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问“浅深连着一个多礼拜没来了,喂,你们这次吵得挺厉害的,她气那么久还没消停。”莫天下课的时候坐到辛梓位子旁感叹道,“她脾气是坏了点,你哄哄她就好了,不要拉不下面子。”

辛梓苦笑一下,眼前的练习卷他只写了个姓名班级学号,笔尖愣在地一道题上许久,却不曾移动半分,渗出一个不大不小的黑色墨点。

“我联系不到她,她最近都不在家,家里电话也没人接,手机也关着,李老师那也没请假。”

辛梓心里泛起苦涩,早知道她会这样生气,他绝对不会跟她大声,可他太担心她那个冲动的脾气,如果被她知道自己是被樊羽打的,肯定会气急败坏,说不定会找那些人算帐。可是他不想她和那种人再扯上关系,如果能自己承担,那么只要他一个人面对就好。那些人这一个礼拜都没出现,想来是腻味了,每天打一个毫无反应的人也不是件多有趣的事,身上的伤逐渐好了,可浅深却连着一个多星期没出现。

就在辛梓沉思懊悔的时候,媛媛突然闯进他们班,见着辛梓立刻冲了过来。

她圆墩墩的脸上满是惊慌,站在辛梓面前气喘个不停,好像是从外面跑过来的样子,可她还未把气缓过来,就指指外面,又指指辛梓,弄得看她的人一头雾水。

“校门口……我……刚才看到……浅深……来……来了……”断断续续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她的气也快断了。

辛梓还没听完就扔下笔就往外跑,媛媛在后面叫都叫不住。

“他这礼拜已经郁闷透了,你就让他先去一解相思之苦,有话呆会再说吧。”莫天赶快拦住欲追上去的媛媛笑眯眯地说。

“哎呀,我话还没说完!”媛媛焦急地抓着莫天的胳膊,红彤彤的脸上汗都冒出来了,“浅深……浅深……”

“怎么了?”莫天看着媛媛急得那副样子不禁收起笑脸。

媛媛放开莫天,摇了摇头,可掩不住担忧地看着他说:“希望是我想错了。”

辛梓一刻不停地从五楼跑到一楼,好像体育一百米测试的时候他都没如此用尽全力地跑过。他的心跳跃得那么快,每一下都短促有力,激活了他全身的细胞。从不知道,自己也会如此激动,全身就像是失去控制一般,恰若离弦的箭,收不回来。

可当他终于赶到校门口的刹那,眼前的画面顿时如一碰彻骨的冰水将他浇了个透,胸腔空空地震动,每一下都尖锐猛烈地刺入他的灵魂。

浅深还是那么美丽耀眼,那头卷发重新上了颜色,在阳光下折射出迷人的栗色光泽。她头戴一顶绒线乳白贝雷帽,粉紫色的过腰风衣,红色短裙,棕色长靴,整个人神采奕奕,明媚动人,几日不见好似越发漂亮了几分。

辛梓站在离他们十米处的大树下,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们相拥在一起接吻,分开,呢喃,再接吻。半侧着身子对着他的那个男生捧着浅深小巧完美的脸庞细细地吻着,浅深闭着双眸,神情陶醉而专注,好一会他们才分开,浅深脸颊染上淡淡的红云,那个男生不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浅深笑意更浓,满脸春色,却嗔怪地捶了他一下。

两个人分开后,那个男的驾着一辆宝马跑车潇洒离开,浅深站在原地等到那车子完全消失才转过身。她一下子就撞见不远处的辛梓,可事实上她只是少许失措了片刻便整理好表情朝他走来,而他却僵在树下四肢冰冷无法动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表情面对她。

浅深走到他面前,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停下。近了看更觉得她肌肤胜雪,面色如桃,楚楚动人,她低着头,他看不清她此时是何种神情,只听她清透的声音慢慢传入耳中:“本来我还在考虑怎么跟你说,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拐弯抹角直说了。”她停息半刻,淡淡道,“我们分手吧。”

辛梓只觉得心中顿痛,如狂风过境,席卷一空,留下遍地荒芜,连日来的思念、担心、伤感全都化为一空,徒留一颗无处着落的心在那里苦苦挣扎。

“我知道这次是我不对,我不该跟你说重话,惹你生气。这两天我有好好反省,浅浅,原谅我好吗,不要跟我闹脾气了。”他听到他的声音在颤抖,感到他的呼吸在混乱。

浅深当机立断地摇了摇头,甚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想得很明白了,我跟你根本不是一路的人,这次吵架刚好给我一个冷静的机会,反正我们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还不如早点分了。”

纵使他再沉着淡定,此时也无法克制住不断起伏的情绪,:“只是一个礼拜的时间,为什么你会突然这样想?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只是一次争吵而已,两个人相处这是在所难免的。”

“你不懂!”

浅深终于抬起了头,他惊慌地发现他在她的眼中找不到任何熟悉目光,没有爱慕,没有信任,没有眷恋,只剩下陌生的疏离和厌烦,她似乎在极力忍耐着他的罗嗦,压着性子跟他说:“我们好好的?你根本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有多压抑,我讨厌读书,你偏偏让我学这学那,我讨厌规规矩矩地上学,你每天早上要压着我准时来上课,我讨厌在图书馆里约会,可你每次都带我去那里呆一整天,我更厌烦你每天一尘不变的笑容,每次都是我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说话,你除了笑还是笑,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无趣。”

“如果你真觉得有那么多不舒服,你可以跟我说,我并不需要你这样迁就,若是你不喜欢的,我一定不会强迫……”

浅深抚上额,锁着眉冷声强行打断辛梓:“没用的,我跟你说实话吧,我对你已经没感觉了,感觉的事就是这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也许你是一个挺特别的男生,我那时候觉得新鲜,觉得好玩才对你产生兴趣,可现在想来只不过是一时脑热,你跟我本来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

上课的铃声早就打响,周围空无一人,只剩他们俩面面相视。

辛梓面白如纸,神色惨然,浅色的瞳孔无措地映出梁浅深冷漠的面庞,他苍白的嘴唇微微发颤,那干净的嗓音此时却嘶哑得厉害:“浅浅,不要闹了,都是我的错,你骂我打我出出气,可不要这么轻易地说出分手。”

“辛梓!”梁浅深终于忍无可忍,她眸中冷硬的寒光穿破他的胸膛直刺他的心脏,“我看你平时倒也算是心高气傲,做事干脆利落,怎么现在连个女人都不如。有些难听的话我本不想说,可你非逼得我说出来。既然你这么犯贱,那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辛梓仿佛不认识梁浅深一般,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残忍又美丽的脸庞,那是一朵带毒的黑色玫瑰。

“我以为我可以忍受平淡的生活,可是事实证明我没法过这种日子。你根本没有办法满足我的虚荣心,我喜欢漂亮的衣服,好看的首饰,名牌包包,你能买给我吗,你只会送我一个不值钱的木头小人。还有,我讨厌坐在你那辆破自行车后面,那真的很丢脸。出去约会的时候,你甚至连一餐饭都无法带我去好一点的餐馆!我受够这种穷酸的恋爱生活,那不是恋爱,那是折磨。”梁浅深毫不犹豫地接着说,“可是景然不一样,对我很好,他更懂我的心,他一眼就能看出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这个礼拜他每天陪着我,带我出去玩,送我很多礼物,让我开心。我突然发现,那才是我需要的生活,很鲜活很刺激。可这些你都不能给我,辛梓,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你真觉得我们相配吗?可事实上,你配不上我。”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既然分手,你也不要再缠着我了。景然性格虽好,可我不想让他误会。”浅深今天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却比这十二月的天更冷,“给自己留点尊严,要不是看在我们交往了大半年的份上,我分手从不会跟人说那么多废话,记得想开点。”

“你说过,我们永远都不要分开,那是骗人的吗?”

等她说完,辛梓已如同在鬼门关走过一遭,面如死灰。

“哈,”梁浅深不可抑制地笑出声,声音空灵恐怖,“你不是吧,这种话听听算了,谁会往心里去?莫非,我说我跟你的是初吻,你也信了?辛梓,你怎么这么可爱,只是玩玩罢了,不要太傻了。”

辛梓兀然身形一晃,险些立不稳,他看着梁浅深的视线越来越模糊,他听到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微微挣扎了一下,再说出的话反倒镇静下来:“你就是嫌我穷,是吗?”

浅深撩起她美丽的卷发,勾起唇角一派妩媚:“我不是什么清高的女人,你也知道我一个人住,所以,我需要有男朋友养我。没钱,肯定是不行的。”

“那个男生,你是为了钱才跟他在一起的吗?”

“那是一方面,不过,我从不会跟不喜欢的人交往,自然是喜欢他才跟他在一起。”

辛梓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教室的。

她的变化有眼睛的人都看出来了,而她也毫不避讳地表示他们分手了。他不想去看她无所谓的表情,不想去听她漠然的声音,不想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他打抱不平。

走廊上,浅深被人叫到外头,宣玫一上来就揪着梁浅深的衣领大声骂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贱人是个狐狸精,勾引完这个又勾引那个。”

浅深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说道:“这是我的事,你管不着。”

“辛梓是我们哥们,我们就要管!”连向来好脾气的莫天也受不了梁浅深这副德行跳出来指责她,“你有没有良心?辛梓对你还不够好吗?”

“拜托,对我好的男生多了去了,我每个都要回报吗?”梁浅深摆明了我铁了心要分,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

“你们一个个烦不烦人,分手是很平常的事。我就是受不了再跟他站在一起了,我没法开口跟别人说我有一个住在贫民窟的男朋友,这样……”

梁浅深话还未说完,就结结实实挨了一个巴掌。

邵芝芝怒红着眼瞪着她,像是要将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不是黑色的:“总有人会制你的,你迟早遭报应。”

梁浅深理了下头发,似笑非笑地环顾了下围在她面前那一张张义愤填膺的面孔,过了今天,她定是臭名远扬,臭名昭著,遗臭万年。

邵芝芝他们一个个离开,只剩下媛媛留在那里。

“你也想骂我几句?”梁浅深明目张胆地拿出一支烟抽了起来,烟雾缭绕在二人之间。

“为什么你会说出那样的话?”唐媛的声音听起来很悲伤。

浅深不以为然地吐着白雾:“我就是这样的人,你是第一天认识梁浅深吗?”

“这样的梁浅深,我是第一次认识。”媛媛走近了一步,小声地问,“你不想说那样的话的,对吗?”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浅深从五楼望下去,看着那些操场上踢足球的男生。

“你看你眼睛都要红了。”

“没有。”

“有。”

“我说没有!”

“浅深……钱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吗?”媛媛声音轻柔,却不依不饶地缠问着。

梁浅深微眯起双眼,似乎在看很远很远的地方:“这个世界很现实,我也很现实。”

混沌地熬过一天,辛梓没在跟她说过一句话。而他们俩分手的消息已经顷刻间传遍学校,他听到了她跟莫天他们之间的对话,可他还是在她的座位偷偷留下一张字条:晚自修前,我在学校后墙的小桥等你。

他还是不想放弃,那些温馨美好的日子真的只是过眼云烟?在她心里一点分量也没有,一点留恋都不存在?就算他亲耳听到她那些残忍的话,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的浅浅就这样不见了。

他坐在桥头,夕阳西下,看着那残辉渐渐消失,四周失去了光芒,逐渐变得冰冷,一直别在心里头的情感徘徊于胸,沉重痛苦得令他喘不过气。

“浅浅,你真的是那样的人吗?”

镜花水月,腾雾清霜,夕阳的余光冷凝在他的身上。辛梓独自站在学校后墙的小桥上形单影只,悲戚地望着河面,默默留下两行清泪,模糊了他那双清透的眼。

而等到夕阳西落,银月悬空,朝阳东升,她依旧没有出现。

这就是他的第一场恋爱,因为太过美丽,所以太不真实,现在这场梦醒了,夹杂着梦中的甜味和惊醒后的苦涩。说到底,是自己太傻,以为爱情真的可以战胜一切,到头来,他什么都不是,他只是一个穷酸卑微的少年。

所以,他不配拥有爱情。

梁浅深后几天又没有来上课,一个星期后,她退学的消息从李老师口中传出。

她来办退学手续的时候,他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她亲密地挽着那个男生从她面前走过,她看都不看他,倒是那个男生好奇地看了他一眼,他这时才看清那男生俊美非常的容貌。那个叫顾景然的男生似乎对他笑了笑,随后带着浅深走了。

梁浅深真是客气了,他何止钱财上差人太多,就连相貌上也无法相比。就连他自己都不禁开始怀疑,当初她又是喜欢他什么?莫非真如她所说,只是一时冲动。

她就这样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哪了。她像风一般风风火火闯进他的生活,又像风一般彻彻底底离开他的生活。

年少轻狂,还是年少无知,对于那时候的辛梓而言,一颗真心被伤了个透,一个世界被毁了个大半,只剩下最后一个小角落留给他在那里苟延残喘,他还没忘他还有个妹妹需要他照顾。

而从那时起,辛梓从心底里痛恨金钱,也从心底里渴望金钱。

七年后的某一天,辛梓陪一个检察院的朋友去法院,他停在外面等他。无聊地望着窗外,这时,从法院偏门出来一个女律师,她身着正装,长发挽起,笑容满面,步伐轻快。顺势看去,一辆奔驰在外头等着她。

朋友也从法院出来,跑进他车里的时候不停抱怨这次的案子真麻烦。

他置若惘然,只是淡淡地问他:“那个女律师刚从法院里出来。”

朋友定睛一看,立刻嘿嘿笑起来:“怎么,这么快看上了?那个美女律师,我们这没谁不认识,人很漂亮,手腕又强,反正我那几个同事看到她就慌。”

“她叫什么?”

“哦,梁浅深,名字也挺好听吧。”

辛梓轻轻笑了笑,不置可否,发动车子,比那奔驰先一步离开。

梁浅深。

真是久违了。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