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有一会时间,浅深觉得有些闷,便跟媛媛示意了一下出去透透气,上个洗手间。途中接到小白的电话,他那里很吵,想必又有应酬,浅深和他瞎扯了一会,拒绝了他想要到她家蹭一晚的邪恶想法,倪渊这个小白不依不饶了好一会,最终未果,于是又开始教训浅深早点回家,现在已经九点多了,没意思的话可以回家休息了,不要累坏身体。浅深受不了他的唠叨,挂了电话后返回包厢。

走进去后浅深对几个朝她看过来的同学笑笑,然后打算跟媛媛说一声自己要回去了。可是,还没等她走到媛媛那儿,包厢的门被人用力撞开,一个男声很兴奋地响起:“各位亲爱的同学,我终于从外地赶回来了。不仅如此,我还带了一位你们非常想念的人物,当当当……辛梓!”

包厢里的气氛一瞬间诡异极了,没有莫天想像中的欢呼,也没有莫天想像中的揶揄,空气里弥漫着一种尴尬和诧异的味道,每个人都互相看看,再看看他,还看看他前面背对着他站着的女人。

他正想发问,门口又进来一个人,此人说话语气轻松,一脸笑容:“怎么,不欢迎我?”竟没有人答话。辛梓微怔,走进来拍了拍莫天的肩膀,自嘲说:“看来我是不速之客。”

“怎么会?”

“是啊,我们都太惊讶了,没想到你会来。你不是说你要和莫天出差,明天才回来吗?”媛媛连忙起身上前,匆匆看了眼浅深,发现她没有表情地看着地板,直直地站着。

“哦,我们速度快嘛,谈好了就赶回来了。你看,我们的行李还在外头放着呢。”莫天指了指门外。

这时候,在场的人才恢复正常,有几个男同胞起身上前跟莫天还有辛梓拥抱,帮他们把行李拿进来。还有些人却依然坐在沙发上静观其变。

辛梓看了看满满当当的一屋子,笑着问:“我和他坐哪?好像都坐满了。”

和十年前一样不变的悦耳嗓音,低低的却很轻柔,干净独特,像极了一杯没有杂质的纯净水。浅深的脑袋里嗡嗡作响,一片混乱,仿佛手脚都不是自己的了,然而,心跳却异常平稳,一下一下有规则地跳动。

浅深慢慢走回自己原先的位子,邵芝芝一直看着她,浅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转身坐下。辛梓正被几个人围住,没有注意到这边。浅深靠在沙发上,有些进退两难。如果这个时候提出回去,难免其他人不忘歪处想,算了,再坐一会好了。

拿起杯子浅深稍稍喝了一口,一旁的邵芝芝还在看自己,浅深受不住了,转过头看着她问:“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浅深愣了下,立刻说道:“下午刚完结一个案子,估计太累了,我明后天休息休息就好了。”

“案子?”一旁的宣玫禁不住问道,“浅深,你现在是做什么的啊?”

宣玫声音不大,但也不小,一下子,包厢里的气氛凝结了起来,浅深明显感觉到有一道视线迅速看向了这边。

但是她并没有回应。

“媛媛没说吗?我是律师。”

“律师?”又一个声音充满着好奇,“你当律师啦?真是看不出来,我还以为你会从事服装设计。”

浅深低下头迅速调整了面部表情,再抬起头看向右边的安小宁。而这个角度,她刚好迎上了那个视线。不是什么灼热的视线,淡然得夹杂一些陌生,视线因为镜片的过滤显得很温和,辛梓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过了一会便移开了视线,跟着莫天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倒是莫天看到浅深时神色复杂。

浅深垂下眼,手里旋转着酒杯说:“读大学那会儿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醒悟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收到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反正自己也不讨厌这个专业就读了。”

“浅深,你真的变了很多。”

“哦?”

宣玫放下碟子,竖起手指一个个开始说道:“以前你总是会把自己打扮得最漂亮不说,不是名牌的衣服绝对不会穿上身,绝对不会穿T恤牛仔,而且说话嚣张,态度刁蛮,笑容骄傲,喝酒、抽烟无一不精通,不爱读书……虽然后来改了很多,可是,你现在让我好震惊,好像,完全变了个人,气质也变了。”

“是啊,是啊,你刚才进门的时候我都没认出你来。”媛媛也连连点头。

浅深微笑了一下,一手靠着沙发背支着头说:“我这是成熟了,以前那些幼稚的想法和行为都被我改邪归正了。人嘛,就是这样,会变的。”

“我被SHOCK了。梁浅深变成乖乖女了。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

“乖乖女?怎么说我这年龄也不适合这个称呼吧。咳咳,我以前风评是不怎么的,不过好歹得给我个改过的机会吧。”浅深皱眉笑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邵芝芝盯着浅深,一脸认真地问。

浅深的呼吸窒了窒,稍后反问道:“那你呢?”

邵芝芝不答,就这么看着梁浅深,梁浅深一脸轻松,云淡风轻地回看她。

“好了,你们这些没结婚的,告诉你们经验之谈,结了婚后烦心的事多着呢,我劝你们能多玩一会是一会,不然到时候被家里那位绑住了就完了。”已经有些醉醺醺的石彬发表发自肺腑的感概。

“你不要吓人了,不然辛梓都不敢结婚了。人家下个月就要摆酒席了,你这么说不是分明让他有心理阴影吗?”坐在辛梓边上的秦毓也已经开始有点大舌头了,外衣脱了,领带散了,一只胳膊搭在辛梓的肩上冲着对面的石彬嚷嚷。

“你要结婚了?”媛媛惊呼。

“是的,就在近期。”辛梓点点头回答得很直白,声音依旧平和。

浅深全身的血液轰一下冲上头顶,她迅速看向他,而他恰好也看着她这边。

八年后,他们的初遇说不上的偶然,明明都安排好了,却硬生生地被错位的时间扭到了一起。

如果是八年前,辛梓绝对是那个第一个第一眼就能在茫茫人海里发现她的人。

可是,现在,她只是坐在是十几个人中间,他都没有看到她。

浅深站起来,举起酒杯对辛梓优雅一笑,她知道当自己的嘴唇上扬小小的三十度,小巧的下巴微抬时,是自己最惊艳的笑容。

顿时,整个包厢都因为她难得一见的清致微笑而明亮了几分。

“我不能喝酒,那就拿果汁代替吧,祝贺你,祝你新婚愉快。”浅深不等辛梓回应,好像喝酒一般把果汁一饮而尽。

辛梓也站了起来,他举起的酒杯中醉红的葡萄酒色泽诱惑,香醇宜人,他单薄的嘴唇轻吐出两个字:“谢谢。”他也一仰头,把一杯酒饮下。

这是他们八年后的第一次对话。

这个时候,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你保密得那么好,你老婆是怎样的一个人啊?”石彬打破沉默问。

“我都没见过,他保密工作做得可好了。”莫天在一旁不满地抱怨。

辛梓低笑着摇头,说:“到时你们就知道了,月底我会把请帖给各位送去的,请务必出席我的婚礼。”

浅深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葡萄汁,闭上眼睛大口地喝了起来,如同她以前在酒吧里无所顾忌地喝威士忌一样。

“浅深,是不是你手机在响?”媛媛指指浅深的包包说。

“我手机?”浅深一愣,立即从包里拿出手机来,果然有来电,而且是倪渊的来电。

“喂……”

“亲爱的,你是不是想让我生气啊,你怎么还不回家!你现在在哪里!”

小白的声音很响,浅深的音量又刚好开到最大,很多人都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浅深尴尬地捂住手机,说:“我出去听个电话。”

浅深快速跑出门,这才对电话里的小白怒声道:“你吼什么呀,我不是跟你说了我今天是同学会吗?”

“高中同学会又怎么了,你就能不注意身体了?快回来,要不我现在来接你。”

“别闹,过一会我就回来,你既然在我家就给我老实呆着。”浅深不客气地挂了电话,刚一转身却见辛梓正在在自己身后。

“要回去了吗?”他似乎听见了她刚才的电话,很自然地问道。

“差不多了,我现在习惯早睡。”浅深也很自然地回应道。

这副场景让浅深第一时间联想到一首歌,《十年》。

“我也要回去了,刚下飞机感觉很累。那么,我先走了,再见。”

他并没有说“我送你吧”,也没有提议“有空吃个饭吧”。

而他的吐字发音还是和以前那般干净标准。

浅深点点头,讷讷地答了句:“好,再见。”

辛梓拖着行李不紧不慢地从她身边走过,她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仿佛还能闻到他身上曾经令她着迷的清新的肥皂的味道。只是,现在他身上喷的应该是高级古龙水的味道。

到底这样的初遇被两个人压抑得出奇得平静。而究竟是真平静了,还是刻意为之,无从知晓。

现在他是某公司的总裁,和八年前的他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他变了。

而她却从一个骄傲的公主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不再做梦的上班族女人。

她也变了。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