊很可能会出席这场寿宴,若是被他发现自己也在场,还是跟玥珊一起,以倪渊唯恐天下不乱的个性势必会告诉浅深。可偏偏他现在不能马上离开,辛梓敛下心神快速思考一番,转头对玥珊说:“你先去找曾小姐吧,我四处看看。”

玥珊这时候也正开始寻觅曾咏吟的身影,便没多想点了点头,放开辛梓往人多的地方找去。

辛梓又朝倪渊那边瞥了一眼,他正跟着他父亲和几位看似不简单的人物相谈甚欢。辛梓从侍者手中的托盘里拿了被酒,往宴会厅偏僻的角落走去。

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门口接二连三地进来各位大人物,难怪刚才在门口要经受多重严格检查,若是此刻有人意图不轨,后果的严重性简直无法想象。辛梓在豪华自助餐桌上拿了些食物,选了一处安静的地方慢慢吃着。自然,也有人跟他想法一样,有两名手持香槟的男子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交谈,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入他的耳中。

其中一个身着深灰色礼服,前襟敞开的男子神情无奈地说:“我这次是被家里那个老头逼着来的,他自己身体不好硬要我来,这种面子上的事情能够真是有够无聊。”

“我倒是觉得来来没有坏处,何况能拿到邀请函本就不容易。”另一名只着一件暗红色衬衫的男子却神秘地笑了笑,“前两天,我听说曾老太一直不曾露面的外孙女回来了。”

深灰色男子不以为然地喝了口香槟:“那又如何?”

暗红色男子略带轻视地朝他摇了摇头:“你真是孤陋寡闻,不过也难怪,这种事没多少人知道,曾家对这个外孙女保护得很好。不过,这女人可大有来头。”

那深灰色男子被吊起了兴趣,忙问:“什么来头?”

“她是曾老太最喜欢的外孙女,比她的长孙都喜欢。更重要的是,她可是倪曾两家联姻生下的。”

“倪曾两家。”深灰色男子俨然一愣,声音不禁正经起来,“我怎么没听说过?她是倪道远的女儿?”

暗红色男子笑道:“两大家族联手封锁消息,你从何得知?”

“你又从何得知?”

“你忘了我和曾君诺是同学,一次他喝醉酒无意中透露的。”暗红色男子看上去对此颇为得意。

“可干嘛封锁消息,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我哪知道,这是他们家的事,不过,我倒真对那女的挺有兴趣的。”

深灰色男子不怀好意地笑了声:“怎么,有想法?”

暗红色男子很坦然地说:“是啊,跟你就说实话好了,那女的一边是曾家,一边是倪家,曾倪两家这些年能压着矛盾,这么平和地维系着表面关系全靠中间夹着一个她,更何况倪渊虽说是倪道远的儿子,可总比不过自己亲身女儿亲,到时候她一个人两大家族的财产只是继承一部分也够要命了,娶了她不等于抱座金山回家。”

“你这心思……你公司已经到了这地步了?”深灰色男子口吻不屑。

暗红色男子却满脸不在乎:“有轻松的路子,何乐而不为。只是不知道她今晚会不会出来,若是出来了一定要叫君诺给我引荐一下。不过,怕是她早已有婚约了。”

辛梓手中的食物快要吃完,那边的是非还没讲完。虽说听来可笑,可也并非没有道理,他在这钱权交易的污浊世界里摸爬滚打,绝望灰心,被现实折磨了不知多少次才做出一点成绩,那一步登天的机会摆在眼前有谁不会动摇。只是,那样的女子,必定眼高于顶,娶回家不知是福是祸。

辛梓放下叉子,抬头看向那金碧辉煌的宴会厅,他最痛恨的就是金钱,金钱令他那么卑微弱小,连追求爱情的权利都被剥夺,然而他偏偏需要金钱,唯有金钱才能让他夺回失去的权利。

恰好在他微微出神的时候,玥珊带着一个女子朝他走来,脸上略有不满道:“你怎么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害我找半天。”又侧头对身边的女子笑眯眯地说,“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带来的朋友,辛梓辛先生。而这位就是曾咏吟曾小姐。”

辛梓礼貌地朝曾咏吟欠了欠身:“你好。”

曾咏吟一看便是出身豪门,三十上下,衣着华美,发饰高雅,容貌虽不是美貌惊人,也算是清秀婉约,那一脸温和的笑容更显得她气质高贵,她也向辛梓点了点头,说:“你好。”

玥珊露出可人的笑容,满眼渴求地说:“曾姐,我的事可就全拜托你了。”

曾咏吟笑不露齿,掩嘴笑道:“不用着急,董事会那边我下个礼拜就去提交报告,不过,今天我得让你先见个人。”

玥珊故作疑惑:“什么人?”

“我的小堂妹,你真是幸运,她前几天刚回来。这件事若是找她帮忙,就能方便很多。”

“为什么?”

曾咏吟笑意更浓:“她和你们谢总很熟,如果让她帮忙找谢总疏通一下,谢总可能就不会死咬着你的合同不放。当然,减少违约金也是考虑的因素之一。所以,等下我带你去见她,她虽说傲气了些,可你也不用紧张。”

辛梓暗暗思忖,莫非说的是刚才那两个男子提到的倪曾两家结合下的神秘女人。

而玥珊一脸内疚地看着曾咏吟:“真不好意思,要这么麻烦你。”

曾咏吟和善地笑道:“主要你有潜质,我们公司就欢迎你。”她说完便看向辛梓,大方一笑,“辛先生在哪高就?”

辛梓谦虚地答道:“我自己开了间公司,才刚起步。”

玥珊连忙趁热打铁接着说道:“曾姐,辛梓的建筑公司在业界已经很有名了,只是最近遇到一些小麻烦,前段时间被一个莫名的官司缠身,倪总裁以那个为名拒绝了已经签署的合同,你看,能不能……”

曾咏吟何其聪明,立刻明白了玥珊的意思,优雅地竖起食指摇了摇:“看来,你这次来的目的可不止一个。”

玥珊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

可是,辛梓忽然沉稳地插口道:“这件事不劳曾小姐费心,我公司的问题我会自己想办法解决的。”

玥珊一愣,立马急急地朝辛梓使眼色,辛梓不为所动,淡然地对她说:“我并不需要你这么做。”

“辛先生真是一个很有气度的人。”曾咏吟眼里流露出激赏,对眼前这个冲眼一瞧并不出挑的男子有些刮目相看,又细细打量了一番。

此时,会厅里出现骚动,他们三人纷纷朝门口看去。大门口进来一家三口,却收到隆重接待欢迎,曾老太的长子曾学扬带着儿子曾君诺亲自笑脸相迎,定睛一看,那被众星捧月的人竟是副省长。领导亲自前来祝寿,立刻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很快周围便围上了一圈人。可就在那三人即将被人遮掩时,辛梓猛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顾景然……”辛梓出神地看着那英俊的背影,无意识地喃喃道。

倒是曾咏吟有些惊讶:“辛先生认识景然吗?”

辛梓当即清醒过来,安然浅笑道:“不算熟识。”

可同时,他的心里却是翻江倒海,震惊得无以复加。

顾景然竟会是副省长的儿子,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他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自身又是年轻俊才。

“其实,景然他……”

“咏吟。”一个低沉稳重的声音自曾咏吟身后响起。

有一种气势强势而来,如同宝剑还未出鞘,剑气却已伤人。

三人均是微微一愣,同时应声看去,一器宇不凡的中年男子端着酒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一位面貌端庄的贵妇搀着他,也是面带笑容。而倪渊站在他身旁目光森森,似笑非笑地来回扫视辛梓和易玥珊。

“姑父。”曾咏吟眼前一亮,立刻迎了过去,“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看见你?”

倪道远微微一笑,和蔼道:“我来的时候你不在,怎么,你朋友?”

他缓缓看向辛梓,那目光看似温和,可辛梓忽觉自己背上一凉,隐隐冒出冷汗,心跳没来由地加快,这种强烈的不安感让他手脚发麻。

曾咏吟微笑着跟倪道远介绍:“哦,这位是我公司想要签约的艺人,易玥珊小姐。这位……”

“辛梓。”

未等咏吟说完,倪道远已经道出了辛梓的名字。

他的夫人瞬间惊讶地看着辛梓,嘴唇蠕动了下,但立即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又收起表情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

辛梓心底也微微诧异,这个一手遮天的倪家帝王竟然知道他,他快速瞥了倪渊一眼,后者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

“倪先生,你好,我是辛梓。”

辛梓恭敬地伸出左手,倪道远的左手上恰好端着酒杯,辛梓这才发现,正欲换手,对方已经先他一步换了手,厚实的手掌握住辛梓略显消瘦的手,眼睛未曾离开过辛梓的脸,那里面暗藏的锋芒星星点点:“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竟是在这样的场合。”

辛梓一怔,不甚明白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男子话里的意思,可还是沉着地答道:“我想这也是种缘分。”

倪道远朗声笑起:“呵呵,小渊,过来,见过辛梓。你上次毁了约,我还没说你,这次跟人家道个歉。”

这时候,曾咏吟和易玥珊也不禁诧异起来,看向辛梓的目光更是多了分探究。玥珊眼见着难得一遇的商界大人物主动出现在他们面前,对辛梓的态度如此亲近,已是万分惊讶,可听到他让自己的儿子跟辛梓道歉更是诧异到瞪大了眼睛。

倪渊倒是没理会倪道远的话,只是非常冷淡地看着辛梓问:“你怎么来的?”

辛梓没多想,顺其自然地答道:“我是和易小姐来的。”

“你是跟这位小姐来的?”倪道远就像是听到什么大笑话似的,笑了一会见辛梓神情疑惑却也认真,逐渐收起笑容,目光如锋刀一般甩向玥珊,“你怎么不和夫人一起来?”

玥珊浑身一颤,对着倪道远娇媚如花的脸上勉强维持着笑容。

辛梓还是不明所以,心跳却跳得越发急起来,他定了定神,如实回道:“我是陪易小姐来的。”

这个时候,曾咏吟已经看出些端倪,吸了口气微微掩嘴看着辛梓,眼中神色瞬间变了几变。

“小渊,你说我是不是老糊涂了,耳朵不灵光了。不陪自己的夫人来,却跟别的女人来?”

倪渊在一旁但笑不语,看着辛梓的眼底全是讽刺。

倪道远的笑意从眼中退去,更让他嘴边的笑容显得难以捉摸:“我可不是开玩笑,我倪家可受不得这等侮辱,曾家也是。你为什么是跟这个女人来,而不是跟……”

“因为,我本没打算出席。”

一个清雅好听的女声懒懒地传来。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