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奇迹还是没有出现,浅深拖着步子来到教室,看到一帮同学都站在门口拿着课本背课文或是抓紧时间对答案,又或是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聊天。

所以,当他们看到浅深拿着教室钥匙打开教室的大门时,差点没把眼睛瞪出眼眶。梁浅深第一个进入教室,莫天急忙从后面跑上来问她:“怎么是你开的门?”

浅深斜了他一眼,哼哼道:“是谁昨天不想跟我说话的。”

莫天是个老实的孩子,被说了一句就红了脸,他在位子上坐下负气地说了句:“是你先骂我的……好了,我们扯平。”

浅深本来就没想跟莫天计较什么,毕竟这小子心眼不错。她边拿出课本,边说:“昨天班长有事先走了,我最后锁的门。”

“那你今天还这么晚才来。”

浅深飞速瞪他一眼,理直气壮地说:“我起不来。”

莫天也不跟她争,倒是奇怪地往后面看了眼,问:“辛梓怎么还没来。”

“我怎么知道……”

愣了下,浅深转过身,辛梓的座位果然空着。

“他怎么还没来?”早自修都开始了,全班最早到的人今天怎么还没出现?

“我不是刚问你的吗,你怎么反过来问我?”莫天一脸迷茫地看着浅深,浅深送给他一记白眼,低下头微微蹙眉,视线移向脚边的纸袋,纸袋里放着洗好的校服。

不是迟到,是根本没来,整整一天辛梓都没有出现。

午间的时候,莫天和邵芝芝聊天,浅深来那个身体不爽便听他们聊,无意中听到邵芝芝说:“我在办公室听李老师说辛梓请假了。”

莫天惊讶:“是不是生病了,昨天不见他还好好的吗?”

邵芝芝也有些忧心忡忡地说:“是啊,要不我们放学后去看看他?”

“……不太好吧,还是先打个电话吧。”

“也是。”

放学后,离晚自修有一个小时的空余时间,浅深打了车回家,然后翻箱倒柜地从一个积满了灰的箱子里找出一本同学录,那是初中毕业的时候班上每人发的一本纪念册,里头有全班同学的联系电话和住址。浅深当时只填了电话,没填地址。她翻找了一会,终于找到要找的人,他家住得离学校有些远,不知道现在有没搬家。

等等,她现在是不是想要去那个人的家……

像是碰到恶心的臭虫,梁浅深快速把通学录扔了出去。

“算了,等明天来了再还他好了。”

浅深背起书包快步走到大门口,纸袋子放在玄关的鞋柜旁,她穿好鞋站在门口打开门,一只脚已经迈出去了,却又回头。

当门关上的时候,纸袋子已不再那个地方。

按照同学录上写的地址应该就是这里了。

可是,这个地方,真的能住人吗?

眼前的景象让梁浅深深度后悔自己一时冲动踏上了这块她原本的人生是绝对不会踏上的土地。

低矮的楼房看上去年久失修,墙壁上早已斑驳不堪,红色的砖头上的破洞被纸团堵住,房顶上遮雨的塑料雨棚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有几株垂挂在破损的雨棚一角。几米之外的围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红色的油漆一直流到地上的杂草堆里。

浅深低头看了看脚下深浅不一的泥泞小坑,又看了眼那些翘起的石板路,还有不远处满是摆地摊的、摆小摊的小巷子,以及可以改名叫“垃圾堆”的臭水沟,真觉得此乃“人间地狱”。从小生活优渥的浅深在这里可以说是“处处受惊”,从没想过在这座城市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就是,穷人住的地方吧,散发着混乱和破败的气味。

这里又脏又乱的环境已经让浅深很头疼了,可最让她头疼的是这里的民房那么多,辛梓家到底在哪里?

“12号。”

浅深念着门牌号一路找过去,终于在一栋三层楼高的危楼前站定。

“是……这儿了吧。”

浅深抬起头,看着那摇摇欲坠的门牌以及那垃圾成堆的黑漆漆的楼道。

一楼正在厨房炒菜的大妈透过破了半边的窗子看着浅深,然后突然扯着嗓门喊:“你找哪个?”

地地道道的方言,浅深从小说普通话,一下子嘴拙竟答不上来。

“我找……”

“你这个兔崽子,该骂我!我操,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二楼传来粗暴的打骂声,铁门被撞开,一个人从里头直接摔着出来。

“作孽哦,又开始打了。”

那个大妈从破窗子里探出脑袋网上看,浅深仰起头看到二楼的过道里一个穿着破旧汗背心的邋遢大叔手里持着皮带狠命地抽打着面前的人。那个人扶着走道里的墙壁站着不动,倔强着脸咬紧牙关不叫一声,任由那皮鞭抽在自己身上,溅起丝丝血红。

浅深目瞪口呆地看完了这出家庭暴力,只见被打的人还站在那里,打人的人已经气喘如牛,一身的肥肉飙出满身的油汗,湿透了他本来就没几根毛的脑袋。那个样貌猥琐的大叔拎起一件花衬衫套上,系上皮带,叼着香烟往那人身上又踢了一脚:“妈的,老子拿几个钱又怎样,奶奶的竟会扫老子的兴。”说完,不解气似的又踹了一脚,这才手插着口袋踩着人字拖从楼上下来,浅深忙站到一边。那大叔下楼看了浅深一眼,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油腻腻的脸上肥肉横飞地抖啊抖,看了她一会竟朝她走了过来。

真是想把那个恶心的家伙的眼珠给挖出来!

浅深觉得自己的午饭都要被恶心得吐出来了,真是要疯了,捏紧了手里的袋子,浅深冷着脸不去看那堆肥肉。

“小姑娘,你来找谁啊?”

浅深皱着眉嫌恶地别开脸去,这家伙身上的狐臭真是能杀死人了!

“呵呵,小姑娘不要怕,叔叔这儿熟,谁都认识,你告诉我我带你去。”

说来他的那张咸猪手竟冲着浅深的肩膀伸了过来,浅深惊恐地后退眼见要来不及了,一个身影挡在他面前先一步捉住了那只脏手。

“你干什么?”沉冷的声音响起。

浅深站在他身后,看到那身上触目惊心的红色伤痕纵横交错地爬满那人白净的手臂上。

那肥肉又开始满目狰狞起来:“你这个兔崽子还没被教训够是吧!”

“拿去吧。”那人从兜里拿出两张一百块钱塞到肥肉手里。

肥肉眼里顿时精光四射,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早就该这么听话,老子走了。”说完弹了弹那两张人民币,竟真的把浅深给忘了似的大摇大摆地走了。

浅深站在辛梓后面,惊魂未定。

辛梓转过身,他身上还是穿着校服的白色T恤,不过这好像是浅深第一次看到他身上的衣服褶皱又脏乱,他平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只是密密地布满了汗:“对不起,吓到你了。”

浅深失语了一般张了张嘴看着他。

辛梓又问:“你……找我有事吗?”

刚才看到梁浅深站在下面他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而此时,面对这个精致得像画中人的梁浅深,他竟会感到有些无措,好像站得离她近一些,都会脏了她漂亮的衣服。

浅深点点头,迟疑道:“你……那个人……”

辛梓垂下眼,淡淡地说:“我继父。”

浅深咬了咬下唇,忽然道:“你吃过晚饭了吗?”

说话来后,她自己也有那么点惊诧,还有一点后悔。

辛梓估计也被她突如其来的问话弄得措手不及:“……还没。”

浅深摸摸自己的肚子,有些大小姐地说:“我也没,走吧,找个地方吃晚饭去,你这个地方不好找,我走饿了。”

辛梓清浅地笑了下,礼貌却一下子把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大了许多:“你还是赶快回校吧,晚自修马上要开始了。”

“喂,我可是好心……”浅深难以置信地听到这句“媲美”拒绝的话。

“那么,我说声谢谢。”辛梓不露声色地朝楼道里走去。

“辛梓!”

辛梓转过身,却匆忙接下一个朝他飞来的纸袋,里面的校服露出半截在外面。

“这个地方,我受够了。”梁浅深冲到辛梓面前看着他那张平淡无奇的脸,非常生气地说。

辛梓把校服塞进纸袋,回头理解地问道:“需要我送你出去吗?这里的路不太好走。”

浅深漂亮的脸蛋不停变换着颜色,忽然她眯起眼睛对他勾了勾手指:“好啊,你给我跟上了。”

辛梓没料到梁浅深真的让他送,话说出口不好反悔,只好跟在她身后。

浅深确实不太认路,她方向感很差,辛梓绕到他前面为她引路,他又把那件校服罩在了身上。她掩着鼻走在后面,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人,浅深不禁想,这么脏乱的地方,他究竟是怎么生活下来的?住在这里简直是恶梦,可她每天看到的辛梓总是第一个到校,穿戴整洁,上课认真,做什么都苛求完美,虽然有听说他是贫困生,但一点都看不出他的家庭情况竟糟糕到如此地步。

浅深忽然发现他们已经走到了路口,旁边就是那些摆满小摊的巷子。

“喂。”她冲前面的人喊了一声。

“怎么?”辛梓停下脚步转过头,面上波澜不兴。

浅深指指巷子里的一间小饭馆,说:“饿了,我要吃饭。”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