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小店实在简陋得……难以形容。

浅深站在那破旧脏腻的小方桌前立刻后悔自己的愚蠢,辛梓站在门口压根没有进来,他知道梁浅深必定会受不了这样的地方。

“不要勉强了,走吧。”

如果他不说这句话,浅深可能下一刻就要找个借口离开此地,可是,正是因为这句话给了她一个刺激,她楞是压下满腹的不情愿装作无所谓地说:“为什么要走,你快进来,我要点菜了。”

辛梓站在原地注视着梁浅深略显不自然地在小圆凳上坐下,秀眉蹙了下又立即展开,看到他还不进去眼神立刻变得有点凶。

“你还站着干嘛。”

辛梓暗暗叹了口气,果然脾气很差。他走进来在她对面坐下,问:“想吃什么?”

浅深拿出纸巾在桌上擦了擦,随口道:“这有什么好吃的?”

“你喜欢面食吗?”

“嗯,还行。”

“这里的牛肉面还不错。”

浅深对着里头的伙计喊了声:“两碗牛肉面。”她又转过头问辛梓,“你够吃吗?”

辛梓以为只是陪她吃,急忙摇头:“我不用。”

“三碗!”浅深又冲里头喊了遍。

辛梓算是知道这个女生的性格有多倔了,如果他再反对的话估计她会叫四碗,于是他也不再推脱,只是说:“我身上没带钱,你等一下我回去一趟。”

“你这是做什么?”浅深一急赶忙拉住辛梓的手,冲口道,“我请。”

“我不用你请。”辛梓身形一顿,回答得有些疏离。

浅深向来讨厌做解释,可偏偏眼前这个家伙头脑死板得要命:“昨天多亏你……所以,这顿就当我谢你,没问题了吧。”让她说这种话还真是不好意思。

辛梓还是一脸无波地说:“我没有做什么。”

梁大小姐有些恼了,这个人怎么说不通呢:“你够了吧,好好吃顿饭不行吗,废话那么多!一碗面多少钱,做人怎么这么计较。”

辛梓垂下眼,淡然道:“也许每个人的处事原则不同……好吧,这顿算是你请,下次我请你。”

梁浅深觉得再跟他计较下去这顿饭就不用吃了,于是随便点了点头,而眼睛瞟到他的手,猛地发现自己还拉着他,顿觉脸上一热,倏地撒开手,好像被烫到一般。可一放开手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有些过了,随即迅速朝辛梓看去,对方好像根本没在意正低着头摆弄筷子。

很快两碗面送了上来,如果这只有几颗牛肉粒的面能叫牛肉面的话。

“一碗归我,两碗归你。”

辛梓点头,把筷子递给浅深,说:“吃吧。”

“等一会,”浅深又叫住伙计,“给我开两瓶冰啤酒。”

“不能喝冰啤酒”

“什么?你不喝啤酒吗?这里空调都没有,吃面很热的。”浅深奇怪道。

“我是说,你现在,最好……不要喝冰的。”要说这话,着实让辛梓有些难以启齿。

浅深初时不解,想了一想立即反应过来,厚脸皮如她这回竟瞬间红了脸,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你对女生很了解嘛。”

梁浅深的语气好像有些讽刺,辛梓夹面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他若无其事地说:“我有一个妹妹。而且,女生在外喝酒……不太好。”

原来如此,不过他也太保守了。

“老板,给我两厅雪碧,不用冰。”浅深夹起面吹了吹,对辛梓说,“这样可以了吧。”

两个人各自埋着头吃面,这碗面的味道浅深是不敢恭维,不过辛梓吃得倒是很香的样子。

“你经常来这吃?”浅深喝了口雪碧问道。

“不是,一般都是自己做。”自己买菜做饭会节省很多。

辛梓吃面吃得很快,动作却非常干净,浅深形容不出来,就是干净,好比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他吃的时候不会把汤汁洒溅出来,也不会很大声发出吸面条的声音,喝雪碧的时候也不会像其他男生喝得满嘴都是。

浅深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又问:“那你妹妹呢,刚才看来好像不在家。”

“她是住校生。”辛梓已经把一碗面吃完了,抬起头说。

他的刘海有些长就快遮住左眼了,这个时候浅深才发现一直觉得他今天看上去怪怪的,原因就在于他今天没戴眼镜,心下有些不爽,她做了一个托眼睛的动作,问:“眼镜呢?”

辛梓素净的脸上犹豫一闪而过:“放在家里了。”

浅深纳闷:“眼镜就是戴的,好端端的放起来干嘛。”

犹豫再次出现,辛梓拿过第二碗面说:“要是被打破了,就不好了。”他吃了一口,又抬起头问,“你给我的眼镜很贵吧。”

“啊?”浅深一愣,“没有,不是很贵,很普通的框架眼镜。”

不知怎的,她就是不想告诉辛梓那副眼镜是专门定做的,一副要四位数。

她戳了戳面条,看到辛梓已经吃得鼻尖微微冒汗,他摞了摞衣袖,那条条伤痕一下子入了浅深的眼。

他怕眼镜被打破大概是指那个肥肉吧。

“他为什么打你?”她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完后浅深发现辛梓陷入了沉默,也就觉察到自己大概问了不该问的。她本就是这种口无遮拦,不顾及人的性格,刚才也是没经过思考就问了出来。

“不想说就……”

“我不让他去赌博。”辛梓吸了口气,然后如释重负一般,“我家就是这样。”

浅深看着他平静的脸若有所思,不禁问:“今天没去上课,也是因为身上的伤吗?”

“不是。”辛梓温和地笑了下,淡色的眸子如琉璃,“我妹妹生病了,我带她去了医院再送她回学校。”

浅深不再说什么,如果刚才不是为了她,他肯定是不会把那两百块钱给肥肉的。

两个人静静地把剩下的面都吃完了。浅深看着桌上空空的三只碗顿时有些木然,她出去吃饭从来都不会把菜吃完,她总觉得把那碟碟的菜吃个精光那是一种很穷酸的表现,她喜欢每种菜尝上几口,就不再吃了。而今天,她竟然把面汤都喝完了,简直不可思议。

“已经这么晚了,你得快回去上自习,不然老班又要……”辛梓一看店里的时钟忙对浅深说。

“没关系,我迟到又不是第一次了。”浅深一点都不慌张,把饭钱付了,才慢吞吞地走出小店。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天还没黑透,暗红色的斜阳铺洒在巷子里的石板路上,把那上头的青苔都照得发了红。

浅深单肩背上书包,说:“我走了。”

“嗯,麻烦你特意把衣服送来了,路上小心。”

浅深顺着巷子往出口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

辛梓还站在小店的门口,身形有些单薄,在地上拉出了长长的影子,看到她回头,便对她挥了挥手。

“你,”浅深指指头发,“该剪一剪了,太长了。”

辛梓看着梁浅深走出巷子,觉得今天真是特别的一天。他竟和这个出了名骄纵的女生相安无事地坐在一张桌上吃了顿饭,有谁会想到梁浅深这样漂亮的女生会在这么破落的地方吃了一碗面呢。想到她忍耐的样子,他就觉得快要笑出声。

也许,她并不是外人所说的那般不好。

可他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

他并不自卑自己的穷苦,他知道要改变命运,唯有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日后才能和妹妹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会觉得有些落寞。

第二天,辛梓又如同以往那般第一个到校。

梁浅深则是最后一个到校。

她照样旁若无人地在老班眼皮底下走了进来,恰好看到辛梓正仔细地擦拭那副眼镜,戴上眼镜时正好对上她的视线,愣了一下,马上对她微笑了下。

他身上还是穿着那件不怎么透气的长袖校服。

浅深收回视线在位子上坐下。

“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晚。”莫天很自然地将物理作业本放到她面前,轻声说,“快抄,马上就要收了。”

“呦,你都做出来了,很厉害么。”

“最后两题我是抄辛梓的。”

浅深抄写的手停了片刻,她又不经意地问:“你们昨天去看过他了?”

“没有,打了电话问了下,说是没事就没去,只是把作业告诉他了。他这个人功课一点都不肯落下,这么难的题目都做出来了,真可怕。”

“是吗。”浅深把本子还给莫天,“抄好了。”

莫天奇怪地看着浅深嘴角的笑痕,忍不住问:“你今天心情很好吗?”

“有吗?”浅深摸了摸脸颊,看看窗外,“大概是因为今天凉快了些吧。”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