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梓一行人来到公司旁的饭店要了个包厢坐下吃饭。

浅深无聊地喝着茶水,夏季看大家都不说话,便率先开了口:“咳咳,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奇,嫂子和小辛是怎么认识的?我记得那天我在酒吧里遇见你,小辛一点反应也没有。还有,莫天怎么也认识嫂子啊?”

这些个问题快把他憋死了,今天一定要搞个明白。

浅深淡笑不语,瞄向身旁辛梓,仿佛在说:你自己的摊子,你自己收拾。

辛梓气定神闲地对夏季解释说:“早就认识了,我们三人以前都是同学。酒吧那时候我们俩因为结婚的事闹了点不愉快,她跟我闹情绪冷战,我也有些生气,所以装作不认识。”

“那么同学会上也是吗?”莫天一脸惊奇地看着二人,霹雳炮似的连连发问,“你们也太会演了吧,浅深,你还跟我说什么老死不相往来,假的吧,气辛梓的吧?还有同学会上你还恭祝辛梓结婚愉快呢,我们都被你们骗了,还在猜辛梓是娶谁。说起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和好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喂,你一下子问那么多,我怎么回答?”

辛梓一边给贴心地给浅深夹菜,一边回答莫天一串的问题:“和好已经有段时间了,她什么个性你还不知道,一张嘴能把人活活气死。”

浅深干脆装聋作哑,会演戏的不是她,而是她身边这位。

辛梓一直揽着浅深的腰,不紧却很坚固,浅深实在非常想要拍下他的那只碍事的手,无奈现在有闲杂人等在场。

辛梓又低下头温柔地对浅深说:“昨天都没好好吃饭,今天多吃点,来,你最喜欢吃的龙井虾仁。”

浅深看着这样的辛梓,一时间思绪纷乱,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莫天看着二人“甜蜜”的样子不禁感叹:“呵呵,你们和好就好了。当初你们分手的时候,实在是……过去了就不提了,吃菜吃菜。”

四个人开动起来,三个男士说着说着不免谈到生意上去,浅深坐在一旁专注于吃。然后,不知怎么话题又重新变到他们身上。

“小辛,你这样就不对了,新婚应该带嫂子去度度蜜月么,不然嫂子到时候又要在我们开会的时候破门而入了。”夏季虽说是个花花公子,同时对付女人的花样也是一等一的高,除了那次在浅深那儿失手,他从没失败过。

辛梓正在帮浅深剔鱼刺,低着头说:“她说她手上的案子太多一时间没法结掉,所以过段时间再度蜜月。”

浅深忽然放下手中的碗,筷子一摆,说:“我吃饱了。”

辛梓停下动作,稍许讶异地问:“吃这么点,不再吃点吗?”

“饱了,没事的话我想先回去了。”

“好,我们走吧。”辛梓二话没说,陪浅深站起来,“你们继续,这顿算我的。”

梁浅深站在饭店外等辛梓把车开来,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奔驰平稳地停在她面前。

浅深没有坐在副驾驶座,而是坐在后排的座位上。车里的空调很足,她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

“我要回家。”

开了一段路,浅深突然说。

“我们正在回家的路上。”

辛梓从后视镜里看她,不急不徐地说。

“我要回家!”浅深提高了声调,不容置疑地又说了遍。

车子被红灯挡下缓缓停住,辛梓回过头,淡色的眼眸清透清透的,似乎在说什么可笑的事那般勾起唇角道:“宣玫她们说你变了,我看只不过是表面的功夫,骨子里一点都没变。”

“辛梓,你做这些给别人看,到底是为什么?我可不相信你是真的为了跟我在一起。”浅深眯起眼睛,她想做个了结。

“为什么,你不知道?”

他的声音里隐着笑意,干净的发音现在听上去是那么悠远清冷,不可思议地淡泊。过了会,他转回头,车子再次平稳地启动。

浅深呆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或者说,她潜意识里惶恐她的猜测。

车子走上了高架桥,浅深急忙把身子探上前说:“你这是去哪,我说过我要回家。”

“我们正是……”

“我要回我自己的家。”浅深有些气急败坏,可那个人却依旧神情淡定。

“我不知道你自己的家在哪。”

争论无果,车子里狭小的空间如同不透风的密室,外面艳阳高照,可里头却冰冻得令人窒息。车速没有减缓,反倒飞驰了起来,越往西走路上的车辆就越少,道路也通畅起来,奔驰车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地驶入了那高档别墅住宅区。

辛梓把车停到车库后看到浅深还站在门口不动。

“密码是你生日。”

浅深的眼皮微微动了下,可还是立在原地不肯动一下。

辛梓走上去输入密码打开门,拉了拉浅深:“快点进来,外面很热。”

浅深就这么站着不动,冷冰冰地看着他,可是她错了,她忘记了辛梓的耐心向来比她好得多。

不出五分钟,她走进了这幢房子。

“哦,对了。”辛梓拿出一张金卡扔到茶几上,“这里出去不方便,我又不可能随时接送你,什么时候你自己选辆车买了吧。听夏季说最近宝马有一款车很受女性欢迎,你不妨去看看。还有,衣柜里的衣服不喜欢的话也可以重买,日用品什么的有需要你就自己看着买。卡里的钱要是不够告诉我。”

梁浅深走过去拿起那闪闪发亮的金卡,又看了眼正在吧台喝水的辛梓,晃了晃手中的卡,问:“多少钱,这里头。”

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克制住在发抖的手。

辛梓卷起衬衫的袖口,解开两颗领口的纽扣,踱步走到她面前,一弯腰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放心,足够你花。”

这一刻,梁浅深想要自欺欺人也没有办法了。

“我,不会太廉价吧。”怒极反笑,她最致命的武器便是藏毒的笑容。

可是,辛梓恰好转过身去,他走向楼梯,背对着浅深说:“不要把自己想得太掉价,你很昂贵。”

“辛梓……”

浅深轻轻地在他身后唤了他的名字。

辛梓迈上楼梯的脚步戛然而止,修长的背影停顿在那儿。

浅深深吸一口气,平静地道出:“你想报复我,是吗?”

楼梯上的人没有回答,而是扶着把手拾级而上。这样的画面不禁让浅深忆起当年,他也是在她前面慢慢走着楼梯,她跟在后面对他说:“辛梓,我们永远不要分开,好吗?”然后,辛梓转过身拥她入怀,紧紧的不放手。

这个时候,辛梓走到最后一级台阶。他半侧过,略微低下头直视着扶手上的雕花栏杆,他张开嘴不带任何感情:“梁浅深,好好过日子吧。”他又侧过半个身子对她说,“还有,什么时候带上身份证,我们去登记。”

那一个晚上,梁浅深失眠至天明,天微亮的时候,她仿佛听见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又关了,侧过头看了下闹钟,才5点。

是的,他们分房睡。

如此的安排她好像是松了口气,却又隐隐地失落。

在床上又躺了一个小时,她也起床了,洗漱好走下楼,底下又是空无一人,客厅连窗帘都没有拉开。

浅深坐在楼梯上发了会呆,又慢慢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找吃的。冰箱里整齐有序地摆放着各类食物,她拿出牛奶和鸡蛋,简单地给自己做了一个煎蛋,她喜欢三分熟,可今天一分神煎得老过了头。无奈地吃下,再把牛奶喝完,洗好碗盘回到客厅。

墙上复古式的壁钟发出沉重的摇摆声,她凝神听着,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会被这份死寂给逼疯,不过,她终究没有被逼疯,如果要发疯,她早发疯了,如果会发疯,她就不是梁浅深了。

收拾好东西,叫来的士,重新振作精神开始她“婚后”的第一天工作。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