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深被那个人紧紧地握着手,而眼前的那个人好像眼里只有她一般,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她僵硬着身体,不知道是该挣脱好还是任由那人握着好,只好这样看着这个人。

眼前这个男人深黑色的短发利落干净,狭长的凤眼邪美十足,一双清亮的瞳孔此刻正闪烁着欣喜的光芒,挺拔的鼻梁好似远山峰峦越发显现出这张棱角分明的脸不同于一般人的俊美。

“浅深!我回来了,我真的好想你。”

“景然,……你先放开我好吗?”浅深努力给出一个微笑,再把手举起来示意了一下。

顾景然怔了下,立刻松开手,不好意思地笑道:“抱歉,看到你实在太激动了。”

浅深揉了揉手腕,摇了下头,笑道:“没事。”

她现在根本不敢去看辛梓的表情,眼看着事态的发展越来越让人头痛,可她偏偏脑袋卡住,集中生不出智来。

“顾景然,是吗?”

就在顾景然又要开腔跟浅深大述特述相思愁苦之情时,一个一直被他忽略的人先截断了他的话头,硬是把他的视线从浅深身上拉到自己身上。顾景然慢慢站直了身子往右上方看去,一见到那个人他忽地睁大了眼睛,随即又迅速眯起了他深邃的眸子。

“辛梓。”

他方才阳光灿烂的笑容转瞬间幻化成轻薄的浅笑,含蓄又带点意味。

“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辛梓不着痕迹地往浅深那里靠了靠,温文尔雅的招牌笑容一点都不含糊。

顾景然的眼神刹那间锋芒毕露,锐利地划过辛梓的面庞:“我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过得好吗?”辛梓随意地把手搭在浅深的腰上。

顾景然比辛梓高半个头,他昂起头,还冲辛梓抬了抬下巴,说:“好,当然是好得不能再好,你呢,听说你自己开了公司,混得不错。”

辛梓镜片后的眸光柔和淡然,他对顾景然谦虚地笑道:“过得去吧,养家糊口是没问题的。”

“希望合同一事没给贵公司造成太大损失才是。”

浅深朝后看去,立刻气急败坏,小白顶着一张非常欠扁的笑容,摆出一副标准富家子弟的样子走了上来,他先很傲然地对辛梓笑了笑,才把目光看向浅深,然后一接到浅深血淋淋的杀人视线,立刻泄了一股子的傲气,很没骨气地往景然身后靠去,不敢再看浅深一眼。

辛梓对他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不以为然,他很有风度地回道:“倪总裁说笑了,我们区区小公司损失的又怎会比贵公司大呢,我到现在还是很可惜我们不能继续合作。”

浅深跨前一步,立刻咄咄逼人地问那个几乎把半个身子都藏在顾景然身后的人:“倪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毁约?”

“浅深,有话好好说,小渊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毕竟公司的事……”

浅深粗暴地打断他:“你闭嘴!”

顾景然微愕,张着嘴看着浅深。

浅深反应过来自己态度过激了,略显尴尬地跟他解释:“我跟倪渊的事,景然你还是不要管的好。”

倪渊装可怜地唤了声:“大白……”

“闭嘴!不准叫!”浅深凶神恶煞地瞪着他,“上次的事加这次的事,你真是胆长肥了是吧!滚出来!”

“浅深,景然说的对,有话好好说,没必要这么凶,你看,大家都在看你,多不好意思。”辛梓低头在浅深耳边温言道,他复又抬起头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两位瞬间变了几变的神色,轻轻笑着。

浅深绝对不是被咖啡店里众人锋利的目光吓得浑身一颤,而是被辛梓突然的温柔和细语给弄得不知如何反应,被热气呼到的耳廓立刻充血。

“浅深,我们出去说吧。”

倪渊恢复正常的样子,冷冷扫了辛梓一眼,先一步走出咖啡店,顾景然买了单紧随其后,辛梓揽着浅深跟在他们后面。

“你的手放错地方了吧。”浅深压低声音踮起脚对辛梓说,一边不自然地扭着腰。

辛梓不予理会,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他目不斜视淡淡地回道:“不要乱动。”

门外,已经有几个路人在躲雨,加上他们四个,三个都很高的男人和一个不算矮的女人,不大的空间倏然变得越发拥挤。从雨棚上滑落的水滴穿成了银链落成一条弧线滴在浅深肩上,辛梓立刻跟她换了位子,让她站在里面,自己挡在外面。

“不要被雨淋到了。”他还很贴心地把自己外面的西装脱下来罩在浅深身上,浅深不好挣扎,可披着他的衣服心里却越发不安稳。

“浅深,你……”顾景然看着辛梓的一举一动,目光一下子散乱又沉痛,“你真的……”

倪渊上前抬手停在景然面前,截下他的话,一改刚才讨好委屈的样子,正经地跟梁浅深说:“浅深,趁事情还没到无法收场的地步,住手吧,你爸那还能挡一阵。你再这样,让景然怎么办,他刚一回来就听到你结婚的消息都没怪你……”

浅深立刻冷下脸,不耐烦地出声问道:“你什么意思。”

“你们还没登记,所以,那场婚礼不作数吧。”

“很抱歉,倪总裁,我们今早刚登的记。”说话的不是浅深,而是辛梓,像是示威一般,他更明显地把浅深禁锢在自己臂膀里。

倪渊完全没料到会变成这样,俊秀的脸庞白了又白,完全没了傲视辛梓时的风度:“你们登记了?”他没看辛梓,而是直直地盯着浅深寻求答案。

浅深暗暗叹了口气,点头:“是的。”

顾景然比倪渊镇静很多,还好倪渊事先跟他报备过浅深和辛梓举行了婚礼的事,他已经从打击中缓过神来,不然现在指不定会如何失态。他克制住自己,稳住心神,尽可能不让自己显得太过失落或太过伤心,却还是掩不住焦急地问浅深:“我们的婚约怎么办?当初我出国前,我让你等我回来完婚,为什么两年的时间,竟变成这样?”

倪渊也恢复过清明,眼神有些发狠,对着辛梓厉声问道:“辛梓,我都已经跟你说过浅深身上已有婚约,你还一意孤行!”

“倪总裁,恐怕你还不够了解我这个人的为人。第一,我最讨厌的便是别人威胁我。第二,金钱很重要,但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辛梓牵过浅深的手,十指相扣,无所畏惧地看着倪渊,唇边噙着笑:“如果因此要毁了合同,我乐意奉陪,您以后最好能想更好的理由来威胁我。”

说完,他打起伞拥着浅深走入雨中,在离开之前,辛梓停在面色阴晴不定的顾景然前,他的镜片上沾染了水气,浅色的眸子看上去很不真实,他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风水轮流转,不是吗?”

浅深坐在车子里,默不作声地拿纸巾擦着身上的水迹,长发上一颗颗晶莹的小水珠点点透亮纯净。辛梓一上车就专心致志地开车,看样子是要送她去高院。

回想着刚才放生的一切,梁浅深依旧觉得自己像是置身于云雾里,被包裹在一片片美丽却虚假的浮云之中,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让她本不坚定的心多沦陷一分,他露出的每一丝笑容都让她混沌的思绪变得越发分不清方向。假的,都是假的,明明是他说给倪渊和顾景然听的假话,可听在耳里却真真热得能烫伤她的心。那一刻,他的手指交握住她的手指,过往的爱恋情怀如同海潮巨浪般无可救药地向她袭来,如果不是还留有最后一丝清明,恐怕她已经泪洒衣襟,不能自制,让她所有为保护自己建立起来的清心寡欲差点毁于一旦。

可是,一到车旁他就放开了她的手,上车后更是没再说过一句话。

她知道,那终究都是他故意做出来的样子,因为,他在唤她名字的时候叫的是“浅深”,除了婚礼上的那一声“浅浅”,他再也没用这个专属于他的名字唤过她。

“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她的声音低哑出奇,在这个静谧的空间显得有些虚幻。

雨水像是倒下来一般,冲刷着车前窗,雨刮器左右滑动忙得不可开交,入耳的便是那一下一下有规律的机械声。

辛梓在下一个红灯处才开口,好像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嘴上说的总是要漂亮一点,再说,倪渊这样的人你顺着他只会让他更加盛气凌人,我的自尊不允许我向这样的人低头。”

自尊和自卑,两种极端的感情,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它们是一样的,很早以前,梁浅深就明白了这个道理。

浅深吸了口气,打算把心里想好的说辞告诉辛梓:“婚约的事我没有答应过,是老头子自己跟……”

辛梓平静地打断她,口吻清淡得仿若真的毫无兴趣:“你没有必要跟我解释这个。”

浅深忍下这口气,换了个话题:“倪渊不会把公司的事当儿戏,你放心,合同的事过两天就会解决。”

“你帮我去解决吗?”辛梓好像猜到了浅深心思一般,“没有那个必要,既然谈判桌上达不成的协议,弃之也不可惜。”

“可是,你会因此亏损近千万!”

辛梓微微侧过脸,眼睛却还是看着前方,他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你以为我亏不起吗?这点钱,马上就能赚回来。好了,高院到了。”

浅深深深地盯着辛梓淡然的侧脸,好似目空一切,平静如水。

“你真会演戏,我实在佩服,如果在庭上碰到你这样的犯人,我可真是没辙了。”浅深不咸不淡地敬了他一句。

辛梓却被逗笑了,在浅深下车前,他转过头,也夸她道:“你也很让我佩服,尽认识些厉害的人物。”

浅深撑着伞站在高院的大门前,眼看着那辆车消失雨帘中。

流过心河的水远比这天上的雨冰冷得多。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