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问为了把右手的骨头养好,浅深连续卧床休养了好些日子,所长和几名同事提着好几个水果篮,拎着一盒盒的补品都要往她家里赶,可他们全被辛梓挡在了门外。她看得明白,他只是不想让他们发现他们二人是分房睡的。所长见辛梓如此坚持,只好放下礼品,让辛梓转告浅深让她不要担心别的事,把身子养好最重要。

不过,也亏了辛梓,浅深过上了几天懒人的日子,辛梓没法时时照顾她,于是请了私人看护管着浅深一日起居,浅深虽不常出出房门,却也觉察出他日渐繁忙。这几日辛梓外头应酬很多,今日却在晚饭的时候赶回来,正好开饭,浅深也没回屋用饭,下了楼跟他一起在餐厅用饭。

几日没有正面看到,此时辛梓摘下眼镜正安静地吃饭,他气色稍许欠佳,可精神倒还不错,可他最擅长的便是不动声色,想要从他面上探出什么怕是无用功。桌上的菜色极是清淡,浅深连吃数日,早就腻味了,讪讪地夹起一缕青菜又放下,目光瞟向对面那位倒是吃得很有味。

相对无言地吃饭实在诡异,浅深打破沉默:“你还是把眼镜戴着好。”

辛梓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她。

“你眼睛本来就小,不戴眼镜更难看。”浅深恶人恶语。

谁料辛梓不以为然地笑了笑,低头继续和吃饭。

“那案子怎么样了?”她慢慢搅着碗里的粥,又漫不经心道。

辛梓这次头也没抬,不答反问:“你怎么这么关心起我的案子了?上回夏季让你帮忙打这场官司,你不是推脱了吗?”

浅深又被他捉了口实,心下不爽,冲口回道:“我很忙,怕分不出精力,万一输了岂不是害了你。”

“没想到你倒还挺为我着想。”辛梓慢悠悠喝着汤,淡淡笑着。

听出他语气里的调侃,浅深羞恼,悻悻放下筷子起身回房。

回房后,浅深坐在床上左思右想终于还是耐不住打了个电话给老胡打了电话。老胡很高兴地告诉浅深,辛梓在开庭前故意找人放出消息,和锐建筑污蔑他们剽窃设计,其实是和锐剽窃他们,设计稿有几处致命伤可甚是隐蔽,而他们公司剽窃去时还不是完整稿件,所以,世人的是有缺陷的稿件。而他们维度建筑有每一个致命伤的详细更改记录,和讨论记录,如果和锐真的是原稿设计者又怎会觉察不出那些弊病呢?

然后,那天恰好浅深出事,辛梓急着出城去看她,就在这个时候公司的内鬼终于耐不住潜入了辛梓办公室偷取那份所谓完整的设计稿。而这一切全被辛梓办公室内的隐蔽摄像头记录下来,铁证如山,辛梓这一手真的很绝。

浅深挂了电话,心中莫名烦躁起来,可想想又了然,深入商战,有几个能不趟浑水,不变精明?想打电话给莫天再问问的时候,倪渊的电话不期而来。

浅深没多想,接起来问:“什么事?”

“听声音,身体好多了?”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润关切,似有朗朗笑意。

浅深愣了下,反问:“你怎么知道我身体不好?景然告诉你的?”

“你想瞒我多久?我又不笨,打电话到事务所找你,他们说你请假了,景然又无缘无故不见一个礼拜,猜也是你出事了。”倪渊解释得头头是道,最后才正经地说,“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你知不知道我听说你出车祸的时候吓得魂飞魄散。”

浅深心思在案子上,嘴上随便瞎掰:“拜托,你也有点新意,景然早用过这个词了。”

倪渊在那头轻笑两声:“反正就是很担心你,可你现在住的地方我不太方便来看你,什么时候好一点了我请你吃饭,帮你去去晦气。”

“随便吧,我还要过两天才能出门。”浅深还是继续敷衍他。

“浅深。”

静默了些许,倪渊忽然在电话里认真地唤起了她的名字,声音低沉真切,不似他惯常的老不正经,油腔滑调,浅深怔了下,收起心神。

倪渊显得有些犹豫:“我知道我不该说那样的话,可是……”

“你有话直说。”

“你和辛梓并不是正常的夫妻,对吧。”他尽量选一些委婉的词,“我还是那句话,早点抽身,他这么对你,你如此忍耐又是何苦?”

浅深没料到他旧事重提,立刻被他的这几句弄得心生怒意,她翻身下床,站直了冷冷地问:“你从哪知道我们不正常!”

倪渊叹口气道:“你也不要生气,我只是猜猜,可现在看来真是这样?”

浅深气闷得语塞,他竟然耍手段让她露陷!

“他若是真心待你,我也不会反对。可你们之间的互动看起来很奇怪,不像是正常夫妻那般,我才猜你们是不是有名无实,这点景然也看出来了。”他复又开始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柔下声音,好似劝诱,又似蛊惑,还似担忧,“浅深,不要委屈自己,辛梓他不是以前的辛梓了,他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只是在利用你,你知不知道他借你出事假装离开公司,使计让景然他们中了圈套,逼和锐放弃诉讼,景然这两天为这件事四处跑。”

浅深抚住额,身形有些不稳重新跌坐回床上:“你说辛梓耍手段是什么意思?”

倪渊语气有些沉重,继续说:“他暗中盗取了和锐的设计图,还诬陷和锐偷了他们的设计,你说谎不荒谬?我就是觉得他为人不行,才决定终止跟他的合同的。”

“够了,”浅深冷声打断倪渊,心烦地说,“我人不舒服,不说了。”

倪渊说的话一直缠浅深无法安然入眠,第二天一早破天荒地起了床。出门一看,辛梓已经不在了,照顾她的人她已经辞退了,只请了一个阿姨,每天负责她的三餐。午饭过后,浅深把她打发走,一个人在屋里转悠,不时抬头望向二楼那间书房。

现在双方各执一词,浅深不想轻信任何一方。

浅深再次抬头,默念:“我只是看一看。”

安慰了下自己,浅深蹑手蹑脚地走进辛梓的书房。推开门,她探头往里面瞧了瞧,这间书房要比浅深想像得大得多。四周全是高大的书柜,里面满满当当的书整齐地排列着,仿佛能闻到那里头散发出来的书卷香,凑近看去真是什么书都有,浅深笑了笑,辛梓从以前期就很爱看书,现在还是如此。

书柜前摆放着一张很大的写字台,桌面上很干净,并未摆放很多东西。可有一个东西吸引了浅深的注意,一个烟灰缸,她不由诧异,没想到辛梓竟然抽烟。烟灰缸里的烟蒂还没清理掉,她粗粗数了数,有十余根,看来他的烟瘾不小。

浅深绕开写字台,不远处摆着一组黑色真皮的沙发,那前面静静立着一只透明玻璃茶几,不大却让这间略显沉闷的书房稍微变得雅致起来。浅深在沙发上坐下,瞄到有一个文件夹压在靠垫下面,她犹豫了下,还是把它抽了出来,再犹豫了下,没受伤的左手正要翻开,心底猛地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你真的怀疑辛梓?

浑身一颤,文件险些脱手掉落,浅深的心扑扑跳着,愣神地盯着那深蓝色的文件夹,好像那是一个什么恐怖的东西,她急忙将它放到一旁。回转视线,她闪烁的目光停留在比例茶几上,那上头放着一只小巧的保险盒,有电子密码的那种。

转瞬间,浅深心里有了个想法,这个想法令她有些激动,左手张开握紧,张开握紧,如此这般几次后,不再迟疑,正欲对着按钮输入自己的生日试试看……

“你在我房里做什么?”

冷不防冒出来的声音如同鬼魅,正心虚的浅深真的被吓得魂飞魄散,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来不料膝盖撞上茶几引起一片震动,那保险箱颠了两颠差点翻身落地。

顾不得疼痛,浅深站直了身体,匆忙间竭力整理好思绪,调整好表情,当她看向辛梓的时候已经恢复镇定,只是负在背后的左手还有些抖。

辛梓立在门口和浅深对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归于平静。他走进书房,顺手把门关了,浅深不禁意倒退一步,小腿撞上了后头的沙发,已是无路可退。

辛梓那眼睛迅速扫了下沙发上的文件,又看了眼茶几上的保险箱,不急不徐地走到浅深面前,两个人之间只相差不到一步的距离。他那双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眸意味不明地看着她,浅深心跳极速加快,却不肯服输,固执地接下他的目光。

辛梓的身子往前倾了下,浅深一惊,慌忙避开,不料他并不是冲她去的,他俯下身拿起沙发上的文件,又重新站好,看到她脸色苍白,薄唇轻笑道:“找到你想要的了吗?”

浅深装作不解,反问他:“你这儿有什么需要我找的?”

“哦?”辛梓蹙了蹙眉,继而又展开,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若有所思地说,“你难道不是想找些证据给顾景然吗?好让他不要败诉得那么惨。”

“你以为我在帮他偷证据?”浅深不敢相信地看着辛梓,很快她冷哼一声,“你凭什么这么想?”

“我想错了吗?”辛梓面上一片温和,淡然地说,“你当初死活要跟他走,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可最近碰到他却不冷不热,故意撇清关系,更何况你如此关心这个案子,特意打电话给胡律师,现在你又无故出现在我书房,你说,我应该怎么想?”

浅深无话反驳,此时她觉得自己就像是惹眼的小丑,而辛梓就是那冷眼旁观的观众,不对,从她踏入这个房子开始,在他面前她便越来越自己无处遁形,他掌控着一切,对她若即若离,时而温柔时而冷漠,让她摸不清探不透他究竟要做什么。

“梁浅深,”辛梓举着文件,轻轻摇了摇头,笑容很冷,目光很沉,声音很悠远:“八年前你当我是傻瓜,八年后你当我还是傻瓜吗?”

他是真的以为她站在景然那边。

浅深真的被逼急了,眸光比辛梓寒得更甚:“八年前你是傻瓜,八年后你傻得越发厉害了!”

辛梓的脸上看不出情绪,可他的语气却也不似刚才那般淡定:“是啊,我傻,你倒是跟我好好说说,我怎么傻了,你又是怎么不欠我的?”

浅深呼吸一滞,失语般地看着他,杏眸中满是错乱,那夜她所说的话他竟全都听见了?

“怎么不说话?”辛梓见她这样的反应,心慢慢下沉,“那我换个问题,假若现在让你再做一次选择,八年前你是选他,还是选我?”

浅深无法再对视他的眼睛,倔强的面容渐渐出现裂痕,也许倪渊说的对,辛梓不是以前的那个辛梓了,若是以前的辛梓怎会舍得这样强势的跟她说话。

“我不选,我也不后悔我当初做的决定。”沉寂了片刻,她终是横了心,强撑着冷眼看他,给出她的答案。

这就是她的答案,那夜的话果然是骗人的。

“梁浅深,果然还是那个梁浅深。”辛梓微微一笑,好不风雅。

浅深别过头,只留一个冷硬的侧脸给辛梓:“感情的事本就是两情相悦,如果提出分手的人就是欠对方的,那天底下有太多人还不清这债了。”

“那你又为何留在这里?”

浅深咬了咬嘴唇,不愿回答。

见她不语,辛梓便帮她答:“现在,顾景然可以给你的,我也可以。辛梓不再是那个穷困落魄的卑微少年了。”

他说完这句话,便拿着文件和小保险箱大步离开,他关门的时候还是那么礼貌绅士,轻轻扣上门,若是她铁定摔门而去。

辛梓坐到车内,不知何时,背上已被汗水湿透。

他低头看着手中的文件,如不是把它落在家里,他是不是永远不会知道她今天偷偷进入了他的书房?

又或者,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随手把文件扔在一旁,辛梓靠在车座上,紧紧闭着眼睛,小保险箱搁在他腿上,他放在它上面的手微微颤抖。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