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一大觉后,浅深觉得精神好了许多,她的头痛病必须好好睡上一觉才行。从床头摸过手机看了看,发现有几条新短信和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倪渊的,浅深靠在床上一条条翻看。

“今天别忘了我们的约会,不要迟到哦。”

下一条。

“你在哪,还要多久到?”

再往下翻。

“大白,你怎么还没到?”

浅深笑,继续看。

“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不要吓我,快回电话给我!”

“亲爱的,我等得好辛苦,你怎么还没来啊!我快要崩溃了。”

浅深笑着翻了个身,起床。墙上的钟指向十点,跟倪渊约的六点已经过了四个小时。小白那个傻冒,估计还在等。浅深是不会在九点以后出门的,只是今天小白出差一个月后刚回国,没上飞机时就跟她约好了,虽然精神不佳,可是,为了那个小白,她就破一次例吧。

浅深开车赶到离家有些远的酒吧,这是一家在市内最豪华,最昂贵,也是最具人气的酒吧。浅深把车停好,熟门熟路地走了进去。四处看了一下,今天的生意还是那么好,还不到午夜,已经座无虚席,舞池那边也狂欢得起劲。浅深戴着大大的墨镜,及腰黑色长秀发美丽如瀑,她换下了白天白领那种公式化的正装,上着一件亮银色简约风格的紧身背心,白皙的脖颈间佩戴着长串的透明水晶项链,下着一条紧身牛仔短裤,两条保养得很好的修长美腿下,一双美足蹬着近十公分高的银色高跟鞋。梁浅深一副好身材毫无保留地显露于人,她刚一进门就吸引了在场众多帅哥美女的视线。她似乎很习惯于被重重视线包围,依旧自在地在人群中寻人。

可是,她走了没几步,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下了。具体说来,是一只手外加手上的一只剔透的酒杯拦在了她面前,浅深透过墨镜,抬头看向来人。

“小姐,可否请你喝一杯?”

很大胆的人,还可以压低了声音制造诱惑的情调,对着浅深的微笑完美至极,像是经过精心练习一般。浅深玩味地笑了笑,在短时间内快速对来人做出评价:身材,没话说,一米八五上下,比例匀称,看得出平时经常锻炼;相貌,只是说帅,估计有些委屈他了,俊逸的五官实在没得挑;品味,不错,从头到脚,没有一件不是名牌,没有一样是下五位数的。如果打分的话,绝对在九十分以上。

不过,这种人在浅深这里,想要及格都很困难。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先生另觅吧。”

浅深无意与之纠缠,干净利落地拒绝了。

“诶,夜晚大好时光,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说不定,小姐就有兴趣了。”

“先生,你搭讪的方法既老土,又没趣,任何有点头脑的女人都不会上钩的。”浅深懒得和他多说,她还得赶快找到小白呢。

那个男人愣愣地盯着那美丽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好半天才回过神,接着带着一肚子气和一脸的尴尬走回不远处一个隐形小包厢里。他刚走进去,里头就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哦!老大失败了,天哪,神勇无敌,从无败记的老大竟然失败了,我们是不是在做梦啊,哈哈哈。”

“啧啧,这下我们赚翻了。老大,你打算怎么宴请我们啊?”

“夏季,你看着办啊。”

男人脸色臭臭地拣了个空位坐下,憋着气愤愤地一口喝下酒杯里的酒,刚才温文尔雅的气质全无,扯着嗓子想要压过那些无理取闹的家伙:“失败你个头,要不你去试试?那个女的警觉性比较高,我再去个两次保证没问题,还有什么女人我会泡不到?”男人开始力挽狂澜,“你说,是吧。”

他冲嘴里头一直没啃声的男人挑了挑眉,一脸花花公子的德行。那个男人稍稍直起背,拿起酒杯晃了晃,握杯的手指修长有力,指甲被修剪得整齐干净,隐隐透着健康的光泽。他轻松地耸了耸肩,唇边似笑非笑,温和地说:“那倒未必。”

“什么!”他最铁的哥们竟然不听他,夏季急了,“我可是夏季,情场无敌手,我不行,难道,难道,”这时,上完洗手间的莫天刚回来,夏季立马指着一脸茫然的莫天说,“我不行,难道他行?”

莫天迷茫地站着,不知道这是哪出戏。

“莫天,也许就是有人喜欢他这型也说不定。”悠哉游哉地品着这里最贵的威士忌,坐在里头的男人含笑地看着夏季。

“好,如果莫天能邀到那个女人喝酒,就一杯好了,年终奖金你们全部加二十万!”

这一下,可就炸开了锅。刚才几个看好戏的人飞快地跑到莫天身边给他出谋划策,而对自己现在的处境和刚才发生的那幕全然不知的莫天呆呆地任由那些人摆布,被推到人群中。

“记得,是那边那个穿银色背心的美女,不管用什么办法,死缠烂打也要让她喝下这杯酒。小莫,我们年底的幸福就靠你了。”

莫天一手拿着一只酒杯踉跄地穿梭在人流中,寻找着那个所谓的不甩老板的美女。老板那么英俊她都不甩,他莫天去岂不是当炮灰?

不用费什么力,莫天就找到了那抹动人的身影,从只从背影看就非常美丽。莫天心跳开始有些急,稍微镇定了下情绪,迈开步子朝她走去。

他从来没和女生这么大胆地搭讪过,还是个大美女……除了梁浅深以外,他也没和美女打过交道,这次就当是试炼吧。莫天撞着胆子在美女后面唤了声:“小姐……”

美女回头,莫天当场被石化,他用力眨了眨眼,以为是灯光太刺眼,弄得他眼花了,再睁开一看,美女还是那个美女,正一脸惊讶地看着他。

“梁浅……深。”

世上有时候,有的事就是巧得不能再巧。下午才碰过面,还不怎么愉快地收场,晚上,就又见面了。

“莫天?”浅深似乎也很意外,总是很乖的莫天在酒吧,还打算跟她搭讪?是他们分别太久,莫天也变得胆大开放了。

莫天傻傻地看着浅深精致美好的面容,嘴上一股脑儿地把刚才在肚子里打的腹稿通通倒了出来:“你能赏脸陪我喝一杯吗?”

浅深古怪地看着他,婉拒:“不好意思,我不喝酒。不介意的话,我用果汁代酒吧。”浅深拿起自己的杯子,和莫天碰了碰杯,象征性地喝了半杯果汁。

莫天打量了浅深好久,忍不住说道:“你跟白天的样子差好多。”

浅深一愣,随即笑开:“难道你觉得我应该一板一眼地穿着套装,拿着公文包坐在这里?”

“也不是……这样的你,比较有以前的感觉。”莫天中肯地回答。

“我当好话听了,谢了。”

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莫天把酒给喝了,小麦色的肌肤上透出淡粉红色。他见浅深无意与他多说,知趣地离开。浅深在他走后,默默地把剩下的那半杯果汁全部喝了下去。一抬头,只见倪渊也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跟变戏法似的。

“你小子,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了?”浅深斜睨着他。

他一句话没说,当即抢下浅深的酒杯就吼道:“你竟敢喝酒?”

浅深的瞳孔被灯光染成酒红色,像极了深夜里的红宝石,她侧下头笑了两声,说:“哪敢,我只是喝了点果汁,别大惊小怪。”

倪渊怀疑地拿起杯子仔细看了看,灯光下他看上去很认真的样子着实很……搞笑。不是她想破坏气氛,只是倪渊这张脸实在不配这样的看似专注实际滑稽的动作。浅深眯着眼,左手托着腮,右手夺过杯子,冲吧台里的调酒师Sam晃了晃酒杯道:“再帮我来一杯。”

倪渊看了看浅深左右两边,非常郁闷的发现美女身边的位子早被人霸占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浅深,浅深不理他,倪渊拉了拉她的衣角,浅深噗哧笑了出来。

“笑什么?”

浅深顺手掐了一下倪渊的脸,笑道:“你这个样子好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

“得了吧。”倪渊一掌打开她的手,不满道:“我刚下飞机,累都累死了,你好意思这么说我。”

“可怜的孩子。”浅深拿起一颗樱桃放到他嘴边,哄小孩似的说,“来,吃吧。”

浅深有趣地看着他的脸在灯光下慢慢涨红,一双从小就被无数人夸赞的漂亮眼睛瞪得不能再大了,颇有点咬牙切齿的意思。不过,想要倪渊破功就如同想让母猪上树一样困难。也就瞪了浅深一会,倪渊优雅一笑,双手插在裤袋里,略一仰头,那藏在骨子里的邪魅妖气立马散发出来:“亲爱的,我要两颗。”

浅深一愣,立刻眉眼一弯,笑逐颜开,美人的笑容总是会不禁意地惹来众多目光。这边莫天回去后,拿着空酒杯向众人示意了下。众人立刻露出一双双亮晶晶的狼眼,以闪电般的速度围聚到夏肥肉身边。

“老大,你看,你办不到的,小天替你办到了。”

“二十万,说好的,老大,不许抵赖。”

夏季骑虎难下,恶狠狠地盯着一脸无辜的莫天,牙齿被磨得咯咯响,正欲搬救兵,伸手一摸,却摸了空。

“咦,这小子跑哪去了?”

“你说大当家啊,他刚才说有事走了。”

夏季皱眉,非常不满这家伙的金蝉脱壳,低声咒骂:“该死,谁当初说有难同当的。”

“莫天,你真有本事,那美女是怎么被你驯服的?有没有要手机号码?”

莫天摸摸头,被追问得有些不好意思,犹豫着要不要和盘托出其实那位大美女是自己的高中同学,还是自己的同桌,关系还是挺近乎的。

“我……”

“小子,”忽然,某位快被宰得血淋淋的大肥肉眼里冒光地跨过众人冲到莫天面前,一把揪起他的左手,“为什么这个杯子里的酒还是满的?”

“那位小姐说她不喝酒,所以就用果汁跟我碰杯了。”

莫天一脸茫然地看着夏季兴奋得大笑的样子,众人也非常迷茫地看着刚才还奄奄一息的肥肉现今忽然被打了瘦肉精似的,精神百倍。

夏季眼里精光一闪,得意地说:“我们的赌是让莫天邀到那个女人喝酒,可是,那女人并没有喝酒,所以……”他环视了下四周,故意拖了一个长音,然后,昂起头,气定神闲地说,“莫天并没有完成任务,二十万,没门。”

章节目录

试问深浅总是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都市书屋只为原作者罪加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加罪并收藏试问深浅总是辛最新章节